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 办报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对于工人而言,赵泽勇显然失言了,此时就算是他说什么,也没人会相信那些煽动份子被处决没有赵泽勇的干预了,其实也不算冤枉他,毕竟一切都是他交给王崇阳去做的。

    这给赵泽勇带来很大的麻烦,说服工人复工就更加困难了。

    但工人毕竟还是现实的,在没有了人在背后做主心骨的况下,慢慢的有些人也觉得没必要僵持下去了,毕竟不工作是没有工资拿的,家里有老有小的,谁的压力都不小。而且人是需要劳动的,一旦一个人失业太久,往往就会心慌,除非工作太过繁重根本就不是把人当人,而是当机器那样,但是显然这种况在赵泽勇的企业中不存在,首先赵泽勇很多企业自动化程度都很高,不需要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而且施行三班两倒制度,工作其实并不累。所以这就让工人格外的心慌,现在工人的心态就是这样,一种不安的绪在工人间滋长着,要求复工的呼声越来越高。

    于是工人代表只能跟赵泽勇主动来谈复工的问题,但是他们的要求赵泽勇不能答应,因为他们要求,罢工期间的工资不能够减少。这是一个原则xìng问题,赵泽勇绝对不能妥协,要是开了这个例子,那以后工人岂不是把罢工当成了习惯,因为他们根本就一点损失都没有,罢工一次就当闹了,反正最后工资都是照发的。

    赵泽勇立刻就提出,罢工给企业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一个多月的罢工,让电厂停工了,钢厂停工了,各种生产企业都停工了,整个蒙自几乎处于停顿状态,赵泽勇不要求工人赔偿损失,但是那工资绝对不能支付。

    赵泽勇想着工人的价值观似乎被煽动者给扭曲了,把罢工当成一种权力,当然这是一种抗争的手法,如果列为权力的话,那么资方也有权力支付不合理的工资和拒绝无理的要求。

    没谈拢,工人代表表示,他们还要继续罢工。

    赵泽勇则坚持己见,绝对不在这个问题上妥协,其实如果工人要求加工资,没准赵泽勇还会考虑考虑,只要他们能提出合理的说法,但是显然他们没有,他们的工资已经够高了。但是赵泽勇也没有采取过激的手法,比如美国资本家经常使用的,开除罢工工人的做法。这并不是赵泽勇厚道,而是赵泽勇明白,跟资方相比劳方这些工人往往处于劣势,他们心中也是有这种意识,这种潜意识让他们在跟资方对抗的时候底气是不足的,所以往往才会显现出激烈的表现,这是人类一种自我保护的意识。就像朝鲜总是摆出一副攻击xìng很强的姿态,反而美国看起来谦虚多了,这就像某些蜥蜴明明没有毒xìng,却浑长着夸张的鲜亮颜sè,遇到敌人后会摆出夸张的吓唬姿态一样。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赵泽勇一旦解雇了这些工人,在重新招募还需要重新培训,费时费力不说,自己对这些技术工人的关也让自己下不了狠心,这可都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啊。加上一旦自己采取解雇工人的做法,难免激化矛盾,弄不好要造成一场暴动。

    对于这些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工人给自己来这一手,赵泽勇内心也是十分的痛苦的,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细心呵护即时在企业一直赔钱的时候,也没有关闭某些工厂,对他们付出了足够的耐心。可到头来自己得到的是罢工,和威胁。

    换做几年前的赵泽勇,可能会因为绪冲动而做出某些行为,比如同样威胁工人,甚至不惜一拍两散。可是现在的赵泽勇已经懂得隐忍和理xìng处理问题了,这些工人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就全都是他们的错吗。被煽动者钻了空子,难道赵泽勇就一点责任也没有,被人蛊惑的价值观扭曲,难道就一点不管赵泽勇的事

    赵泽勇觉得是自己对于工人管理的松懈了,这个时代他们的生活太单调了,容易被各种不良思想所感染,对这些思想渗透的抵抗力也确实太差了,因为他们不知道真相,不知道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是不是工人真的命运那么凄惨,是不是真的就受到了人世间最不公平的待遇。

