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节 总统和总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赵泽勇做出的最大让步就是许南京zhèng fǔ施行总理制,自己在总理制下当总统。

    听起来很拗口,但其实就是说,自己放弃最大的权力,换取了总统这个名义领袖的位置。

    所谓的总统制和总理制,是两种不同的代议制政治模式,典型的总统制是美国和法国那种制度,总统就是一国的最高权力者,总统拥有的是实权,国务卿是总统任命的。而总理制呢,典型的是后世德国那种制度,总理是最高领导人,总统不过是国家的象征,有点像英国王室,或者像加拿大总督那种角sè。

    要区分这两种制度的由来,就不得不说说英国的mín zhǔ发展了。当年英国人是君主立宪制,但是这种制度也是在摸索中前行的,大家都不知道国王到底该有什么权力,不该有什么权力。在宪法中国王的权力还是很大的,比如宣战权,对外国宣战,没有国王认可是不可能的,在比如立法的权力,一条法律不经过国王的承认是无效的。

    可是英国接连出现了几代国王,有智商不足的,有自闭从不出宫廷的,有因为一直生活在德国根本就不懂英语的,有好战分子一直在欧洲打仗根本不回英国的,在这几代国王时期,国王根本就不管事,凡事都由首相决定,几个国王将近一个世纪都是如此,结果就养成了一种传统,首相处理事务,而国王只签字。而且变得只有签同意的权力,没有否定和提意见的权力了。国王彻底成为一个象征。

    而所谓的总理制正是以英国的立宪制为对象设计的,所在国先选出一个总统,这个总统担当英国国王的角sè,也就是只签字不管事,一般况下可以当够届满,不管是国家出问题也好,不出问题也罢,他既不管事也不担心。一切都跟他没关系,他就是个签字的机器。当然这样的总统存在感是很低的,后世都知道德国总理是女强人默克尔,谁知道德国总理是谁啊,起码赵泽勇搜遍了脑袋没这个印象。

    现在赵泽勇也要担任这个角sè了。

    而南京zhèng fǔ的总理是孙科。孙中山的儿子。

    别小瞧孙科,尽管年纪不小,可是也是国党的元老了。早在孙中山在檀香山建立同盟会的时候,还在上学的孙科就是同盟会成员了,资历深的不可思议。等辛亥革命成功后,孙科总算是从学校里走出来了,给自己老爹当秘书,嗯。众多秘书中的一员。

    后世有人讽刺说,瞧瞧人家多舒服,在学校里面上学,就十足的积累资历,还不到十岁就是革命党人了。其实说这话的人根本就是无知。或者是看事从来都抱有恶意。孙中山有很多缺点,包括人xìng的肮脏面。比如为了取宋家女儿,抛弃结发妻子。比如为了权力,让手下发誓向他效忠,搞个人崇拜建立个人权力。但是在儿子加入同盟会这样的事上,孙中山做的其实是很得人心的。

    要知道那时候革命前景根本就是一片渺茫,而造反是要砍头的,是要诛九族的,历史上很多人造反都是不会用真名的,比如李闯王等明末八大王,用的都是外号,正是因为担心连累家人亲戚。而孙中山当时就让自己的幼子加入同盟会,其实是安革命者们的心,是为了表明自己革命到底的决心的。当时是给了很多人以鼓舞。这可不是为了让儿子做官二代,好早早的积累资历。

    现在孙中山死了,而其他很多原来之所以对孙科有好感,正是因为当年之事。所以这次选举完总统后,跟着就选举了总理,总理候选人本来有好几个,胡汉民、汪jīng卫等政治大佬都赫然在列,可惜最后反而由于他们都势均力敌,反而是这个与世无争,靠着父荫的孙科被选上了。大家都希望,孙中山的后人,能够继续保证他们的荣华富贵。

    按照程序,赵泽勇需要到南京就任总统,然后他要签字任命孙科为总理,其实就是确认选举的结果而已,而且赵泽勇是没有否定权的,这就是可笑的西方传统。有人讥笑,假如法院判决国王死刑,国王也只能在判决书上签字确认自己死刑,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否定权。

    当然这是出于一种自觉,一种对传统的尊重,英国国王从来没有否定过什么,也没有试图以自己的签字权力进行某种yīn谋,或者试图将这种象征xìng的权力变成实权。同样的况还有美国总统的况,在而二战之前,所有的美国总统,当够两届之后,就不再进行竞选,一直到罗斯福,就是因为开国的华盛顿直当了两届,于是后面的总统都这样做,这就变成了一种传统。二战之后,美国人发现传统是能够被打破的,于是为了防止出现终生总统的况,他们制定了新的法律,规定了总统任期最多两届。美国人的做法,慢慢被全世界学习,基本上各国的任期都是两届。

