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节 唐继尧的迷梦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唐继尧离开云南已经大半年了,可是寓居香港的他并没有老老实实的当寓公,而是暗中频繁活动,跟云南各路势力保持紧密的联系。

    最后拉拢了十几股子大小土匪,将他们招安,要他们打前站,帮助自己复辟。

    如果没有赵泽勇的干扰,历史上唐继尧还真的成功了,土匪偷袭甚至杀死了督军顾品珍,土匪的实力还是不可小视的。云南,尤其是云南南部,自古就出土匪,到了清末民国更是匪患严重,唐继尧在任的时候没能清剿,反倒是赵泽勇剿匪很认真将蒙自境内的土匪大都赶出去了。土匪自然对赵泽勇怀恨在心,赵泽勇此举倒是帮了唐继尧一个忙,让他更容易拉拢到土匪,比历史上的规模还要大。

    而历史上,滇南地区唐继尧尽管走了,却保留了一只实力不俗的武力,龙云的一个团驻守在蒙自,可现在吗,赵泽勇的第三师盘踞在这里,而且经过胡万的铁血整编,疯狂训练,又有赵泽勇财大气粗购买的大量欧洲剩余军火,第三师现在是一只不受唐继尧控制的强军。

    胡万的决心很大,打算一战之下彻底灭绝滇南土匪,不仅仅包括蒙自,还包括大理、丽江以及滇西等地。所以悉心部署,随时掌握土匪动向,又秘密联络顾品珍,第一师第三师将暗中采取联合行动。

    1920年,9月份,突然大土匪吴学显突然结伙四五股土匪出现在滇西重镇大理,大理一个旅的旧滇军随即倒戈,土匪军声势大阵,吴学显自称云南讨逆军,要求顾品珍下台,迎唐继尧回滇执政。

    按照顾品珍的军事划分,滇西在赵泽勇的第三师防区,但是代理师长的胡万却对大理的失陷无动于衷,大军仍然集结在蒙自县集训。只是没人知道的是,胡万早都派第三师直辖混成旅jīng锐化妆分批潜入了红河周边的个旧、墨江、平江、金平、石屏、建水等地,并且有不少jīng锐侦查部队潜入到了红河展开了先期侦查。

    而对于大理的处理,则有另一只部队,顾品珍派出第2混成旅旅长金汉鼎悄然赶赴了大理,金汉鼎出发甚至还早在吴学显占领大理,因为胡万早早就已经跟顾品珍制定好了作战计划。

    10月,第三师大军突然开拔,以团为单位奔赴建水、个旧、石屏等地,切断了红河所有向外通道,又以红河团为主力,进驻红河县,接着轰轰烈烈的蒙自大剿匪开始了。红河、开远、蒙自三个县团,在红河县内各大小山川层层推进,目的十分明确直奔大小土匪所盘踞的深山密林。

    历经一个月大小激战,红河县内大股土匪军被消灭,残匪四散而逃,却如同一个网一样,被牢牢锁在红河境内,左冲右突不得脱,最后一个个要么被消灭,要么就是投降。唯一遗憾的是,匪首普小洪不见踪影,而被他掳走的巴郎妹妹阿苺也不知所踪。

    巴郎此次战斗作战勇敢,带领的红河县团一改往rì散漫作风,敢打敢冲大部土匪倒是被他这个团消灭的,只不过没能救出妹妹,巴郎剿匪后斗志全无,借酒消愁,整rì无心带兵。这样的况下,难得是胡万没有对巴郎进行处罚,反而默许了。不过却下严令,继续封锁红河周边,势必不放走一个残匪。

    那边金汉鼎旅,突然出现,打了吴学显土匪军一个措手不及,不到一天就丢了大理,接着窜入山林四散而逃。金汉鼎一改往rì剿匪出工不出力,跟土匪很有默契的形,而是穷追不舍,并张贴告示悬赏。

