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 追击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求票冲榜了啊,成绩好,有爆更!!!

    ————————————

    听到隆隆的炮声,尽管不是很整齐,但是王洁修还是愣住了,保安团有大炮?

    王洁修有点不敢相信,从一开始,就没见过蒙自保安团拿出比机枪更犀利的武器,怎么突然他们就装备大炮了。

    听着轰轰的声音,应该是80口径以下的大炮,多半是山炮,可是这shè速怎么听起来不正常啊,有些过快了。

    法国75毫米速shè炮,1897年服役,以shè速高著称于世,确实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火炮。法国人也十分青睐这种火炮,以为有了这种火炮后,就能一雪普法战争的耻辱。普法战争让法国人认识到了大炮新的用法,这在以前法国人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因为法国人才是使用火炮的老祖祖。君不见,炮兵上尉拿破仑先生,带着自己的炮兵横扫整个欧洲的声威了吗。但是普法战争中,让法国人认识到,这个当年被拿破仑蹂躏的小弟弟,已经在使用火炮上超过自己了。痛定思痛,法国人悉心改良自己的火炮,75速shè炮横空出世,法国人暧昧的称其为75小姐。

    法国的75速shè炮确实xìng能优良,德国人也很想得到其制造技术,奈何法国人保密做的太好。导致了,德国人只能通过拼命加大自己火炮的口径,来弥补shè速的不足。结果在战争中,再次证明了,德国人的大口径,胜过了法国的高shè速。

    王洁修自认为是火炮专家,在讲武堂他学习的就是炮兵科,到了军队中也一直很重视大炮的使用,自认为是滇军中首屈一指的炮兵好手。一听他就听出了这火炮的特点,但是他绝对想不到,这批火炮曾经在战场上向德国人也宣泄过火力。

    “大人,敌兵跑了,怎么办追不追?”

    这时候突然胡全闯进了自己的营帐,兴奋的回报并请示。在赵泽勇当了代理蒙自道尹后,胡全就习惯xìng的称呼赵泽勇为大人,怎么纠正都改不了。

    “什么!跑了?”赵泽勇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按照他的设想,该是炮火准备后,步兵冲锋,决一死战,寄希望于背水一战,能让这些士兵发挥出超长的战斗力来,其实赵泽勇是期待发生奇迹。

    现在敌军跑了,这可不就是奇迹吗。

    赵泽勇不敢相信,立刻奔出了营帐。王洁修等人也跟了出去,他们也不敢相信。但是王洁修倒是不意外,他是炮兵出,了解火炮的威力,对缺乏大炮的滇军来说,一个覆盖xìng打击,未必不能造成溃败的效果。

    赵泽勇站在高地上,通过望远镜看到漫山遍野无头苍蝇一般逃窜的滇军,才总算相信了事实。

    吉罗则通过炮瞄仪观察着结果,对75小姐造成的结果,他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这在欧战中已经证明了,在75小姐抵近shè击的况下,即便是最jīng锐的德国陆军,也抵挡不住要溃逃。让吉罗感到不解的是,为什么对面的中**队会驻扎的如此近,大概只有一千多米,这样的距离,只能让他们免受步枪的威胁。

    王洁修也惊呆了,他想象得到炮兵的覆盖打击威力,可从来没见过,滇军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此时见过震惊不已,云南要变天了吗?王洁修心中不由得如此想到。忍不住偷偷看了赵泽勇两眼,想从这人上看到是不是有王霸之气,结果他失望了,跟唐继尧的霸气相比,这人也太diao丝了,长着大嘴盯着远方,嘴角还有口水流下,乡巴佬!

    “赵,我可以命令105火炮shè击了吗?”

    正观察着敌军况的吉罗突然离开炮瞄仪,对赵泽勇说道。

    “你做主吧,你是专家。”

    吉罗点点头:“那我就下命令了,敌军已经逃散到了105火炮的最佳火力位置了。”

    巨大的声音响起,前方不远处的105榴弹炮阵地上,四十多门大炮齐齐轰鸣。

    吉罗随即通过炮瞄观察起来,还不停的记录着各种数据,这次法国人之所以这么大方的给赵泽勇送来了德制大口径火炮,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测试这些德制大炮的各种参数。战争中法国人没少吃德国大炮的亏,当德国人请求投降的时候,法国人第一个条件就是,让德国交出五千门重炮和野炮。得到了德国大炮的同时,还止德国发展军火工业,法国还打算拆除德国的许多军事工厂。此时来测试这些火炮的参数就是为了考虑是不是要在法国重建这些火炮工厂,为法军装备这些德式大炮。