    赵泽勇是疏忽了。通过这次事件他很快就了解了况。自己该告诉工人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美国是什么样的,rì本是什么样的,英法德意是什么样的,甚至苏联到底是什么样的,告诉他们,给他们一个可以自我判断的机会,而不是任由别人告诉他们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赵泽勇决定采取行动。云南地区因为张澈主政的原因,一向是言论zì yóu的,新派报纸善于批评zhèng fǔ者不再少数。更有很多报纸是以骂zhèng fǔ为业的,销量还相当的好,看来中国人总是倾向于相信自己的zhèng fǔ烂透了。还有很多报纸则专门报道各种怪异事件,怎么夸张怎么写,怎么离奇怎么来。这显然不正常,没有褒只有贬,只追求离奇不追求事实,一切以销量为主,这显然有失报纸的公正xìng。但是这也是一种现象,在言论大开的初始,自然是各种惊悚言论横行的时候。

    但是这种现象显然影响到了民众的判断,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什么世界啊,充满了诡谲,充满了yīn谋,整个世界都被犹太财团控制了,自己可能上厕所都有犹太人的探子在暗中观察,zhèng fǔ更是一个恐怖的巨兽,谁知道哪天就要对自己进行迫害了。

    把真相告诉民众,这是报纸的责任。但是报业显然失职了,赵泽勇决定自己需要出手了。

    经过选择,最后决定收购本地一家报纸,这家报纸不大,属于创业xìng公司,老板兼主笔是勤工俭学留洋法国回来的,用业余时间办了一个报纸,这老板眼界开放作出来的评论也比较公正,经常批评zhèng fǔ的政策,但是也对某些政策进行赞赏,算是没有偏激观点的媒体。可也因为这样,报纸发行量并不大,因为百姓就喜欢夸张的,哗众取宠的,匪夷所思的新闻,而不喜欢这种比较客观的平淡的消息。

    跟报纸老板谈了一次,主笔很欣赏赵泽勇实事求是的态度,发现赵泽勇并不是要通过报纸只宣扬自己的好,而是说要让百姓尤其是自己的工人知道真想,要让工人学会自己思考,而不是试图控制他们的思想,主笔很痛苦的就答应了赵泽勇对他们报社的注资和控股。

    得到注资后,这家名为‘真视界’的报纸开始扩大营业。

    先是降低价格,跟其他大小报纸大打价格战,同时招募更多的员工,有条件向全国各地派出记者,能够第一时间对发生的新闻事件进行报道。但同时‘真视界’报社坚持了一贯的客观真实作风,从来不哗众取宠,坚持所报道的绝对是事实。

    赵泽勇不但给这个报纸注资控股百分之七十,而且对其进行扶持,自己的企业在这个报纸上大做广告,给他们带去了一笔不菲的广告费用,这也算是支持他们良xìng发展了,不能总自己投钱进去,那样真成了控制媒体了。

    然后还订购了大量的报纸,在自己的工厂让工人免费阅读。当然了对报纸的报道也进行了要求,要求报纸对世界各国的况进行专题报道,不用隐瞒的告诉工人,美国人的工资比自己高,但是美国的工时更长,告诉工人rì本工业主要是靠压迫纺织女工,告诉工人苏联人没有私有财产一切归国家当官的想让谁生活好一点就让谁生活好一点。但是同时也告诉工人,中国各地的况,各地的工人工资况,工作状态还有工作时间的况,分别介绍rì资、英资、美资在中国投资的工厂的况,让他们心里能有数进行对比。

    显然会对自己没有美国人工资高一事耿耿于怀,但同时也会对自己竟然是中国最有竞争力的工人而感到自豪,这种自豪感一旦培养出来,可慢慢就变成了一种心理优势。

    还向工人介绍政治况,介绍mín zhǔ思想,并且鼓励工人参政,竞选或者投票等等。介绍世界各国政,告诉他们联省尤其是云南的各项制度是在跟国际接轨的,是公正和公平的。尤其是跟军阀统治下的其他地区进行对比,更是让工人生出优越感来,这种优越感会慢慢让他们自发的维护本地的利益。

    同时赵泽勇也没有阻止报纸批判zhèng fǔ,结果这不但没能打击到zhèng fǔ的威信,反而让民众觉得这个zhèng fǔ是个公正的开放的,真实感到自己是zì yóu的,自己活在一个能够得到真相的世界。

    又在工厂里发出公告,表示愿意复工的工人欢迎回工厂工作,但是也不对继续罢工的工人进行威胁,做到了仁至义尽,中国人总是讲感的,老板仁至义尽自己也不能太不知好歹,终于慢慢的工人们自动回厂了,再也不提罢工期间的工资了。

    一个个工厂次第开工,蒙自工业区再次恢复了运作。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