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节 山东战役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面对老百姓的殷殷期待,联省军可以理解,随时发布着前线的消息。

    当然如此一来,联省军各个部门就成了最繁忙的地方,比之南京国民zhèng fǔ还要忙。

    云南赵泽勇的督军府,钦州海军司令部,一时间都被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联省海军目前正在作战,与rì寇舰队决战于广岛海域,具体况不方便透露,但是目前战局我方占据绝对优势,已经对rì本广岛县各港口实施了轰炸,但rì方舰队避战,我舰队正在搜索rì军舰队。”

    联省军的最新消息立刻就传遍了全中国。

    “号外,号外,联省军围捕rì军舰队。”

    “号外,号外,rì军避战,大胜在即。”

    “号外,号外,山东急电,联省军发动猛攻,攻克rì军第一道阵地,rì寇负隅顽抗。”

    “号外,号外,西北军总司令冯玉祥将军发表通告,拥护对rì作战。”

    “号外,号外,阎锡山表示晋绥军愿意助战联省军,共襄盛举。”

    “号外,号外,前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价石发表态度,督促rì方尽早从山东撤军。还中rì百姓以和平。”

    各方都就联省跟rì本的军事冲突发表意见,除了东北军外,各方都有代表表示了支持的态度,表面看起来阎锡山是最积极的,可是晋绥军不管是跟山东,还是跟联省都不挨着,轮不到他们上前线,发表通告纯粹是博取一个好名声。

    冯玉祥怒斥阎锡山无本买卖做的好,他的表态给自己挣足了名望,可是让西北军很难堪。自己的表态显得太无力了。要知道西北军可是跟联省挨着的,而且山东又是在西北军势力范围内,坐视不理就说不过去了,让报纸一片责难。不得已冯玉祥只能再次发了一个通告,表示一旦联省有要求。西北军将不惜代价援助联省军,算是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不过看况,联省军是不可能向其他势力求援的。要是换了自己,能dú lì抗衡列强军队的况下,也不会向其他人求援。这可是独自获取声望的最佳机会,哪里肯轻易让人。

    zhōng yāng军倒是没有直接的表态,但是蒋价石的态度也让人勉强满意,能要求rì本退兵,这已经不错了,这证明中国各方还是一致的。都把责任推给了rì本,是因为rì本侵犯山东,中国才反击的。蒋价石也算是高明了,一点不提中国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袭击行动,只提起因是rì本的原因,这点上来讲,他的政治智慧并没有因为下野而失去。

    唯一态度模糊就是东北军了。此时他们地位尴尬,为中国唯一跟rì本亲密接触的势力,他们担心表态引起rì本对自己的攻击,这可就得不偿失了。张学良跟rì本人有国仇家恨,但是心中却始终清醒,rì本人对东北的野心是多么炽烈,自己现在可决不能给rì本人以口实,让他们在东北制造事端。要是他们把山东的手段用到东北上,张学良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处理,抵抗rì本吗?肯定打不过。有打得过的。比如联省军,但是那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请求支援吗,他们进东北容易,出东北可就难了。

    所以东北军宁可忍受国人的责难。国人的责难动摇不了东北军的根基,可是rì本人的入侵却会让东北军内外交困,他爹是死了,可留下这份基业,不能在他张学良手里丢了。自己不是不想打rì本,而且是迟早要打的,但是却必须是东北军自己打,不能靠着别人来。必须自强才有出路,这是张学良的想法。

    联省呢,在海陆上跟rì本人双线作战,尽管占据优势,可是压力也是很大的。

    联省的经济规模根本就无法维持长期的大规模战争,尤其是海战所消耗的资源比陆战还要高一个层级,粮食弹药还好说,可这燃油根本就不能自给自足,自从对rì作战开始后,国际社会尽管没有应rì本的要求对中国进行制裁,但是各主要国家都宣布了中立态度,尤其是美国,作为联省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他们切断对联省的石油供应,可是切中了要害。以联省的燃油储备,根本就无法维持三个月以上的高强度作战的。

