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节 岩白练兵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岩白跟岩龙一样,也是一个掸人,他们这个民族好像男人都姓岩,当然这也许不是姓,只是一个习惯而已。

    但是岩白跟岩龙不一样,岩龙既认可自己的中国人份,也认可自己的掸人份,所以才不惜一切的愿意帮助岩英一起打天下,建立一个掸人的国家。

    可是岩白呢,他偏执的认可自己的中国人份。这跟他的成长经历有关,他应该是赵泽勇主政云南后,最先受益的那一批人。当年联省的铁路修到孟连的时候,经过他们山寨下面时候,他们寨子里的男人全体出动,要阻止铁路的修建。原因很简单,寨子里见多识广的马帮帮头告诉他们,火车的轰鸣会吓走山里的野兽,让他们今后无处打猎,这几乎就是断了他们的生计。

    可是闹事的结果是,他们跟工地上的一群四川工人狠狠打了一架,那时候岩白才十二岁,他在械斗中被打的重伤,他当时觉得自己要死了。

    械斗很快就引来了军队,将双方都缴械看押起来。当时山寨的老族长看到这种况,悲愤异常,跳完了整只民族祈福的舞蹈后,跳下了山崖。老族长认为,他们寨子完了。在西南民族跟汉人的争斗中,从来就没占过什么便宜。在满清时期,统治者为了让民族间制衡,在北方是偏袒满蒙民族,在南方却任由当地流官偏袒汉人。于是出现过不少流氓汉人欺负山民的况,最终反山民的事也时常发生。

    老族长认为,这次肯定也没有例外,官府军队都出动了,肯定是偏袒汉人。最后肯定是认定他们造反,然后杀头,他们只是一个小山寨,经不起折腾的。灭族已成定局,所以老族长跳崖了。

    但是岩白没想到的是,军队控制住局势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清洗,来杀一儆百震慑周边少民,而是第一时间联合铁路公司解决问题。岩白被紧急治疗,然后送到了昆明最好的医院,给他治疗的是一个法国人,而护士则是一个漂亮的法国修女。

    岩白活了下来,但是小小年纪的他上了那个温柔体贴的修女。当时他发誓这辈子非修女不娶,可当出院的时候,他明白了,修女是不嫁人的,她们已经嫁给了上帝。他伤心yù绝。

    铁路还是修通了,作为补偿铁路公司在他们山寨下面建了一个小镇子,并设立了车站。靠着车站,岩白的族人活了下来,并且随着经济越来越好。他们的镇子土地越来越值钱,他们成了附近最富裕的山民。

    而岩白也在镇子上的学校上学了,学校采用双语教学,大量保存了他们民族的文化。当岩白成长成一个壮汉子的时候。他当兵了。他对中国的疯狂认同,就是从他当兵开始的。在军队中,他遇到了刘同文,那时候刘同文也刚刚进入军队。做政治思想工作。

    刘同文觉得岩白是个典型,如果能够让他这样的山民都认可了联省,那么其他士兵更不在话下。于是刘同文经常跟他交流。听取他的思想。成为朋友后,岩白才知道,原来他跟刘同文还颇有渊源,因为当年在他们山寨下修铁路的就是刘同文的哥哥刘同轨,而跟他们山寨械斗的也是刘同文的乡亲。

    岩白跟刘同文成了好朋友无话不谈,但刘同文却目的不纯,他是一个心理学家,责任是帮助士兵树立思想,打造联省军的军事传统,所以他跟岩白的交往中夹带了大量的私货。不断的给岩白灌输国家观念,给他将民族历史,告诉他中国民族都是一个祖先,所有民族其实都是兄弟。宣传联省制度的优越,人人平等思想的崇高。

    从训练营中出来的时候,刘同文已经总结出一整忽悠人的方式方法,可是岩白却还没有完全的认可自己的份,尤其对所有民族是一个祖先的说法嗤之以鼻,他们民族有他们民族的历史,他们的起源有单独的神话,他们可不是女娲用泥捏的。

