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节 李白双雄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岑煊这个老名望当了广西省长后,广西很快安定下来,但是朱赵泽勇却不放心广西的那些军队,陆荣廷强的时候,他们依附陆荣廷,陈炯明来了,他们依附陈炯明,现在云南军队来了来了,他们又投诚滇军实在是不值得信任。

    于是命令朱玉德一定要整编广西军队。

    一时间大大小小的军阀头目,武力抗拒,各自守着地盘,坚决不愿意交出兵权。

    岑煊的威望倒是很大,在他的反复劝说下,柳州、桂林等地的军阀都妥协了,在岑煊的保举下,交出军队,然后到了zhèng fǔ当官去了,只有玉林地区的李宗仁还在坚持。

    去年李宗仁还只是个少营长,趁着粤军攻入广西,广西混乱的时机,他争取十多个连队和他一起退到六万大山的玉林地区,将自己的部队称作粤桂边防军第三路,自任司令并占据了七个县的地盘。

    朱玉德此时正在忙着接收旧军队,对于抓壮丁一般抓来的老弱,按照赵泽勇的指示,一律发给路费让他们回家,jīng壮愿意继续当兵的则补充进自己的部队,对于不愿意的,征求他们的意见,想回家种地的发路费回去,想去挣钱的,则招募去云南修铁路。

    对于军官,大多数跟着陆荣廷起家的,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凭着跟陆的关系起家的,则交给了岑煊处理,让他们去zhèng fǔ享个闲职,养猪一样养起来就好。对那些正规学校毕业,有真才实学的,愿意继续为军队效力的,则送他们去云南讲武堂学习,之后再安排职务。

    一时间,广西军队裁撤一空,云南滇军却增加了一个师的兵力,跟滇军打散成立了一个第四师,由胡万的同学赵丰担任,赵丰留学过rì本陆军士官学校,跟胡万关系很好,能力也不俗。此时在第三师中,任职旅长,提拔他众望所归。

    闻听玉林地区的李宗仁拥兵自重不服整编,朱玉德请示赵泽勇索xìng起兵清剿,但此时却接到了赵泽勇的电报,要求务必不能伤害李宗仁xìng命。尽管颇为奇怪这个命令,但是朱玉德还是决定如果许,满足赵泽勇这个要求,毕竟赵泽勇是督军,说的话就是命令。

    赵泽勇则心激动,听到了李宗仁的名字,先是愣了一下,广西李、白闻名民国啊,桂系大军阀啊,不过现在还只是一个小马仔,怎么能不收呢。于是一边给朱玉德下了这个命令,一边向岑煊打听白崇禧的下落,如果自己也能把这两人组织捏合起来,岂不是多了一对rì后百战百胜的马仔,想想就觉得很爽。而且这不仅仅是爽不爽的事,要是李白二人真能够有他们后世那样彪悍的能力,赵泽勇就算是赚大了。这两人凑在一起的威力,丝毫不亚于一个朱玉德。

    于是赵泽勇又在岑煊那边打听白崇禧的消息,结果桂军原来还真是有白崇禧这样一个参谋军官的,不过军队已经被收编了,而白崇禧本人则去云南陆军大学学习了。没想到李白这个黄金组合中的一个,已经到了自己手心里了,对于组建李、白组合赵泽勇更有兴趣了。先是借故去了一趟讲武堂,装模作样的认识了白崇禧,没想到还是一个帅锅锅。接着就静等朱玉德的消息了,看能不能把李宗仁擒来,别被一刀斩于马下就可惜了。

    火炮声隆隆响过,对面的阵地上升起腾腾尘土,朱玉德认为对方绝对是损失惨重了,可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投降。

    “这是一群好兵啊!”

    朱玉德感慨道。

    能在这么激烈的炮声中坚下来,这样的部队不多见,他们的军事主官一定有某种特质,可以让属下奋不顾赴死,这时候朱玉德还真的想见见这个人了。

    “李范奭!”

    朱玉德突然喊道。

    “到!”

    一个军官应声道。

    “打白旗上去跟他们谈谈!”

    “是!”

    李范奭是朝鲜人,自称朝鲜王族后裔,1915年逃到中国,后来来到讲武堂学习,1919年以骑兵科第一名毕业,这年在干海子骑兵连队见习,5月时候本想辞职去上海投奔韩国流亡zhèng fǔ,结果差点被当做逃兵处理了,后来跟随部队冲击胡万的时候被擒,加入了赵泽勇手下。

    李范奭打着白旗,心惊胆颤的慢慢走向对面的阵地,心中已经把朱玉德骂了个遍,不就是你的H书被我偷看了一天吗,有必要这么对我吗,九死一生啊,对面的那帮货一个个好像不怕死一样。

    缓慢的越过了阵地,被对方两个士兵突然起纠进了战壕中,李范奭立马高举双手,说要见对方的长官。

    “我知道,你是来劝降的,告诉你们长官,答应我三个条件。”

    很快一个jīng瘦结实的矮汉子对着李范奭说道。

    李范奭被抓到这汉子处,心里还没底呢,到底是生是死还没准,听到对方提条件,心里才放下心来,忙点了点头。

    “告诉你们长官,第一不准为难我这帮兄弟,第二送我出国,第三不许在玉林报复。”

    李范奭又点点头,就被拉着赶出了战壕,整个过程一句话也没说,就回去报告朱玉德了。

    朱玉德点了点头,这才符合常理吗,自己一个旅已经包围了这里,周围又布置了大炮机枪,明知道必败还顽抗,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军官,又不是抵抗外敌,没必要死磕。

    “告诉他,这三个条件,第一条我可以保证,他的手下可以加入我军,也可以回家种地去,第二条我不能做主,他是赵督点名要的人,第三条根本就不是个问题,这小子完全是用这条给自己找借口吗,我怎么可能报复老百姓呢。”

    李范奭又被派过去了,心里继续骂。不过那本H书确实jīng彩啊,听说好像是赵大帅的东西。

    李宗仁很奇怪,怎么自己一个小小的营长,就是趁机才占据了几个县的地盘,那个云南军阀怎么会知道自己,还点名要见自己呢。心中有了好奇,也想见见这个军阀了,想必他点名要见自己,总不会是为了杀着玩吧。

    事解决了,李宗仁被请到了云南,很快就见到了赵泽勇。

    一见面赵泽勇就问道:“你愿不愿意在云南陆军大学学习?”;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