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节 女权阵地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我认为从现代文明来看,不管怎么说,男女都应该平等。”

    当赵泽勇让女教师们自由发言,以便交流的时候,王莺首先发声了。

    赵泽勇道:“没错,我也这么认为。”

    其实赵泽勇是有点大男子主义的,但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觉得跟女人争权力没意思。

    王莺接着道:“可是我们的世界充满了不平等,仅教育上就存在十分严重的歧视制度。”

    赵泽勇最讨厌别人只否定,而不提出合理的否定原因,也就是没有干货的乱喷一气。因此让王莺举例说明。

    王莺一副理所当然状道:“难道还不够明显吗,为什么我们只有一所女校,难道政府没有注意到在中学和以上学校中,女子就学率极度下降吗。”

    赵泽勇点点头,这点他当然是知道的,教育部每年都提交详尽的报告。至于女生就学率差的原因,是因为家长不愿意在女孩子年纪较大的况下,还跟男孩混杂在一起上学。这年代如果有不好的传闻出来,女孩子要嫁人就难了。

    赵泽勇道:“我们云南建设了大量的公立学校,据我所知尚没有一所学校有明确的校规,或者任何其他规定拒绝女子入学。”

    赵泽勇绝对不妥协,在自己看来,这是封建思想是要根治的,不能纵容之下大建女校。

    王莺则很不满:“可是事实况就是,家长不愿意送女孩到中学上学,当女孩子们完成了小学的基础教育后,往往就会被家长带回家之后等着嫁人,这在实际上造成了大量的公立学校变成了男校。而接受教育不够,又造成了我们的女,我们民族的母亲整体素质低下,这势必对我们的下一代产生不良的影响。”

    擦擦。搬出了下一代这样的大旗,这小嘴皮子够犀利的。

    赵泽勇却笑道:“这么说来,你找错对象了啊,这似乎不是政府的错误,而是家长封建思想造成的。我想你应该去找家长做思想工作。”

    王莺却怒目而视:“赵省长,请问这就是您作为一个公职人员的态度吗,您这是在推卸责任。”

    王莺的斥责让众多的年轻女教师大惊失色,都担心赵泽勇这个强权人物会因此而动怒,从而带来不可预知的危险。

    只见赵泽勇面色稍变,接着就笑了起来。

    “女孩子如果受教育期间都不能够跟男孩在一起。那么到时候工作的时候更不愿意了,总体来说这都是文化风俗闭塞和守旧的原因,从这点上来看,政府也是有责任的,移风易俗的工作做的不够好,不够深入,这点上我要向广大女同胞道歉,我保证政府会加以改进的。但是女校一事,恕我无能为力。政府不可能把有限的经费用到这上面来。”

    看到赵泽勇没有发飙,艾琳娜修女连连画十字,感谢上帝。

    而其他的女孩子也送了一口气,不过她们看赵泽勇的眼神有些变化了。

    “哼。经费紧张,还不是穷兵黩武去了。”

    王莺有点不识相,突然抱怨起来,尽管声音不算大。可是赵泽勇顿时脸色就变了。

    “穷兵黩武,这位小姐是在指责我是军阀吗。我希望你弄清楚真相在发言,你可以对比一下联省和北洋各个军阀。甚至是你们最崇拜的广东革命政府,看看以经济规模,人口基数对比军队数量,联省军队是多了还是少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不是有联省自治军那十万好男儿在前线奋战拼杀,你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在这里办女校,还狗屎的跟我在这里辩论女权力。唐继尧,甚至蔡锷在的时候,他们抽调了学校的经费,他妈得云南所有的中小学校都停课了,怎么不见你站出来跟他辩论女权了,怎么不见你们指责他们是军阀,他们穷兵黩武了,反而蔡锷成了民族英雄。现在轮到我了,你们有了权力,你们可以自由说话,你们可以在我这个督军面前大放厥词,你们就开始指责我穷兵黩武了,放!”

