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节 福尔贝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一个拔的高鼻梁蓝眼睛的中年男人,走下了一辆华丽的马车,看见了面前的省府。

    脚踏上中国的土地让中年男人有种久违了的感觉。男人第一站,就在蒙自参观了一番,当看到在蒙自这样一个中国内陆封闭小城,竟然有一个非常西方的工业区,跟自己祖国的工业区几乎没什么区别。

    果然跟自己听说过的事一样啊,中国人开始发展自己的工业了,而且很有气魄,一出手就大规模成批量的建设工厂,但是更重要的是,自己打听到,仿佛这还不是zhèng fǔ行为,而是个人的行为,这让中年男人很好奇。

    于是趁着又一个订单,他以代表的份来到了中国,想要见见这个发展工业的魄力人物。

    此时男人已经到了昆明五华山zhèng fǔ前,让手下一个随从立刻就去通报。

    “省长,福尔贝克先生到了。”

    省府省长办公室内,一个年轻略显稚嫩的住手向赵泽勇报告道。

    “请进来吧!”

    赵泽勇说道。对这个助手,或者说是秘书,赵泽勇还是很满意的,尽管只是昆明一个中学毕业的高中生,除了学习成绩非常突出外,并没有显赫华丽的留洋背景,但是肯努力,好动脑,现在已经是赵泽勇不可或缺的帮手了。

    很快一个行动非常规矩的老外就被带了进来,举止十分得体,看得出受到过非常严密的礼仪训练,份一定不是普通人,很可能是一个欧洲贵族。

    “你好,福尔贝克先生。”

    赵泽勇友好的打招呼。

    “你好,赵省长阁下,很荣幸见到您。”

    老外用不太标准的běi jīng话回答,倒是让赵泽勇很意外。

    “您会说中国话?”

    “Wiegeht‘sIhnen?”

    老外摇摇头,看来他只会说一句,后面的会谈完全就靠着翻译了。

    福尔贝克,全名是保罗·冯·莱托·福尔贝克,出自德国一个历史悠久的容克家族,容克这个名字是德国独有的,同样跟德国一样很独特,容克来自德国建立前的条顿骑士团,后来慢慢从事土地经营,是很平常的土地贵族。但是这个严谨保守的阶层,却并不像人想象的那么落伍,反而在每一个时代,总是在引领德国前进。当世界进入到了工业化时代,容克大量的投资工业,投资商业,投资银行业,所以如果按照经济分类,很难把容克做一个归类。

    福尔贝克是一个容克,但是不是一个普通的容克贵族,他来自一个十分古老的家族,他的家族在拿破仑时代就显赫一时了,但是他也不仅仅是一个古老家族的成员,他还是一个英雄,号称一战中唯一未尝败绩的德国将军。不过他服役的是非洲德属东非,他用少量兵力,在没有武器补给,没有兵员补充,只有少量德军加上当地黑人部队,成功的牵扯了大量英国力量,使英国始终不能放心大胆的把非洲力量抽调到欧洲战场。战后回到德国,福尔贝克毫无疑问的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但是他本人却并不欣喜,因为他的国家失败了,这可耻的失败,他并不乐意接受。

    于是从一个好友那里听到中国的事,也不知道是触动了他心中的哪一点,他突然生出了浓厚的,想到中国来看看的冲动,于是他来了。

    “福尔贝克先生,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我希望贵方能够本着诚信的态度,来完成这次交易,我想知道的是,你们的设备是不是完全跟你们描述的一致。”

    生意谈的差不多了,赵泽勇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的说道,在法国人那里上的当,自己不想再上第二回了。

    福尔贝克不苟言笑,坐有坐相笔直拔,一听这话面露不悦道:“先生我希望您收回这句话,您这是在对一个德国绅士的侮辱。”

    赵泽勇笑道:“我可不敢把交易寄托到个人的信用上。”

    福尔贝克虽然不悦,但还是保证道:“您可以放心,一千万美金,您就将获得整个汉堡造船厂的全设备。您将获得一个年造船能力超十万吨的大型造船厂。”

    赵泽勇道:“还有技术支持。”

    福尔贝克认可道:“没错,我们会派出技术顾问,确保造船厂能正常运营。”

