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节 老总有请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平定了云南的匪患,彻底粉碎了唐继尧复辟的美梦后,云南政局算是安定了。

    年底前,赵泽勇采购的第一批设备也到位了。

    随行的还有大批的技术人员,有法国的,也有德国的,还是德国的更多。

    现在德国经济惨淡,失业率居高不下,即便是高级技术人员也食不果腹,找不到工作。

    但是这些人倒不是赵泽勇找来的,而是皮埃尔找来的。

    皮埃尔还邀功一样的告诉赵泽勇,说自己想到中国人可能没有技术能力运营这些工厂,所以就招募了一些技术人员,好作为顾问帮助赵泽勇培训工人。

    赵泽勇一听自然是很满意,表示皮埃尔真是想的周到,这种一切为客户着想的做法,他的洋行一定能成功的。

    皮埃尔比赵泽勇懂行一些,起码生于工业国家,而且年纪也更长。所以他采购设备的次序是很讲究的,第一批设备是一个电厂,和钢厂。有了电才能带动一切,如今正是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电力应用在战后进入了高cháo,各种技术不断的推陈出新,皮埃尔带来的就是一个较为先进的德国电厂原厂设备。

    电厂钢厂同时施工,在德国土木工程师的指导下,大量工人进驻蒙自。

    不过德国人抱怨蒙自的条件太差,缺少各种现代城市的设施,而且城市规划很不合理,并不是一个适合工业发展的城市。在德国人的建议下,赵泽勇想到了工业区的概念,于是将蒙自南郊很大一块区域化作工业区,在这里大兴土木,平整土地,修建道路,开挖下水道,完全按照德国城市制度来建设一个新城。

    工业区划好后,是征地,这里的地皮全都是属于私人的,有地主的田地,有附近村镇的住宅基地,经过跟农民地主商议,以五到十倍的价格将蒙自南郊三万多亩的土地都征集到了一块,但是并没有立刻让农民搬家,也没止他们种植,因为工厂需要一个个建,这些农民还能使用他们的土地一两年。而且赵泽勇让人搬家时候,承诺了,给他们建新房子。赵泽勇打算建筑一些中高层的住宅大楼,将整村整村的人都搬进去。而且还答应解决实业农民的工作问题。可即便是这样,要不是因为赵泽勇是省长,有zhèng fǔ的权力压制,这些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的家伙们,绝对不愿意搬家的。

    滇越铁路也繁忙了起来,进口的各种物资每天都满满的用火车拉,建筑机械、水泥钢筋、各种管道等等。这让法国人很满意,铁路是他们经营的,而且因为这个原因,大量的订单下达给了法国企业,这让战后正在恢复的法国经济是个很大的促进。于是法国zhèng fǔ乐见云南大搞建设,至于是不是在烧钱,跟皮埃尔一样,他们才不关心呢。

    中国人是勤劳的,rì夜不休连班倒的工作方式,只要给钱,没人拒绝,德国人是严谨的,科学的施工方法,合理的建设管理,能让工程进展井井有条,中国人和德国人联合的结果是让蒙自的变化一天一个样,年前,一个小型的工业区就已经颇具规模了。

    道路通了,没有采取中国式的方方正正形状,而是以一个中心广场为中心,道路辐shè出去。而各种工厂的位置都确定好了,全都放在道路两侧,并且有专用的道路直接通向火车站。

    电厂的土建工作进展最快,到年底的时候,基本上完工,德国人不用过年,中国工人则承诺了翻倍的工资后,留下了大部分工人,他们要在过年期间抢工安装汽轮机,争取在明年二三月间,电厂可以发电,这个电厂10WKW的容量,建成后,完全可以承担蒙自地区的电力供应。

    因为对工业区规划的合理,赵泽勇认可了德国土木工程师莱布·柯克的能力,将其任命为工业区建设的总工程师,让其负责二十多个工厂的建设安装工作,并且大幅度提高了柯克的薪水。

    柯克对此很满意,本来他不过是来参加电厂建设的,是个短期合同,不超过一年。可是要是能多工作,他也是乐意的,德国现在的经济完全崩溃了,像他这样的专业工程大学毕业,参与过许多大型工程建设的高级工程师竟然也失业了,在一大家子要养活的况下,德国人跟中国人其实没什么分别,也愿意远赴他国工作。

    柯克效仿德国某工业小城设计了蒙自的工业区,不但设计合理,而且有很大的扩张潜力。即便是将来云南真的工业化,蒙自成了一个现代的工业化城市,这个工业区也不会成为负担,反而会成为发动机,成为心脏,新的蒙自完全可以以这里为中心扩散开来。

    柯克的专业和认真,让赵泽勇很放心,大胆收权他去干。

    然后自己则准备要回去安心过年了。

    就在这时,赵泽勇收到了朱玉德的邀请。

    朱玉德难得的请赵泽勇在昆明的馆子里搓了一顿。他是为了对赵泽勇表示感谢的。不是因为当初他开发的时候赵泽勇赞助了一笔军费,而是赵泽勇赠送了他一批药品,一万盒青霉素。这些青霉素至少拯救了朱玉德上千部下的xìng命。

    “今天即是对赵,哦,应该是省长大人了,对赵省长表示感谢,也有辞别的意思。”

    端着酒杯,朱玉德颇为感慨的说道。

    “辞别,朱旅长这是什么意思。你的兵权被顾品珍夺了吗?”

    赵泽勇以为是权力倾轧,他听说了,顾品珍将朱玉德的旅整编了。但是顾品珍并不是一个特别渴望权力的人啊。

    朱玉德摇摇头道:“是我主动辞职的。我看不懂我们中国这样打来打去的将来会是什么。看不到我们未来的路在哪里。我想去国外走一圈,尤其是俄国,我听说俄国革命成功了,想看看他们怎么样了。”

    要去俄国,历史的惯xìng吗,还是朱玉德早有此意。

    赵泽勇却有些可惜,这样的人去国外,不如留在国内有用。

    想了想发出了邀请:“我想朱旅长还是暂时先留下来的好。我们的路在哪里,我告诉你,就在我们的脚下,就在我们的前方,只要脚踏实地总能走到的。而且我心里很清楚,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们的路绝不在国外,你去了什么也看不到。”

    朱玉德颇为犹豫。

    赵泽勇再接再厉道:“留下吧。跟我一起,慢慢走,不要急,总能看到前路的。”

    朱玉德还是在犹豫。

    赵泽勇叹道:“眼下正是困难时期,我们站在时代的交叉路口,正是左右徘徊的时候,这个时候你不留在国内尽一份力,反而要躲到国外去,有朝一rì你敢保证自己不会后悔吗。”

    朱玉德彻底迷茫了:“可是我能干什么。”

    赵泽勇道:“还是在军中吧,你是个正直的军人,该做自己擅长的事。去找胡万吧,你们两应该有共同语言。”

    朱玉德同意了,真的去找胡万了,朱玉德也决定留下来了,但是胡万却要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