第二百三十六节 山本五十六(中)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李宗仁已经提前享受到了英雄的待遇,他的部队列队进入青岛城区,街道两侧老百姓主动欢迎,拎着水、食物、鲜花,大有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感觉。

    李宗仁骑着白马走在最前,对老百姓频频招手,不算帅气的他,显得那么迷人。

    联省没有骑兵的编制,军队中也从来没有战马的配备,李宗仁这样的级别配有小汽车,但是李宗仁会骑马也喜欢骑马,胯下的白马是缴获(日rì)军的。尽管此时青岛刚刚收复,谁也不敢保证有没有(日rì)本间谍,(日rì)本杀手隐藏,此时众目睽睽之下骑马招摇过市是相当危险的。但是巨大的胜利,让李宗仁忍不住要显摆一下,甚至生出小天下的感觉,连手下败仗都怕,而不敢抛头露面享受自己的胜利,这岂是胜利者应有的姿态?

    而另一个胜利者,陈策和他的士兵们,此时还颠簸在海面上,大海上起风浪了,但是没人会在乎,现在他们的心中早已不畏惧一切,脚下的大海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另一个有待征服的对象罢了。

    此时陈策他们并不知道回国后,他们会得到多么大的荣誉,享受到多大的尊崇,他们只是在享受自己的胜利,不与任何人分享,只属于他们,属于军人,属于战士的荣誉。

    但是(日rì)本呢,这个失败者,此时却还没有统一思想。

    就在陈策赶到广岛海域,接应困局中的王浣的时候,(日rì)军就分裂了。分裂的很彻底,很果决,一点弥合的余地都没有。

    分裂的一方是(日rì)军的传统势力,那些老式思想的军官,他们(身shēn)居高位,大都经历过过去的海战。打过(日rì)俄海战,打过一战在欧洲跟德国人的潜艇对抗过,在亚洲猎杀过德国人的破交舰。而另一方则是新派军官的代表,后起之秀,年轻一辈的骨干山本五十六等人。

    当广岛海战进行中的时候,得到了不少元老支持的山本掌握了(日rì)本的航母舰队,而且也跟其他海军军官一起,指挥了广岛伏击战,一开始他们很顺利,中国人落入了他们布置的陷阱中。如果不是有陈策的突然出现,他们将全歼王浣舰队一雪前耻。

    可是陈策出现了,这时候(日rì)军中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是以山本为首的年轻势力,他们要求舰队不顾惜中国援军的阻击,在两支中国舰队尚未回合前,不顾一切代价用海军舰队突击近在咫尺的王浣舰队,虎口拔牙将王浣舰队彻底消灭。但是另一方认为战机已经失去了,中国人救援舰队的到来。已经让歼灭第一只中国舰队的时机失去了,强行作战只会让(日rì)本海军白白损失。

    结果山本大怒,表示(日rì)本海军迟早毁在这些目光短浅之辈手里,竖子不足与谋。当即离席而去,并且立刻将自己手里的航母舰队调离广岛海域,显然他已经预料到了,中国在两支舰队汇合之后。将会继续对广岛采取攻势。

    山本离开后,(日rì)军内部仍然争吵不休,各种势力各自为战。所以出现了陈策纳闷的那种(情qíng)况,战场上有往前突进的,有踌躇不前的,有大步后退的。没有统一的指挥,只能是被联省海军一一打沉到海底。

    山本带领自己的舰队离开后,很快广岛就遭遇了第二次袭击,损失非常惨重。

    山本认为,(日rì)本唯一的机会就是当时抓住时机,歼灭中国舰队中的一支,结果没有抓住,失败已经在所难免了,他竭尽所能解救了(日rì)本的航母,已经算是尽心尽力,问心无愧了。但是有人不这么认为,反对的一方,将责任完全推给了山本,认为如果不是山本在战斗中突然将航母舰队抽走,第二次中国人来袭击的时候,他们一定可以抵抗。

    山本一方则竭力反击,认为责任都是保守派的,要不是他们阻挠主动出击,中国舰队早就被消灭掉一半了,将无力对广岛二次攻击。而山本调走航母舰队,为(日rì)本舰队保存了生气,应该是有功无过。

    山本不想这么无意义的互相指责下去,在安置了航母舰队后,一纸辞呈递交到了海军省,然后回到长冈老家闭门读书去了。

    山本离开了(日rì)本军界,但是他的势力并没有退出,反而千方百计的游说,试图给山本制造再次出山的机会。

    山本代表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势力。

    他出(身shēn)正规军事教育体系,代表了一大帮子势力,可以说是学院派的代表人物,而老旧势力一方则大多是军阀派系,比如过去的西南强番海军派系,东乡平八郎的门生故吏等等。又在海军省文官体系内工作过,文官系统也是支持山本的。而且山本参与过华盛顿海军谈判,是条约派的代表人物,同时山本还有很复杂的地方势力。

