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节 孙科投降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孙科这段时间的总理当的,压力相当的大。

    他为自己能够当总理,是十分高兴的,迈上中国权力的顶峰谁不想。

    可是这总理真的不好当啊。

    上面有个赵泽勇还算好点,当年汪jīng卫在台上的时候,比自己其实都难,zhèng fǔ一毛钱没有,反倒欠了一股债,税收税收收不上来,军官们天天闹饷,不给就威胁控制不住军队了,要哗变。自己头上有个赵泽勇,算是给了自己底气,起码zhōng yāng军那帮子受蒋价石在幕后cāo纵的家伙不敢闹事了,要饷说没有,供不起就裁军好了,敢威胁哗变,那好吧联省军愿意帮助zhōng yāng军平叛。没人愿意裁撤军队,更不想叛变被镇压,军队算是老实了。

    可是其他头痛的事多着呢。

    一棒子送自己上台的老官僚整天聒噪,今天这个的侄子安排的位子没油水了,明天那个的小舅子嫌职位低了,后天还有另一个的老表觉得差事苦了,全都来跟自己闹腾求人,烦不胜烦。

    这些都不算什么,总算是在宋子文等人的帮助下,组建起了像模像样的zhèng fǔ班子,各个部门也都齐全了,尽管安插的那些人能力未必够,态度未必端正,可是好歹算是走出了第一步,最重要的一直担心的赵泽勇争权的问题并没有出现。

    虽然赵泽勇出镜的频率是多了些,但是也没人规定总理制的总统只能待在总统府里享清闲,连出入zì yóu都没有。英国人女皇还没事去露个脸做做秀呢。赵泽勇只是做做政治秀什么的,也没什么过激的举动。甚至还让孙科更放心,以他的智慧分析,赵泽勇可能是一个好大喜功的人,一个喜欢到处出风头的家伙罢了。这样的人孙科觉得,不会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以自己的能力还是能够摆平和驾驭的。

    让孙科头痛的是财政状况并没有好转,赵泽勇压的住军事上的不安定因素,可是也不肯给他钱花啊。联省的钱给不了zhōng yāng。甚至还因为赵泽勇当初的承诺,冯玉祥、阎锡山他们哪里的税收zhōng yāng也无法染指,就靠着江南几个省的税收,可实在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诚然江南几个省已经是中国的富省了,可是每年的赋税也不过两亿有余,根本就不够花,要知道每年军费负担就超过了四亿。

    而且因为赵泽勇的关系。英国人一直不肯承认zhōng yāngzhèng fǔ,其他国际不承认都无所谓,可是英国人不承认这可就要了老命了,英国人手里掌握的关税,每年可是能在偿付洋人债务之外,留下一大笔钱。甚至多达几千万,好年景都可能上亿的啊。显然有这笔钱支撑,南京zhèng fǔ会好过很多。

    但最让人头痛的还不是这些,没钱不要紧,军队的军饷压着。官员的工资他们自己想办法,哪怕去贪呢。学校的经费发不出来,那就给学生放假,反正现在看来书读多了真没好处,整天就知道上街闹事,索xìng撵回家去清闲,路政没钱那就暂时不修路了,即便坑坑洼洼的路也是能跑的,一切总是能过去的。真正让人头疼的是民怨沸腾啊,自己在野的时候,当时就觉得蒋价石不够爷们,汪jīng卫更不够爷们,不敢跟洋人扎刺不敢收回洋人特权,这叫打到帝国主义吗,这叫革命吗。

    现在自己上台了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很不够爷们,对洋人发去的照会,洋人态度强硬,而且一来就不是一家,而是许多家态度都是一致的强硬,怎么看都是威胁啊,自己敢收回洋人的特权,他们就敢来打自己。真不知道赵泽勇是怎么做到的,既取消了英国和意大利人的特权,还揍了这两国一顿。孙科倒是也想打一打长长志气,可是跟军方一交流,根本就没法打,军方根本就不听自己的话,怕是自己下令要打洋人,他们没打洋人呢,先把自己打了。打不成,又谈不拢,这表现出来可不就是软弱吗。当然了,顶多说几句硬话,可是传出去了名声也不好,报纸骂自己只会说大话。

    军队搞不定,政治搞不定,外交也搞不定,这总理当的,孙科几乎都要相信报纸上的评价了,自己莫非真的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不由得看向那个压在头上上的人,不管是职位上,还是地位上,或者是影响力上,都压在自己头上,赵泽勇,以前自己看都不会看的人物,一个狗军阀而已,凭什么站在自己头上,自己可是根正苗红的tài子dǎng啊。

