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节 中糖公司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赵泽勇回答的很肯定。

    这让张澈很受伤,他组建农会的目的,开始只是为了维稳,后来发现了农会强悍的政治潜力后,又有了政治目的。张澈参与政治,不是因为恋权,而是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国人做示范,告诉国人政治该怎么玩才是正确的,才是科学的,才是合理的,才是现代和民主的。甚至要用自己的参与,来迫那些竞争对手更好的学习现代政治,自己要做跳进羊群的大灰狼,凡是不合格的羊都会被自己吃掉,从而迫羊群里的羊长的更健康。

    可是赵泽勇要做农会会长,要抢自己的位子。平心而论,张澈也认为,如果赵泽勇能牵头组建农会,更利于农会的发展,否则自己也不会来邀请赵泽勇做名誉会长了。而且张澈也相信赵泽勇的守,赵泽勇不是一个喜欢破坏规矩的人,张澈相信赵泽勇能够维持好这个现代政治制度,他加入农会对农会不是一个破坏,而是更大的促进。

    但是张澈还是感到郁闷,农会是自己建立的,自己想凭借农会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可是到头来自己却要把位置拱手相让,作为一个个人实在是太悲剧了。但是深思了一下,张澈果断的决然的答应了赵泽勇的要求。牺牲、忍耐,自己要像华盛顿那样,在国王位置的惑前毫不贪恋,为了理想和信念,张澈也可以做出个人牺牲,可以隐忍和克制,上帝保佑中国。

    从张澈手里抢过了农会会长位置的赵泽勇跟张澈的想法可就太不一样了,张澈利用农会是为了促进宪政,而赵泽勇则更看中农会的维稳能力。有句名言,枪杆子里出政权。赵泽勇深深认识到这句话的真谛,而且他更有感悟,赵泽勇认为在民国这样的过渡。谁掌握了枪杆子,谁就掌握了政权,而谁掌握了农民谁就掌握了天下。

    赵泽勇自己不在乎当不当皇帝,但是他不能放任别人纵了农民,最后反过来打倒了自己,灭掉了自己,那可就不好了。赵泽勇要的是强国,那么有什么比自己掌控了农民来的更稳妥呢,就是让张澈去控农民赵泽勇都不能完全的放心。

    做了会长后,赵泽勇确实像一个会长一般。频繁的走访各地,在各个农会分部视察,听取当地代表,也就是当地有名望的地主和农民的想法,做深入的交流。但是其实赵泽勇是不忙的,张澈搭起了一个很好的架子,农会中分工明确,各种事都有专人来做,他这个会长就跟个象征没两样。当然了想做事了可以做,不想做了就不做而已。

    赵泽勇还再次返聘刚刚辞掉了会长的张澈当秘书,张澈想了想还是勉强答应了,他来中粮的目的就是刷声望的。后来组建农会也是如此。开始来中粮张澈只想在云南,尤其是在蒙自积累一些声望,然后能竞选上一个蒙自县联省议员席位,可当组建了农会后。他的想法就变了,一个议员可吸引不了他了,他要在更大的平台上施展能力了。他希望能在联省层面取得地位。

    可是赵泽勇打破了他的希望,但却接着聘请自己担任秘书,农会的秘书,帮助赵泽勇处理具体事务。想了想,张澈还是答应了下来。当赵泽勇的秘书,在农会中做事还是能混个脸熟的,加上自己以前积累的人脉,大概还有希望竞选一个议员的。退而求其次,能接受利益的让步,这点上张澈无愧乐观主义称号。

    赵泽勇视察农会纯粹就是去混脸熟的,告诉大家以后农会咱做主了,俺可是跟农民永远一条心,永永远远一条心的哦,就是摆一个政治姿态,不过效果可比张澈跑断腿来的都好,赵泽勇一圈转下来,云南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大地主痛快的加入了农会,并且很积极,捐资了大量会费,并且努力想要成为农会里面的管理阶层,希望做出一定的成绩。大概他们都以为现在农会是赵泽勇的了,加入农会就是加入赵泽勇麾下,在农会中做出成绩是最好的表现自己能力的机会。

