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节 民心民气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九江被攻陷,彻底将联省军,将联省这个政体,将这一切的缔造者赵泽勇推向了前台。

    其实早在北伐开始前,联省的名声就开始变好,但是那时候多是知识分子群体在欣赏这个政权,他们认可了开放积极的联省。

    但是普通老百姓认识到联省,还是在万县惨案之后,当时联省表示了强硬的态度,确实鼓舞了一大部分激进的知识份子,比如年轻学生群体,但是在普通老百姓心中,联省的形象还很模糊。

    当猎杀了制造万县惨案的三艘英**舰之后,才有老百姓叫好,尤其是四川老百姓。此时联省开始慢慢进入老百姓的生活当中,但是真正的民心还没有调动起来,很多人都只是把联省当作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中国竟然出了一个敢跟洋人龇牙的军阀,以前不都说军阀是洋人的狗腿子吗。

    真正让全国老百姓开始关注联省,还是英国派遣军队到中国来之后,当时不管是有关的长江沿岸老百姓,还是无关的其他省份老百姓,都知道了一个消息,洋人,英国人又派兵来打中国了,他们打的是谁,联省军。

    有人关注了,就有谈论了,然后就有信息传播,大家都知道了在中国的西南,有一个省叫做联省,这个省的军队叫做联省军。

    此时,尽管并不十分清楚的明白联省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文化程度低下,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自己家乡十公里,一辈子都不会弄明白联省是什么的底层老百姓们,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的站在了联省一边,从心里希望联省能够打败英国人,只因为联省怎么说都是中国的省,尽管这个省的名字很奇怪。从来没有听说过。

    而当越来越多的消息传来,英国人一个旅几千人被联省打败了,老百姓们都很高兴,对联省的认可程度深了一层,也更加关注,通过各种信息,更加清楚知道了联省的况,基本知道了联省不是一个省,而是几个秉持联省自治原则的省份联合起来组成的政府,这几个省倒是喜闻乐见。分别是云南、广西、贵州和四川。弄懂了况的老百姓感觉,他们跟联省更加密切了,因为这不是一个叫做“联”的省份,而是四川,是云南,是广西,是贵州,是这些他们听过的,熟悉的中国省。

    老百姓总是习惯的依照自己的熟悉程度来代入。湖北人、陕西人把联省直接看作自己熟悉的邻居四川,湖南人把联省当作相近的贵州和广西,广东人则把联省当作自己的兄弟广西,所有的中国人都在寻找自己熟悉的代入位置。包括远离联省的人们,或许他们本人,或许他们父辈,或许他们邻居。曾经到过云南,到过广西,到过贵州。到过四川,或者到过联省的某一地,或者某几地,他们就对号入座得代入自己,觉得自己跟云南人,跟广西人,跟贵州人,或者跟四川人是一体的,自己就是云南人,是广西人,是贵州人,是四川人。

    正是这样的感觉,当听到英国人又增派士兵的时候,所有人切的感到了紧张。英国人增兵十万,军舰几十艘,前往中国的消息,让所有人都为联省感到担忧。这种同心同痛的感觉,让老百姓开始切感受到民族的存在,民族意识悄然觉醒了。在后世的历史上,本来这种民族意识是要在本人不断的侵略中觉醒的,九一八,一二八,卢沟桥,八一三,本人每一次发动的侵略都更加促进了中华民族意识的复苏。

    而现在,是英国人对联省,对中国的一步步侵略,刺激到了埋藏在中华民族心目中的民族感。渐渐苏醒的统一民族感让他们担心自己的联省同胞,让他们愤恨英国欺凌。

    在朦胧的民族意识中,让大家都非常的关心联省和英军的战斗,当听到联省渐渐占据优势,民族绪振奋,但是听到英军并没有被消灭,而是在九江负隅顽抗,大家又开始紧张。以联省跟英国人的战斗为引子,整个民族的心开始凝聚。大家跟着联省的胜利而高兴,跟着联省的挫折而失落,始终揪心。

    当联省军将英军包围在九江的时候,民心民气已经发生了悄然的变化,此时不止是少数知识分子,而是杀猪屠狗之辈也包括在内的全民族,都已经凝聚到了一个相当一致的程度。所以当意大利也宣布要进军中国的时候,全民族都在为这个民族的命运担忧,沉睡了有清一代数百年的民族意识彻底的觉醒了,按照拿破仑的说法,中国这只睡狮终于睁开了眼睛,她醒了!