    西方人对传统的尊重,还有对权力交替制度的尊重,是值得人敬佩的。如果同样的事放到中国,却产生出重重的矛盾,没人愿意接受自己的权力被架空的况出现。孙中山当临时总统的时候,他表示要建立总统制,后来他让位给袁世凯,却要求施行总理制,要架空袁世凯,所以生出后面许许多多矛盾。而南美那些总统,当了两届之后却不愿意放弃权力,此时他们会选择更改宪法,让总统可以无限连任。就连俄罗斯,普京下台后,也不过是改为总理,当一届总理后,继续当总统。当然普京是比南美那些政客好一些,尽管他玩弄权力交替制度,让这种制度显得很没有尊严,但是好过更改宪法要来强些。

    现在南京zhèng fǔ那些政客又在玩弄政治手段了。他们希望像对付袁世凯那样来对付赵泽勇。给赵泽勇一个虚名,实权还是孙科这个对他们没有什么威胁的二代来掌管。

    可是事在人为。赵泽勇之所以愿意接受当这个有名无实的总统,自然是有自己的对策的,赵泽勇当然不希望当一个架空的象征xìng人物,当然暂时也不想破坏规矩。但是权力游戏玩的人不同,那结果也是不同的。有心人可以看看后世天朝的况,每每开会的时候,有一届是人大委员长跟在总书记的后面,有时候是总理跟在后面。而中国人开会的位置是有讲究的,这意味着权力在某种层面上是因人而异的。在比如俄罗斯,普京当总统的时候,一切自然是普京说了算,他当总理的时候,谁敢说他会听总统的,他跟总统小梅意见相左的时候。你看看是谁会妥协。

    赵泽勇不打算破坏制度,但是也不想乖乖当一个象征,否则他就没必要争这个位置了。说白了,赵泽勇希望做民国的普京,名义上自己只是个象征,做事掌握权力的是孙科这个阿斗。可是权力这东西看你怎么用了。

    赵泽勇到南京就任的时候,已经是十月底了,又是一年,这时间过的真快。

    进南京时候还发生了很紧张的事,那就是赵泽勇要求南京卫戍部队跟自己带去的jǐng卫部队换防。他可不敢居住在一个被蒋价石部队控制的城市。而南京的部队坚决不肯撤出去,为此赵泽勇不惜调动了自己的长江海军。嗯就是打捞的那十几艘英国沉船修复建立的将防部队,总部设在武汉,调动海军运送了安庆的蒙自师一个师到达南京,以武力迫,最终迫使南京部队撤出城外,调往无锡驻防。

    进城后,在国会宣布就职,宣布尊重临时约法等孙中山时代制定的一系列法律,此时还没有完善的宪法,赵泽勇打算自己上台后要加紧制定,所以暂时还不用向宪法效忠。但是必须宣布效忠三mín zhǔ义,拥护孙中山在世时的一些政策不动摇,其中就包括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从这一点上看,此时在国会中,因为蒋价石的下野,坚持一个纯洁国党的右派是失势的,而坚持三大政策的左派是占优的。

    就职后第一件事,就是在孙科的总理任命书上签字,赵泽勇毫不犹豫。

    真正的政治游戏才刚刚开始啊,自己任命的这个小胖子,不知道玩不玩的转。

    当了总统后,赵泽勇没打算低调行事,老老实实做一个影子皇帝。而是隔三差五的出去晃一下,到处视察建设况,码头上,航道上,工厂里,田野间,时常看到赵泽勇的影,而他也是报纸的中心人物,几乎每天都能在报纸上看到他的照片,而孙科则被人忽视了。

    这就是赵泽勇要的效果,权力是什么,只有当大家都以为你才是有权力的,那么你才是有权力的,你说的话别人才会听,哪怕法律规定你并没有权力。现在蒋价石已经下野了,可是谁要调动一下他的黄埔系试试,那时候你就知道,真正的兵权在谁的手里了。所以说权力这东西十分的微妙,它是不可捉摸的,甚至掌握权力的人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失去权力,也许突然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的话再也没人听了。

