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节 军阀战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唐生智是一个永不安于现状的人,放在后世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创业者,可是在民国他就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军阀。

    他在湖南当师长的时候挑衅省长赵恒锡,当了省长后挑衅大军阀吴佩孚,北伐后挑衅蒋价石,跟冯玉祥闹矛盾,跟汪精卫勾结,这是一个很不识相,很能闹腾的人。

    北伐时期,大局为重,蒋价石还能容忍唐生智。可是北伐胜利了,蒋价石就绝不容忍了。他需要拿人开刀树立威信了,而此时唐生智再次跳了出来,反对蒋价石的裁军政策。蒋价石很快就发表了对唐生智的处理意见,先是撤销了唐生智亲信周斓的湖北省省长职位。

    这个职位本来就是空的,湖北大大小小的城市都被联省军控制了,武汉也驻扎这联省大军,一个空头省长能有什么用处,可是唐生智就是不愿意放弃这个省长,过去利用汪精卫稳定周斓的位置,汪精卫走了后,还是让周斓赖在这里。或许唐生智期待有一天自己能打回湖北呢,这点上他倒是跟赵泽勇很像,没吃到不说还能忍,一旦吃到嘴里,就不愿意吐出来。

    蒋价石撤销周斓的职务让唐生智大为不满,公然截留了本该上缴中央的财税。现在整个中国,除了三个地方不用向中央递解税收,一个是东北,一个是联省,还有一个就是山西,其他地区,甚至包括西北军控制下的山东河南都需要将部分税务交送中央。唐生智此举毫无疑问是挑衅了。

    蒋价石直接以此为由宣布解除唐生智安徽省长的职位,撤销第四集团军总司令一职。

    唐生智干脆狗急跳墙。宣布蒋价石伪命,名为中华民国主席。实为独裁为国贼,宣布讨逆奉正,尊奉汪精卫重新回国执政。

    蒋唐战争立刻就打响了,而且是唐生智先发制人,率先发起了攻击。这是找死还嫌不够快。结果是唐生智的部队根本就没有展开呢,就被蒋价石闪电战了。

    蒋价石的部队,从苏北分三路攻入了安徽,而唐生智的部队部署太乱。在安徽有一部分,在河南还驻扎着一部分。结果蒋价石中央军一进入安徽,连打了几个胜仗后,其他军阀立刻就坐不住了,像闻到血腥的饿狼一样扑了上来。

    冯玉祥向唐生智在河南的部队发动进攻,将豫东南地区收回自己控制,此时加上赵泽勇放弃的豫西南地区。冯玉祥算是占领了整个河南地盘,将自己的西北地盘跟河南、河北和山东连成了一体,成为中国最大的势力。

    蒋价石发动对唐生智的吞并,赵泽勇是没有参加。因为他的注意力放在对上。但是却让赵泽勇很烦,历史还在按照轨迹进行啊,蒋价石是要一个个收拾掉军阀们。历史上第一个就是唐生智。联合桂系打败了唐生智,接着又扶持唐生智灭掉了桂系,在然后是西北军,最后是阎锡山,经过一场中原大战彻底奠定了中央军的优势地位。

    现在收拾掉了唐生智。按照轨迹接下来就该是桂系了,但是这时代的桂系被赵泽勇的联省势力取代了。蒋价石会将下一个目标锁定在联省上吗,赵泽勇不敢赌运气。因此他立刻开始了舆论攻势,不是害怕蒋价石打自己,而是担心蒋价石破坏自己攻击本的行动。在报纸上,联省大肆抨击蒋价石穷兵黩武,国家刚刚和平就发动内战云云。

    现在联省可是中国的明星势力,一举一动都受到各地的关注,联省的态度很快就全国广播,蒋价石立刻针锋相对。历数联省不服从中央的各种事迹,先是不愿意递交税收给中央,接着以联省这个名义割据数个省,根本就是军阀作风。

    蒋价石的发言竟然还获得了许多民主人士的支持,在他们看来联省的所作所为确实是阻碍了国家的统一,但是却没有受到冯玉祥等人的支持,很简单,骂联省的东西放到他们上同样适用,联省割据,冯玉祥阎锡山就没有割据了,让他们支持蒋价石的这样的言论,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蒋价石不但打嘴仗,他还真的敢动手,不过都是小规模的。或许蒋价石认定,自己代表中央,只要不大规模的发动战争,其他军阀也不敢把事态扩大,不然一个叛逆中央的大帽子一扣,谁都受不了。

