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 双料诺奖的麻烦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请问你作为一个世界级科学家,为什么会选择做一个军阀呢。手握军队的您,是不是会放弃对科学事业的追逐呢。”

    一个记者抛出了一个锐利的问题。

    赵泽勇是突然被堵在五华山省府门前的,这个突然袭击让一点准备都没有的他,颇有点难以应付。

    “我想提醒各位一下,本人主要负责的是民政,军事方面并不在行,所以请不要用军阀来称呼本人。”

    赵泽勇乾坤大挪移,没有直接回答。之所以规避自己军阀的份,因为赵泽勇不是傻子,尽管内心很羡慕军阀的拉风,在心里一直就有一个军阀梦,可是军阀名声不好啊,打死都不能承认。

    记者却并不傻,追问道:“不过据我所知,您的份还是滇军第三师师长,这确有其事吧。”

    赵泽勇道:“这个,第三师的军事训练等,都是胡万师长在负责。”

    记者点头道:“这么说,您名义上是师长,可是现实是您并不懂得军事,那么您不担心对自己手下的掌控力不足吗。我们已经有过很多教训了,下属背叛上级的事几乎天天都在发生,您不也是发动兵变赶走了唐继尧才得以入主五华山吗。”

    赵泽勇有些狼狈,大部分生命中都是宅男的他,还真的是没有跟这些记者打交道的经验。

    “这个问题我并不担心,现在云南的军人都专业的军人,他们明白自己的责任,我想他们是懂得克制的。”

    记者还打算在问,可是旁边另一个记者抢着问道:“请问你获得诺贝尔奖的时候,有什么感想,报纸上你的发言是不是另有含义,是不是在映shè我国zhèng fǔ的不作为呢。”

    这是说赵泽勇第一次获奖时候的感言,当时参观了德国,又遭遇了中国外交在巴黎的失败,绪十分低落,感慨非常多,所以即兴由感而发说了一通。至于这次吗,赵泽勇不打算去领奖了,派个人代他去领就得了。作为省长还是有很多事要做的。

    但是这个记者言辞也太敏感了,从自己的感言中鸡蛋挑骨头,的挑拨自己跟北洋zhèng fǔ的关系啊,咱绝不上当。

    “没有的事,我对我国zhèng fǔ并没有任何看法。只是希望我们能够尽早结束目前南北对立的状态,早rì实现和平统一。”

    赵泽勇表示道。

    记者继续问:“您的意思是对我国目前的政局担忧吗。那么您认为造成目前混乱政局的元凶,到底是北洋zhèng fǔ呢,还是孙中山的国民党呢。”

    还是敏感的政治问题,看来国人被勿谈国事的政策压抑了数千年后,政治极度高涨。

    “我今天不对政治问题作答,谢谢。”

    赵泽勇回答道,如果自己是个纯粹的学者或许无所谓,但是作为云南现任省长,不当的发言可能会给自己引来麻烦,过去一个唐继尧就让自己难以对付,如果惹上了更强的对手,比如北洋军,怕是又是一个坎儿。对正在进行工业计划的赵泽勇来说,此时没有什么比一个安定的云南更重要了。

    另一个记者接话道:“我也对您的获奖感言有感触,从中能看出您是喜欢实干的。我们也看到了,您似乎打算在云南大范围建筑铁路,您还经营着制药公司和种子公司,请问您是不是坚持实业救国的理念。”

    赵泽勇点头道:“没错,只要我们一步一步,细心发展我们的实业,总有一天我们会站起来的。这个问题也有些政治化了,就到这里为止。”

    “那您既然持实业救国的理念,请问在您的治下,云南的施政有什么方向。”

    “我想交通必须先行,所以我将改善云南的交通,修建一个覆盖全省的铁路网。还要鼓励实业,尤其是工业。我希望五到十年时间,可以在云南实现工业化。”

    提到建设,赵泽勇则是很有话说,而且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这时候又一个记者抢过话头道:“我想问问您,通过您两次获得诺贝尔奖,这是不是说明,民国后我国的科技取得了极大的提高,已经接近和赶上了世界前沿呢。”

    终于问道了诺贝尔奖这个正题。

    赵泽勇认真想了想道:“这并不能联系到一起,诺贝尔奖和一个国家的科技水平并不能相提并论,本人侥幸获奖只能说是一个个案。”