    赵泽勇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希望德国人不会跟法国人一样,玩小手段。

    可突然福尔贝克说了一个问题让赵泽勇颇为意外。

    “赵先生,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您购买造船厂的目的是制造军舰吧。”

    赵泽勇不置可否,笑道:“何以见得。”

    福尔贝克道:“在一个贫穷的农业国,突然大力发展工业,如果不是看透了工业化带来的强国作用,我实在想不出,一个人这么大魄力的投入工业的目的。如果仅仅是为了利润,工业远远不如商业有优势。风险大,见效慢,还需要jīng细的管理。所以我认为您不是因为经营,而是因为军事方面的目的。”

    赵泽勇没有否认:“你分析的很透彻。”

    福尔贝克点头笑道:“很高兴见到您这样的人物,那么我有没有荣幸参观参观您的军队呢?”

    赵泽勇想了想正要拒绝。

    突然福尔贝克的随从兼翻译道:“我们福尔贝克先生可是一位将军,一位从来没有战败过的将军。”

    赵泽勇没想到,微微惊讶道:“常胜将军吗,这真是失敬了。”

    没想到自己谈了一个生意,竟然谈出了一个德国将军。没错这次赵泽勇要建造船厂就是为了海军,其实早在来民国以前,赵泽勇对海军的认识就比陆军要高得多的多。都是拜那一段时间中国航母服役带来的cháo,电视天天报道的缘故。穿越到民国后,赵泽勇倒是接触陆军多了,慢慢也就对海军没什么印象了。

    直到因为扩军的原因,赵泽勇抽时间回去学了一些军事函授班才发生了改观,那个教授对海军的知识远远多于陆军,因此讲课主要集中在海军知识上。之后赵泽勇就对海军的事开始上心了,中国不可能不发展海军,海防、海权等等观念即便是一个没接触过正规军事学的普通人都能说出一通道理,经过一次业余的军事函授培训,赵泽勇自然不可能不重视海军。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总不能在云南的陆地上开巡洋舰吧,或者在河里弄一只舰队,打谁去?直到粤桂战争爆发,金汉鼎和杨蓁两人带兵进入广西,一路所向披靡几乎没遇到什么阻力,就占据了广西的几个要地,接着是陆荣廷下野出国。这时候赵泽勇突然觉得机会来了,广西不就是靠海吗,两个滇军师进入广西,广西的海岸线可就算是能为自己所用了,于是就果断的决定建造一个造船厂。其实此时购买军舰或许更划算,但是赵泽勇搞技术出,受到的教训多了,买总是不如自己造,这是个常识,买只能方便一时,却要永久受制于人。

    决定了建造造船厂,但是这次赵泽勇没有依照以往的做法,直接寻找皮埃尔帮忙,因为赵泽勇对法国人的人品已经失去了信心,没通过皮埃尔,反而是直接找到德国洋行,帮忙采购德国闲置设备,福尔贝克就是这个洋行从德国派来的代表。

    “常胜将军吗,我喜欢这个称呼。”

    在跟随从反复了解了这个词后,福尔贝克说道。不得不说老外的语言真是落后,中国一个成语,他的随从竟然翻译了一长段句子,估计常胜将军这个词,他们得翻译成,从来没有失败过的将军,这样的一句话。

    “那么我能不能有幸参观您的军队呢。”

    福尔贝克再次问道。

    赵泽勇想了想,自己的军队也不是什么秘密,这又是一个专业人士,让他看看也损失不了什么,如果是rì本人那是坚决不能让看的,因为rì本人绝对不怀好意,弄不好就是间谍。但是德国人吗,就让人放心多了,赵泽勇打死也不会相信,刚刚战败的德国,还有能力和兴趣到万里之外的地方来跟自己打一次仗。

    “好吧,那就明天。”

    福尔贝克友好的表示感谢,表示很期待见见远东的同行。

    刚送走福尔贝克,秘书再次进来。

    “省长,陶主任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您见不见?”

    一听到陶主任这三个字,赵泽勇就头大了。

    这个陶主任也是当初送到美国去的学生之一,不像张澈他已经毕业了,并在云南省zhèng fǔ工作了一段时间了。赵泽勇倒是很看好他,已经把他提拔到了商业部门一个负责工业类的主任职务了。可是这家伙最近偏偏闹着要辞职,看这况刚才自己跟福尔贝克谈判的时候,他就等着了,还真执着啊。;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