    历史上山本正是由于这些势力的共同作用,最后进入了(日rì)本海军的最高层,然后完成了偷袭珍珠港那惊艳的一次表演。

    要了解山本背后的势力,就必须从他的(身shēn)份说起。

    山本五十六,姓山本,这个姓在他的家乡长冈县是一个非常显赫的姓氏。

    当年明治维新,以西洋强番为首的一些(日rì)本番支持天皇,希望幕府交出权力,而一些番则站在幕府一边,维护传统势力,长冈就站在幕府一边,结果维新派胜利了。当时长冈城几乎被摧毁,长冈一半的武士战死。维新派掌权后,又因为长冈当年是反对天皇的,是属于反叛番,于是诸多压制,很长时间里,长冈人生活困苦衣不蔽体,流浪武士居无定所四处漂泊。

    但是长冈人却非常值得人佩服,他们当年跟维新派作战的时候,非常英勇,现在局面稳定了,他们仍旧不妥协,他们穷困,但是不放弃。长冈人认为,长冈之所以贫困,主要原因还是没有人才。他们开始建学校。

    长冈非常穷,建学校的资金,是从临番的援助,还有私人捐助中挤出来的,山本五十六就学的长冈洋中学就是在这种(情qíng)况下建立的,时间大概是明治维新两年之后,也就是长冈城被摧毁两年多后。

    当明治政府因经费紧张要裁撤一大批学校的时候,长冈洋中学中的教师以放弃所有的薪水为代价,继续维持了这所学校,并且给与了一些困难学生救济。让他们能够完成学业。山本五十六就是靠着救济,完成了学业,并且考入了海军学校。

    山本五十六的家族也是长冈的武士家族,而且是相当显赫的大家族,名叫高野家。他的曾祖父曾经是藩主的高级幕僚,当维新军进攻长冈城的时候,他曾祖父和曾祖母都在守城,最后双双而亡。明治维新后,跟长冈其他武士阶层一样。山本家族也没落了。

    但是作为一个庞大的家族,也不至于让山本上不起学。

    可山本的父亲本不是长野家的嫡系子弟,而是过继的,原家族是长谷川家族。先是过继给高野家族。又取了高野家的长女,也就是说娶了自己法理上的妹妹(或着姐姐)。山本并不是父亲第一任妻子所生的,而是父亲第二任妻子。高野的第二任妻子也有意思,他本人是长谷川家族的。结果过继给高野家后,取了姐姐,原配死后。又从长谷川家族娶了一个妻子,尽管不是亲妹妹也是堂妹妹。也就是说,山本的老爸高野,先是娶了法理上的妹妹,后来又娶了血缘上的妹妹,这丫绝对是一个妹控。

    所以说山本在高野家的地位并不高,维新之后高野家生活困苦,他的大哥出去开拓,在北海道经营农场,本来就快成功了,可是一把火将其付之一炬,他爸爸高野非常负责,变卖了家财来还债,结果导致家庭更加困苦。

    幼年的困苦给山本留下的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在(身shēn)体上他是贫困的,但是在家族上,他是荣耀的,辉煌的家族背景,加上贫困的现状,往往是一种力量,一般人也许就此沉沦,可是强者一旦战胜它就将化蝶而出,从此飞上天空。

    山本显然属于强者,他上中学的时候,几年中只穿一(套tào)衣服,学校的校服,而且回到家中,立刻穿上土布衣服,将校服收起来,为的是能多穿几年。更困难的是,山本连课本都买不起,几年中他靠抄书来完成学业。

    一直跟贫困搏斗的山本慢慢的脱颖而出,进入军校,进入海军,慢慢爬升,终于引起了家乡的注意。长冈藩之所以办学校,当初一个想法就是,他们没有人才,尤其是没有能够代表他们番邦的高层人物。所以山本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希望,这才有了山本从高野家过继到山本家的事(情qíng)。

    说说山本,山本是一个显赫的姓氏,因为在当年跟维新派的战争中,他是长冈藩的武士首领,带领长冈武士跟维新武士顽强作战,到最后也不投降,最后被维新派砍了脑袋。维新派对山本这个姓氏非常忌惮,担心长冈有人利用这个姓氏作乱。于是在毁掉了长冈城后,宣布不能有人继承这个姓氏,山本的遗孀也被明治政府强行改嫁。等到了山本五十六的时代,山本这个姓已经后继无人,原本丰厚的财产也早已消失了。

    但是山本这个姓本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他是长冈人精神的象征,颇有点中国人心中的文天祥、岳飞的影子。所以在长冈各界势力幕后推动下,他们开始说服山本五十六继承山本这个姓氏。经过慎重的考虑,山本同意了,在经过隆重认真的意识后,山本宣布接受山本姓氏,过继山本家。他除了继承了一个姓氏外,没有一毛钱的好处,但是获得了长冈县势力的鼎力支持。

    其实山本继承的不仅仅是家乡势力的支持,他获得的是家乡父老的殷殷期待。

    一个县全体百姓的期待,这是一种不可忽视的精神力量。就像当年拥有荣誉,却贫穷是一种动力一样,这同样是一种动力,甚至是更大的动力,势必激励山本继续前行。山本五十六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此,他的任何敌人,都值得将他的背景研究透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