    对于小地主和普通农民而言,他们则是更加踏实了。以前他们把农会当作自己的靠山,但是心里总不踏实,农会毕竟不是官府,在他们眼里或许更像是帮会,他们抱着母鸡守蛋的心态,为了维护自己可怜的利益才大着胆子加入了农会,心想着咱人多,法不责众,政府一定会顾虑,不敢侵犯自己的利益的,但是心理总归不踏实,万一政府调兵来,咱是造反还是投降?现在好了,赵泽勇成了会长,这可不就是把农会转正了吗,这可就不是什么帮会了,更像是赵泽勇的御林军了,不但地位提高了,也更可靠了。

    尤其是赵泽勇的一番视察,更是大快人心,大家都看到了,赵泽勇就在自己边,心理那份安稳啊,真是没法说了。对农会的拥护,对中粮的支持,和对赵泽勇的信任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

    跟赵泽勇的视察不同,联省另一个巨头,岑煊的考察不管是目的还是效果上都大相径庭。岑煊考察没引起任何反响,大家对于他这个名义上的联省最高权力人只是态度上的尊敬,没有人是傻子,尽管没人喊出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口号,可是大家从内心就认可掌握着军队的赵泽勇说出的话比岑煊更靠谱。

    对此岑煊也无所谓,他心里也明白自己的作用其实就是赵泽勇推到前台的招牌,尽管经常也跟赵泽勇闹腾,从赵泽勇这里讨一些绳头小利,并以此沾沾自喜,但是在重大问题上,只要不是太过于触犯广西利益的况下,岑煊是绝对跟赵泽勇保持一致的。不管是赵泽勇推动的各项法律,还是要发兵贵州和四川,岑煊都没有拖过后腿,赵泽勇按照程序送过来的议案他看都不看的痛快签字。

    所以岑煊对于农会对自己的态度也无所谓,反正自己就是来学习的。

    没错是学习,这个学习已经进行了很多年,广西几乎在方方面面都在向云南学习。岑煊抱定了一个主意,云南做的事都是对的。云南做的,广西也要做,云南有的,广西也要有。但是一直以来,广西总是拉后云南一步,办教育,云南早早完成了义务教育制度,广西咬着牙勒紧裤腰带也搞义务教育,云南修通了铁路网,广西借钱也要修铁路。云南要建训练营,广西也建。但是岑煊执掌的广西总是做的不够好,总是赶不上云南,义务教育云南不但建立了,还每年都调整,而广西只能学习,云南建立训练营能训练出变态的士兵,而广西兵怎么看怎么中规中矩。

    不过现在岑煊是任命了,当然。他还在学习云南,但是目的已经不是要跟云南争雄了,而是打着不要被拉的太远,紧紧跟上云南脚步就好的态度。

    这次参观农会就是如此。怎么云南就能搞出来这么个玩意呢,唉,归根到底还是赵泽勇手下聚集了太多的干吏了,张澈这种人自己怎么就招纳不到呢。

    尽管参观过程中心中五味杂陈。但是岑煊算是看出了一些门道。农会的根基不是广大的会员,而是核心的中粮公司,这个掌握着种子生产出售。花费加工生产,粮食统购统销的严密组织才是农会战斗力的核心,是农会强大动员能力,强大调配能力的根源。

    岑煊打算学习这种模式,他无意在广西在搞一个中粮,因为他没有核心的种子产业,化肥产业,也没有那么庞大的资本,他打算引入中粮,大力支持中粮在广西发展,云南有中粮,广西也需要中粮,因为云南的农民是人,广西的农民也是人。

    但是岑煊又不甘心紧紧是简单的引进,他很不服气,云南能搞出一个中粮,为什么广西就产生不了一个中粮呢,广西到底差在哪里?他岑煊到底又差在哪里,作为官僚,他一辈子没有服过任何人。满清时期他支持变法,不怕得罪慈禧,八国联军他主动救驾,也不怕列强的强兵,主政山西他平息教案,改善教育,建立大学,两广总督,他兴利除弊,几年间弹劾了一千多人,被称为官屠,袁世凯专权他敢于旗鼓鲜明的反对,可是当遇到了赵泽勇,却始终无法占到半点便宜。

