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节 遭遇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刘之叔是第四师七团三营二连一排的副排长,这次他的团作为先遣团参与进攻瑞昌。

    这是一个好任务,其实没有什么大危险,因为瑞昌此时名义上是广东革命军的控制区,而实际统治这里的是地方部队,原来名义上是孙传芳的部署,现在名义上是革命军,其实就是当地土豪拉起来的一只保安团。

    这种保安团能有多少战斗力,联省主力师一个团去,太给面子了。而且刘之叔听说,联省高层已经给广东革命政府发去了要求,希望他们能许联省军驻防在这里,希望这里的部队不要做出什么不恰当的举动。可是广东方拒绝了,结果赵督军大怒,扬言要退出北伐军序列,广东革命政府这才怕了,答应联省军入驻。

    刘之叔认为赵督军也是太客气了,都不用理会广东那些胆小鬼,直接派兵拿下就好,一个排不行,一个连总没问题了吧,还跟他们打招呼。结果让自己生气,好在广东人就是聪明,如果联省退出北伐,肯定没人说正在跟列强抗争的联省不革命,反而是广东方会丧失革命的名头,没有了革命的名义支撑,他们还能玩出什么鸟。所以他们不敢不答应。

    当然这些都是刘之叔想的,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他们一家都聪明。

    刘之叔胖胖大大白白净净,看起来蛮能唬人的,可其实胆子并不大。除了初中那次为了隔壁班的班花黑豆豆,他们班坐第一把交椅的猛男带着他们跟外校的一群男生打了一架外,从小到大都没跟人打过架。从小学到初中刘之叔的成绩都马马虎虎,不好不坏,勉勉强强的上来高中后,成绩反而越来越好,可惜的是联省的大学太难考了,家人又不放心他一个人去兵荒马乱的北京念书。结果他就选择了当兵。

    高中学历,在联省,尤其是在云南虽然不算什么,可是放在当兵的里头,也是高学历了。加上刘之仲由于赶上了好时候,正好是联省新兵营第一期招募兵员,他就去了蒙自训练营,结果在军营中几乎脱了一层皮,简直是变了一个人。由于高学历,又是嫡系训练营第一批学员。在部队中待了一年时间,就被送到军校中深造,这次仗一打起来,他回归部队后,立刻就升官了,从班长到现在的副排长位置。

    “快点,天黑前必须赶到!”

    突然听到排长粗壮的声音,刘之叔抬头看了看天,果然太阳已经压上了树梢。

    排长是个不错的人。尽管经常摆老资历,给他们讲当年打唐继尧时候的故事,说的天花乱坠,说的凶险无比。可是刘之叔就不相信。那时候连炮兵都没有成立,哪里会有那么恶的仗,真正的恶仗怕是刘之叔自己到四川剿匪的时候才开始的吧。“那时候,好家伙。土匪那个凶残”,这些话则是刘之叔常对其他士兵吹嘘的。

    “快,快。”

    排长继续催促。

    刘之叔看到排长胡子拉碴的表。明白时间紧迫,将上的ak步枪往后一甩,也吆五喝六的在队伍中忙碌起来。一会帮陷入泥坑中的马车推一推,一会帮机枪手扛一扛三脚架,不停的鼓动加快速度。

    辎重兵伤不起啊,当然辎重兵也是主力师的辎重兵,还是临时的,刘之叔也不算委屈。你见过谁家辎重兵能装备ak,自从这款步枪在北伐中扬名后,那只部队不抢着装备。这次他们师长发利市了,搞到了三千只,直接装备了一个旅,就是他们旅。他们师长唐宇纵发家的旅,搞的其他几个旅还很有气。

    可是负责这次辎重押运工作,也让他们排的速度大大受到了影响,肯定是拖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也辛亏他们不急着去战斗,不然的话岂不是耽误了。

    看着一排士兵,穿着橡胶雨衣垮在上,戴着钢盔斜在一边,脚下深一脚浅一脚的才出泥水印子扑哧响,这是要累垮了。

    这该死的天气太无常了,好多天不下雨,突然早上来了一场雷雨,然后下午就天晴了,大太阳晒死人。作为外地人,总是觉得当地的气候太过反复无常,不可捉摸。

    前方不远处有一片小树林,树林子不大但是树木高大,这是一个突起的圆丘,像是一个大坟包子。

    刘之叔走上前去,想给排长提个建议,让大家在树林里休息休息,这实在是太累了,反正已经晚了,也不在乎多晚一会。

    刚刚走进,刚看清到排长脸上生动的表,突然看到排长头顿了一顿,然后听到一声枪响,排长软塌塌的向地上顿去。

    战士们突然一愣,刘之叔却猛然惊醒:“卧倒,敌袭!”

