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节 我们不能投降两次次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马尔蒂尼是不多的还算冷静的意大利军官了,他的职位是师长,军衔是中将。此时他站在附近一座小山上,拿着望远镜看着江面,他希望能看到悬挂米字旗的军舰出现,他还在盼望着,英国海军打败敌军,然后来救援他们。

    轰炸结束后,马尔蒂尼迅速的整顿自己的部队,开始撤离滩涂,如果一直停留在滩涂,他们死定了。在马尔蒂尼的带领下,其他军官也迅速冷静下来,开始跟着整顿自己的部队,他们终于成功的撤离了滩涂。

    而这个地方,沿岸有都是山地,山上树木郁郁葱葱,风其实很美。

    经过整顿,意大利人发现,其实中国人的轰炸对他们造成的伤亡远不及他们想象中来的大,四万意大利军队,尚有两万三千人生还,其中真正在轰炸中丧生的不过五六千人而已,而更多的士兵其实是在英国运兵船上,随着船被炸沉,之后溺水亡的。

    事实证明,靠单一的作战方式,其实很难完成歼灭战的,别说联省的空军了,就是二战时期,在德国人的轰炸下,英国不是还是完成了敦刻尔克撤退吗,将大多数兵力成功营救回英吉利海峡那边的英国本土。

    尽管有一半多士兵幸存下来,去掉受伤无法战斗的,意大利部队还有接近两万人,可是所有的高级军官一致认为,他们已经没有了作战的能力。在登陆中和随后遇到的轰炸中,许许多多士兵丢弃了他们的武器,现在是两手空空。而他们的重火力武器,不是被炸坏,就是掉落在滩涂,或者沉入了水中,要么是被着急离开的英国运输船带走了,军中现在甚至很难找到几重机枪。

    但最重要的是士气。现在的部队士气低落到了极,武器装备不全,就连粮食都没有一代,指望着两手空空的部队,饿着肚子去跟敌军战斗,这不现实。这也不能说明意大利军队不行,因为他们毕竟不是红军,他们不可能靠着意志就能打仗,而且能打赢。

    一架飞机飞来。

    还活着的意大利人都开始庆幸,他们离开了那个鬼地方。现在在附近去看刚才那个地方,那可真不是一个好地方啊,绵延的山地在那边凹陷,形成一片狭窄的滩涂,不利于展开,不利于躲避,真是一处好坟场。

    但是飞机并没有投下炸弹,而是纷纷扬扬而下的雪片一般的东西。

    很快侦察兵就将那些物品带回来了。

    马尔蒂尼要了一片,是纸张。上面印刷着中国人的劝降宣传文字。

    “师长写的是什么?”

    马尔蒂尼的副官问道,他看不懂上面的字迹,不过能分辨是英文,二十六个英文字母他还是认识的。

    “亲的意大利兄弟。我们无意跟你们为敌,相信你们也是如此。现在你们的处境并不好,我们了解,你们更了解。希望你们不要在做无谓的抵抗了。在你们脚下的这块土地上,生活着四万万中国人民,他们都是好和平的。如果你们肯放下武器,友好的中国人民一定会欢迎你们。如果你们要负隅顽抗的话,在你们面前站着的,就是中国的百万大军。

    希望你们考虑清楚,并向我们表明你们的意图。如果你们决定放下武器,我们将会给你们送来给养和药品,帮助你们渡过难关,如果你们还是要继续抵抗,我们会给你们送来炸弹。”

    “这一封呢?”

    另一个军官递过来另一份宣传单,跟马尔蒂尼手里的那一份明显不同。

    “意大利兄弟,很遗憾你们被欺骗了,被卑鄙可恶的英帝国欺骗了,把你们从温暖安逸的地中海骗到了万里之外的中国。英国人不值得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去拯救,他们的灵魂已经堕入了地狱,在他们流淌着肮脏血液的心中,早已经没有了正义和良善,只有贪婪和**。

    在无尽的贪驱使下,英国人在全世界制造着最令人发指的罪行,而正义的中国人民绝对不容许这样的恶魔在自己的土地上横行无忌。而现在恶魔就要被制服,他们却用谎言将你们,将无辜的意大利人骗到了中国。

    我们相信当意大利兄弟清楚了事的真相后,你们一定不会在跟英帝国主义站在一边,你们一定会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做出你们知道的,对的事。来吧,放下你们的武器,别在被英国人所利用了。”

