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节 进占广西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1918年,孙中山发动了护法战争,结果最后他成了唯一的失败者,因为一开始他的手段就是,用自己的名义,号召西南军阀唐继尧和陆荣廷参与北伐,结果到了最后,他被两大军阀抛弃,人家跟实力派北洋军阀何谈了。

    孙中山灰溜溜的走后,将陈炯明留了下来,留下来的还有一只小规模的军队。结果陈炯明靠着这只小规模军队发展壮大,驱逐了陆荣廷派到广东的部队。结果陆荣廷不服气,派兵来进攻,这是广东军阀陈炯明和广西军阀陆荣廷第一次大规模战争,称作第一次粤桂战争,结果陆荣廷又被陈炯明击败。陈炯明平定了广东后,这才请孙中山回来主持大局。

    1921年4月,孙中山在广州召开国会,宣布成立中华民国zhèng fǔ,自己为大总统。

    结果6月,陆荣廷就再次派兵来攻击广东,想要再次把广东纳入自己的地盘。

    广西实在是太穷了,养不活那么多兵,所以陆荣廷势要拿下广东,扩大地盘的同时,也好安排那一批不安分的手下。不过这一打,客观上倒像是给孙中山上任大总统送上礼花了。

    6月13rì,桂军沈鸿英部攻入广东,同rì,顾品珍就给赵泽勇发来了电报。

    不容赵泽勇不答应呢,金汉鼎和杨蓁就已经找上门来,还特意从自己驻地,赶往了蒙自,因为这段时间赵泽勇大多待在蒙自。两人一见面就要请战,对于金汉鼎的第一师,杨蓁的第二师,赵泽勇的控制力一直就不太高,只要两人想打,能来找赵泽勇商量,那是给面子了,赵泽勇答不答应结果都不会改变。不同的是,赵泽勇支持的话,他们不会缺少军饷弹药,赵泽勇不答应的话,他们可能要就地筹饷了。但是也有可能是,赵泽勇一拒绝,他们不先打广西,反倒要窝里反了,先打赵泽勇了。

    赵泽勇根本就没的选择,只能同意这两师进入广西作战。

    杨蓁师从云南昭通进入贵州,经贵州进入广西,目标直奔桂林地区。而金汉鼎则经过兴义直接进入广西,直奔百sè拿下百sè后则要向南宁进发。广东那边则是陈炯明迎战沈鸿英,直接进攻的就是广西的梧州。四面出击,一战之后,要是陆荣廷失败,怕是再难起来了,一下子广西的重镇将全部丢掉啊。

    老实说,广东粤军比不上云南滇军,云南历来穷苦,所谓穷山恶水多刁民,本来云南人恐怕就比较凶悍,在加上滇军这些年东征西讨的,打仗无数,且胜多败少,早就打出了滇军天下强军的名头,训练上,顾品珍将滇军压缩整编,专业xìng上有增无减,指挥上,滇军中,除了赵泽勇的第三师是自己培养出来的军官,多事走的rì本陆士的路子,第一第二师则多是云南讲武堂的班底,也都是很专业的。

    反观广东,这些年基本上跟流寇一样,孙中山似乎没有静下心来踏实搞建设的意思,总是掌握了一点军队,在广州能混点成绩后,就立刻扯大旗要北伐,屡战屡败,军队也成分驳杂,有蔡锷时代就去投靠他的旧滇军,也有广西留下的部队,还有各地去追随他的血男儿。要训练没训练,要指挥是没指挥,甚至连人手一支枪都做不到,全凭一腔血。

    但是没想到反而是这样的一只部队,最先取得了成果。

    跟陈炯明对峙的桂军沈鸿英手下,刘震寰部倒戈,结果让陈炯明顺利攻入了梧州。打下梧州,就相当于打开了通往广西的门户,形势对粤军来说一片大好。

    而这时候,杨蓁部还在贵州赶路呢,金汉鼎师也才刚进入广西,还没看到百sè呢。

    历史上,粤桂战争就是粤系胜利,那时候仅仅陈炯明一部就打到了陆荣廷,这时还有两个师的jīng锐滇军呢,所以战争没开打就注定了陆荣廷的失败。

    战斗打到7月,杨蓁刚进入广西境内,金汉鼎拿下百sè。桂系大将沈鸿英就招架不住了,宣布脱离陆荣廷,并且宣布广西dú lì,开始跟陈炯明谈判。杨蓁攻下桂林,金汉鼎进南宁的时候,整个广西陆荣廷手下各个军官纷纷投向滇粤联军。陆荣廷跑去了越南。整个广西落入了孙中山势力手中。

    此时孙中山大喜,立刻赶到桂林,组建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整军北伐。这次北伐的主力,自然就是刚刚占据了广西的滇军了,其实上次孙中山都已经跟顾品珍提过这个问题了,尽管顾品珍对他无限,无限拥护,但是实在不赞同他这样的毫无希望的北伐,过去他闹革命就是反复不停的暴动,没想到现在清朝被推翻了,他还是这个路数。加上顾品珍不想在把云南拖入战争的泥潭,所以当时就借口云南和广东中间还隔着个广西,调动不便,拒绝了。但是现在广西已经平定,孙总统又把大本营放置在了桂林,这就再也没有了借口,顾品珍只能同意将杨、金二人的军队编练成北伐军。

    此举让一个人深为忧虑,这就是陈炯明,这个人对孙中山不切实际的北伐梦想实在是看不透,咱哪里有的能力北伐呢,自己好容易打下了一块地盘,然后把孙中山迎回来当总统,而孙总统又要北伐,孙总统不怕失败,反正每次他都这样折腾一番,等折腾光了军队和地盘后就跑到rì本去,但是他陈炯明自己还能剩下什么,或许只能带着残兵继续奋战,然后平定了一块地方后在把孙请回来折腾?

    陈炯明自己的想法是,好好经营广东经营好自己的地盘,他倡导联省自治,各省管好自己的事,最后通过谈判和平统一中国。当然统一后,也是得要孙中山当总统的,除了老孙谁的名望能服众呢。但这次对广西的胜利,让孙总统同志又看到了北伐的希望,那颗屡败屡战的心再次蠢蠢yù动了,他又要推动北伐了。

    一场更大规模的兵灾看来是不可避免了,这家伙手里的力量越大,掀起的战乱就越大,有时候真的很佩服他的,但是又不太好评判他的行为到底是好是坏。反正他自任秉持着正义,于是敢犯下最令人发指的罪恶,这就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

    云南军队击败广西军队后,立刻马不停蹄的奉孙中山命令开赴桂林,陈炯明即便不满意也无能为力,要论起战斗力,他的部队未必是这两万多滇军的对手,只能放任这些人到自己刚拿下的广西组建护法滇军,而他自己则调兵回广东稳固自己的地盘了。

    顾品珍同样苦恼,最后他给赵泽勇写了一封信,信中抱怨了一阵。但是同时流露出很强的担忧,对这只滇军的命运充满了悲观。同时他自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希望如果失败,赵泽勇能想办法帮助这只北伐的滇军。同时建议赵泽勇在条件许的况下,多组建几只军队,顾品珍担心,一旦广东军队北伐,大军调离广西,广西空虚后还会复叛,到时候赵泽勇有余力就镇压,无余力也需要自保,这都需要军队。

    信的最后一句:云南就托付君了。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