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节 出川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北方的混乱出乎意料的给了赵泽勇一个好名声,俗话说不怕货比货,就怕人比人,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可得死啊。一面是自私自利穷奢极穷兵黩武的军阀,一面是不惜自掏腰包在地方上修铁路,办学校,好歹都不用对比,真要对比赵泽勇还会以为是对自己的侮辱呢。

    以前当赵泽勇初步起家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的是,赵泽勇从一个科技人员转行当军阀了,看到赵泽勇从一个商人编成了军阀了,处于清高也好,处于真心实意的痛惜也罢,反正掌握舆论的那批知识分子,纷纷痛批啊。搞的当时赵泽勇非常理解为毛共和国要限制舆论了,让这群人这么搞下去,什么革命啊,什么建设估计都只能歇菜。

    但当时赵泽勇也没能力去控制舆论,也不屑于这么做,大有哥走哥的路,你们只有撸的架势。终于现在手的云开见月明了,全国纷乱的局势对比安定的联省,那群傻子终于肯说实话了。从痛批赵泽勇演变成了玩命奉承,在军阀们无法控制的报纸,比如上海天津的租界里,许许多多大小报纸,都在表示联省模式才是中国的未来,极力歌颂自治。同时也把赵泽勇捧上了天去,不少报纸都把赵泽勇封为民主保护人。

    赵泽勇对此仍旧是不予理会,自己知道,这些办报的知识分子,只有打嘴炮的能力,当强权压下来的时候,他们会抛弃一切节,可以个任何人歌功颂德,所以他们嘴里喷出来的东西真的很不值得自己激动。

    报纸的所谓评论,赵泽勇可以蔑视,但是老百姓的观感,赵泽勇却从来都很留意,当老百姓认可自己的时候。赵泽勇才会欣喜,同样当老百姓痛骂自己的时候,赵泽勇会很内疚,好在后一种况还没有出现。

    云南自然不用说了,广西的老百姓对赵泽勇也是比较认可的,当然他们更加认可的是岑煊,而贵州的老百姓则对他们省长刘显世的认可程度较低,有呼声希望赵泽勇能够直接掌管贵州,至于四川呢,则况十分复杂。

    四川是最后一个加入联省的省份。也是赵泽勇没有直接掌控,而是通过熊克武来制衡的地盘,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西川关系错综复杂,直接介入远不如靠熊克武这个四川老官僚来暂时管理更能协调各方势力,有助于快速稳定四川。

    所以这里的百姓对赵泽勇的印象较远,而对熊克武的认可也是一般般,在他们眼中,熊克武跟过去的其他军阀没什么两样。但是四川的百姓对联省的认可程度却十分的高。原因很简单,就凭联省军队进入四川终结了四川十余年的动乱就足以让四川人归心了,更何况之后联省军还付出巨大的努力来剿灭不亚于军阀之害的四川土匪。

    因此也可以说,四川人对联省的认可。很大程度上是源于联省的军队,这在兵祸连天的民国可实在是太罕见了,谁会想到一个屡遭兵祸的地区会对军队抱有友好的态度。

    现在四川人就是这种态度,而且心十分复杂。因为这只联省军队正在撤离。

    “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

    一只军队迈着整齐的步伐,打着色彩鲜明的旗帜标语。在缓缓行军。

    这个标语是这只军队用了将近两年的口号了,一开始只是为了减小四川百姓的担忧,后来干脆成了一句荣誉口号。在这个口号下作战,所有的士兵都做到了口号要求的内容,而且不是因为严格的军法,而是自我约束。

    蒙自训练营里的美国人说的好,他们训练士兵的目标是让士兵“从没纪律到受纪律约束再到自我约束”,可是这仅仅是一个理想,似乎他们训练出来的士兵还没达到这个程度。自我约束,是一个士兵最理想的状态,可是怎么才能让一个士兵做到自我约束呢。

    现在联省自治军中的主力师,第一、二、三、四师做到了。

    这让前来考察的胡万很有感触,“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仅仅是因为这样一句口号吗?这是一句什么口号,胡万一点也不陌生,因为这句口号在史书上很有名,他是南宋时期岳飞率领的岳家军打的口号。岳家军军纪极严,在缺衣少穿,完全没有后勤保障的况下,他们数次北伐百战百胜,但是他们竟然真的做到了这个口号要求的内容,所过之处绝不掳掠,百姓箪食壶浆倾力支持。