    “还有这封。”“这封。”“这里还有。”

    中国人送来了很多宣传单,种类有十多种。

    马尔蒂尼一封封看过。意思都差不多,威,希望意大利人投降。投降了就安全了,投降了就不用忍饥挨饿,不用受到恐惧的煎熬,抵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抵抗下去将再也无法回到意大利的家乡。或者说,投降将得到中国人民的欢迎,抵抗就要面对百万中**队的怒火。

    天色渐黑,熬过了这个晚上,就距离这个噩梦一般的一天远了一些,也许到了明天一切就都了,要是明天一觉醒来发觉,一切都只是个梦就好了,也许醒来后会发现自己正睡在自己家里柔软的上,旁边是美丽迷人的妻子。

    “有人!”

    突然侦察兵发现,有一艘小船正悠悠向江岸驶来,是一艘木船,而上面挂着白旗。

    是中国人,中**人,他们来是为了劝降的。

    幸好汉密尔顿懂英语,而来人只带了英语翻译,意大利语翻译他们暂时还找不到。

    中**人表示,希望意大利军队立刻投降,他们将得到国际战俘公约规定的保护,会得到公正的待遇,他们将不会受到死亡的威胁,会得到基本的生活物资,伤员回得到救治,而且将保有一定的尊严。

    马尔蒂尼表示,他们需要考虑,中国人表示只给意大利人一天的期限。明天下午五前,必须做出答复,否则他们将面对新的进攻。

    “跑跑跑,只要跑,就能胜利。”

    夜幕之中,一队队人马沿着长江向前猛跑,在月光下江面就像一条玉带,给他们很好的标识了方向,不至于让人迷路。

    这是顾品珍的军队,他们从湖口出发。一路向下游进发。扔掉了不必要的装备,只带步枪和干粮,对于武器装备一直都很稀缺的顾品珍来说,这真是太奢侈了,他甚至亲口下令让部队扔掉了几十重机枪,别说普通士兵了,就是他这个做到了军级的高级军官,都心痛不已。

    不过赵泽勇已经许诺了,这次战斗之后。他会得到补充,所有丢弃的,都会再回来,所有缴获的。都不用分出去。但是这一切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们去打的是几万意大利军队,怎么说都是西方军队。怎么说都是列强军队。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这种任务能落到自己头上,顾品珍很兴奋。很激动,很珍惜。

    但是他必须快,意大利人已经被轰炸的差不多了,但是如果慢了,难保不会出什么变数,万一他们恢复过来怎么办,万一他们得到救援怎么办,万一他们溃逃了怎么办。意大利人如果恢复一些战斗力,这对顾品珍而言,不过是增加了一些攻击难度而已,得到救援可就糟了,他们离开了可就再难回来了,逮着一次列强军队不容易,如果溃逃了就更糟了,倒是漫山遍野到哪里去抓俘虏去。

    所以只有跑,只要跑到了就算胜利。

    不但丢弃了大部分的重武器,连重机枪都扔掉了,可是还是慢。士兵的体素质参差不齐,有的跑的快,有的跑得慢,有的跑的轻松,有的跑得就沉重,从一开始的整齐队列,到后来的松散队形,再到现在几乎稀稀拉拉的变成了一字长蛇阵,蔓延几公里。

    “命令部队,跑不动的就地休息,自行归建。能跑的继续跑,只要跑到了地方,就有吃。”

    顾品珍下达命令道,像他们这样跑下去,是抓不到敌人的。

    从昨天开始,傍晚才整队完毕出发,到了夜里,就已经离开湖口几十公里了。可是他们必须跑到下游距离湖口一百多公里的地方,还有的要跑呢。到了第二天,实在没有人跑的动了,只能开始步行。

    而当他们看到地图上标注的,敌人登陆的那片地方的时候,都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马尔蒂尼等高级军官也煎熬了一个晚上。

    他们实在是难以下定决心该做出什么决定,这次带他们来作战的前线指挥部全军覆没,四个师长就只有两个半活着,之所以是两个半,是因为其中一个被炸断了一条腿和一只胳膊,基本上也就是半个人了。

    但是该投降还是抵抗,谁也拿不了这个决定,不关乎权力,还有荣誉,谁也不想接受没打一仗,连敌人的面都没见过就直接投降了,这种战争怕是要载入军史了。但是偏巧,他们的通信设备都损坏了,跟上海的司令部失去了联系,偏偏还得是他们自己拿主意。

    “匿名投票吧!”