    不过这都是在赵泽勇的个人发布会之前的事了,之前尽管对赵泽勇是羡慕嫉妒恨,可也没受到过**的压力,现在不一样了,赵泽勇的新闻发布会开完后,老百姓对zhèng fǔ的责难开始变得更加强烈了。尤其是对rì问题上,更是要求zhèng fǔ必须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天天在街上游行,搞的zhèng fǔ官员们都不敢上街了,怕受到示威群众的攻击。

    整个南京城几乎都乱了,商人不敢开门做买卖,以南京百姓的尿xìng,商人害怕他们趁机抢劫,老师不敢去上课,害怕学生趁势殴打他们,工人索xìng也不去上班了,天天闹事美其名曰声援zhèng fǔ。就连军队也来给孙科施压了,好几只作风彪悍的部队要求北上抗rì去。可就连rì本人都来给孙科施压,要求中国zhèng fǔ为他们总统的言行向rì本道歉。

    这他妈哪跟哪啊,赵泽勇的言行凭什么中国zhèng fǔ要道歉,而且就算道歉了,rì本人还未必肯善罢甘休,就算他们肯善罢甘休,对自己也半毛钱好处没有,孙科明白,在现在的中国,最难办的就是外交,办重了吧自己兜不住,办轻了吧,老百姓哪里都过不去。

    但是孙科可不敢大意。蒋价石是怎么下台的,还不是因为rì本问题。被内外压迫,被自己这帮人下去的吗。这年头谁沾上外交麻烦,谁倒霉啊。

    孙科可不想自己总理的股还没坐,就立马被撵下去了。不是贪恋权位,他孙科可不缺这点东西,自小作为tài子dǎng,不管谁上台都得给几分面子,高官厚禄是跑不了的。可是他丢不起这个人啊。报纸早就在骂他是扶不起的阿斗了,难道他孙科真是阿斗,孙科自己是坚决不会承认的。好容易当了总理,正是证明自己的时候,就这么灰溜溜的下台,岂不是坐实了外界的评价吗,我孙科绝不当阿斗。

    现在这时候。能救自己的整个中国大概也就只有一个人了,就是那个骑在自己头上的人。

    尽管很不愿,孙科还是去找了赵泽勇,跟赵泽勇交换对政局的看法。双方对rì本问题的看法十分的一致,认定rì本人必须撤军,否则就只有武力解决了。

    但是赵泽勇却不肯派兵。表示这是zhèng fǔ的事,联省军队只是地方军队,维持维持治安是可以,可是要去打仗不太合适,国家吗。还是要靠国家的军队,zhōng yāng军出动才是正理。可是孙科不是不知道zhōng yāng军是什么凑行。先不提能不能打仗的问题,名曰zhōng yāng军,可是真正肯订zhōng yāng话的三分之一都不到,而且听话的都是些没什么战斗力的部队,那些真正有战斗力的部队,早就让蒋价石牢牢控制在黄埔系手里了。

    突然孙科明白了,赵泽勇这是想把他赶下台啊。

    自己下台对赵泽勇有好处吗,当然,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这问题他孙科还是看得懂的,他也许是扶不起的阿斗,但是绝对不是傻子不是,一旦他下台,赵泽勇立刻就大权独揽。

    所以孙科绝对不能下台,不仅孙科这么认为,其他国党元老也这么认为。孙科虽然不成器,但是还是很听话的,对他们的利益照顾的相当到位。要是换个人的话,恐怕就没这么容易控制了,尤其是还换上赵泽勇这个强权人物,怕是rì子不会太好过的。

    但是此时赵泽勇不愿意出手,zhōng yāng军又不是自己这一派控制的武装,元老们不怕,离了赵屠户还要吃带毛猪了不成,中国有兵的可不是你联省一家。立马元老们就开始活跃了,在这关键时刻他们是坚定的站在孙科一边的,坚决要把少总理的位置保住。

    找那个大兵头呢,元老们第一个想到的是冯玉祥,山东不是冯玉祥的地盘吗,他肯定很想打rì本人,以前没打那是因为有zhōng yāng压着,现在zhōng yāng放手让他去打,他还不颠的去。可惜的是,冯玉祥让元老们的算计落空了,冯玉祥是想打rì本人,要是换做以前,他也真敢打。那时候人少兵少,也根本谈不上地盘,只是直系手下一个旅长,那真是想打谁就打谁,惹出大事了有直系这棵大树撑着。所以那时候冯玉祥敢跟洋人叫板,甚至敢把英国人从丰台大营撵走。可现在不行了,现在自己有人有地盘了,实力强了,顾虑反而更大了。打rì本人容易,甚至是消灭rì本军队都容易,可是怎么善后,面对rì本人的报复,怕是别说济南了,整个山东自己都要丢掉。