    同时战争对经济的破坏也是相当厉害的,开战以来,钦州和北海港口停泊的外籍船只就离开了一大半,严重影响了联省物资的出口,大量的工厂不得不减少产量。好在这时候社会各界都对战争表明了极大的支持态度,工厂停工但不裁员,工人减薪却不闹事。要是换做美帝的国,到是真会给赵泽勇造成很大的困扰,一旦跟别国打仗,美国工人一旦受到影响,就开始闹事,上街游行,迫zhèng fǔ,不管是朝鲜战争,还是越南战争,美国人都这德行,要不是美帝底子厚实还真是撑不住。

    所以赵泽勇是有今早结束军事行动的期望,海战一时半刻还无法结束,那就只能从陆战想办法,相比海军,联省在山东可以说优势更大。随时可以调派更多的军队过去,武器弹药根本不缺,当地老百姓也都支持,天时地利人和基本上都不赖,战斗力也不差,这样都打不赢,才见了鬼了。

    所以李宗仁很快就收到命令,要他加快山东战役的进程。

    此时李宗仁才刚刚突破rì本人的第一道阵地。rì本人继承了德国人的防御设施,相当的难对付。轰炸、炮击,最后是出动了装甲部队才拿下了rì本人防守的第一道阵地。rì本人野战的战斗力不清楚,起码这防御的能力,就比英国人强了不止一点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事,就是死撑硬扛,可是rì本人就是能扛,死都不撤退这点上,让人不佩服都不行。看到夺下来的阵地上。没有一个活人的惨状,李宗仁就知道,中国的这个邻居绝对是一个劲敌。

    很快李宗仁收到了赵泽勇发来的,要求他尽快的清扫rì军,结束山东战役。李宗仁是一个头两个大。自己好像运气总是不好,总是接到十分难办的任务,打英国人的时候,自己是去丛林里,好容易到了长江,自己不过是给唐宇纵打配合的。这次好容易逮到了主攻任务。尽管也是一个副战场,是跟海战场配合的另一个战场,可好歹自己能够主掌一切了。

    但是现在上面又开始干预了。李宗仁最反感的就是上面直接干预战事,历史上的教训太多了,赵王干预廉颇,有了长平之战。燕王干预乐毅,有了即墨惨败,就更不用说宋皇帝干预岳飞的惨剧了。

    现在赵泽勇干预自己,只有叹息了

    但是李宗仁也明白,战争是服从于政治的,战争不过是政治的延续罢了。而且自己一旦拒绝,恐怕也是廉颇、乐毅之流的结果。赵王用赵括换了廉颇,燕王用骑劫换了乐毅,自己也势必被人替换。相比这样,李宗仁觉得,还是自己在前线指挥更稳妥,即便是按照上面的要求强攻,也比换一个不清楚战况,不了解桂林师的人来瞎指挥强啊。

    不能打,硬着头皮此时也要打了。

    视察了装甲部队,攻坚战装甲兵当然是当仁不让的最佳选择。可是经过激战,装甲部队的状态并不好,很多坦克都无法继续作战了,等待配件维修,而装甲兵也很疲惫了。其他部队况倒是好点。可是用步兵强攻,伤亡势必很大,李宗仁真有点于心不忍。接着去看了自己最仰仗的突击部队,他们倒是战意昂扬,可是不知道一场冲锋下来有多少还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但是已经没有办法了,军令如山,既然上面已经下令了,借故拖延还是阳奉yīn违都是不合适的,只能强攻。

    炮兵部队在经过两rì的高强度作战后,疲惫不堪,在炮兵阵地上呆一天就让人头脑发胀,更不用说听了两天的炮声了,有可原。

    飞机那边还好说,尽管没有先进飞机,但是联省还是给了李宗仁大力的支持,两百架老式飞机随时待命。而rì本人此时龟缩起来,根本就不对空军做抵抗。但是面对有永备工事,如同乌龟缩在壳里的rì本军队,仅靠空军是无法拿下的。

    能依靠的部队,装甲兵、炮兵况都不好,只能用人扛,这样的战斗李宗仁真的很不愿意指挥。但自己不指挥,又哪里能够放心,真是进退两难。

    “报告师长,总司令发电给我们派援军了。”

    就在李宗仁在指挥部部署接下来的作战计划的时候,通讯兵传达消息。

    “什么援兵?”

