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节 首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赵泽勇之所以只派遣一个师讨伐邓本殷,既有不得已的苦衷,比如现在云南四个主力师都在四川剿匪,还有至少三个新组建师,比如成都师、贵阳师和昆明师也都在四川以剿匪练兵,能动用的也就是驻扎广西的桂林师和南宁师。

    另外也有检验部队的用意,因为通过朱玉德在四川的经验,联省配备强大火力,并且训练有素的部队,顶得上军阀四倍以上兵力的部队,邓本殷号称八个师,可是满员的一个都没有,论作战兵力其实也就是桂林师的四倍多,出动桂林师对付他们是适当的。

    还有就是考虑到山地作战,出动兵力越多反而掣肘和困难越多,几万大军在山中行军战斗,光是粮食给养和弹药消耗就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所以出动兵力越少,后勤的压力就越小。

    最后赵泽勇还想震慑一下中国其他势力,尤其是要让蒋价石看看,我们的一个师顶得上你们的四个师,告诉蒋价石,你小子别打俺们联省的歪主意,否则当年孙中山的结果就是经验教训。

    李宗仁的第一个目标是毗邻钦州的廉州,廉州从来就跟钦州并称,也经常会将这两个地区统一管辖,而且语言、族群相近,两者基本是一体的,满清时期廉州府更是直接管辖钦州。到了后世廉州改成合浦,跟钦州一样都从广东划归了广西。

    当确定第一个目标后,李宗仁调遣一个旅悄悄进驻钦州,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向廉州。结果几乎没遇到什么抵抗,就一举拿下了廉州,这里此时防守十分的空虚,只有一只地方的保安团驻扎。

    邓本殷的主力呢,此时已经调往了北方,正在猛攻开平,攻占开平后,就相当于打开了粤南通往珠三角的大门,接着可以攻击江门,进而图谋广州佛山。由于蒋价石的排除异己行为,驻扎在罗定、阳chun、恩平等县的许崇智和梁鸿楷部第一军万余人,纷纷投向了邓本殷,使得邓本殷才可以直接攻击开平,不过梁鸿楷旧部攻击开平的行动受到了陈铭枢的顽强抵抗,于是邓本殷才派遣主力前往增援。

    桂林师第一旅攻占了廉州后,李宗仁命令第一旅旅长夏威火速向雷州半岛进军,切断海南邓本殷北援的路径,而自己则率领桂林师剩余两个旅,直奔信宜,要切断北路邓本殷军南下的通道,将邓军一分为三,彻底歼灭之。

    夏威可是李宗仁手下猛将,过去在玉林钻山的时候,就跟着李宗仁,等到了缅甸,又被李宗仁调去,跟英国人周旋了好几年。此人敢打敢冲,作战勇敢,以用兵迅疾著称,攻下廉州后,立刻东进,第一时间就占据了遂溪这个雷州半岛上的交通要冲,接着直广州湾(湛江),彻底切断北南通道,继而南下与邓本殷主力激战于徐闻。

    夏威首战旗开得胜,此时李宗仁主力也到了信宜县,这里作为前线后方基地,到底是比廉州防守力量强多了,邓本殷手下大将,委任的八属联军总指挥魏邦平在这里驻扎了一个旅的部队,这算是李宗仁出战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强敌了。

    “师长,让我带人冲吧。”

    看到对方在信宜县外修筑了严密的防御工事,有战壕钢筋铁丝网,李宗仁手下另一个大将陶钧立功心切,请战道。

    不知道是不是缘分使然,李宗仁再次跟他的手下战将,夏威、胡宗铎和陶钧聚首,而这三人也成功脱颖而出,本来胡宗铎和陶钧两人是黄绍宏手下,投降后进入云南陆军大学学习,结业后跟李宗仁、白崇禧两人去了缅甸,表现优异,李宗仁调任桂林师后,三人也分别升任旅长。

    “不着急,还是先接触接触,要是对方能够投诚自然最好,否则,还是先炮击吧。”

    李宗仁的主力此时带来了一百多门火炮,尽管都是75口径的火炮,但是也够缺乏重火力的邓本殷部队喝一壶的了。

    侦察兵打着白旗缓缓走向对方阵地,不久,回来后,告诉李宗仁对方不肯投降,反而指责自治军悍然袭击粤军,卷入粤军内战此乃不义,希望自治军迷途知返,早早回军省的伤了和气。

    “的和气,老子打的就是你。”

    陶钧叫嚣道。

    “建生兄准备五分钟炮火压制吧。”

    白崇禧是师参谋长,跟李宗仁配合非常密切,立刻点头去通知支援他们的其他部队几个炮兵连去了。

    陶钧听到炮火压制,顿时兴奋了起来,按照他们以前演习的路,接下来就该他出手了,他带的山地旅此时可是桂林师的王牌部队,其中有一千人可是着防弹衣,手握ak步枪的jing锐中的jing锐。

    自治军装备的75口径炮,是仿制法国的速shè炮,外号75小姐,虽然口径不大,可是胜在shè速高,这种火炮将以前的每分钟10发的速度提高到了每分钟20发,要知道就是一般的步枪可也未必能达到这个速度呢。

    五分钟意味着全力开火每门火炮能发shè一百发炮弹,一百门大炮可就是一万发,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真正能发挥速shè炮威力得需要熟练的炮兵,而此时李宗仁手下除了师直属的炮兵营,还有其他部队借调过来的炮兵部队,按照正常编制,他们应该cāo作五十四门火炮,可是现在李宗仁却拥有一百门,这意味着有大量的生手必须临时cāo作大炮。

    而且这也不是非常时期,没必要发挥极限速度,因此五分钟的炮击中,平均每分钟其实只有五法,每门火炮发shè了二十五发炮弹,一百门也才发shè了两千多发。可这也让李宗仁够心疼了,一路过来都是山区,他们弄来炮弹可不容易,现在军中总共就五千发,尽管后面有后勤保证给他们提供补给,可是在丛林中呆久了的李宗仁,可不习惯于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别人上。

    从来没有见识过上百门火炮齐shè的威力,就是李宗仁也没见过,他只是在军校中见到过大炮火力覆盖后的效果图,可是远远没有切体验后来的真切和震撼。

    看到一片狼藉的对方阵地,铁丝网早飞的不知道哪里去了,临时构筑的战壕甚至被炸塌了大部分,而那些沙包之类的东西,也化作了漫天的尘沙久久不肯降下,在就是对方阵地上弥漫着殷红的雾气,尽管都不敢相信,但是众人都清楚这是血雾。

    “这,这还用冲锋吗?”

    看到这况,陶钧忍不住低估道。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