    但是随着军队南征北战,慢慢见多识广后,观念也是会受到冲击的,原来这大地上有那么多的民族,可不仅仅只有汉人和掸人。直到岩白参与到了对英作战的时候,尤其是联省军俘虏了大批英国人之后,看着那些英国人跟他们那么的不同,他才开始接受,中国民族都是一个祖先,都是兄弟的宣传说法。

    至于对国家的认同,则是看到那些英国俘虏们整天惊惧的表,他就充满了优越感,优越感、荣誉这才是维系国家的最重要的因素,君不见美国几百个不同种族民族的国家,每个人却都认同自己的美国人份,不外乎美帝强大罢了。

    而且此时的岩白已经不是过去的岩白了,他在军队中学习是很刻苦的,因为当他接触了汉文化后,总觉的汉人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文化,他要学到这些东西。结果是越深入学习汉文化,就越是喜欢这种文化,就越是认同他们跟汉人同源。当然刻苦学习他得到了另一个好处,被推荐送去军校系统学习。

    各种认识,加上荣誉,他认可国家的观念,认可了联省制度的优越xìng。同时从内心深处认为,掸人只有与汉人和其他各民族一起组成一个国家,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刘同文不就说了吗,中国人是所有中国人的中国,包括各个民族,中国的强大也是所有民族的荣耀,所有民族共同努力的结果。掸人只有跟其他民族一起,平等互助,才是一个强大的民族。

    因此岩白认可国家,更甚于民族。在九江战役之后,岩白因为战功和资历以及科班军校的背景,升任了旅长。而他也获得了他们小镇上的崇高威望,他又利用自己的影响力,鼓励镇子上的掸人学生一定要努力学习,最后到昆明的大学去读书,说大学可不仅仅是汉人的大学,是所有人的大学。

    旅长,也是掸人中的最高军职了。而整个联省军中的掸人还不超过一百,军官更是只有十来个,可想而知岩白多么幸运和难得了。但是岩白不否认自己掸人的份,甚至以此为自豪(刘同文有意为之,他发现军队强调各民族的优秀,才能更容易收服其他民族士兵的心),但是他并不认可掸邦建立一个掸人国家,他认为那样是没有前途的,他们掸人应该加入中华,成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才是有前途的,才真正能够让掸人成为一个世界级的民族。

    可是在接到了训练掸人士兵的命令后,他仍然是没有任何怨言的启程了,这是他作为一个职业军人的素养。

    但是见到了他这些异国的同胞后,岩白彻底受不了了,这是一群什么人啊,识字的没有一个,真的没有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而且一个个还骄傲的不行,抱着自己传统的英雄观点,自认为自己是好汉,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尤其是要教授他们的教官,也不放在眼里。

    如此目光短浅,自以为是,就是这样的人要建国!这完全是把掸人往绝路上带啊。作为同胞对他们要建国岩白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但是他希望能少给这个民族添些灾难,不能任由这些蠢货这么折腾下去。

    普通士兵岩白不管,直接扔给训练营中的教官们。让他们跟中国籍士兵一同训练去,如果不听话,呵,蒙自训练营中还没有不听话的士兵呢。

    至于军官吗,岩白要亲自让这些蠢货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无知。

    这些人不识字,没有文化,给他们讲理论那是白搭。

    要让这些人服气,那就只要震慑住他们。

    于是岩白也不客气,第一句话就是,要试试这些掸人军官合不合格。

    那些军官则一个个嚣张惯了,试就试谁怕谁啊。

    岩白直接从训练营中调了一批即将完成训练的新兵。

    比试,一项一项比。

    比shè击,掸人军官完败。

    比长跑,竟然也完败。

    最后比搏,这可是掸人军官引以为豪的,他们都是勇士,可是竟然也完败。

    掸人军官当然不知道,他们面对的这批所谓的新兵,是上过战场的,是跟英国人大规模搏杀过的,当时紧急进入战场,打完仗了,然后回来新兵营继续完成训练任务,其实战术什么的都已经过硬了,不然胡万也不会许他们提前进入战场,可是思想训练,也就是洗脑程序还没有走完,刘同文可不会放心。

