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节 贵州请愿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发生在西南这场战争,在中国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北洋势力第一次看到了,一个悄然从西南升起的强权,这让他们想到了当初的蔡锷,谁也没想到就凭着一个贫穷的滇省,蔡锷就打到了四川,最后迫使袁世凯下台。现在这个联省更是把孙大炮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大家这时候都明白了,中国又多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了。

    一时间各种拉拢纷至沓来,直系北洋军,贿选上台的曹锟总统,给赵泽勇送来肩章绶带,封为镇南一等将军,颠桂督军。但是赵泽勇坚辞不受,开玩笑接受了你的封赏不就意味着是你的手下了吗,咱这督军可是自治的,是民选的,代表人民的,只要两省还在,两省百姓还在,咱就是合法的,而接受你的封赏,你明天没准就倒台了,到时候不就是非法的了,新上台一个总统,在封另外一个,咱是让位不是,不让位也不是了。

    不过对于那将军头衔,还有督军服赵泽勇还是很眼馋的,金肩章大绶带,拉风啊,还有将军,听起来就牛。可是不得不放弃,这让赵泽勇颇为惋惜,索xìng让人帮自己制作了一将军府,穿着得瑟了好几天。

    另外报纸也大肆抨击,赵泽勇自从表示不在接受报纸采访后,他跟报社的关系就处在一种十分冰冷的状态中了。除了云南当地的报纸,全国其他地方的报纸几乎封杀了赵泽勇,偶尔有报道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几乎就是黑定他了。报纸无视了赵泽勇在西南大搞建设,轻徭薄赋,鼓励工商,息兵罢战与民生息,就瞅准了赵泽勇是一个军阀。

    而且屡次提及赵泽勇获得诺贝尔奖的事,把赵泽勇描述成一个学者,但是却选择了抓权力的权奴形象,并且以学者军阀的专用名词来称呼赵泽勇。

    果然这次自治军反击广东军队,又给媒体提供了素材,什么穷兵黩武了,什么扩张地盘了之类的。可结果赵泽勇宣布撤出广东,孙大炮又回广东执政了。媒体没话说了,又抓住其他的事。说赵泽勇连续两年获得了诺贝尔奖,可自从当了军阀,到现在为止却再也没在国际上拿出什么值得称道的科研成就。这足以证明,赵泽勇已经在迷恋权力的路上越陷越深,已经完全失去了一个学者的风范。

    我靠,这是什么逻辑,连续两年获得诺奖本就难能可贵了,难不成每年一个他们才满足。

    赵泽勇懒得理会那些无理取闹的报纸,但是要说一点不在乎,那也是不可能的。赵泽勇就是小民,虚荣心还是很强的,喜欢听别人说好听的,喜欢被拍马,绝对不喜欢听批评声。甚至有一种心思,自己是不是该注意一下,在拿一个诺奖了。但是这只是想想,谈何容易啊。从现代偷技术,偷什么技术才能拿奖,这谁都说不好。

    只能酷酷的表示,自己不在乎报纸的评价,把报纸扔到一边去,然后埋头其他事

    这边颠桂自治军慢慢撤出广东,刘显世这个贵州老军阀又找上了赵泽勇。

    对此人赵泽勇早就烦透了,不下十次请赵泽勇出兵帮他了,但是都被赵泽勇拒绝了。

    唐继尧时代,贵州是属于滇军控制地区,刘显世基本上就是唐继尧的代言人。两人也几乎是同一时间下台的,唐继尧就不用说了,刘显世则是被袁祖铭赶出贵州的。之后袁祖铭宣布贵州自治,也立省宪。

    而且袁祖铭这个人做官还是比较清廉的,并没有穷刮地皮,也采取了一些建设xìng的政策,修路、减税、裁撤厘金等等,名声还是不错的。所以赵泽勇就没有答应帮助刘显世回贵州执政。但是这家伙锲而不舍,每年不来烦个几次是不会罢休的,趁着各种机会,什么铁路通车了,他来祝贺,却频繁提及旧事,什么过年了,他也来,八月十五了来,现在颠桂自治军大胜仗了,他借口祝贺又来了。

    “不见!”

    赵泽勇非常坚决的说道。

    “大帅还是见一见吧,这次有些不同了。”

    王崇阳反倒是劝说道。

    “有什么不同。”

    赵泽勇问道。心想,还不是要自己帮他出兵吗。

    王崇阳道:“听说贵州况不太好啊,这次刘显世带来了贵州一百多个士绅的联名请愿。”

    “请愿?”