    冯玉祥不出兵,元老接着找张学良,张学良不是跟rì本人有杀父之仇吗,东北军总是真心打rì本的吧。但是他们又失望了,东北军张学良真是想打rì本人,可是奈何实力不济,尤其是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信心,打rì本顾虑比冯玉祥还大,恐怕一打之后,自己的部队就丢光了,东北也丢了,到时候不但是军阀没得做,恐怕还会成为民族罪人。蒋价石要zhōng yāng保证,zhōng yāng军跟东北军一起行动,zhōng yāng军为主力,东北军协同他才肯作战。但是如果元老们调的动zhōng yāng军,也就不会找他张学良了。元老们这就郁闷了,张学良竟然能忍下杀父之仇。他们不知道的是,以前的蒋价石是个忍者,可以打落门牙和血吞,现在的张学良更是个忍者,别说忍下父仇不报了,就是rì本占了整个东北他都能忍着。

    冯玉祥、张学良没说动,阎锡山哪里元老们索xìng就不去了,阎锡山也是个同盟会元老级人物,什么xìng格大家都清楚,明白如果他们去找阎锡山,不出血是不可能的,关键是出血了还不一定能办成事。更重要的是,阎锡山在张学良、冯玉祥都表示支持赵泽勇,尤其是连元老们都把赵泽勇推上台后,终于姗姗通电拥护赵泽勇。以阎锡山不见兔子不撒鹰的xìng格,他能通电拥护赵泽勇,显然是已经完全摸透了赵泽勇此时是占据了绝对优势的,他是绝对不会跟赵泽勇做对的。

    转了一圈到头来,元老们发现他们还得去求赵泽勇,赵泽勇不答应这次孙科看来是真的无法渡过难关了。

    但是对于赵泽勇,元老们有底线,只要赵泽勇愿意支持孙科继续在位子上,他们愿意做一些妥协,比如增加一点总统的权力,总统可以多活动一些,比如拥有一点仪式上的权力,主持主持祭祀活动了,搞搞体育运动了,但是总理制是底线是不能改变的,不能让赵泽勇真正的拥有权力,否则就麻烦了,这是元老们在赵泽勇上台前就达成的共识。

    元老们开始跟赵泽勇扯皮,明里暗里表示,只要赵泽勇愿意出兵去攻击rì本人,他们愿意增加一些赵泽勇的权力,也愿意赵泽勇在zhèng fǔ中加入一些自己人,比如交通部长和邮传部长他们就愿意让出来给赵泽勇指定的人,也愿意赵泽勇出面主持一些国家大事,比如办体育运动会,搞搞国家祭祀等。

    可赵泽勇对此毫不感兴趣,表示自己无意于争权夺利,自己很乐意做一个虚权的总统,并给后人做一个表率,立一个范例,最后形成一个惯例。至于孙科目前的窘境吗,赵泽勇建议换一个总理就好了,出了让人民不满意的事,总要有人出来背黑锅的吗,总不能让一把年纪的元老们出面吧,还是孙科出来顶缸合适。孙科下台,赵泽勇建议让宋子文出来组阁,平息民愤是第一位的,至于宋子文能做多久,再看吧,大不了在换就是,反正只要老百姓高兴了,哪怕zhèng fǔ天天换总理也不是什么大事。

    看到赵泽勇这是要彻底玩死孙科,元老们也郁闷了。

    孙科这边呢,却发生了变化,看到元老们实在是靠不住,南京都快要失控了,他的总理府都被冲击了三次了,而街头暴力事件不断,jǐng察部队根本就控制不住,有jǐng察打死人的,竟然也开始了有暴民打死jǐng察的事件了,在下去该打死自己这个总理了。

    请求军队出面,可是现在南京的军队都是赵泽勇的,赵泽勇又表示民事案件军队不方便出手,这都是内卫部队的事,军队还是要对外的,枪口怎么能对准老百姓呢。

    事到了这种程度,孙科怎么也看清楚了,在中国还是军队说了算。有军队的才是爷,元老们狗都不是,他们根本就帮不到自己。

    左思右想,想通了,自己只不过想在总理这个位子上多待些rì子,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是阿斗,自己是有能力的,有能力继承父亲遗志,可以带领国家和民族向前的。只要能实现自己的抱负,至于自己头上的是赵泽勇,还是元老们,其实并不重要啊。

    想通这些后,孙科做出了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举措,他向赵泽勇投降了。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