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节 我们都是混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若兰怕了,她之所以安排今天的事,目的不外乎是逢迎赵泽勇,赵泽勇就是她的天。

    可没想到反而触怒了赵泽勇,顿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女人之于男人,那就是地与天的关系,女人在怎么强,总要找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的,若兰从来都是这么认为的。若兰觉得,前段时间跟赵泽勇的冷战太可怕了,她可能会永远的失去这个男人,这个依靠。

    两人之间的感是有的,这感也很可怕,自从踏入青楼的那一刻起,若兰就明白,感这种东西对自己是一件太过奢侈的东西了。她从来没指望跟赵泽勇在一起能有什么结果,可是时间长了难免的陷入进去。导致自己都弄不清楚自己的位置了,感让人迷惑,若兰也迷失了。她从来没觉得自己跟赵泽勇使子是个错误,男人不都吃这一吗。只是她从心里认为,自己可以使子,但是不能拧着来。

    那冷战太可怕了,若兰想投降。

    但是从赵泽勇对她的冷淡中,她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赵泽勇的吸引力,她要抓住这个男人仅仅凭借自己恐怕太难了,她需要同盟军,她想到了在青楼时候就跟自己关系密切的马。马也是个美女,关键是马上有股子野,这种难驯的野是一种天生的气质,是学不来的,若兰很清楚,这种野的女人对男人有一种致命的惑力。

    自从赵泽勇把她和马带出青楼,之后又让她经管女产业后,若兰就把马带在自己边,让马成为自己的左右手和好姐妹。若兰心思十分细腻,她看的出来马的心思,马似乎对于自己曾经误入青楼,又被赵泽勇赎买出来一事十分的耿耿于怀,她的骄傲不许自己欠任何人的东西。于是若兰很容易的就说服了马。马表示愿意用自己的子还债。

    若兰认为自己把马送给赵泽勇,一定能重获赵泽勇的倾心,尽管自己可能要和另一个女人分享男人,但是无所谓了,而且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好姐妹,那就更不会抵触了。可没想到结果是,不但没打动赵泽勇,反而是刺激到了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赵泽勇确实不介意跟女人发生关系,尤其马还是个美女。但是他很不喜欢被动,很不喜欢欺骗,尤其是在做了军阀后,十分不喜欢被人算计。作为男人,他有主导一切的本能,作为军阀,他又有防范的心理,所以赵泽勇才会很愤怒。尤其是在这种事上被动了,在这种事上被算计了。让赵泽勇觉得自己男人的尊严受到了很强的冒犯。

    “马还是个雏儿,伺候的不周您海涵。”

    若兰轻声试探一般的说道。

    赵泽勇看到若兰小心翼翼的表,和又惊又怕的神色,心中略微有些不忍。

    但仍然冷哼道:“你以后少自作主张。我喜欢的事我自己会做,不管是女人还是其他事,你最好都不要给我做主!”

    若兰下意识应道:“嗯。”

    这时候一边的门响动了一下,两人不约而同的循声看去。

    只见马出来了。已经穿好了一副,一件百花的绸缎棉袄,毛质长裤。脚上还踏着高跟鞋,头上扎着马尾,英姿飒爽。

    “姐姐我要走了。”

    马用略带西北口音,轻微的西北风沙一般的沙哑嗓音说道。

    若兰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一个僵立的姿势,双腿交叠,一手拿着杯子,但是却早已失去了一贯的优雅,脸上六神无主。

    “你去哪儿?”

    “我回陕西。”

    “回陕西!”

    若兰惊呼,终于改变了姿势,站了起来。

    “是啊,我要回去了。我现在是自己的了,不是别人买来的了,我可以回去了。”

    “你,你。”

    若兰显然没想到马一直存着这个心思,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劝阻。

    赵泽勇在一边发闷,一点都不想理会眼前这两个人,想摸出口袋里的烟来,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

    “姐姐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是你该明白男人都靠不住的。我们家乡有句号,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要想男人了就老老实实找个人嫁了,想娶你的人多的是。犯不着作践自己讨好别人。”

    马说着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赵泽勇,显然她说的那个男人就是赵泽勇。

    赵泽勇闷哼一声,觉得有些闷。

    “可是你走了我怎么办啊,还有你一个人怎么回去,陕西那么远。”

    “姐姐你忘了,我是走江湖的。我走后,你保重啊。”

    马说完,迈腿就走。

    走的干脆,可是却不利落,脚步总有点别扭。

    赵泽勇却看不下去了,一把就揪住从自己边经过的马,用力太大险些把她拉了一个踉跄。

    “你干什么?”

