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节 缅甸变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缅甸尤其是北缅地区,此时几乎处于失控状态,经过几年的战争,英国人自然是处于优势,可是却一直没能彻底消灭掸人和克钦人的武装,所以才不得不跟这两个民族谈判,但是谈判还没什么结果呢,中国就出事了,于是英国人从缅甸抽调了一半的兵力到中国。

    自从英国人抽调了一半兵力之后,对北缅的控制就有些捉襟见肘了。当时英国人的考虑可能是,中国战役不会耗时多久,很快就可以将军队调回缅甸了,可没想到自己的部队在中国几乎全军覆没,除了在上海留下了一个师万把人,其他不是死了,就是当了俘虏苦力,在湖南修路呢。

    现在的况就有的看了,见到英军撤兵后,两族尤其是掸族人就非常希望再接再厉,彻底dú lì出去,可联省方面一直在压制掸邦,不支持他们立刻发动行动。但是当英国人在中国失败的消息传开后,就有些压制不住了。掸邦派了代表,常驻云南进行游说。

    但是没有联省的支持,掸邦人也不敢真的就行动,原因很简单,要是有大行动,没有联省的武器弹药支援,他们寸步难行。这也是联省能够压制住掸邦的原因所在。可这种压制也越来越让掸邦不满了。

    此时的缅甸,基本上是三股势力把持,英国人占据着缅甸的大部,基本上最大的民族缅族人所在的地方,都是英国人的地盘,反而是实力较弱,居住在穷山恶水的缅北地区的掸人和克钦人却得以相对dú lì。

    当然了,出于东方社会武力至上的文化,克钦人和掸人的武装基本上都是军阀部队,而且是大大小小许许多多的军阀部队。其中掸人就分了十几只部队,最大的一只是岩英的掸邦dú lì军。这个原本的跟中国密切的边境小寨子发展起来的势力。由于岩英的异军突起,横扫缅边,结果让其他土司武装感到惧怕,联合起来自保组成一只名为掸邦zì yóu军的部队。这两个势力目前基本上瓜分了掸邦的地盘。克钦人就不用说了,基本上没有一只独大的势力,但是正因为如此,他们反而能在英国人的压力下,团结成一股绳,反而让英国人最为头痛。

    对联省而言,太分散的克钦势力不好控制。反倒是掸邦势力是一张好牌。

    要打掸邦这张牌,自然是要打最大的岩英势力这张了,岩英的dú lì军控制了北到瑞丽江,南到萨尔温江上游地区,孟连影响下的南磊河流域,完全将掸邦跟中国接壤的地方纳入了地盘。正是因为这样的地利,岩英才能更容易得到了来自中国的武器装备,才能在跟其他土司的战斗中占有绝对优势,才能横扫缅边的土司。将整个北掸邦统一起来。

    但是真正让联省方面倾向于岩英的,还是岩英的态度。自从他控制了缅北地盘后,就对中国人态度十分友好,马保中在他的地盘里买了大量土地。在瑞丽江两岸,南磊河两岸还有萨尔温江两岸,总共开辟出了二十多万亩的良田,不但让马保中成为了中粮公司的大客户。还成了云南农会的委员。当然除了马保中外,还有更多的农民在缅边开辟土地,经过统计。已经达到了百万亩,而且数量还在增加。当然了中国农民也是需要给掸邦大军阀岩英交税的,不敢说多,但是上缴的粮食足够作为他的军粮了。

    中国人如此大规模的开垦荒地行为,其实早就看在了英国人的眼里,他们认为这是中国人在殖民,可是面对着缅北已经失去控制的状态,也只能把苦水咽到肚子里,真的闹上了国际社会,损失的只能是他们的面子,英国人是绝对不会承认缅甸失控的。

    可对中国,尤其是靠近缅甸的联省政权,英国人是非常怨恨的,这次跟联省闹腾成这样,难保没有这样的原因在内。

    岩英不但许中国农民去掸邦开垦土地,同时还很支持通商。过去他们寨子里的商品,大多数都是马帮从中国运过去的,因此岩英对此并不抵触。而且通商对他来说,还能得到一笔税收何乐不为。

