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节 不同兵种的竞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

    做戏就要做足,英国人懂这个道理。

    既然已经向广东示好了,就没必要半途而废,所以他们一路上根本就没对沿岸广东统治区采取什么不友好的举动,甚至到了九江后,还明确的表示对北伐的理解。并邀请当地士绅上他们的军舰参观。

    英国人之所以在九江进行大规模的宣传活动,原因也是因为在武汉人民游行的时候,九江百姓也声援,也进行了游行,而英国人在这里也制造了惨案,打死打伤数人。此时他们来就是为了安抚九江人对英国人的敌视绪的,不但领事积极活动,迅速对伤者亡者家庭进行了丰厚的赔偿。并且对此次事件表示了遗憾,希望此次事件不要影响中英两国的友谊。

    可是英国人的活动显然不成功,他们倒是邀请到了参观者,可是都只是些英国洋行的买办。这些买办吃英国饭,自然亲英,接到邀请后兴高采烈的去参观了。可是等他们下来后,才发现,原来他们是中国人。在之后的岁月里,他们家大门被画上血字,泼上狗血,墙上贴上汉jiān的大字报之类的事件频繁发生,得他们不得不移民了事,这是后话了。

    在九江短暂的活动后,他们终于继续进发,这次再也没有中途停顿,直接就驶入了联省控制区内,让广东方和联省方同时送了一口气。

    英国两艘巡洋舰护送三艘运兵船,一出九江,其实就基本上算是离开了江西,离开了广东革命zhèngfu控制区了,因为从这里一路到湖北,都没什么太重要的城市了。

    而当英国一离开九江,联省也就立刻对英**舰进行了时刻不停的跟踪侦查,不但有陆地上的。在空中也一直不间断的保持监视,直到英国人进入到联省军队的伏击圈。

    联省在长江南北两岸,部署了三道防线,第一道防御设置在蕲州,第二道设置在黄石,这两道都是长江沿岸的古城古镇,如果这两道阵地都没有能够阻挡住英**舰,让他们长驱直入的话,他们将在鄂州和黄冈遇到遇到第三道防御。鄂州和黄冈都是紧邻江边的城市,方便设置炮兵封锁阵地。两城距离有不远分别在长江南北两岸,就像一道要锁一样卡在长江上,这里将是最坚固的防线。如果连这里英国人都突破了,那么联省就只能在武汉跟英国人进行一场大战了。从黄冈一直到武汉,联省都不再设置防御阵地,因为前三道阵地都拦不住英国人,就足以证明联省陆军无法阻挡英国海军,那就只能放他们的步兵登陆一战了。

    蕲州作为第一道阵地,这里自然是很重要的。赵丰、朱玉德两员大将都在这里坐镇,另外还有李家英等参与过猎杀嘉禾号等英舰的将领在这里参与指挥。赵丰在这里,是因为赵丰作为总参谋部作战参谋,负责落实参谋部制定的作战计划是他的责任。因此他必须经常xing的到前线坐镇。朱玉德在这里,则是因为朱玉德在秭归成功指挥过对英**舰的打击行动。至于李家英这些人为什么在这里,则是因为参与猎杀英舰的行动,让他们开始进入了赵泽勇的视野。考虑到经过这么长时间,他们的表现也都中规中矩,从来没有露出过有异心的况。赵泽勇就接受了他们,将他们编入联省正规军炮兵部队之中来了。

    除了这些人外,更加直接参与到这次战事的,还有唐宇纵师的炮兵部队。唐宇纵师也是亲自参与了猎杀英舰的行动,并且完成了收官之作。同时他们也是唯一一只并没有掉往南方的炮兵部队,正因为他们有经验,而最有可能发生战争的地点就是长江流域。因为这些因素,唐宇纵的第二师才得意留了下来,而原本要调他们去粤西的任务,则有第四师接手。唐宇纵很庆幸,也很感慨自己的运气。同时也下定决心绝不放过这次机会,虽然上次他赶上猎杀行动的尾声,可也只喝到了最后一口汤,很不过瘾,这次他要立头功。

