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冲突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通过张澈的那些美国顾问提供的调查资料,赵泽勇了解了自己面临的困境,知道了必须打破外国工业的强势竞争,张澈给的建议是,提高关税保护本国工业,但是这显然无法实现,中国的海关还在英国人控制下呢,这几乎就是一个死局,如何破。

    在大街上悄悄视察,赵泽勇边跟着一群jǐng卫,让见到的人纷纷避退。

    赵泽勇看到了这些年自己的成果,蒙自工业区规模已经非常庞大了,已经吞没了周围数个镇子的土地,张富家的土地周围此时早已经被包围在各种中西式建筑之中了,有工厂,更多的是商行。要不是张富和相邻的几个地主家的土地,一直在培育原种,是种子公司的核心,大概他们也要卖了土地做富家翁去了。

    工业区中早以不止赵泽勇当初建立的那二十家大型工厂了,后来建立的口红等工厂也已经扩大了规模,在面积上已经不输那些大型工厂了,最小的香水工厂有十几亩,最大的丝袜工厂甚至有上百亩。

    但是除了赵泽勇的企业外,其他工厂还都较小,十来家制鞋厂,几家纺织厂,工人最多的才一百多人,还有数家修造厂,也是靠着承揽赵泽勇工厂的设备维修业务生存,还有三家毛刷作坊,以周边农村的猪鬃为原料生意还不错,主要市场竟然是出口,另外还有数以百家的各种作坊,采用前厂后店模式,之所以选择在蒙自是看到了蒙自良好的交通,电力供应等基础设施。但是总的来说,蒙自这个工业区此时还不过是一个孤岛,根本就没有形成体系。

    赵泽勇觉得自己的龙头计划势在必行,必须拉长产业链,形成系统的经济体系。

    但是一想到外国产品的竞争,他就对那些制鞋、纺织,作坊等工业没有信心,这些工厂无法发展,那么自己的公司就不能向他们出售机器,整个产业链就无法‘活’起来,最终赵泽勇的企业仍旧是死的,无法持续发展扩大,最后只能在默默中死亡。

    突然看到大街上有人群聚集,赵泽勇让胡全去看看况。

    胡全回来回报说,有两个rì本人在跟一个中国人起冲突了,周围的人都是在围观的。

    “好,打的好!”

    观众兴奋的叫声引起了赵泽勇的兴趣,想要去看看,如果换成武刚在的话,一定会劝阻赵泽勇,说走江湖不要贪恋闹。

    但是胡全却不会,他只是让jǐng卫小心,护着赵泽勇往人群中挤去。

    一个中国汉子,一看就是练家子,穿着粗布长衫,兜在一起塞在腰带里面,而两个rì本人穿着拖鞋,脸sè狰狞,一前一后的夹攻汉子。

    周围的观众一边看戏,一边讨论着剧

    原来这个汉子是一家商铺的保镖,保护主母在逛街,结果碰到这两个rì本浪人调戏主母,这才动起手来。

    中国人跟外国人冲突,在蒙自这个口岸很常见,zhèng fǔ一般很难处理,因为受到治外法权的保护,洋人不用接受云南的司法,这问题很敏感,其中牵扯到了民族自尊的况,因此一般况下,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的司法系统,都会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处理方式。

    治外法权是免除本地司法权的形,一般况下只对出访的国家元首,驻地的外交代表有效。但是在19世纪,列强仗着坚船利炮,在摩洛哥、土耳其、埃及、伊朗、泰国、rì本和中国,也取得了这种权力,理由是这些国家未开化,没有能力对他们的公民做公正的审判。于是把自己公民在这些国家违法犯罪的审判权力交由当地的领事,所以这种形式的治外法权也称作领事裁判权。

    当然这是一种不合理,不公平和歧视xìng的政策,最终势必要被废除的。废除的过程也不太一样,rì本人是靠着仔细改善自己的法律体系,不依不饶的跟列强谈判,最最要的随着自己的国力强大,最终通过外交谈判废除了列强的这些特权。泰国不惜屈辱的割让土地,以领土换取司法权。中国呢,则是一直等待,一战德奥战败,俄罗斯帝国倒下,二战rì本战败,以及英法美要依靠中国中国拖住rì本,最终才让列强解除,或者自己废弃了这些特权。

    这种歧视xìng的特权,最为容易引发民族自尊和感,往往中外公民的司法冲突,很容易受到社会关注,一个弄不好在外酿成外交事件,在内引发民众sāo乱。rì本人当年没有废除治外法权的时候,当外国领事审判他们的违法公民之时,rì本人会根据条约和国际法律积极参加审判,给外国领事施压让他们公正的裁决。但是清zhèng fǔ一般不这么干,中国官员对于治外法权的理解甚至就是老外犯法的保护伞,总以为这个法律就是说,外国人在中国犯法后,是不受审判的。所以官府一般不愿意看到中国人跟外国人起冲突,起冲突之后,总是习惯xìng的利用自己的官位严惩国人,给老外一个交代以免引起外交事件,不管是不是中国人的错误,这更加导致了洋人的嚣张和国人在洋人面前抬不起头,老百姓把这种况当成了官府卖国,觉得清zhèng fǔ是洋人的狗腿子,这就是普通老百姓的观感。