    最后马尔蒂尼的建议得到了所有军官的同意,许团级及以上军官参与投票,决定他们是投降还是继续战斗。

    投票结果是,建议投降的,比要求继续战斗的多了三票。这证明意大利人是生命的,在面对奥地利人的时候是这样,面对法国人的时候是这样,面对德国人的时候是这样,就连面对埃塞俄比亚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现在轮到他们面对中国人了,没必要改变自己的传统习惯。

    “师长,中,中**队!”

    当太阳已经过了最烈的时候,英国人终于看到中国部队了,此时还没到下午五。

    马尔蒂尼没有说话,却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到来的中**队看人数只有一个团的样子,而且形容疲惫,但是神色十分昂扬。军容已经不在整齐,但是斗志还很旺盛。向这样的敌人投降,也不算丢人了吧。

    但是当意大利人跟这只部队开始接触的时候,却险些发生了误会,对方仿佛没有做好受降的准备,似乎是来战斗的。而且奇怪的是,这只军队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懂得英语,好容易通过手脚比划双方才弄明白,一方要投降,而另一方是来战斗的。

    弄清楚事实后,中国人很痛快的接受了投降。

    意大利军队一排排从山上下来,按照中国人的要求,武器放在了左边,而人一列列的走到了右边列队,山下的滩涂,他们遭受重创的地方,此时成为意大利人列队的广场。意大利人的队列排的整整齐齐,充分显示出了他们受到过良好的军事训练,就连投降都投的有条不紊,不丢军风。

    可就在意大利人投降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条条木船向江面靠拢,上面都是士兵,一看就是更加精锐的士兵,一个个站在船上就仿佛一座山,又像压舱物一般,压得船只稳稳当当。这些士兵,有更整齐的军容军貌,更整齐的武器军装,甚至连气势都仿佛整齐划一。

    对比接受他们投降的这只部队,就简直如同乞丐一般,虽然气势也很旺盛,但是却显得散漫了一些,有些匪气,有些草莽,有战斗力不用怀疑,但是却给人感觉,军纪并不怎么样,更像是梁山好汉。

    顾品珍是带着笑迎接李宗仁从船上走下来的手下陶钧的,不管是军中资历,还是军衔军职,顾品珍都要比陶钧高,陶钧只能向顾品珍先敬礼。

    顾品珍很随意的抬抬手算是还礼了,他可是跟赵泽勇一起共事过的,云南还是自己让给赵泽勇的,否则赵泽勇的崛起绝对没有这么容易。当然他并不后悔把云南交给赵泽勇,相反对他这个决定十分欣慰,因为他觉得赵泽勇在云南做的事是对的。因为这样的关系,顾品珍往往也把赵泽勇的手下,当成他自己的子侄看待,对陶钧是一都不客气。

    可陶钧却一肚子气,联系意大利人投降是自己亲自出面的,当时可是冒着很大风险的,可是到头来却给人截胡了,如何不生气。

    但是有气也不能对顾品珍来撒啊,顾品珍的地位在云南很超然,是他让了云南给赵泽勇的,这件事大家都知道。所以向来顾品珍回云南,都是直接跟赵泽勇对话的,而且他在云南也十分自然,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回省府如同回家,没人敢拦着。要东西就跟要自己家的一样,不给也得给。赵泽勇自然是跟顾品珍一个级别的,联省军其他高级军官,比如朱玉德等人,只能是顾品珍的后辈。

    不能向顾品珍撒,对意大利人就没必要客气了。

    陶钧当即就质问意大利人,为什么向顾品珍投降。

    这下子意大利人郁闷了,而且有些人十分的愤怒,马尔蒂尼就是其中一个。

    妈的,老子已经投降了,是向你们中国人投降的。但是你们还有必要这么侮辱人吗,难道我们向中**队投降还投降错了,难道我们还需要选择向那一只中国部队投降,不向那一只部队投降,这些都要提前向你们请示吗。***,投降的人也是有尊严的,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是投降当俘虏,不是当奴隶。

    随即马尔蒂尼冷冷对陶钧说道:“我只能说很抱歉,但是我们不能向不同的中**队,接连投降两次。”

    马尔蒂尼说的威风凛凛不容侵犯。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