    马斥道,怒目瞪着赵泽勇。

    马高很高,足足有一米七五,这让她几乎是在跟赵泽勇平视。

    “干什么,你给我老实待着,你现在走的了吗。”

    赵泽勇气道。

    他知道女人第一次之后,承受的痛苦是仅次于生产的,而且不适合立刻就运动。

    “你管不着我,我已经还了你的债了。”

    “谁他妈让你还了。你在鬼扯什么。”

    “哼,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吗,你买我不就是图的这个吗。我是处女,你不吃亏了。”

    “我,我。”

    赵泽勇有些无言了。

    但是自己觉得这时候放马走不合适。赵泽勇没傻到上了一个女人之后,立刻就满脑子责任感,但是处nv例外啊,处女结啊,很多人觉得自己没有,可是潜意识中总是有的。没有男人没有独占的,这是天生的,这是本能。猴群中的猴王。还独占母猴呢,更何况已经从猴子进化了不知道几千万的人类了。

    “你也不用费心思了,你留不住我的,我不是随便骑的家马。好好待我姐姐,你敢负她,我饶不了你。”

    马瞪了赵泽勇一眼,冷傲的说道,说完一甩手就要脱

    什么跟什么啊,赵泽勇烦透了。

    男人最烦的就是失去控制,当边的事总是超出自己的习惯。会让自己很烦躁。

    马再次狠狠甩了下胳膊,顿时挣脱了赵泽勇的控制,强行要离开。

    赵泽勇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怒火顿时不受控制了,一个上前猛的抓住了马的肩膀,一拉拉的他一个趔趄不由得回,然后怒目瞪着赵泽勇。

    赵泽勇最受不了这种表,突然一个狠狠的耳光扇了过去,一声脆响。马跌倒在地,嘴角挂着血,咬牙恨恨的瞪着赵泽勇。

    “你,少用这种眼神。别以为别人都稀罕你,老子早都忘了你是谁了。最讨厌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女人了,总觉得自己高贵的不得了,全天下的男人都该捧着你。老子要做的事多了去了。关乎千千万万的人,你不过是其中一个,看清楚你自己吧。”

    “哼。还知道打女人,我不是你能驯服的,我是天生的野马。”

    “狗,野马也给我老实点,没有老子的许,你哪里也不能去!”

    若兰这时突然冲过来,抱着马大哭起来。

    女人哭,孩子闹,这是男人的死,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你哭什么!”

    赵泽勇怒道,还不嫌乱。

    “呃~呵~”

    若兰抽泣着,哽咽着慢慢开始诉苦,断断续续有一句每一句,有关系没逻辑的一股脑道出了所有的委屈,如同不停流淌的溪流一般。

    “我是个女人,你能怎么办。”

    “你不想要我了,我能去哪里。”

    “你是男人,你有脾气,我只想让你消气。”

    “我不求别的,只要你还要我,我就够了。”

    “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都不怕,可是我怕~呜呜。”

    “我是不好,我是想多了,你不聘老婆,不讨姨太太,我以为你~呜呜。”“我知道错了,我想你开心点,我伺候不好你了,我想让妹妹来。我妹妹是清白人,你收了她,能给她一个份就好,也是她的归宿。”

    “我不奢望什么了,可你别气了好不好~”

    赵泽勇长叹一声,男人,女人,永恒的难题,永恒的烦恼。能怎么样呢,自己是有权有势的男人,眼前的女人太弱势了,一切都是为了讨好自己,唉,罢了。

    赵泽勇压着憋闷的绪,轻轻走过去,慢慢坐在地上,轻轻抱着哭的全无形象的若兰。

    “好了,别哭了,我不是气你。有些话我就不说了。”

    赵泽勇轻声说道,语气难得的温柔。

    若兰红红的眼睛看着赵泽勇,眼神中是惊,是惧,是喜,是怨。

    赵泽勇从他怀中掏出手帕来,轻轻的给她擦拭起眼泪。

    “哭坏了妆了,嗯,以后别老化妆了,对皮肤不好。”

    赵泽勇一边轻轻擦拭,一边低语说道。

    若兰任由赵泽勇帮自己,还是不停哽咽,不过已经在控制不哭了。

    马则看着两人和解的过程,眼神中显露出迷茫来。

    “嗯,乖。”

    看到若兰停止了哭泣,赵泽勇赞许道。

    接着说道:“我要走了,今年就不回来过年了,你好好带着这儿,还有看好这匹烈马,哪儿都不能让她去,我十五过了就回来。嗯,我去哪里你不用问,知道吗?”

    若兰点点头,一句也没问。

    赵泽勇一回到现代,立刻就找了汪铭,拉着汪铭酩酊喝了一顿酒。

    半醉半醒中赵泽勇叹道:“你说女人到底是什么?”

    “我说女人是衣服,兄弟是手足,你相信吗。”

    赵泽勇冷哼一声,显然不认同。

    汪铭撇撇嘴:“就是这样啊,就是给男人玩的。”

    赵泽勇冷哼:“那你衣服不少啊。”

    汪铭笑道:“嘿嘿,你看上哪一件了,老四,还是老五,看上了说一声,想上就上,咱兄弟两个,谁跟谁啊。”

    汪铭除了结发妻子外,还有五个女人,这是固定的,不固定流水的就多了去了。五个女人都是绝色的美女,要材有材,有容貌有容貌。

    赵泽勇猛喝一口酒叹道:“你跟我都是混蛋。”(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