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节 我怕吃苦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好吧,你多少钱买的,我给她赎!”

    听完了眼前这个女子的故事后,赵泽勇对老鸨道。

    这个女子是个西北姑娘,他老爹是马帮帮头,来云南贩货,可是好赌,结果输了个干净,一群人连回家的盘缠都没有了,只能卖女儿了。马帮的女儿,也是江湖儿女啊,确实xìng子烈了些。

    听见了赵泽勇的话,此时正在一边跟两个大汉对峙,同时歇口气的女子,顿时眉头一蹙。

    接着冷哼道:“哈哈,又是一个多种子啊。是看上我是匹烈马了吧,没错我就是烈马,想降服我?来吧,就在这儿吧,有本事就来。”

    西北女人宽大的骨架,张牙舞爪的样子,衣衫不整的形容,这女子现在已经疯了,完全是个泼妇了。

    赵泽勇一瞪眼:“谁要降服你啊。妹子,我给你赎,回家去吧。”

    女子这才一动容:“家,哪里有家?”

    看到女子蹙眉,赵泽勇才发现,这女孩虽然材高挑,但是还是个小女孩啊。还是个任xìng的女孩,估计他爹卖她的时候,也是赌气答应的,现在估计心里已经把他老爹恨透了。

    失足未遂的姑娘啊,你值得搭救。

    赵泽勇笑道:“别赌气了,你爹卖你,想必心里也很难受。乖乖的回家吧。”

    一提到她爹,女孩再次翻脸:“哼,你少装好人了。你这样的我见的多了,少诓骗我。我告诉你,我哪里也不去,想骑我,就这儿,来吧,看你的本事了。”

    赵泽勇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的污言秽语让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哼,无胆的匪类,就知道,你们云南男人都是没种的。”

    我靠,这啥意思,刺激自己上马,有这样的吗。此时此刻,赵泽勇应该像个爷们一样,提枪上马杀他个七进八出。可是一看女孩的气势,赵泽勇就弱了,这尼玛她才是爷们,是真汉子啊,伤不起,对不起了,给滇中爷们丢脸了。

    赵泽勇不理会女孩,直接问老鸨:“你买她花了多少钱?”

    老鸨道:“八十个大洋。”

    赵泽勇点点头:“我给你一,给你五十,把她撵走。以后要是再让我知道,你干这种买卖女人的缺德事,小心我拆了你这里。”

    本来赵泽勇想说一百的,装阔气习惯了,可是一想,这不是鼓励买卖人口吗,不能这么干,只给五十已经算是仁义了。

    老鸨有喜又忧,喜的是总算是甩开了这个赔钱货了,忧的是到底还是赔了三十个大洋。

    赵泽勇付完钱后,就要离开。

    这时那女子却叫住他。

    “你,你真的给我赎?”

    赵泽勇没搭理她,摇了摇头,依然走出门去。

    “你等等,我求求你。”

    求咱?这倒是让人意外,这烈马竟然还会求人了,赵泽勇忍不住停住脚步,一脸得意,欠抽的模样。

    “我求你,带我姐一块走吧。”

    女子指着另外一边的一个女子。

    姐妹花?

    赵泽勇看去,不像吗,一个材高大英,一个纤弱小,脸盘子也不一样,一个是豪爽型的,一个是气质型的,显然不是什么亲姐妹,恐怕连表姐妹都不是,就是在这场子里认识的姐妹而已。或许是脾气相投,或许是对方照顾过她,所以烈马提出了要自己给这女子赎的要求。可是凭什么,老子给你赎都赔了,完全是行侠仗义的心突然勃发,加上确实不喜欢看到这种良为娼的勾当,所以才出手的。但是这个女子吗,一看就知道是老手了,怕对做这个行当没什么抵触了吧。起码一点也引不起,赵泽勇行侠仗义的心思。

    那女子见赵泽勇看去,盈盈施礼:“小女子若兰见过公子。”

    赵泽勇点点头:“你叫若兰,是艺名吧?”

    这问题很欠抽,一般况下,这样地方的女人哪里有用真名的。

    女子笑而不言,看看人家,这多有家教,多有涵养。

    让赵泽勇不由得对这叫若兰的女孩产生了好感。

    此时烈马突然解释道:“我姐姐是大家闺秀,官宦人家的女儿,你带回去绝对不吃亏的。”

    哦,原来是官宦人家的小姐,难怪这么有涵养。不过这官宦怕是指的是清朝的官吧,如今民国了,改朝换代,原本呼风唤雨的权贵有些是惨的。

    赵泽勇心生了怜悯,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问道:“若兰,家里是不是败了?”

    若兰点点头道:“公子明察。”

    赵泽勇叹道:“哎,都是时代的悲剧。这样吧,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若兰笑道:“我这样的出,有拒绝的理由吗。”

    赵泽勇笑道:“这就好,我知道有些女人习惯了这地方,可是乐此不疲呢。就是结婚了,还偷偷摸摸的出来做。”

    赵泽勇说的是现代夜总会中的一些女人,对这些人,作为一个男人尽管玩她们,但是确实有时候不太理解。

    若兰捂嘴轻笑:“哪里会有这样的女人啊。”

    赵泽勇道:“你还别信,真的有。”

    若兰道:“反正我不是这样的女人。我做梦都想有人把我带回家呢。”

    赵泽勇一听好像有点问题啊,自己只是想给这女人赎,可没打算弄个小三小四的,说实话,对民国的女人赵泽勇不是很看的上,不够风sāo,不够技巧,尤其是穿衣打扮实在是让人没有代入感啊。

    于是赵泽勇立刻道:“很好,你愿意离开这地方,我也乐意帮你。”

    一看就知道,赵泽勇还是个菜鸟,哪里有在这种地方劝人从良的,这里的女人嘴里又哪里有实话,可赵泽勇不但相信了,而且愿意帮忙,这不是雏儿吗。

    女子一听立刻拜道:“如此就谢过公子了,奴愿意一心一意伺候公子,也绝不跟主母争风吃醋。”

    我靠,这误会越来越大了,赵泽勇想道,不解释不行了。

    “姑娘,你误会了,我给你赎不是看上你那个,只是想让你脱离苦海罢了。”

    女子突然面露失望之sè。

    赵泽勇又立刻劝道:“去了外面自食其力,岂不比在这里卖自己强。”

    女子不言。

    赵泽勇又怒又急道:“难道你就想一辈子这么卖下去。我带你出去,只有你不怕吃苦,还怕养不活自己吗。”

    女子惨然道:“我怕吃苦!”

    赵泽勇愣了。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