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 倒唐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赵泽勇到越南已经是1920年1月末了,没有立刻归国,而是在越南盘桓了数rì,因为国内剧变了,准确的说是云南剧变。

    “很抱歉,亲的赵,对云南发生的事我感到很遗憾,但是你在船上我没法通知你。”

    皮埃尔在海防港焦急的等待,并迎接赵泽勇,一见面就告诉了赵泽勇不好的消息。

    “况到底有多糟糕。”

    赵泽勇问道。此时他已经知道,一个月前,唐继尧提出让赵泽勇的公司筹措一千万银元的要求,结果钱益拒绝了,之后唐继尧宣布撤销赵泽勇代理蒙自道尹的职位,并且想要强行接收赵泽勇的产业。钱益随即表示赵泽勇不在国内自己做不了主,并且跟胡全等人商量,打算采取强硬的姿态保卫自己的利益。钱益在法国洋行中做事久了,于是养成了洋人那种对待官员很不客气的习惯,压根就没把唐继尧当回事。但是唐继尧可是个典型的中**阀,当看到蒙自势力的表现后,立刻二话不说,宣布赵泽勇为叛逆,调集了三万大军压向蒙自。胡全的家全部都在赵泽勇上系着,只能硬着头皮,带领十六个保安团跟唐继尧对峙。结果很失败,唐继尧军队刚一进攻,胡全带的人就败了,败退到了蒙自和越南边境的河口。

    皮埃尔回答道:“你的军队已经不到一万人了,而且士气很低落,唐继尧的部队已经开到了河口,跟您的军队继续对峙。我已经联系了法国领事斡旋此事了,但是况很不乐观,我国领事对此很不积极。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完赵泽勇冷哼道:“发生了什么?很简单啊,你的祖国跟唐继尧达成了肮脏的交易,把我出卖了而已。”

    皮埃尔轻轻点点头,表示了认可。但是他心中并没有为了赵泽勇而责怪自己国家的意思,很简单,不管蒙自如何变化,他自己的利益都不会受到损失,只不过合作对象从赵泽勇变成了唐继尧而已。

    “赵,你有什么打算?如果你想出国的话,我可以帮你。”

    赵泽勇苦笑道:“我不会出国的,我现在要回去,我的国家需要我。”

    对于刚刚在欧洲转了一圈,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的赵泽勇来说,此时的处境确实很不好,不过也让他克服了对唐继尧的恐惧,要是换做以前,他一定自叹倒霉,找个新地方重启炉灶,继续发财大计。但是现在,他不想妥协。

    皮埃尔道:“那我只能表示遗憾了,你现在回去可不是个聪明的选择。”

    赵泽勇冷笑道:“我也知道。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皮埃尔有些意外,又有些为难,不过如果不是什么大问题,比如让自己出面,要挟法国zhèng fǔ干涉的话,他能帮还是会帮一把,在中国待久了,他好像也跟中国人一样,讲人了。

    犹豫了下皮埃尔点头道:“你说吧。”

    赵泽勇道:“我想问一下,我买的那批军火到了没有。”

    皮埃尔如实道:“到了,我随船来的,在半个月前,不过因为云南发生的事,现在没人接收,暂时滞留在港口。”

    赵泽勇点头:“那就好,我想请你出面,帮我把这批军火要回来,我要带去河口。”

    皮埃尔包揽道:“这个我想没问题,这些军火你已经付过钱了,那就是你的。”

    赵泽勇又道:“我听说还有一批顾问,我想让他们随我一起去河口。”

    赵泽勇采购的这批军火在自己去欧洲之前,皮埃尔之所以回法国,有一个原因就是要去打通关系,用便宜的价格帮赵泽勇拿到这批军火。这批军火有三万只步枪,还有一百门火炮,而且还有十几名炮兵顾问,来帮助赵泽勇训练炮兵。

    但是眼下这种况,大概那些顾问是不可能跟赵泽勇一起去河口的,那意味着他们将不得不面对战场的危险,法国领事,越南总督也不会同意这个要求的。

    但是看着赵泽勇的目光,皮埃尔感觉拒绝的话自己实在说不出来,索xìng不说了,帮赵泽勇传达要求给领事和总督吧,他们拒绝了自己也好交代。

    皮埃尔出去了一整天,把各种事都处理好了,再次找到赵泽勇,却带来了一个要求。

    “法国zhèng fǔ要求我向他们转移青霉素和阿比朵儿的生产技术?”