    北边,昭通地区胡若愚第二师突然分裂,王洁修带领一个团突然反正,第二师大乱,顾品珍率领主力,突然向第二师进攻,胡若愚战败,被迫带领剩余兵力逃入广西。此战过后,云南境内势力分布况顿时改变,成了赵泽勇和顾品珍二分天下的局面。其实赵泽勇觉得,顾品珍攻击胡若愚绝对不是因为权力,而是因为理念之争。他不是一个权奴,从他能主动让出省长一直给赵泽勇就能看的出来,他是真心发展云南的。

    第二师被打残后,唐继尧发表通电谴责顾品珍发动内战,擅自进攻滇军第二师,顾品珍则痛斥唐继尧贼心不死,cāo纵土匪祸乱滇省,全省通缉唐继尧,一旦唐继尧入滇则立刻逮捕。

    赵泽勇也通电表示拥护顾品珍,谴责唐继尧,明确表示云南不欢迎唐继尧。

    唐继尧迷梦顿时破碎。

    蒙自的剿匪并没有停息,几个县联网密集搜索排查,一个个山头,一条条山涧搜索过去,倒是抓捕了不少漏网的土匪,但是始终不见普小洪的踪迹。整个11月都没有任何消息,而土匪残股几乎清除干净,无奈胡万只能宣布结束围剿任务,将第三师大部开始调入大理、保山、丽江等地去继续清扫匪徒。

    ————————————

    “旅长,过了前面那道岭就是东川了,您说我们这次回去,会有什么结果呢。”

    一个参谋样军官对自己长官说道。

    “别想那么多,顾长官是真正的军人,既然下令我们回滇,就不会有什么其他心思。”

    黑脸膛旅长答道,这黑脸汉子国字脸,赫然竟是刚从四川经昭通回滇的朱玉德。

    “只是我担心啊,我们在四川可是吃了败仗啊。还有没赶上顾长官和胡师长的战斗,会不会被责怪啊。”

    参谋叹道。自从顾品珍从四川撤出后,四川军队联合起来,开始跟留守滇军作战,立志要把滇军彻底赶出四川,实行川人治川。在这种况下,赵又新驻守在泸州的部队接连被攻击,最终赵又新战死,余部被朱玉德收编,推出泸州。此时恰好顾品珍要对胡若愚动手,把唐继尧势力彻底消灭干净,于是电令朱玉德带领驻川滇军回滇。但是道路实在难行,等他们到了昭通的时候,已经进入了12月份,顾品珍早已经彻底消灭了胡若愚,又命他们进驻昆明整编。

    “旅长,前方发现土匪,数量不明。”

    侦察兵又传回消息,这一路上朱玉德已经碰到了不下十股土匪了,这都是唐继尧穷兵黩武闹的啊,一个云南,贫苦之地,却四处出击,云贵川粤广西都有云南的部队,搞的民生凋敝,四处为匪。

    “再探,抓个舌头回来。部队原地驻扎,就地休息,开锅造饭。”

    朱玉德命令道。

    很快侦察部队真的带回了两个舌头,一看就知道是惯匪了,眼神忽闪,不过形容却不太好看,像是刚刚被人清剿过一样,破衣烂衫的。

    对付这样的土匪朱玉德有经验,别人未必能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于是亲自动手审讯,很快就从他们嘴里得出了实话。

    “普小洪?滇中巨匪啊。”

    朱玉德心中疑惑,普小洪的名字他听过,为害滇中十余年了,从来没有被剿灭过,过去唐继尧剿匪总是虎头蛇尾的,这普小洪才能一直在昆明周边逍遥下去。只是土匪交代的事让朱玉德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这只土匪是刚刚从滇南逃来的,只剩下了不到一百个人,怎么普小洪窜入了滇南吗,滇中又没有剿匪跑到滇南去干什么,土匪交代不清楚,只说是当家的带他们去的,又被人打回来了。

    不管是什么况,没什么说的,遇到土匪了就剿,这是朱玉德的原则。

    吃过饭后,训令三军,进山剿匪。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