    所以掸人军官的军事技能才拼不过这些家伙,shè击不用说了,联省士兵的shè击水平,可不是这些丛林里打游击惯了,缺枪少弹平时节俭惯了的军官能比的,那可是子弹喂出来的,也许战场况下不显现,可是靶场打靶,那是绝对漂亮的。至于长跑,在丛林里,甚至在山地上,这些掸人军官自然完虐联省新兵,可是在cāo场上,这些从小营养不错,又受过长期体育锻炼,在训练营中也待了一年的家伙们还跑不赢的话,也不敢称是蒙自训练营出来的人了。至于搏吗,这就是掸人军官点子背了,这些能够提前上战场的家伙们,可绝对都是打架的好手,在学校的时候,武术课就是优秀,上了战场也是跟英国人拼过命的,打一直游击最后都有点养尊处优的掸人军官们还不跟玩一样。

    掸人军官不知道他们这些对手的况,岩白自然不会告诉他们,所以掸人军官团一下子就蔫了,眼看着人家随意的从周边跑cāo的队伍里挑出了一百来个人,一对一就把自己这一百个打败了,这脸可丢大了,咱们可都是勇士。

    不过勇士到底是勇士,那不但有勇士的胆量,还有勇士的肚量,他们勇敢的承认自己输了。但坚持认为是他们最近荒废了,不然不可能输给这些新兵,他们表示在训练营中一定努力训练,但是提了一个要求,就是打败他们的这队中国新兵,他们要在离开训练营前再跟他们打一场。

    见打击了掸邦军官团的嚣张气焰,也激发起了他们不服输的jīng神后,岩白算是完成了第一次授课,他很满意,但是却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这些人。

    就像美**官道格拉斯说的,他训练出来的士兵,绝对不会是光明正大的耶稣,很可能是一个坏蛋,但是即便是坏蛋也必须得是一个合格的坏蛋。

    岩白虽然是个掸人,但是也是从蒙自训练营中走出去的,他也是一个合格的坏蛋。

    怎么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坏蛋,那是要懂得欺负人的诀窍,既要欺负了人,还要合理合法,最后还要让被欺负者感恩戴德。

    但是作为掸人,岩白知道自己同胞的德行,尤其是那些山里的家伙,荣誉感强的要死,体罚在他们上不好使,哪怕是合理的体罚他们都不会接受,除非是他们心甘愿的自己i处罚自己。

    于是岩白立刻跟他们约法三章,定下规矩,完不成的自己惩罚自己。而且他也不亲自来制定那些惩罚的方式,而是将军官团编成班排,让他们自己监督,甚至连惩罚措施都是他们自己制定。怎么制定,现成就有模仿的对象,出了名的蒙自训练营的惩罚手段,完全对他们开放,他们想的话照搬都行。

    结果是好的,出于勇士的骄傲,这些军官们怎么可能照搬,一个个制定的标准比训练营中的标准还提高不少。等他们确定好了各条规则,然后也适应了班排军制,并且经过初步的基础训练时,已经过了半个多月。

    这时候岩白才真正出招了。

    他告诉军官们,他们既然是军官,不是普通的士兵,自然不能只进行普通士兵的训练,而要接受军官的训练,军官们认为很对,于是岩白带着他们学习制作沙盘,带着他们学习如何布置火力点,带着他们学习怎样做侦查,怎样分析战况,怎样有序进攻,怎样交替撤退。

    很显然,这些文化程度低下的军官们,将遇到怎样的困难,而他们自己制定的惩罚标准又高,结果是从这一天开始,蒙自训练营中的每间厕所天天保持干净,因为每天都有好几个人要打扫好几遍,锅炉二十四小时水供应,训练营的设施漆皮磨掉了,立马就有人给刷漆,还经常能看到一队队抱着头在地上做蛙跳的汉子,边跳边喊着:我是猪!(未完待续。。)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