    记者得到了满意的结果,赵泽勇借口繁忙结束了这次突如其来的采访。

    赵泽勇还有很多事,并没有把这次采访太当回事,可没想到却给自己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当这些记者回到报社后,开始撰写稿子,他们还真是什么都敢写,怎么扭曲就怎么写,怎么能吸引眼球就怎么写,怎么拉仇恨就怎么写,反正是就是以偏概全,断章取义,各种秋笔法都用上了。

    上海某报报道:“云南省长、诺贝尔奖科学家赵泽勇先生表示,五年时间完成云南的工业化,实业救国,先实业救省。”

    天津某报道:“工业强省意yù何为,云南军阀已经出手。”

    广州某报道:“实业救国,白rì迷梦耶?沽名钓誉耶?”

    香港报纸:“中国第一个世界级科学家,对国家科技能力持批判态度,表示本人获奖不代表中国!”

    文人是清高的,文人是世俗的,文人是好斗的。

    这一系列报道,彻底惹怒了中国的专家学者名士们,běi jīng一些工科学者立刻指出,五年实现工业化完全是大话空话,表示这完全是在空谈,jǐng告大众空谈误国的害处要有清醒的认识。对于赵泽勇的工业认识大肆批判,例举各国工业化实例,无一不是经过百年积累,即便是rì本也是有五十年明治维新之功。而在中国这样一个落后的国家,工业化则更加困难,几乎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奉劝赵泽勇还是去自己熟悉的领域,踏踏实实的做学问,别有了点名头就钻入政治泥潭做权力的美梦,奉劝赵泽勇别被权力所迷惑,袁世凯就是前车之鉴。

    天津一些学者则痛斥赵泽勇借口实业的幌子,实则是在发展军工,野心昭然若揭,十足一个南方军棍,解题奉劝南风放弃武力暴动的做法,和平谈判才是中国的未来。并大胆预言,赵泽勇不过是南方又一个唐继尧,又一个孙中山而已。

    广州则完全刻薄的表示,赵泽勇完全是在沽名钓誉,他一定是跟经常在广州闹腾的国民党一个德行,以各种名义不断的发动战争,实业救国要么是一个美梦,要么就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幌子,甚至有可能是借口,来横征暴敛的借口。

    香港人则痛斥赵泽勇忘恩负义,稍有成就就忘却祖国,典型的数典忘祖。中国科学家获奖,却不能代表中国,这实则是赵氏个人的悲哀,也是祖国的悲哀,为自己为中国人而感到悲愤和耻辱。

    “这些家伙在鬼扯什么,难道他们就不懂实地调查吗,老子什么时候横征暴敛了,各种捐税都免了,厘金也废除了,现在税收少的可怜,这些难道他们都看不到吗。还有,中国怎么就不能工业化了,中国人差了什么。还有我怎么就唐继尧了,我唐继尧你全家。数典忘祖,忘你妹啊,谁能比香港人更数典忘祖,殖民被殖民傻了都。”

    赵泽勇看到这些报纸,怎能不怒,他却是不明白这正是媒体的本xìng,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应该学会适应的。但是此时赵泽勇显然没有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的觉悟,立刻就下令,以后不要放什么奇奇怪怪的记者进来,自己再也不接受采访了。

    之后也确实出现了一些令人费解的况,赵泽勇不再接受媒体采访后,媒体似乎也对他失去了兴趣,报道的文字慢慢几乎绝迹,好像中国就没有这么一个人似的。这确实很奇怪,但是这是一种现象,要知道当时知道中国人拿到了诺贝尔奖的时候,媒体的可是疯狂的,铺天盖地的报道,但是当知道了赵泽勇的真实份后,反而不怎么在意这个诺奖份了。

    很显然诺奖科学家完全被军阀的背景遮挡住了,要是赵泽勇只是一个平常科学家,那么必然受到媒体的追捧和纯粹赞扬,可赵泽勇是一个军阀,这个敏感的份让媒体反而对他获奖的事没了兴趣,但是作为军阀赵泽勇又是一个不出彩的军阀,既不会经常通电闹事,又不会沽名钓誉,更加不会时常高调的要讨伐这个,讨伐那个,反而显得非常低调,一心只搞建设,这根本就让自己失去了新闻价值,从而失去了媒体的关注。;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