    所以当大家听到了意大利人投降的消息,才显得异乎寻常的高兴。这一次才真正的点爆了中华民族的自豪感,一个民族之所以会有民族意识,不是因为相同的生活习惯,不是因为居住在同一块土地,也不是因为相同的人种和文化,而是因为他们的民族可以给他们带来荣誉,能给他们带来自豪感。德国人跟法国人的生活习惯绝对比广东人和陕西人之间的差别小,那么多民族居住的西欧并不比中国的土地面积大,北欧都是耳曼人种基督教文化,可是法国人绝对不认为自己是德国人,反之德国人也是如此,西欧那么多民族绝对不会认同自己是一个民族,北欧也分为数个小国,正是因为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都有他们各自独立的民族自豪感。

    清朝尤其是晚清,中华民族力量衰落,各种耻辱接踵而至,于是民众变得麻木,将自己的民族自豪感深深隐藏起来。开始自卑自叹,自我鄙薄,今本,明学美国,否定自我,以他国的文化为先进,以自己的文化为落后,以他人的民族为文明,以自己的民族为愚昧,这对中华这个自豪了几千年,骄傲了几千年的民族。是多么的残酷。

    一切的根源无非是,人家强,我们弱而已。几乎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梦,一个希望自己的民族突然之间变得强大,变得能够战胜给予自己屈辱的敌人的梦,可是这梦一次次破灭,一次次失望,中法、甲午、庚子,耻辱在不断的加深。每一次的抗争换来的只是更深的耻辱,让中国人开始不敢做梦,不敢幻想了。

    到了民国,当联省这个地方政府,难得强硬就能引发国人不小的激动,猎杀了英舰就能让人感到异乎寻常的痛快,之后打败了英国一个旅的部队,就刺激的民族开始觉醒,接着降了几万意大利军队。就让民族开始绽放自豪。这是被压抑的太久了啊,这么一个曾经辉煌的,荣耀的民族,他们渴望能够自信的一刻。自信的向世界宣告,我们不是落后的,我们不是愚昧的,但是以前他们能这么说吗。说出来徒增笑料而已,一个被人想揍就揍的民族,能够有什么自信呢。

    我们需要正名。中华需要正名,就需要击败敌人。

    联省可以击败敌人,而且敢于击败敌人,于是就给了民众自信。

    于是联省就获得了民心,在别的国家或许不会这样,但是在中国这个国家,没有任何东西,比给予民族自信,给予民族荣誉,给予民族骄傲的资本,更能获得这个国家的民心。这个民族可以饿着肚子,漠视生命,去向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发动一次次攻击,只为了去向世界证明,我们不是一个耻辱的民族,我们是一个有尊严,不容辱,且骄傲的民族。

    联省满足了民族的这个迫切的需求,于是获得了崇高的威望,这个威望盖过了打着推翻帝国主义口号的革命政府,甚至让记者敢于质问蒋价石革命政府为什么表现的那么软弱,为什么不能跟联省一起,以强硬姿态对待列强,其实他们不止是自己发问,此时他们也代表了老百姓的心声。

    只要你敢于强硬,敢于抗争,即便失败了,老百姓也会赞你一声好汉。但你怯于反抗,总是示弱,即便你再怎么成功,即便你取得多少其他的成就,不能给予民族荣耀,你也不会被认可。

    普通老百姓叫好,知识分子感慨,此时即便是最稳重的老夫子,也开始吵嚷,中国应该收回国权了,不需要再等待了。没人去考虑中国此时有没有这个能力,没人考虑失败的后果,死活我们抗争一把,哪怕过把瘾就死,那也要彰显中国不受辱的精神态度,因为已经被屈辱憋闷了近百年了,受的够够的了。

    老百姓走在街上头都抬高了几公分,面对洋人的时候,再也不觉得低人一等了。学生学习的动力空前高涨,他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他们学有用武之地。工人开始安心工作,他们知道他们的每一份努力,都就将让这个国家的脊梁更拔一分。知识分子写出激昂的文字,对国家对民族的未来充满了希望,他们在期望着北伐结束建立一个崭新的,再次辉煌的中华。

    以联省军攻克九江为开端,中华的民心民气彻底被打出来了。

    而猎杀英舰,截杀英军,围攻九江,击败意军的联省,自然而然的被寄予了大部分的希望,联省从此后就变成了强硬的代名词。未完待续。。)

    ps:  本章可能写的有些混乱,甚至缺乏逻辑,因为写此章的时候,我的绪也已经乱了,很多感爆发出来,不知道你们感觉到了没。我试图接触那个时代民族的悲愤,隐藏在内心的屈辱,和对民族强大的那种渴望,那种纠结的渴望,明明很想却没法表露,因为看不到希望。中国人,在看不到民族崛起的希望的那种痛苦,那种纠结。那种辉煌了几千年,却要接受耻辱,并且得承认自己确实低劣的那种痛苦。然后在民族自豪感被打压到了极点,突然释放出来的带着歇斯底里的绪,我想写这些,但是笔力有限,实在展现不出来,兄弟们见谅。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