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节 万县惨案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

    万县的事早有征兆。

    自从收到王崇阳开通四川长江补给线的的建议后,赵泽勇马上加大的对重庆方面的刘湘叔侄施压。这两人也看到了北伐军势如破竹的势头,明白军阀时代,起码是北洋旧军阀时代是要终结了,思虑一番后,果断的加入了北伐这个大潮中,发出通电生命重庆跟四川重新归并统一,愿意服从联省北伐军司令部指挥,将自己的部队归并到联省军中来。

    接着两人开始积极的从重庆给进入了湖北的联省军唐宇纵师输送补给。刘湘在重庆建立了一个兵工厂,其中的很多设备都是从云南弄去的,尽管其生产的武器不怎么样,但是子弹还是能用的。而成都也有兵工厂,在加入联省后,这个兵工厂就跟云南早期的兵工厂一样,被赵泽勇收购,并且进行了改造,目前能生产各种中小口径的炮弹。

    可是经过四川重庆运送军火的船只,经常受到英国船只的挑衅。

    其实这种况已经很长时间了,英国人早就开始在万县段滋事,6月至8月短短的3个月时间,英帝国在长江流域万县段,即制造血案4次,先后撞沉中国民船4艘,沉溺40余人。以前由于重庆范围是刘湘叔侄把持,赵泽勇并不知道详

    至于为什么英国人早早就在万县段滋事,具体原因并不清楚,不过在整个中国他们制造事端的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从五卅惨案开始就没断过。据广东方面说,是为了阻止南方革命政府北伐。可是这北伐连孙传芳那种货色都不看好,更不用说英国人了。也有人说,是因为英国人不满苏联在中国南方取得越来越多的外交势力,让英国人感到了威胁。

    但是有一个况很明显,那就是英国人一直在努力鼓动重庆的刘湘叔侄保持独立,不要加入联省。更不要加入广东革命政府一边。但是这两人的态度却一直很模糊,从来不敢明确的站在联省的对立面,尤其自从北伐开始后,他们更是在许多场合中都表示了对北伐的同,显然是在给他们加入北伐军打基础。这也许是英国人在万县制造事端的一个理由吧,给刘湘叔侄施压,让他们不敢贸然行动,让他们看到英国人的力量。

    刘湘叔侄也忍受了英国人的挑衅,总是低调处理争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当一艘运输军火的船只被太古两艘商船浪翻沉没。死了七个船员,在这个过程中,英国水手在甲板上哈哈大笑,却没有采取救援措施。这事可闹大了,刘湘叔侄兜不住了,索推到了联省,反正他们也觉得自己算是加入了联省了,联省这个大个子该替他们顶天了。

    浪翻,这是海洋外交冲突中。常用的方式。当然这也是西方人发明出来的,被称作文明,后世的中国渔政船就采用这种方式驱逐菲律宾的非法船只,但是作为被浪的一方绝对感受不到任何文明的成份。他们感到的只是恐惧和屈辱。

    浪翻了自己的军火船,这还了得。赵泽勇请教了一下国际事务方面的专家后,立刻命令重庆方面在万县段将两艘船只扣押,并且冻结了太古轮船公司在四川的各项产业。接着向英国人提出了严正的抗议。要求英国就此事做出解释和道歉。

    赵泽勇觉得自己的做法符合国际惯例,应该不至于引起英国人的武装行动来,如果因此英国人要动武。那就证明他们其实早有动武之心,赵泽勇也不会不敢应手,大不了打一场。其实赵泽勇只需要一个台阶下,至少他并没有做好对英战争的准备,否则也不会给前线发去保护洋人的命令了。但是英国人态度强硬,从他们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他们恐怕巴不得找出摩擦来,好介入中国的内战呢。

    英国人如果有诚意处理这件事,很简单也很容易。因为肇事的不是英**舰,而是两艘商船。大不了让轮船公司出面道歉,并且赔偿损失罢了,一也不影响英国的国家尊严。可是他们没有这么做,反而开始发出威胁,并从上海调动一只三艘军舰的内河舰队朔江而上,开到了万县,向万县当局下达通牒要求立刻释放两艘被扣英国船只。

    当年刘文辉投靠自己的侄子刘湘后,就驻扎在万县,此时面对英**舰的迫,刘文辉不敢做主,立刻请示赵泽勇。赵泽勇告诉他,不要退让,老外都是得寸进尺的德行,你让一步他进十步,要刘文辉摆开强硬态度。刘文辉果然这么做了,他们在港口部署了炮兵,封锁江面,跟英**舰对峙起来。本想着,英国人不敢真的开炮的。