    于是蒋价石先是在安庆试探的发动了一些小规模的摩擦,结果被安庆守军一击千里,将附近十几个县城的中央军守军全部击败俘虏。显然蒋价石打错了主意,他如果对其他军阀小规模的试探,绝对不会出什么大事。但是赵泽勇可不是个一般的军阀,在政治权谋上赵泽勇的水准还差点,但是在实力上却相当强悍了。而且绝对不是一个善茬,被人打了左脸还把右脸贴上去的主,而你打我左脸老子就砍你的头的脾气,绝对不肯吃亏。英国人、意大利人的毛病赵泽勇都不惯,更何况你一个老蒋了。

    所以赵泽勇直接就给前线下令,敢有挑衅的大胆还击,不怕把事惹大。而此时在安庆的部队,恰恰是蒙自师等部队,在前几次战争中他们几乎没有捞到什么值得一提的战斗,打意大利人他们隔岸观火成了看客,打英国人更是没份,就连北伐这样的鸡肋战争,都没捞到,怨气大着呢,结果蒋价石打来了,不揍你丫个满面桃花开才怪。

    碰了一鼻子灰的蒋价石只能表示谴责,谴责联省军肆意攻击中央军形同叛逆,宣布开除赵泽勇党籍。不过这边刚刚宣布开除赵泽勇党籍,那边立刻就有其他组织上门,太祖继续表示愿意做赵泽勇的介绍人。赵泽勇继续婉拒了。

    无党一轻啊。

    当年加入国党就是为了北伐中能跟各路军队一条心,少一些摩擦猜疑。可是发现根本就没有效果,当时入党也是为了获得一个国党份为保护。省的别人都打自己,发现也没什么效果,根本就是利益为上,实力为尊,在触犯了别人利益的况下,什么保护都不好使,在自己实力不济的时候,谁都敢打你。

    开除了赵泽勇之后。蒋价石开始继续对联省军试探或者说是报复,但他发现安徽的联省军确实有两把刷子,自己的部队打不过,那么九江的部队呢,让朱培德带人攻击九江,蒋价石可不相信联省军每只部队的战斗力都那么强悍。

    可是朱培德的部队一下子就哗变了,朱培德的部队主力原为滇军。又经过了一场南昌起义实力大损。让他们进攻强大的联省军,根本就没人肯打。

    而朱培德部队主力中的主力,顾品珍(金汉鼎实际指挥)和范石生(杨蓁实际指挥)俩个师索直接投诚了,跟赵泽勇商量过后,他们带兵进入了九江,接着开始裁撤。

    顾品珍他们带领的老滇军实在是太累了。离开云南好多年,军队老化严重,很多士兵都三十好几了,可还没有结婚,思想亲切。尤其是知道这些年云南发展非常好,家里有地的不用说。没地的人家竟然也能吃饱饭了,人人思动都想回家。在加上刚刚一场起义,顾品珍他们的部队也受到了影响,部队一分为二,又授命镇压,跟自己过去的弟兄打了一场仗后,顾品珍更是心灰意冷,想要卸甲归田了。

    这次再次接到蒋价石的命令,让他们打联省军,自认为是一家人的顾品珍索撂挑子不干了。将自己的部队交给联省军裁撤复原,带着军官回云南接受赵泽勇安排算了。而自己的地盘吗,让联省军接受去好了。

    江西的滇军众多,除了顾品珍和范石生的部队,还有杨希闵、胡若愚等人率领的杂牌军,这些部队曾经都被赵泽勇揍过,他们知道打不过如中天的联省军,纷纷投诚。联省干脆直接接受了办个江西,并且开始行动起来,近南昌,要求朱培德投降。朱培德一看这仗打不下去了,自己的部队一跟联省军解除,不是被击溃,就是投降。索向蒋价石请辞,然后跑到南京接受处置去了。

    联省军几乎没费什么劲就飞快的拿下了整个江西。让蒋价石大惊失色的同时,开始积极应对。邀请冯玉祥和阎锡山组成反赵联盟。而赵泽勇这时候也失去耐心了,想着要不要在打本人之前,武力解决了蒋价石呢。

    左右考虑,赵泽勇觉得此时还不是跟蒋价石撕破脸的时候,因为一旦联省表现出强势,连中央都敢打的话,其他军阀必定人人自危,很容易冯玉祥和阎锡山就会跟蒋价石联合起来,他们军队的战斗力虽然不强,但是还是比北洋军阀强一些的,而且数量实在太多了,加起来一百多万,打起来还是很费事的。简直就是中原大战的预演,不过主角从蒋价石变成老子赵泽勇,就是不知道将来张学友还会不会入关,入关后会不会还帮蒋价石。