    “也许岳家军也做到了自我约束了吧。所以才能有严整的军纪,才有强悍的战斗力。否则军机涣散下,就是天兵天将只怕也会成为一帮乌合之众。”

    是什么让那只军队,在将近一千年前,就拥有这么强悍的自我约束能力呢。

    看着当军列走过,外面道路两旁围观的百姓那不舍的眼光,还有送来各种东西的商人,而军人脸上则满是自豪感,胡万似乎明白了什么。

    正义,只有正义的自我认可,才能让一个人愿意做出个人牺牲。当联省军人主动遵守那些严苛的军令,严格恪守本分,绝对不扰民害民时,他们看到了老百姓的感激和敬佩,他们会觉得自己是荣耀的,自己是正义的。心中的自豪会着他们去维持这种荣誉和正义行动。而这种正义和荣誉,又会慢慢的沉淀下来,编成一种习惯和一种文化,一种社会常识和一种自我认可识后。士兵的地位会慢慢在社会中提升,最后变成一个光荣的职业。

    这种自我认可正是自我约束的前提。

    胡万联想了一下西方的军队,和平时期作为一个军人也会收到民众的尊敬,而军人也以自己的职业为荣誉,战阵时期又会忠实的去履行这种荣誉。似乎是另一种的公平交易,当和平时期民众给予军人以尊重,战争时期军人又用自我牺牲,用保护民众维护自己的荣誉来偿还民众的尊重。

    而在中国呢,自古以来就有好男不当兵的俗语,军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处于底层,跟社会脱节,处于被人鄙夷的地位,甚至在宋代当兵的脸上要刺字防止逃跑,这跟流放的犯人是一个待遇,这样的军人可以想象是毫无荣誉感的。军人没有荣誉感,也不会有使命感,就不会把当兵当作一种崇高的职业,一种保卫民众的职业,当兵只是为吃皇粮。于是根本就不会去主动维护什么,而是会想方设法利用手里的权力谋求私利,欺压民众。这又加剧了民众对军人的鄙夷,军队和民众处于对立状态。

    但是现在联省的军队跟岳飞的军队一样做到了跟民众站在同一立场,拥有了无与伦比的荣誉感和使命感,胡万觉得自己找到了问题的所在,本质不是一句两句口号的问题,而是荣誉感、使命感和正义感。

    思想教育,必须进行思想教育,让军人从心里认识到自己的职责,并且发自内心的接受自己的职责是正义的,是荣耀的。美国人似乎抓住了要害,他们不停的给自己的军人灌输着民主自由的观点,让军人认为自己的战斗是在维护民主和自由,当美国内战的时候,南北双方的军队喊的口号竟然都是‘为了自由’。而在西方社会,古时候也有类似的例子,不过那时候双方作战的军队喊的口号是‘为了上帝’。

    西方人为了上帝,为了民主,为了自由,中国人为了什么?

    胡万觉得自己还需要研究,弄清楚什么样的价值观能被中国人普遍接受,能被士兵到将军普遍认可,能让他们为此去牺牲生命。

    联省军队继续行进,第一批军队是从广元方向调来的李修的第二师,第二批则是从康巴地区调来的赵丰的第四师,第三批才是驻扎在成都的朱玉德师,而驻扎在简阳方向的万保邦师,则要防备重庆的刘湘叔侄,并不在撤退之列,他们要一直驻扎下去并且负担起其他师走后,在各个方向留下的兵力空缺。

    看着成都的老百姓,从调兵一开始到结束,不厌其烦的在大街上欢迎,这可不是当地政府组织的作秀,而完全是百姓自发的,而军人则从始至终高昂着头颅,迈着整齐的步伐,时刻显露出自己的与众不同,自己的精锐之气来,胡万就明白,这只军队是一只骄傲的军队,军人的骄傲不仅从战胜敌人中来,也从履行正义的使命中来。

    胡万突然有些犹豫了,要不要裁撤这只部队,这只好不容易培养出了正义感、使命感和荣誉感的部队,要是裁撤了其中的大部分老兵,这只部队还能不能继承这种荣誉感、使命感和正义感。还有另一个问题,这样一只充满了正义感、荣誉感和使命感的军队,他们会参与作乱吗。或者说,自己有必要怀疑这样的军人的忠诚问题吗。如果裁撤了这只部队,自己有没有机会在建立这样的一只部队。

    胡万非常矛盾。在他的矛盾中,联省军正一步步离开四川,踏向云南的土地,回到他们大多数人的故乡。而面对他们的命运,此时还没有定下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