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节 局势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

    云南早已经被打造成了一部精密的仪器,赵泽勇命令一下,立刻就迅速的运转起来。.. 张澈第一时间做飞机回到了昆明,而王崇阳也让空军远赴襄樊接了回来,此时的襄樊已经被唐宇纵占领,因为看到北伐军打到武汉,觉得北洋已经到了末路,这里的守军痛快的收了王崇阳的钱后,把城市让给了唐宇纵。

    除了云南的大员外,贵州的刘显世,四川的熊克武,还有广西的岑煊,都亲自到了昆明省府,联省成立以来,高层第一次齐聚一堂。

    面对赵泽勇激进的反击态度,其余人物反而不怎么认同,都以沉默应对。赵泽勇知道,岑煊是老成持重,本就是满清的老官僚,处理洋务有些老观念不足为奇,但是赵泽勇也不认为此人是一个懦夫,毕竟当年八国联军来的时候,他带兵擒王时,可没考虑过打不打得赢,这是一个到了最后关头靠谱的人。刘显世沉默不语这也正常,这个人从来就不会主动说些什么,在联省混官场混的很低调,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他很懂。但是熊克武,你一个国党元老,一个自认革命的党派大员,怎么也沉默不语,这就说不过去了吧。

    “老熊,你的意思呢?”

    赵泽勇说完自己的计划,决定将肇事的英**舰击沉在长江,同时以强硬的态度,收回联省控制区内的英国人特权,包括海关、租界,以及治外法权等特权。可是大家都不表态,索直接名问熊克武的意思。

    “要我说,现在不是跟英国人冲突的时候,大业为重的话我就不说了,说了你可能也不听,你现在正在气头上。我不想劝你。”

    赵泽勇听完自然不高兴,又是什么狗大业为重,不就是为自己畏缩开脱吗。

    见赵泽勇面色不对,岑煊咳嗽两声,防止他发飙。

    “老夫说几句吧,也不怕你不听。作为一个官员,尤其是高级官员,你手掌一方大权,要做什么不是老夫能干涉的。不过老夫想告诫你一句,主不因怒兴兵。你在盛怒下做的决定,未必是高明的决定。我希望那你考虑清楚,只要你说你考虑清楚了,到时候要打要和,老夫这把老骨头还能动,就帮你到底。”

    果然不愧是见过世面的老骨头,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荣华富贵也有过,起起落落也经过。改朝换代都是设处地,到底是有骨气的。

    考虑清楚,差赵泽勇就要说出这几个字来,可是自己真的考虑清楚了吗。此时赵泽勇心中也迷茫起来。被人欺负到头上,而且又打不过别人,到底该是拼着命不顾一切代价争一口气,还是卑躬屈膝忍辱负重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吞呢。说白了。也就是,在面对尊严和生命的时候,是该拼命赢得尊严。还是该屈辱苟活于世呢。

    赵泽勇觉得自己此时真的是有些乱了。讨论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索宣布散会。

    连夜王崇阳就赶回来了,和先一步到的张澈,一起求见赵泽勇。

    此时赵泽勇正在跟胡万等交换意见,朱玉德是主张强硬的,他始终认为这些帝国主义都应该打倒,应该采取武力解决,否则他们是不会老老实实的交出手中的权力的,对打仗朱玉德很有信心,他认为联省人口有一亿,不可能抵抗不住英国人。朱玉德的想法自然是愿意跟英国人在中国打一场反侵略的战争的。但是他的想法,赵泽勇不太认同,赵泽勇可不仅仅是想跟英国人打一场陆战,因为那根本就没有意义。在中国打一场仗,赢了又如何,英国人不伤筋不动骨的。老实说跟英国人一旦开战,联省天然就落了下乘,因为人家可以来打你,你只能抵抗,而你不可能把陆军开到英伦三岛去,这仗打的得有多憋屈,人家天然已经处在了不败之地。得有一个办法,让英国人受到不可承受的代价。

    胡万也是个不怕打仗的主,他的想法比朱玉德要稍微周全,他建议把战事局限在长江流域,以免波及到联省地区,对联省地区的经济造成严重的损害。建议将主力部队调回,在联省可能受到英国人打击的地区驻防,同时在长江流域驻扎重兵,迎接英国人的进攻。

    张澈是想通过谈判解决的,他甚至认为,此次事件中,误会的成份很大。总认为现代国际争端最好的解决途径是通过谈判协商,武力解决是最后一个方法,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王崇阳看着这些人始终一言不发,知识在观察。

    赵泽勇知道,他肯定有话要说,但是却不方便说。

    于是随后就留下了他。

    “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想法了。”

    当众人都走了后,赵泽勇单独跟王崇阳说道。

    王崇阳转了转眼珠子,咽了口唾沫道:“赵督你真的想打英国人?”

    赵泽勇叹道:“不是我想打,是英国人起上了门了。我只想给他们一个教训,一个深刻的教训。”

    王崇阳认真的头:“那么让英帝国分裂如何?”