    李宗仁疑问道。他心里清楚,此时自己根本就不缺后援,炮兵、装甲兵、空军都有,这次战斗根本就不是弱在兵力上,而是差在了地利上,派什么援兵都不好使啊。

    “总司令部发来消息派了一只炮兵和一只装甲兵。炮兵部队是王洁修将军领军,装甲兵是刘国栋司令亲自带领。”

    李宗仁意外的哦了一声,王洁修他不太熟悉,但是听说是过去唐继尧的手下,后来随着顾品珍他们去了广东,又北伐到了江西,这次江西起义后,就带领滇军全部回了云南,王洁修正是回归的那批军官中的一个。但是刘国栋李宗仁就相当熟悉了,九江一战刘国栋和他的装甲兵一战成名,装甲兵此时已经是联省军队一个很主力的兵种了。没想到为了山东战役,刘国栋亲自出马了,看得出来上面对山东相当重视啊。

    听到刘国栋出马,李宗仁多少有些欣慰,联省现在的高层就有这些好。起码不像战国时候的赵王和燕王那样,完全是因为谗言来发号施令,做出每项命令都是有原因的,而且充分能体谅到前线将士的困难。

    但是李宗仁心里认定,联省派援军无非是一个表态,表明他们对前线的支持,但是能起到什么作用,李宗仁根本就不抱希望。自己什么都不缺,从来都没有求援过。而联省派来的这两个兵种,也不过是减小了李宗仁强攻的难度罢了,从根本上无法改变敌我对比的态势。

    “援军到哪里了?”

    李宗仁问道,如果太远的话,自己就不用等了,如果近的话,等待还能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但也于事无补。要是有两个月时间,李宗仁相信,rì本人的战斗力势必被消耗殆尽,到时候他们即便是不投降,也能轻松拿下。

    “按照上面的说法,今天中午就能到。”

    “哦?”李宗仁疑了一声:“呵,这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吗。”

    李宗仁不仅想到,这时候还有这种恶趣味,如果是赵丰的做法不会让人疑惑,可是这命令显然是赵泽勇发的,在大战之中还有这种心态,是在暗示自己,表明联省高层的轻松心态吗,这倒是比上次拉着赵丰下棋显得进步了一点。

    李宗仁腹诽着自己的上司,但是当他看到援军的那一刻,他明白了原因,之所以这么晚通知他,完全是为了保密,因为他得到了相当给力的援助。

    王洁修的重炮部队,联省级的战略炮兵部队,口径两百mm的重炮,新式的穿甲炮弹,威力绝伦,放在那里都是战略xìng的力量。不管是火炮还是炮弹,都是联省最新装备的,处于保密阶段的武器装备,如果知道有这些东西的话,李宗仁早就要求调拨了,那里轮到的上面给他援助,自己早就请援了。战斗中已经证明,穿甲弹对钢混结构工事是有作用,甚至是唯一有作用的武器。但是rì本人的工事太坚固了,德国人的工程本来就很扎实,没有一丝一毫的水分,rì本人占领期间又经过了加固。李宗仁自己部队中就是72mm的穿甲弹,但是效果不是很好,只是在一些薄弱环节有效果,可是这些地方并不是重点,对rì本防线没有决定xìng的伤害。

    而刘国栋的支援呢,则是一只新式的坦克部队,一只最新式坦克武装起来的部队。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