    赵泽勇对着这样一个要求十分的疑惑。法国人想要自己这两种药品的生产技术,赵泽勇是早都知道的事。甚至赵泽勇毫不怀疑,此次法国人跟唐继尧的默契中,肯定就有这种交易。眼下蒙自已经被唐继尧占领了,难道法国人还没从唐继尧那里得到自己的药厂吗?不然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没错,我们总督表示,第一,你需要向我们zhèng fǔ转移这两种药品的制造技术,第二,我们的炮兵顾问是以个人份到中国的,他们愿不愿意帮你,得看他们的意见。不过我已经联系过顾问团长吉罗上尉了,这个顾问团都是战场上的老兵了,他们不畏惧战争,只要你能支付足够的薪水,他们愿意冒险。现在就看你对于制药技术的意见了。”

    赵泽勇摇摇头:“我还有的选择吗。不过告诉你们的zhèng fǔ,两种药不可能都交给你们,只有青霉素一种,答不答应看你们的了。”

    赵泽勇知道,自己这次不出血是不可能了。不过这两种药也不是不能放弃,阿比朵儿这种药对治疗流感效果不错,现在大流感还在世界各地蔓延,这种药每天都还在给赵泽勇带来丰厚的利润,但是流感一过,这种暴利势必难以持久下去。青霉素就更实用一些,是一种常用药,但是制作起来其实并不麻烦,最重要的是菌种。历史上,青霉素菌种是一个科学家在培养细菌的时候发现的,非常偶然,所以尽管赵泽勇已经发表了制作工艺,可是法国人还是无法制造出来。但是对这两种药来说,青霉素赵泽勇显然无法垄断多久了,自己的药品被研究的太多了,迟早能得到菌种,并自己掌握生产工艺。所以赵泽勇选择将青霉素交给法国人。

    皮埃尔点点头,这两种药的利润他尽管并不清楚,因为不知道赵泽勇的生产成本,但是肯定会比自己代理所得更高,而自己的代理费已经很惊人了,因此能拿出两种药中的一种,赵泽勇已经是出血了,已经是很有诚意了。

    皮埃尔表示自己会去跟zhèng fǔ交涉的。

    ······

    站在兴华制药公司雄厚的大门外,唐继虞很得意,却又很头痛。

    他本来在四川做旅长做的好好的,突然他哥哥唐继尧对蒙自的富商赵泽勇动手了,那承想自己手下得到消息后,立刻就把自己驱逐了,因为自己带的这只旅,正是原来的蒙自道保安团,开始十六个保安团有一万多人,经过在四川chóng qìng和成都的血战,就剩下五千了,整编成一个混成旅。唐继虞是亲眼看着这只地方部队,经过战火的历练一步一步的转变成jīng锐的,所以乐的接手这样一只武装。可是没想到,蒙自地方跟唐继尧一发生冲突,自己的部下立刻就哗变,驱逐自己后,他们还私自离开四川,向云南开发。

    唐继虞像丧家之犬一样灰溜溜逃回云南后,心里始终咽不下这口气,主动请命来蒙自督战,顺利的占领了蒙自后,他觉得很痛快。但是心里也知道,自己哥哥跟法国人的秘密交易的事,于是立刻就带人包围了制药公司的工厂。他要得到这里,然后将其中一些东西,按照约定交给法国人。唐继虞知道,法国人要的东西一定很重要,否则他们绝对不会答应自己的哥哥攻击蒙自的。在云南,尤其是蒙自这个地方,没有法国人的许可,唐继尧可不敢随意行动。

    知道厂里的东西很重要,唐继尧也亲自下了命令,一定要完整的保留工厂。所以唐继虞并没有强攻,而是通知工厂,自己要和平接收这里。谁知道,自己的大军都把蒙自保安团赶出了蒙自,这个工厂竟然还要负隅顽抗,一队不到百人的护厂队竟然就敢拿起枪来跟正规的滇军对抗。

    强攻是唐继虞最后的无奈之举,但是就在自己要强攻前,药厂主事的钱主管竟然发来消息,说只要军队一进攻,他就炸毁工厂,让唐继虞什么都得不到。

    唐继虞头痛了,得意之一扫而空,将这个消息转达给法国人后,静等法国人裁定。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