    除了唐宇纵想要立头功外,另外一个将领也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晏玉琮,联省海军航空部司令,云南航校第一期毕业,经验丰富,驾驶技巧娴熟。但是对自己的航空兵隶属于海军的地位一直不满,他认为海军航空兵应该跟空军一样,是一个单独的兵种,航母只不过是一个搭载平台,凭什么航母舰长指挥航空兵呢,这岂不跟飞机场场长指挥空军一样荒谬吗。

    所以晏玉琮也立志拿下这个头功,要证明海军航空兵是能够duli进行战斗的,即使不依靠航母也能完美的完成任务,而航母离了他们则没有任何用处,所以应该是航空兵指挥航母才对,航空兵让航母开到哪里,他们就该开到哪里,而不是现在这样,航母开到哪里,航空兵只能打到哪里。

    一块肥两只狼抢,注定只有一只狼能够吃饱,另一只也就只能啃骨头。

    一时间海军航空兵和陆军主力师,这两个平时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部队,此时却成了眼睛通红的直接竞争对手,战争真奇妙,只有想不到。

    所以从一开始,在报站开始,唐宇纵就跟晏玉琮飙上了,尽管朱玉德、赵丰组成的临时指挥部已经决定将追踪英舰的主要任务交给了晏玉琮的航空兵,可是唐宇纵还是坚持派出了自己的侦察兵,在沿江十几个地方都设置了观察哨,因为他不太相信晏玉琮,要是给他提供假报怎么办。

    更重要的是,他要监视晏玉琮,要是这丫提前行动怎么办?根据这次的战斗计划,即便是航空兵对英**舰的进攻,也必须在蕲州附近进行,之所以选择在这里,是因为要跟炮兵形成次第打击效果,当飞机轰炸时候,要是没有奏效,英舰逃跑后将立刻受到炮兵的打击,从炮兵的火力覆盖下如果也逃脱了,那么将再次受到飞机的尾随追杀。

    所以联省攻击计划中,开始对英**舰的打击地点选在重炮shè程范围内,就好像空军轰炸跟重炮打击形成交叉火力,英舰如同置于两机关枪的封锁之中一样。如果在这么严密的打击下,英舰还是逃跑了,那说明他们的运气也太好了。不过也不用急,他们如果逃跑了,那算他们识相,如果他们还试图向武汉方向,那么他们还将在后面的黄石、鄂州和黄冈再次遭遇到同样方式的打击。

    没人认为在这么严密的打击下,英国人的军舰还能逃掉,唐宇纵认为在后面设置的防线完全是白费,不过这是朱玉德坚持的,就是因为他在秭归并没有将英国舰队完全留下,他不得不以防万一,尽管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这次计划更严密,但是朱玉德始终认为战争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与英舰逃离的顾虑相比,唐宇纵更担心晏玉琮会先动手,他的炮兵可不能移动着战斗,可是飞机那该死的玩意可太活泼了,想在哪里打就在哪里打。好在晏玉琮始终坚决执行了上面的战斗计划,始终老实的汇报着英舰一步步接近蕲州,却没有进行提前行动。

    蕲州面向长江,背靠东湖,东湖注入长江的水流将江岸冲击成弯曲状,所以英舰在这里必须进行转弯,甚至还要减速,势必延长他们经过这里的时间,所以联省才千挑万选的把第一道防御阵地布置在了这里。

    当英**舰冒着黑烟的影从转弯处出现的那一刻,在望远镜中观察到这一切的唐宇纵终于放心了,晏玉琮那小子总算没有坏了规矩,现在就看大家谁的手段更高明了,可还没等唐宇纵彻底高兴起来了,就看到江面上掀起了一道水柱,***飞机终于投弹了,还是提前了一些。(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