    人乱马惊,局面一下子失控,没头苍蝇一般的士兵,四处乱钻,有的不知所谓的在原地打转转。刘之叔一面打声呼喊卧倒,一边向着排长那边爬去,第二声,第三声,枪响不断,每一次都带走一个生命。

    刘之叔看到排长的头盔被打穿,正中眉心,这时候他还能不明白了,遇到敌人的狙击手了。看见排长脸上的表慢慢僵化,刘之叔心十分的复杂,有心惊,人的生命只需要这么一下子,只值一颗子弹,又有庆幸,那颗子弹要是打到自己上,自己也绝难幸免,还有悲痛,排长今年三十了,当了十年兵,还没有结婚更没有儿子,就这么走了。

    枪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听声音就只有一个人在开枪,但是却不停的带走自己兄弟的生命,刘之叔的怒气越来越燃,他卧倒,不,应该说是躺倒在地。这是刘之叔特有的躲避方式,因为他希望有朝一他被打死的时候,能看到是怎么死的,是什么样的子弹取了自己的命。

    牲口都惊了,到处乱跑,已经没人管了,因为人更惊,不过人到底是谁。慢慢的都开始明白过来,慌乱过后都懂得找隐蔽,有的就地卧倒,有的寻找掩体,还有的开始向自己以为的敌人所在方向开枪,不过开枪的总是死的最快。

    刘之叔从来都不是一个大胆的人,此时他尽管愤怒,可是还是一动也不敢动,体好像不听使唤了一样。他现在有点后悔没有听二哥的建议。他二哥叫做刘之仲,是元江有名的神童。小时候就很聪明,后来没赶上联省的正规教育普及,等开办大学的时候,紧紧是抱着联省颁发的教材读了一年,然后就考上了云南大学。刘之叔高考失利后,他哥哥建议他去蒙自读一个专科学校,可是他不愿意,而是被几个同学一鼓动去当兵了。

    害怕真的很害怕,此时刘之叔想到的是。自己忠厚的大哥刘之伯,聪明自信的二哥刘之仲,还有喜欢养鸟的老爹,今天可能就要跟他们告别了。自己会死在战场上,被人打死在淤泥中。然后自己的尸骨会被烧成骨灰,由后勤部的兄弟捧着,风光的送到家里。然后他们就成了烈士之家。

    突然一个在他旁边卧倒的兄弟,因为股撅起太高,被打了一枪。然后他痛的扭动了子,结果引来了第二枪,这次再也不动了。

    被这况一刺激,刘之叔突然冷静了下来,看了看旁边的排长尸体,一股责任感在刘之叔的心中升起,现在自己就是最高长官了,他必须为手下的士兵负责。刘之叔脑子飞速的转着,他是个聪明人,他在琢磨着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局。

    听枪响狙击手只有一个人,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伏击了前面的部队,还是偶然撞上自己这只队伍,或者就是埋伏在这里的,是落单的敌军,是前方的侦察兵,还是对方大部队中的一员。如果是对方的大部队到了这里,并且伏击了前面的部队,自己的况就糟透了,即便是能躲过这一关,怕是也已经被敌人包围了。如果只是落单的,是侦察兵的话,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看着天色慢慢变暗,刘之叔想着,只要天黑了,狙击手就没法在狙击了吧,倒时候自己就能从容逃亡。心中不由得渴望期待起天早早黑下来,可是此时的时间过的是那么的慢。这么一会儿,狙击手又杀了三个人了。

    又一声枪响,通过声音,刘之叔判断出枪手又换地方了。他也摸出了规律,枪手几乎是打三枪就换一个地方,不管有没有打中人,绝对不留恋,立刻转移。枪手很厉害,百分之九十都能命中目标,很多人都是一枪毙命。

    刘之叔突然觉得自己不是那么怕了,当他静下心来判断枪手的行踪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顾虑到害怕。此时天更黑了一些,在过上不久枪手就会放弃了吧,刘之叔这么想着。突然心中非常不甘,就让枪手杀了自己这么多人,然后扬长而去?

    这时候一阵风吹来,吹过树林沙沙响。冷风一吹,刘之叔更加的冷静,他精神凝聚,因为他知道枪手又开了三枪,该换地方了,手上则拿着自己刚刚得到手的ak步枪,紧紧刚刚得到手,可是那种火力,那种手感已经折服了自己。此时自己的枪,跟自己就像是患难与共的一对兄弟,他突然觉得自己能跟枪交流了。

    枪怕是都不甘心这么屈辱吧。精神极度凝聚,心神在寻找着敌军的踪迹,似乎在风中飘飞,在树林上空游,可久久都没听见狙击手的枪声。

    大概他跑了吧,光线这么暗了,他怕是没条件进行瞄准了。然后他就会回到自己的军营。突然刘之叔脑中出现一个画面,一个背带着瞄准镜的狙击手,骄傲的走回军营,在篝火旁抢过长官的酒大喝一口,接下来盘腿坐下,开始跟战友讲述自己的战绩。讲述自己的勇敢,还有敌人的懦弱。

    在一片赞扬声中,狙击手得到了荣誉。

    敌人的荣誉就是自己的耻辱。刘之叔有些无法接受,自己战友的生命,只编成敌人荣誉上的一个个数据。突然这时候一声枪响,久违的枪声。

    敌人竟然没走。

    他舍不得走。

    他觉得眼前是一群肥羊。

    他要把自己的整个排猎杀干净。

    刘之叔脑子里画面急转,他想象的到敌人的状态,同时他的精神更加集中,他在等待第二声枪响,果然第二声枪声很快传来。

    刘之叔仿佛从风中找到了狙击手的位置,紧握钢枪的手一抖,一个转立刻爬了起来,疯狂的朝着那个方向冲去。

    勇敢的人不是不知道害怕,只是他有勇气驱散恐惧而已。(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