    现在的云南,在张澈的cāo作下,已经培训出了一大批懂得国际法的人员,也十分想要废除这项不平等权力,只是谈判很不顺利,列强根本就不认可云南的司法体系,当然这恐怕只是借口,其实是他们不愿意放弃这种特权。但是每当有中外冲突时,云南司法部门还是会积极介入,派人去监督外国领事的审判,一切依法办事,民怨稍微减小,但是其中的民族自尊却仍旧让人感到耻辱。

    而且并不是每一个涉外案件,都有中方人员参与的,只有那些比较严重的冲突才会被司法部门着重关注。像今天这种街头斗殴,要是也派人过去监督,那就是小题大做了,这样的小案子往往只需要外国领事给出结果通知即可。

    rì本浪人跟当地人的冲突在蒙自也不多见,云南不是东北,这里不属于rì本的势力范围。云南rì本人本就不多,就很少有rì本人跟中国人冲突的况出现,但是看闹的人却不管这些,乐的看到有好汉跟洋人斗殴,吆喝一嗓子表明自己的态度,好像就是国了一般。但要他们真正出手帮忙,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很显然,浪人不是汉子的对手,汉子腿脚功夫十分了得,尽管以一敌二却手起脚落间,占尽了便宜。rì本浪人终于恼羞成怒,互相看了一眼,拔出了上的武士刀。汉子此时神sè一紧,却认真的防备起来,做了一个架势,认真的等浪人攻上来。

    赵泽勇此时看不下去了,这怎么都拔刀了,太过分了。刚才看到汉子占上风,在偏袒心理的作用下,赵泽勇还没有干涉的兴趣,此时就不能不管了,万一汉子受伤了怎么都不好。

    赵泽勇索xìng掏出枪来,啪啪对天鸣枪,顿时人群惊散,rì本人停下了拿刀的手,紧张的望着赵泽勇这群人,汉子则抱了抱手打招呼。

    恰好这时两个巡jǐng在周边,是两个年轻的巡jǐng,一看就知道怕是新招募的。张澈这段时间在zhèng fǔ各个部门都招募了大量的公职人员,其中jǐng察比过去至少翻了两番。

    两个巡jǐng上来的时候,浪人已经把注意力集中到赵泽勇上了,不过看到赵泽勇有枪,周围十几个手下也一脸凶焰,知道不好惹,但是却一副傲慢的模样,嘴里喋喋不休,没人听得懂rì语,不过猜测大概他们在骂人。

    jǐng察看到这种况,先是让众人都保持不动,第一找上了赵泽勇,询问为何闹市鸣枪,持枪是否合法。胡全笑盈盈的以给jǐng察看自己的持枪证为名,把巡jǐng拉到一边,然后掏出自己的jǐng卫旅长证件,又悄悄的跟一副惊容的jǐng察嘀咕了几句,jǐng察看赵泽勇的表立刻就有些怪异。

    “赵先生你好,你可以走了。”

    得知了赵泽勇的份后,那个jǐng察过来说道,语气有些发颤。

    rì本人却不依不饶:“凭什么他可以走?”

    “你们也可以走了。”

    jǐng察对rì本人说道。rì本人瞪了赵泽勇一眼,又得意的看了看那汉子,就要离开。

    “那我也可以走了吗?”

    汉子问道。

    “你得跟我们走一趟。”

    另一个jǐng察说道。

    “为什么?”

    汉子眉头一皱指着赵泽勇道:“这好汉可以走,我没意见,凭什么rì本人也能走,却不让我走。”

    此时观众也淡定了,见到形安稳下来,也慢慢重新聚拢上来,看到jǐng察让开枪的赵泽勇可以走,rì本人也可以走,却偏偏要抓走汉子,一个个嘀嘀咕咕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干脆大胆的批评起了jǐng察。

    赵泽勇也饶有兴趣的看着,想看看这两个jǐng察会怎么处理。

    jǐng察也是没经验,面对互相壮胆下,敢大胆指责他们的群众有些无所适从。

    那个知道赵泽勇份的jǐng察,此时看向了赵泽勇,一副求助的眼神。

    “都抓走吧。”

    赵泽勇笑道。

    jǐng察如释重负,轻轻点头,然后让汉子和rì本人都跟他们走。

    汉子倒是满意,朝赵泽勇再次抱抱拳,点点头,但是rì本人对于jǐng察不抓赵泽勇愤愤不平,嚣张的威胁jǐng察说他们会付出代价的。

    看着两个rì本人和汉子都被jǐng察抓走,赵泽勇心里清楚,这两个rì本人,很快他们的领事很快就会上门,接着就会按照条约权力把他们提走,提走后至于他们会不会对自己人做惩罚,就只有鬼知道了,最后只会对云南司法部门提交一份处理结果。而汉子呢,也会根据最新的法律进行一定的处罚,总的来说,最后是汉子会吃点亏。

    但是两个jǐng察也没做错什么,司法程序也没什么错,造成这种不公的原因是不平等条约的因素,能做到这样,其实说明了现在云南的司法已经很完善和合理了。

    但是同类的事如果不加约束,怕是以后民怨会越来越大,但是怎么才能从老外那里拿回治外法权呢。赵泽勇左右想不出解决的方法,自己去跟外国谈吗,恐怕没有一个国家会理会自己的,因为人家根本就不认可自己的地位,老外只把北洋当作中国唯一合法zhèng fǔ。但是靠着北洋那群军阀去收回国权,赵泽勇一点希望都不报。

    对于此事,赵泽勇觉得事就该结束了,但是心里却有些不舒服。可是让赵泽勇始料未及的是,这个小小的街头斗殴,竟然很快发展的不受控制了。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