    因为自从岩英崛起后,在缅甸尤其是掸邦北部中国的影响力大增,所以联省才一直对这个掸人军阀抱持友好态度,卖了大批军火给他。

    在得知了王崇阳那边给英国人压力后,赵泽勇立刻就让人给岩英的代表传话,告诉他,云南的军火可以放开向他们出售了。不但出售步枪,还出售重机枪,迫击炮,甚至是重炮,只要他付得起钱。但是有一个要求,掸邦必须十天内攻占腊戌。

    腊戌是掸邦重镇,也是不多的还被英国人控制的掸邦城市。这里位于瑞丽江和萨尔温江之间,可以说是楔入岩英地盘里的一根钉子,但是由于腊戌有火车跟缅甸的铁路网相通,英国人在这里驻扎了一个旅的士兵,导致岩英一直都没有敢于攻击这里。

    “十天!这不可能。”

    听到了联省代表的要求后,这几天一直千方百计想和联省高层接上话的岩龙反而坚决的否定联省的建议和要求。

    “为什么呢?这里只有一个旅的英军,恐怕还是士气低落的部队。”

    穿着便服的一个年轻人道。尽管穿着便服,可是从他上的气质,还有举止不难看出,这应该是一个军人,不是现役的,也是有过长期军旅生涯的。

    岩龙解释道:“英国人把铁路修到腊戌都十几年了,靠着铁路交通,他们在这里修建了坚固的防御工事,腊戌基本上就是个堡垒。要打这样的城市,我们没有经验,而且没有炮兵根本不行。”

    “你们不是很快就有大炮了吗。”

    “有炮能怎么样,我们都还不会用呢,或许等上几个月,等我们的战士都学会了使用新武器,然后才能够进攻腊戌。”

    “哼,要打也是你们,现在让你们打了,你们却不敢了。难道你们掸人就只知道小打小闹。这样还谈什么dú lì,谈什么建国呢。”

    面对中**官的不屑态度,岩龙有些羞恼。其实岩龙是个中国人,同时也是掸人,当然在中国有另外的民族名称。岩龙认可自己是个中国人的同时,也认可自己是个掸人,所以联省军官的指责他无可推脱。

    “我们是小民族,我们的百姓大多还没有开化,识字的人一百个里头都很难挑出一个来。但是我们的民族尊严也不许受到侮辱。我会回去表明你的态度的,腊戌我们会打的。你等着瞧好了。”

    岩龙羞恼变成了赌气。

    “哈哈。你误会了,我们一直都把掸人当成兄弟民族的,并不分彼此,要不是有英国人强行将缅甸跟中国的国境划开,我们仍然会像一家人一样,你来我往如同串门。”

    岩龙绪稍稍稳定,那军官说的对,过去可不就是这样吗,他过去常常听长辈们说起老故事。他妈妈直接就是岩英寨子里的人,是他老爹用两桶酒换回家的。那时候两国间的沟通,根本就没有限制,各民族跨国境居住。心里没有国家的观念只有朦胧的民族观念,要是硬要说明国家很多人都还以为自己可能是中国人呢。

    “不过你说的对,我们掸人也不能总是小打小闹,要打就打大的。不给英国人看到我们的力量,他们是不会接受我们dú lì的。”

    岩龙沉痛的说道,他这话背后恐怕就是一个民族无数的伤亡。一切都是为了尊严。

    军官点点头:“其实你们的难处我们已经考虑到了。我们会让掸人看到,只有中国人才是他们真正的朋友。其实这次我来跟你见面,已经得到了督军的许,我们不仅会卖给你们大炮,而且支援你们一个炮兵团的熟练炮兵,他们将跟你们一同战斗,直到胜利。”

    军官的话让岩龙一愣,顿时感到无比的兴奋,如果真是这样,打腊戌还有困难吗。联省军的炮兵他是知道厉害的,连英**舰都不怕,在联省炮兵的炮口下,就是英国海军都要狼狈逃窜,区区一个腊戌还不是手到擒来。