    赵泽勇有些莫名所以。

    王崇阳道:“是这么说的,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赵泽勇这才勉强答应见一见这个刘显世了。

    刘显世三代前家族才搬到贵州,祖上以小商小贩起家,三世就积攒起富可敌国的财富,是黔省有名的富商。他父亲在咸丰时期办团练,镇压回人反叛立功赐三品官职。家中广纳良田,是有名的大地主。刘显世从小就喜好军旅,也办理团练,不过是跟会党大战,他的部队能打苦战,渐渐扬名。

    辛亥后,蔡锷主掌云南,提拔唐继尧做贵州督军,唐继尧又提拔刘显世为贵州军务长,蔡锷进京,唐继尧回云南执政,刘显世就被提拔到了贵州护军使,正式主掌贵州军队,将黔军合为六个团,提拔大批新军官,黔军军力颇有提高。

    护国战争后,刘显世更是成为了贵州督军兼省长,独霸贵州。可是好景不长,其外甥王文华反对他,派兵回贵州将其赶走。之后袁祖铭暗杀王文华于上海,从此贵州成了袁祖铭的地盘。

    一个小小的贵州,地小民贫却经历了这么多的变故,民国谓之乱世诚不虚也。

    刘显世到了云南后,不气不馁反复请求别人帮他回贵州执政,先是唐继尧,接着是顾品珍,现在就到了赵泽勇了。这次终于是折腾出了一个劳什子请愿状,总算得到了赵泽勇的接见。

    一见面刘显世是大哭,口中高呼“赵督请救黔省百姓于水火”,手上捧上一块白布,白布上密密麻麻的有血字。

    一封血书,历数袁祖铭执政贵州后,私建银行滥发纸币,穷搜民财,导致商民破落,经济凋敝,百姓疾苦。又穷兵黩武,派兵侵入四川,导致四川军阀连年混战,百姓无法安居。

    四川军阀混战赵泽勇是知道的,熊克武在1918年用川军驱逐了滇军后,算是稳定了两年,可到了1920年,各个大小军阀再次混战开来。说白了,还是四川的军队私人化太严重,派系又多,什么实业团、什么武备系等等,有蔡锷滇军带去的军队,有贵州的军队,有北洋的军队,其中也分各个派系,互相连横合纵。熊克武主政期间,又将各个部队划分防区,结果让军头们割据地方,把持军政,形成了一个个土皇帝,才造成这种现象。

    没想到刘显世在其中也插了一脚,这倒是让赵泽勇信了几分贵州百姓不安乐啊。

    “可是我听说袁祖铭这个人还是有清廉的名声的,也是认真搞建设的的啊。”

    赵泽勇疑惑道。

    刘显世刚要说话,被王崇阳瞪了一眼,赶紧闭嘴。

    王崇阳则对赵泽勇说道:“我也听说过。不过此人是旧官僚出啊,在前清就混迹军务。怕是有心也未必能办成好事啊。加上手下皆是一批饕吏,恐怕黔省的政事真是不乐观啊。”

    赵泽勇点点头,这种况倒是有可能。前清留下的官员中也不是没有好的,岑煊就是前清大员,但是赵泽勇也不认为岑煊就能搞好政务,起码比起张澈来说,就不行。时代变了,老的东西就该淘汰了,不然只能阻碍进步。

    赵泽勇疑问道:“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处理,出兵怕是不好吧。”

    王崇阳想了想道:“我想也不能坐视啊。大帅您大搞建设,以百姓为重。若是贵州当真疾苦,袁祖铭不堪大任,放任其居大位,是害了贵州啊。不若派兵前往,要是对方果真不器,就驱逐出省,救黔省百姓于水火。让贵州行联省之制。若此人一心为民,不妨让其继续主掌黔政,有我们辅助想必会比现在强的多。”

    赵泽勇点点头,让贵州也加入颠桂联省,实行联省现行的各种制度,确实是不错。赵泽勇相信,有自己的帮助,会让贵州的经济提升一个层次,也让贵州的百姓rì子更好一点。

    “那你说派谁去合适,若发生内战确实不好啊。”

    赵泽勇忧心道,担心一旦自治军入黔,引起滇黔两省内战,到时候死伤惨重对谁都不好。

    王崇阳想了想道:“派赵丰前去。赵丰曾入川作战,于黔军有袍泽之,也擅长交际,跟黔军将领多熟识。派他去,也许能免除一场兵灾。”

    赵泽勇点点头,让王崇阳去传命令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