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节 钱是个问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看到张澈发来的,希望联省立刻拨款四亿元经费,用于改善湖南道路,并给农民提供临时的工作,以便张澈快速的铲除湖南境内的鸦片种植的报告。并且张澈还预计,在绝鸦片过程中,联省每年都必须向湖南支援一亿元,而这个过程将持续至少五年。五年后,湖南的产业将调整过来,以大量出口木材为支柱产业,同时道路的改善必然也会促进湖南的其他产业发展。

    赵泽勇看完这份报告后,不屑的甩到了一边。张澈是个干吏,联省所有人都承认,有激,肯实干,赵泽勇也承认张澈很能办事,但是却清晰的看到了张澈的缺点。理想主义,张澈有严重的理想主义节,似乎美国就出这种人,很多界美国总统都是这样的人,他们总认为美国的制度是最好的,总是试图输出美国制度。张澈在美国呆了几年就沾染了这种病,总是认为应该尽快的把全国都打造成云南的制度模式。

    可是赵泽勇却不是这样的人,赵泽勇根本就对制度问题不感兴趣,在他看来,什么样的制度模式,只要能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可,那么自己就愿意采用什么样的制度,以便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可。自己本人却没有什么节,要说有,那也只有一种,那就是实干精神,坚决的认同实干兴邦的理念。

    “异想天开!”

    赵泽勇评价道。

    联省虽然有钱,可是经过努力,每年现在也不过十亿的财政收入。就这,还受到四川等加盟省份的抵制。按照联省税务原则,在本地独立经营的产业,全都交给地方政府收税。而那些跨地区的产业,则应该交给联省政府直接征税,因为这些产业都享受到了联省统一的保护。比如云南上缴了铁路税。因为铁路有可能组网形成联省范围内的大产业,还有烟草酒水都是这样的税种。可是四川人始终不愿意将他们最大的收入项盐税交由联省直接征收,甚至在议会中联省其他省份经常威胁四川将止他们的盐进入自己的省份,或者要征收重税,或者不给四川盐独占市场的专卖权,可是四川代表就是不同意交出盐税。而四川抵制了盐税,贵州就抵制矿税,广西抵制糖税。

    由于这些抵制,联省政府始终财政收入不高,但是支出却不能少。给予贵州的教育补助,对于四川的交通改善补助的决议都已经通过,这意味着下一个财年,联省的支出将空前提高。而财源却没怎么扩展,这让赵泽勇很恼火,已经暗中知会了四川的熊克武,要是他在不合作,那么后果自负。而云南各界也非常不满,大家为了表示对赵泽勇的支持。云南是上缴了大量的税收,现在联省政府的财政主要都是联省支撑的,但是大家不打算继续接受这种不平等的待遇,要是明年况还是如此。那么云南将扣押公路铁路交通、矿产农业,等按照比例上缴联省的税收。

    今年联省为了应付这次北伐,甚至都已经发行了三十亿的债券了,已经严重赤字。明年要还依靠借钱应付的话,怕是距离崩溃就不远了。所以在这种况下,张澈张口要这么多钱。实在是不可能的事

    一边叹息着张澈的天真,赵泽勇又把张澈的报告拿过来看了一下。能迅速稳定,并且将湖南牢牢拉上联省的战车,这个结果倒是蛮有惑力的。而湖南交通改善了,不能说对联省没有好处,相反好处十分的巨大。

    因为自古以来湖南都是西南地区进出入长江流域的咽喉,如果修通湖南的铁路,并将其跟联省铁路网连接起来,那么西南地区将非常方便的进入长江中游,进而将联省的产品覆盖整个长江流域。甚至本湖南地区就是一个不容小瞧的市场,两千万人在哪里摆着呢,只要经济盘活了,就很可观。

    这确实很惑,但是确实没钱。就是一直大款惯了的赵泽勇也没钱了。现在赵泽勇的产业主要有三个,第一个是以制造业为主业的兴华集团,包括汽车公司、尼龙化纤公司、制药公司、机厂、还有各种农机、矿业机械等大大小小将近三十个大企业;第二个是若兰刀的云南孔雀公司,现在生产的产品已经大大扩大,口红、香皂、洗发水、香水等新开发出来的化用品将近一百种,还有高跟鞋、尼龙丝袜、各式时尚服饰等产品,也是一个超级公司;第三个是以种子公司为核心的中粮公司。还有一个独立运作的铁路网。

    这几大产业的盈利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是最不赚钱的中粮,每年也能提供两千万的利润。而经过钱臣的治理,兴华集团的利润率大大提高,并且将利润不断的投入到利润最丰厚的产业中,目前在疯狂扩张中,每年的利润达到十亿元。若兰主掌的孔雀公司,本来就是一个高利润的行业,尽管这两年在美国市场上被宝洁等当地公司狙击,可是利润仍然丰厚,每年能贡献七八亿的利润。

    尽管总利润加起来将近二十亿,这可是和平时期的利润,不是战争时期青霉素那种利润,老实说已经很恐怖了,在全世界再也找不到这样一家企业,就是摩根的银行不遇到战争等需要大规模融资的时期,也不行。

    可是赵泽勇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在广西的投资从去年开始,急速的加大。将造船厂从兴华集团中剥离出来,组成了中船公司,在兴华银行的各种优惠贷款下,这几年安定的广西开始发展起运输业,很多人都看中各种优惠和贷款,都积极加入这个行业,包括相当多的广东商人,不断扩大的中船公司吃掉了赵泽勇旗下产业大量的利润。除了中船公司,中丝、中糖等公司也都是吞金兽,在岑煊的支持下,这些产业发展很顺利,而切岑煊还不依不饶的让赵泽勇被迫不断的投入资金,扩大产业。这几个产业从去年开始,就已经扩张了三倍,同时吞下了赵泽勇数十亿的资金,连前几年积攒下来的利润都投了进去。

    本来赵泽勇还打算,这次北伐结束后,要好好喘息个几年。希望北伐结束后,扩大的市场,可以给自己这些急速扩大的产业提供足够庞大的市场。可没想到,北伐进行的很顺利,但是要稳定和占领这些地方却不容易,高昂的占领费真让人吃不消,对赵泽勇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的钱,现在也是个问题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