    在对作战之前,实在不应该在打一场战斗,赵泽勇决定跟蒋价石谈判。

    并且召集其他军阀和各个民主党派人士,召开民主大会,会议地点选定在武汉。

    会上赵泽勇提出不少建议,各个军事集团暂时稳定在各自区域,不得随意攻击他人,一切都应该以和平谈判方式解决问题,直至最后完成国家实际的统一。此举得到了冯玉祥和阎锡山的同意,对他们而言,占有现在这些地盘确实已经很满意了,也需要稳固消化。冯玉祥占有西北的甘肃、陕西、河南河北和山东,地盘广大兵力众多,扩张已经无力,觉得应该收成。而阎锡山呢,则占有绥远、山西、河、察哈尔以及北京和天津这两个重要地方,也是打算收成,别人不打自己就好。

    对于这两人来讲,不管是蒋价石还是赵泽勇,其实都是他们的威胁。

    但是这次会议,蒋价石根本就不认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派人来参加。如果蒋价石参加,赵泽勇都打算将江西还给他呢,可是这家伙太不识相了,不给自己面子的人,自己也不会给他面子。

    蒋价石还抨击赵泽勇召开这样的会议是别有用心,是连接地方势力企图对抗中央。赵泽勇毛了,蒋价石这打着中央的名头确实很牛啊,到处骂别人,不听自己的就是对抗中央,我靠,这中央的大旗算是被蒋价石打烂了。

    赵泽勇索宣布,蒋价石不适合领导中国,要求蒋价石下野。要求重新召开议会并举行全民普选,在选出新的中央,选出新的主席人选之前,联省不承认所谓的南京中央,不承认蒋价石的主席合法

    同时表态,联省是和平的政权,从来都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可是以蒋价石为首的军事集团,打着中央的名义,对联省百般刁难,不思建设国家,不思收回国权,就知道勾心斗角,今天算计这个明天算计那个,却对列强一步步妥协,披着三民主义的外衣,实际上是孙中山主义的叛徒。

    联省的发言算是一个重大新闻了,这意味着赵泽勇跟蒋价石站在了对立面。联省跟国民政府彻底决裂,中国要再次分裂了吗?

    此时支持蒋价石的人竟然多了起来,人总是习惯的同弱者,有人认为是联省不满意目前的地位了,是赵泽勇不满意目前地位了,联省想要取代终于,而赵泽勇想要当国家元首,无论如何赵泽勇试图取代蒋价石就是以下犯上的行为,跟中国人的传统不符合,除非有朝一赵泽勇成功打败蒋价石取而代之,开辟新王朝那是另一说了,成王败寇那时候文人自然跪你,可现在吗,大家还是会拥护蒋价石的。

    当然支持联省的也不少,首先联省统治区自然是非常支持联省的,尤其是云南,几乎从来都是无条件支持赵泽勇的。其他地区,也有一大批的青年拥护联省,因为他们对蒋价石的国民政府太过失望了,而联省对列强的强硬态度则很能获得青年的拥护。

    双方在民意支持上基本是打平的。但是在其他方面的支持上,联省还是略微占优的。首先就是各个民主党派,他们认可联省的联合政府构想,也不想看到国党一党独大,施行独裁统治。赵泽勇这些年一直表现的相当开明,开议会,支持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信仰自由,尤其是政治自由,很多党派在联省都有政治活动。因此他们是绝对希望联省的行为能推广到全国的,起码他们的活动空间就大了很多。

    尽管政治斗争中,相互泼脏水很厉害,但是真正的战斗却没有在继续了。赵泽勇没有进攻蒋价石,蒋价石也不敢进攻赵泽勇,而中国其他军阀则看着这两个最大的军阀斗法呢,不敢随意行动,甚至连轻易站队都不敢,害怕一个部队会导致自己覆灭。

    话又说回来了,也就是赵泽勇的联省军敢跟中央军这么叫板,换做其他军阀任何一个都不敢这么来的。他们既不敢主动挑衅中央军,也不敢这么强悍的还击,一点都不考虑收场问题。还是取决于实力,英国人有句话说的很好,你可以决定什么时候发动战争,可是决定什么时候结束战争的只能是我。这话说的多有底气,霸主的底气。

    不过赵泽勇的反击也让其他军阀人人自危,除非联省跟中央分出胜负,否则其他军阀都不会在轻举妄动,而蒋价石的中央军也是不敢在对其他军阀动手的。也可以说联省对中央的坚决反击,在一定程度上,消灭了军阀战争。

    ps:有人能看出来这章改过了吗,郁闷啊,被警告了。咱可是良民,千万别来快递。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