    而且权力往往会倾向于找寻有能力的人。比如在一个单位中,几个领导的权力归属不明确的时候,大家往往会听取那个最有能力的人的意见,而其他领导甚至自己都不想管事,渐渐的大家会发现,真正的权力会变动,变的跟规定况不相符了。

    现在的况就是如此,尽管赵泽勇现在是什么事都不管,所有的事都是孙科在处理。比如组建新一届zhèng fǔ,比如制定一系列法律,比如筹集zhèng fǔ资金,发售zhèng fǔ债券等。可是孙科几乎每一样做得好的,组建新zhèng fǔ,受到了蒋价石派势力的强烈干扰阻碍,制定法律文件等基本执行不下去,而发售债券筹集资金呢,也基本上没人买,他干的是焦头烂额,而慢慢的人心就越来越对他失望,大家觉得这个人不靠谱啊。

    十二月,也就是在赵泽勇当选总统两个月后,在孙科充分显露出来自己阿斗的本xìng,在大家包括想有作为的zhèng fǔ官员,国的民众等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对孙科产生了失望的感的时候,赵泽勇觉得自己该出手了。

    他决定公开表明自己的态度,对一些国民最敏感问题的态度。

    赵泽勇秘书办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邀请了各界人等,各地的报社记者。

    当记者们看到新闻发布会的内容清单的时候,大家都疯狂了,都是点啊。结果还没等新闻发布会开始呢,大家就把这些内容当作号外发出去了,好像这份内容清单就是了不得的爆料一样。结果呢,新闻发布会没开始呢,就已经超了,让所有人对这场发布会爆满了兴趣。这倒是有点后世炒作的味道了,某项会议还没开始呢,新闻媒体就开始炒,等开会了,关注的人自然非常多。

    “号外号外,赵泽勇总统明rì将与报界同仁探讨言论zì yóu问题。”

    “号外号外,总统府即将召开新闻发布会接受社会对民生问题的探讨。”

    “号外号外,南京zhèng fǔ总统赵泽勇将接受记者提问关于裁撤军阀的问题。”

    “号外号外,南京zhèng fǔ总统府将对租界问题做出说明。”

    “号外号外,南京赵总统将会对收回海关问题表态。”

    “号外号外,赵泽勇将对不平等条约问题接受记者采访。”

    “号外号外,国府总统将就洋人特权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号外号外,赵总统将接受记者对rì本山东驻军问题的采访。”

    中国人对国家层面的问题衷程度是空前的,尽管让老百姓上街游行,甚至紧紧是投个票都很难,怕受到牵连,一点麻烦都不想惹,可是对国家,甚至是国际局势却是十分心的。赵泽勇曾经就很看不懂,自己的几个老师傅,大字都不识几个,却天天守在新闻联播前,探讨国际形势,激烈的讨论中国什么时候跟美国干一仗。

    而现在媒体炒的问题,也正是那些敏感的国际外交问题,也正是中国人最关心的问题。比如国府北伐前就一直提到的打到帝国主义,取消帝国主义在中国特权,收过国家主权的一些政策。尤其是rì本在山东军队的问题,是点中的点。

    而这些问题之所以成为点,也跟孙科zhèng fǔ的不作为有关系。老百姓切希望国家强盛,可是孙科zhèng fǔ在对待洋人的问题上,跟蒋价石zhèng fǔ一样软弱。更可气的是,孙科他们在上台前,可是以这些问题积极迫过蒋价石的,现在蒋价石下台了,他们在这些问题上也没有丝毫办法,洋人就是不妥协,不退让,通过谈判他们收不回来,却又没有武力解决的勇气和魄力,现在就换蒋价石那一派给孙科他们施压了,整天就这些问题在报纸上发动反对zhèng fǔ的言论。而且不满的群众已经开始走上街头,孙科的总理府都被围过三回了。听说蒋价石已经在积极做准备要再次出山了,当然这次他会当总理,总统还是赵泽勇。

    但是赵泽勇不会给他机会的,被赵泽勇打到在地的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再次爬起来的纪律,唐继尧老死异乡,陆荣廷老死异乡这都是明晃晃的例子。在赵泽勇看来,被他打到的敌人,就已经失去了再次跟自己为敌的资本,现在赵泽勇眼里的对手是那个rǔ臭未干的孙科,而这次新闻发布会就是对付孙科的最佳战场,而rì本在山东的驻军问题,则是对付他的最犀利之武器。因为这是老百姓最关心,而孙科zhèng fǔ做的最不好的,是他们民怨最大的问题。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