    开始赵泽勇还能压着怒气,可是说着说着就有些失控了,这是这么些年来积攒的委屈,他一直坚持让人说话,从来不压制舆论,我朝太祖说的好,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可是赵泽勇让人说话,这指责声就从来不绝于耳,甚至骂声还要多过赞誉,仿佛在掌握舆论力量的知识精英上就永远没有知足这个词一样。

    赵泽勇的发怒,顿时引起了一阵强烈的惊慌绪,艾琳娜脸色发白,他太了解中**事强人的权力了,这可能会给她这群女孩子带来不可预知的悲惨遭遇,而其他的女教师则惊慌失措,有的干脆眼睛都红了,这是吓坏了。

    王莺则愣了,她没想到怎么突然赵泽勇就发怒了,她觉得不管自己如何刁难,他都不该发怒的,王莺突然感到害怕,但是更加感到委屈。

    当王莺来到这个学校,因为赵泽勇的原因来到这个学校,她受了多少委屈,父亲的冷漠,兄弟姊妹的敌意,但是她都坚持过来了,她认为这是中国女对自己权力的认识不够,因此她在学校建立了女权组织,把这里打造成为云南最大的女权阵地。她有两次大胆促成学校邀请赵泽勇,她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赵泽勇看看女人也是有勇气,有力量,有意识为自己争取权力的。

    可赵泽勇发怒了,这让她不知所措,愣在当场却又感到很丢脸,走了也不是,顿时委屈如滔滔江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王莺立刻坐下来,然后趴在桌子上哇哇痛哭起来。

    赵泽勇叹口气,到底是女人啊,何苦争强好胜。

    于是对其他女孩说道:“很抱歉,我有些绪失控了,你们哄哄她吧,我们都先休息一下。”

    接着赵泽勇走向边,窗外是站岗的魁梧警卫,还不停有人四处巡逻,赵泽勇拿出一支烟闷抽了起来。

    女人在社会中到底应该是什么地位,这个问题赵泽勇也有自己的思考。如果从生物学繁衍传递的角度来说,女人至少是承担了一般,如果不是更多的责任的话。但是从种群生存角度,则拥有力量的男人显然更有责任,保护族群安全需要男人的力量,获取食物需要男人的力量,保证生存空间需要男人的力量。可当人类已经区别与动物,进入高等级社会的况下,男女该有什么样的地位呢。

    尤其是在赵泽勇最为关心的社会发展方面,男女的地位又该如何。承认在现代社会,各行各业除了妈、护士等个别职业外,男人无疑占据了顶尖的地位,最好的工程师是男人,最好的经理人是男人,最好的医生是男人,甚至连最好的厨师都是男人。可是女人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角色,尽管因为格,以及各种杂念比男人多,让女人无法做到男人那样专注,但是占据了一半人口数量,一般物质资源的女人绝对不能派出在社会发展之外。一个社会的发展,也需要女人贡献她们的力量。

    但是一旦女人拒绝,或者被人拒绝在主要社会生活之外,那么对社会的发展造成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起码社会少了一半的劳动力,少了一般物质的生产和积累。目前云南遇到的恰好就是这种况,女人不愿意,或者被她们的男人限制出来工作。除了若兰的孔雀公司,最大的女从业者是纺织业的女工,但是那些女工无一例外都是大年纪的女,而最年轻的女人则都待在家中,待在闺房里面。而这些年轻的女,则都是在赵泽勇到了民国后成长起来的,抡起文化程度,他们可比那些大龄女工强的太多了。

    拒绝女人,是社会的损失。

    是要靠教育来挽回吗,可是如果投入了巨大的资源进行女教育,可是女人仍然待在家中,这些投入的资源无疑就浪费了,在各种资源本来就不充足,急需要发展赶上发达国家的中国,这种浪费是不能够被接受的。如果女人不能给社会做贡献,或者说她们唯一的贡献就是生孩子的话,那么她们不需要,不值得取得独有的教育资源。

    这不关乎歧视女问题,这是现实的社会发展问题,作为一个已经步入合格和水准的政治家行列的赵泽勇,对这个问题有自己一牢固的看法。

    那边王莺终于被自己的女伴们劝住了,停止了哭泣,赵泽勇也抽完了烟,已经恢复了另一番嘴脸,从容淡定,带着自信的笑容走向了女教师们。

    “大家还有什么需要说的吗?”

    赵泽勇问道。

    这时候没人敢随意发言了,都沉默起来,就连王莺都双目发呆愣愣的盯着面前的粗糙桌面。

    “嘻嘻,能请省长跟我们合张影吗?”

    一个大眼睛,长发及肩,瓜子脸型,头上带着一个发箍的女教师大胆说道。

    “当然可以了。”

    赵泽勇笑道。(未完待续。)

    ps:感谢金不错、闻传、炎冰几位兄弟投的月票,嘿嘿,其他兄弟们,继续求啊,月底了,留着也是留着,不给大神就给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