    赵泽勇一愣:“你又有什么歪主意了。”

    王崇阳道:“缅甸的事督军你知道多少?”

    缅甸,自从赵泽勇当年无意挑起了民族独立的暴动后,英国人坚决的镇压,可是损兵折将始终没能彻底平定。因为在丛林中作战太困难了。而缅甸人又得到了联省的暗中支持,即便是现在,也没有停止军火的出售行为。尽管最后英国人增兵到了十万,并且长期保持这个数量的军队在缅甸作战,可是始终没能彻底击溃掸邦和克钦邦的军队,这两地目前几乎是完全独立状态。

    而英国国内已经对这场战争绝望了,自由党和保守党政府相继倒台,导致让英国中产阶级一直恐惧的工党上台。英国人在一战后,尤其是苏联建立后,他们的上层阶层就对工党这个组织一直很恐惧,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很无厘头的担心,他们担心工党上台后。会把所有东西都公有化,包括英国的妇女。

    结果工党上台后,当然没有公有化妇女了,只不过采取了一系列保证工人利益的政策,包括缩短劳动时间,增加劳动保障,并且跟苏联建立外交关系,并且压迫法国接受了有利于德国的道威斯计划,并且动议从缅甸撤军。

    可是工党政府是个弱势政府,又因为与苏联关系上被对手抓住把柄。被保守党和自由党联合攻击,宣称工党政府已经被苏共渗透,导致工党仅仅执政半年多就倒台。

    经济不稳,政局动,再次上台的自由党、保守党联合政府再也没能力继续支持战争了。但是舍弃缅甸这块殖民地是不可能的,放任缅甸这个大英殖民大帝国链条上的一个环节断裂的话,可能会造成整条链条的崩溃。

    缅甸如果独立了,印度效仿怎么办,印度独立了。非洲的殖民地也要求独立怎么办,非洲独立了,大英帝国还剩下什么,好容易打赢了一战。得到的这些领地,显然许他们独立了,那么打一战的意义在哪里。几十万士兵的牺牲,上百亿英镑军费的支出。数千万民众苦熬几年的意义在哪里。

    可打也实在是无力打了,如果维系这个殖民统治,会让帝国彻底破产的话。还不如任由其崩溃好呢。不能打,那就只有谈了。英国人找缅甸人谈判,对象是还有战斗力的克钦人和掸邦人,至于缅族人,哼哼,不好意思谁叫你们当年强大,拥有的地方比克钦人和掸邦人要好,现在这块好地方给更强大的英帝国占领了,而克钦人和掸人却能依靠自己贫瘠艰险的土地来保护自己。

    英国人或许已经觉得自己够屈辱了,堂堂大英帝国竟然要到了和殖民地土人谈判的地步,但是克钦人和掸邦人也不满足,因为英国人的出价太低了。掸邦和克钦邦的要求无非是独立而已,可是英国人可能答应吗。

    答应让克钦人和掸人独立了,缅人怎么办,他们的独立势必再次燃起,好容易镇压下去的叛乱可能很快又要在缅人的土地上复燃。所以说,不是英国人不肯答应克钦人和掸邦人的要求,而是不敢也不能答应。

    英国人已经穷困至此,他们能出的价格是什么呢,别说许独立了,自治都不行。英帝国治下有各种体系,有独立的自治领,有纯粹的殖民地,比如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南非就是独立的自治领地。而像印度、缅甸这种则是纯粹的殖民地。能够给缅甸自治权力吗,显然不可能的,不然英国也不需要跟印度纠缠那么长时间了,要知道此时缅甸不过是英属印度的一个省,缅甸独立了,势必牵扯到印度问题。在英国人的眼里,可能印度和缅甸这种地方,他们根本就不配想要自治,他们是低等的,根本就没有能力治理自己的种族。

    所以他们能够给予同为白种人,甚至是以英裔占多数的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南非自治,却绝对不能许缅甸自治。可是缅甸人却不这么想,既然加拿大等英国殖民地能独立自治,凭什么我们缅甸人就不能,这就是矛盾所在。

    当然了缅甸始终是弱势,就是谈判能力也比不上英国这个殖民老流氓,连哄带骗的,让克钦人和掸邦人答应了不少条件,可是谈判始终无法完全达成,原因无他,英国人能出让的东西实在太少了,最后他们只能答应,让两个邦建立自己民族官员占一般数量的政府,而这个条件两个邦也答应了,但是他没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英国人从这两个地方撤军。

    仅此而已,俩个邦的要求就这么一,英国撤军。英国只要答应了撤军,就能收获和平。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付出任何东西,可就是这一他们也不肯答应。这谈判还真就没什么意义了。如果英国人不撤军,在克钦人和掸邦人看来,这就不是什么和平谈判,仅仅是停火谈判罢了。

    这就是缅甸如今的现状,赵泽勇思索了一下,颇为疑惑的询问王崇阳道:“你的意思是想阻碍英国人和缅甸人的谈判?”

    如果能让两国人的谈判彻底破裂,战争重开的话,或许真的能打击到英国。(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