    可是英国人还就是开炮了,不但炮击了码头造成了大量建筑的损失,还炮击了刘文辉的炮兵部队,当然结果是英国人赢了,刘文辉的那几门炮,根本就不是英国舰炮的对手,可英国人占了便宜还不依不饶,之后还炮击了万县县城。

    历史上的万县惨案还是发生了。

    不是临其境,你根本就无法体会那种感,赵泽勇觉得历史上爆发万县惨案既有英国人的蛮横,也有中**阀不懂得国际外交的方法,其中有些是误会,是误会让冲突一步步尖锐起来。可是现在换了自己来处理这件事,英国人还是制造了万县惨案。

    几乎每一个人都有某种自负的格,总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后世的宅男恐怕都幻想过,某场战争如果换成自己打,结果一定更好。赵泽勇就是抱着这个态度处理万县事的,认为自己所作所为都是符合国际惯例的,应该不会让事态失控,可是万县惨案依然发生了。此时联想一下,之前英国人在武汉,在上海,在广州制造的一系列流血事件,赵泽勇不由屈辱的认识到,英国人根本就没把中国人当人。只要中国人敢表现出反抗的迹象,他们就该开机枪。他们是想让中国人明白一个道理,他们是高高在上的种族,可以对中国人做出生杀予夺的事来,而不受任何制裁。

    想到这里,赵泽勇屈辱难耐。这时候才想到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尊严是多么难得。这一切都是靠着那些先烈,敢于强硬的没收洋人财产,单方面废除各种不平等条约,还有敢于使用武力跟列强对抗的行为。太祖那句“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颤抖的声音,之所以在当时能引起强烈的共鸣不是没有道理的,后人没感觉没共鸣,是因为后人没有生活在一个,洋人可以肆意残杀中国人,而不受到惩罚的时代。

    赵泽勇如何不怒,自己做的仁至义尽,却惹来如此羞辱。自己不是来这个世界受辱的,相反是来强国和雪耻的。他穿梭到这个世界,建立工厂,组织联省,获取威望,领导数省,可不是为了带着这数个省份上亿人民,以每秒八十码的速度冲到洋人面前跪的。

    本没有跟洋人冲突的打算,为此向下级部队转发了蒋价石要求保护洋人的命令,嘱咐了军队要克制。可没想到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耻辱落到了自己头上,怎么办?捏着鼻子吃下英国人骑在自己头上拉的粑粑,赵泽勇做不到。必须还击。中国人之所以一次又一次的受辱,并不全是因为自己比别人弱小,后世的朝鲜也没见整天被美帝欺负。之所以一次次受辱,那是因为自己不自重,别人欺负上来了,立马软骨头的道歉,跪地讨饶,期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总是自己在退让。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赵泽勇绝对有理不饶人,自强以应对。

    “没想到老子做的够合乎国际原则了,英国杂种还是发动了惨案,哼,这是以为中国人可以随意欺凌吗。老子仁至义尽了,你们这些杂种既然不懂得做人,就让老子教教你们。”

    赵泽勇心绪十分的恼怒,突然响起了邓伟那句话“如果中国人不能收回香港,那中国政府就是清政府,我就是李鸿章”,这句话对赵泽勇同样适用,如果赵泽勇默认了这次事件,咬牙吃下了英国人在自己头上拉下的粑粑,那联省政府就还是那个带辫子的政府,根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他赵泽勇也就是慈禧之流,根本没有脸面腆着脸混在这个世道上风风光光的当一个头面人物。

    赵泽勇立刻给名义上的总司令蒋价石去电,表示事态发展已经到了毫无商量的余地,英人蛮横如此,是刻意制造事端,忍让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退缩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况,联省决定绝地一击,给英国人以当头棒喝,让他们伸出的头在缩回去。

    蒋价石立刻发来大局为重的劝阻电报。可赵泽勇此时已经不想在看了。

    生活在后世的,走向强大的中国,整天被中国威胁论刺激的赵泽勇,可从来没有满清官员那种畏洋如虎的觉悟,绝对不会在洋人面前屈膝。因此认为这个事端,已经到了不能后退的程度,到了必须反击的时刻,英国人的行为无异于向中国宣战了。赵泽勇没有建议蒋价石立刻向英国发出宣战宣言就已经很克制了,所以根本就没理会蒋价石的劝阻,而是相继展开各种行动。

    先是命令前线部队,面对洋人的各种挑衅,应当予以强硬的回击。接着电令王崇阳、张澈立刻回云南,同时召集各级军官,包括训练营中的胡万,军校中的朱玉德,都来开会,讨论如何对英国人进行还击事宜。(未完待续。。)

    ps: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