    按照岩英跟他透露的想法,等他们势力强大后,就要攻打腊戌这样的大城市,然后就建都。在掸人中第一个建都,他们将来就拥有整个掸人国家。不得不说岩英的政治智慧还是很高的,这么些年跟自己一块成长起来,也让自己越来越佩服,愿意跟他一块干大事业。

    很快军官跟岩龙商定了一些协议,联省卖给岩英的dú lì军三百门迫击炮,一百门75口径炮,另外还有三十门155口径榴弹炮,并且联省承诺帮助岩英训练炮兵。同时无偿派出一个整建制的炮兵团,并携带联省标配的火炮,进入缅甸作战。但是这只部队只能打着掸邦dú lì军的旗号,一旦腊戌作战结束后,这只部队将视况决定是否留下继续作战,如果这只部队回国,缅甸将买下他们的所有装备。

    结束了跟掸邦的接触后,军官立刻向赵泽勇复命。

    “家英,这次要辛苦你一趟了。”

    军官叫做李家英,正是在三峡打响猎杀英**舰第一炮的那个炮兵军官,法国炮兵学校毕业的炮兵专家。此次他将带一个炮兵团进入缅甸,辅助联省的扶持对象岩英向英国人发动攻击。

    “多谢督军的关心,家英必鞠躬尽瘁。”

    赵泽勇叮嘱道:“嗯,不过此次事关重大,还是小心为上,要打就一定要打赢,最好还是不要给英国人留下什么口实,所以你们的份还是要保密的。虽然我们现在也不用怕英国人了,但是麻烦总是少一点的好。”

    李家英点点头。

    赵泽勇挥手:“好了,去吧,早早准备,早去早回。”

    “是!”

    缅甸一下子就乱了。借助这几年,马保中为了运粮食,商人为了卖货联合修起来的简易山路,花费了七天时间,联省军的炮兵赶到了腊戌,而岩英的军队围困这里已经三天了。不过被岩英的部队包围,英国人并没有慌张,他们对自己的城防有信息,不相信丛林里这些猴子还能用嘴啃下他们。

    可是当他们被密集的炮火轰炸了一遍之后,就懵了。接着在炮火的掩护下,掸人的军队悍不畏死一般的冲上来,从大炮打开的缺口处涌进了腊戌城,接着跟英国人展开了更激烈的交火。掸人悍不畏死不假,但是军事素养却着实不高,凭着的完全是一腔子血,被英国人的机枪火力杀伤不少。但是经过血战,掸人总算是占领了腊戌,并且杀红了眼的军官直接命令屠杀了腊戌,里面一个英国人都没有活下来。

    岩英攻陷腊戌的消息,一下子震动了整个缅甸,一直跟他即合作又提防,甚至提防成份更大的掸人zì yóu军立刻决定,发动对掸邦另一个大城市东枝的攻击,掸邦也就是腊戌跟东枝算得上是城市,现在dú lì军贡献了腊戌,如果他们不能攻下在他们势力范围内的东枝,今后掸邦毫无疑问就得听dú lì军岩英的了。

    同时克钦人也震动了,他们一直在跟英军谈判,要求的并不多,就是希望英国人从他们的土地上撤出去,甚至连dú lì建国的要求都可以不要,但是英国人一直都不同意,可是畏惧英国人的武力,克钦人也不想在打下去了。

    现在掸人的攻势一下子就把他们心底的血点燃了,既然掸人能够攻陷有铁路联通,重兵把守的腊戌,那么为什么克钦人不能够攻下自己的城市密支那呢,这也是克钦人已经选定的未来首都所在地。

    英国人这边呢,他们接受了联省的要求,自行解除了对联省海岸的封锁,接着开始跟联省谈判。

    赵泽勇则觉得事闹的有些大了。他清楚自己派兵去缅甸,掸人攻占腊戌不是什么难事,也确实会给英国人一个震动,让他们不得不考虑尽快向联省妥协。可是赵泽勇没想到的是,掸人竟然屠杀了上千的英**人,还有差不多数量的英国平民。这下子事可闹大了啊,英国的工党zhèng fǔ就是再不想打仗,怕是也不得不打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