    赵泽勇则继续拿着望远镜观看,只见一发炮弹落下,就是一个巨大的弹坑,要是有倒霉鬼正好在附近,不用直接命中他,弹片不是把他撕碎,就是气浪将他掀起扔出老远。一个个四处逃窜的,满脸惊慌神sè的滇军士兵,很无助,听到炮声,只能加快步伐撒丫子跑。

    等滇军逃的更远一些后,150榴弹炮开火了,造成的结果更是让赵泽勇震惊。一颗炮弹打过去,附近十几个人同时飞起来,跟电影里演的一样了。

    看到这况,赵泽勇有些想不明白,电视中那些勇士是怎么坚持的,怎么炮弹就打不到他们上,被这样的炮弹轰击,即便是躲在战壕里也不会安全吧。

    “大人···”

    胡全又跑过来了,心急难耐。

    “你说什么?”

    赵泽勇高声问道,他们此时就在榴弹炮阵地上,炮声震得人都要失聪了,除了炮声几乎是都听不见。

    “我说,妈的,这倒霉催的大炮。我是说啊,敌兵快跑光了,在不追就——来不及了!”

    赵泽勇终于听清楚了,大声说道:“打完炮了就追。”

    炮击持续了十分钟,吉罗下命令停止炮击,该有的杀伤已经有了,在炮击下去已经没有效果了。

    “那我追了啊。”

    胡全大声说道,此时大家都几乎成了聋子。

    “好!”

    赵泽勇大声回答。

    “你怎么还不去?”

    赵泽勇看着眼前有些扭捏的胡全,不是急着追击吗,怎么反而磨蹭起来。

    胡全狡诈的笑道:“大人,是不是有赏钱啊,我怕兄弟们没jīng神头。”

    我靠,果然还是土匪一样的军队啊。

    赵泽勇骂道:“追,第一个追到城里的赏一万大洋,第一个追回蒙自的赏十万!俘敌一名赏十个大洋,杀一人,不赏。”

    赵泽勇特意强调了杀人不赏的原则,他是担心自己这些土匪一般的手下,杀的兴起,收不住手了,多造杀孽不是赵泽勇希望看到的,都是人啊。

    从河口往北,第一个县城是屏边,距离河口不到三十公里,屏边大致位于蒙自跟河口中间位置,有铁路联通,不过此时火车是不能用了,只能用脚丫子追了。

    “一万大洋,妈的,我看谁敢跟老子争!”

    胡全大骂了一句,快步跑了,好像晚了一步,大洋就被别人领走了。

    一万大洋,普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一听到这个数字,保安团的士兵疯了,一个个跃出战壕,也顾不得刚才被打破震的五迷三道的,一个个如同出山的老虎,向前方狂奔而去。边奔还边喊,缴枪不杀。

    保安团的兵,虽然不是好兵,不识字,不懂大义,战斗时候惜命,但是一个个都是jīng壮汉子,又是生活在蒙自这样的山区环境,一个个跑起来倒是不含糊,在大洋的刺激之下,一个个跑的不下于逃命的滇军士兵。

    滇军士兵毕竟刚才被吓坏了,加上开始没头一样的乱窜,体力消耗不小。一个个慢慢的被追上,可是让他们奇怪的是,追他们的士兵,只喊着缴枪不杀,却连他们看都不看,一个劲的往前跑。此时他们也不敢反抗了,早吓破胆子了,一个个乖乖的把枪扔的远远的怕被误会,然后一个个包头蹲下,姿势非常标准,都是老兵油子了,规矩是懂得。

    长跑慢慢的分出了胜负,体力好的一拨人慢慢的领跑起来,终于有看不到希望的保安团士兵,开始停下来,骂骂咧咧的开始收拾俘虏。每个人都带上一群俘虏,气愤的往回赶,边赶边骂,忍不住还踹他们两脚,仿佛是这群人把他们到手的一万大洋弄跑了一样。

    到夜里的时候,军营中已经有了上万的俘虏,基本上滇军士兵都被俘了,没当俘虏的,要么是逃的好,逃到了附近山里,或者已经回到了屏边,要么是被大炮炸死了。而回营的保安团士兵才只有三千人,也就是说,五千人还没放弃希望,跑去屏边拿长跑冠军奖励去了。

    只是此时赵泽勇还不知道,自己的部队到底追到了什么地方,屏边还是更远的地方,但是赵泽勇可不相信有人能直接跑到蒙自去,要知道蒙自距离这里,接近一百公里呢。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