    不管是经营生意,治理地方,还是掌管军事,岑煊认为赵泽勇都不行,可是赵泽勇总能遇到帮他的好手,张澈、王崇阳、胡万、朱玉德,这些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物,可是全都心甘愿的在赵泽勇手下,踏踏实实的做事,把赵泽勇推到越来越高的地方,高到他岑煊都需要仰视了。

    天命!

    这个词,再一次毫无头绪的蹦出来。岑煊还记得他第一次跟赵泽勇见面的时候,他直截了当的告诉赵泽勇说,赵泽勇没有皇帝像,告诫赵泽勇不要有当皇帝的心思,不要有多数军阀有点资本后都想要做的美梦。赵泽勇也毫不犹豫的告诉自己,他不想当皇帝,之后也确实没有露出来过当皇帝的野心,甚至显得有些小富即安毫无大志,占领了广西却放任广西人自己治理广西,放任广西自己发展自己,从来不加干涉。

    想到这里,岑煊不由得摇头,赵泽勇不干涉广西,却有自己这样的广西佬整天想着发展自己的家乡,拼着老命的搞建设,反倒是让赵泽勇统治下的地方实力越来越强。没错赵泽勇没有干涉过广西的政治,却有广西人自己偏偏卯着劲的要跟进赵泽勇的步伐,生怕被人越甩越远。岑煊还不会傻到认为,赵泽勇不管广西,广西就真的脱离赵泽勇的控制了。广西敢不上缴财政到联省吗,赵泽勇打仗广西敢不出兵吗,广西敢不出钱吗?

    门下各司其职,上则垂拱而治。

    岑煊不由得想到了这个道理,高明的政治智慧啊,可是赵泽勇高明吗?岑煊怎么看那二货也不想一个高明的人啊,甚至觉得赵泽勇跟自己这个沉浮宦海大半生的老官僚比起来还是个嫩雏。这个小子是大智若愚,还是装疯卖傻,他有这个智慧吗。一时间岑煊思考的把自己都弄糊涂了,多虑多败,想的太多了往往反而脱离了事的本质。

    岑煊决定这次见了面后,已经要好好问问赵泽勇,前提是赵泽勇肯见自己。

    索放下了胡思乱想,岑煊认真参观农会和中粮的具体运作方式,反倒有了不少新的体会。这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一个巨兽一般的组织,在这个组织面前,一切松散的架构都会被击打的粉碎骨,小商人如此,政府恐怕也是如此,在这样的团结紧密的巨兽面前,根本就不会有对手,官府都得低头。

    但是这样的巨兽又未必可怕,因为他们争的是利益,而政府则是保护利益而存在的,因此这种巨兽肯定会跟政府站在一边,尽管也有矛盾,那不过是争取利益,不是争天下。试想一下,由千千万万这种巨兽组成的国家,到底会如何强大,强大的无法想象,强大的可怕。

    岑煊想着,广西有没有条件组建这种组织,突然间茅塞顿开。

    云南有种子公司,于是站在了粮食的制高点上,广西没有粮食公司,但是广西有云南没有的优势啊,广西的糖,可不就是这样的独占优势吗。广西的气候,地理,都及其适合种植甘蔗,这在联省内,几乎是广西独有的,四川勉强能竞争一下,可是四川战乱刚结束,百废待兴,而广西则已经休养生息多年。

    最重要的是,赵泽勇的龙头计划在广西组建了一个很有竞争力的榨糖公司,用甘蔗制糖,残渣用来造纸,余料还能养猪,这个综合糖业公司在制糖中的地位岂不就是中粮在粮食中的地位吗。广西还有千千万万的蔗农,有数不清的糖业商人,组织起来不就是一个中粮一般的公司吗,嗯,就叫做中糖好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