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 政治压迫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狂人阿Q 书名:南阀
    “听说他又发财了,还发了大财。看来三百万是少了点,能折腾修路办学校,减税,竟然还能剿匪。这家伙到底多有钱啊,那么今年的税收一千万应该不算多吧。”

    唐继尧知道赵泽勇又发财了,他是个军阀,土军阀,可不代表就两眼不见窗外事,青霉素和阿比朵儿的事他已经知道了,知道销量很好,都是上百万的出口,而且价格十分的高昂。但是唐继尧并不知道赵泽勇到底赚了多少钱,发了多大的财。因为他不知道药品生产成本是多少,别说他了,就是皮埃尔都不知道。但是凭借猜测,唐继尧认为以赵泽勇这段时间的活跃程度,一千万他还是拿得出来的。

    于是年底前,唐继尧就打算来年给赵泽勇摊派一千万的赋税了。

    可等过完年,他的手下借着拜年的借口到了赵泽勇在蒙自的豪宅的时候,却傻眼了,在赵泽勇家门口徘徊了几圈愣是没敢进去,然后仔细琢磨了一下后,决定先回报唐继尧知道。

    赵泽勇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赵泽勇也很郁闷。

    本来是怀着对新一年的期待来到民国的,因为自己的论文已经成功发表在了世界上最有权威的科技刊物上,而且经过不少科技机构的鉴定,证明了青霉素的抑菌效果十分明显,是目前世界上最有效的抑菌药物。其实不用科技机构通过显微镜观察研究了,战场上千千万万获救的战士足以说明这一点了。

    但是当自己回到几十亩面积,四周是铁栅栏围起,里面一间罗马式大理石建筑的住所的时候,心就糟了起来。

    英法美rì意大利甚至连刚刚战败的德国,都派了公使来找赵泽勇了。

    除此之外,还有皮埃尔早早赶来,来拿货的奥哈默也在。

    “你们这是政治压迫。我们做的是正当贸易,你们没有理由利用zhèng fǔ的权力进行干涉。”

    奥哈默非常愤怒,比赵泽勇表现的还要激动。

    “没错,我可以理解为这是文明国家集体对一个个人,对一个私人企业的压制吗。我想报纸会对这种事很感兴趣,我想问问各位,你们的执政党做好了接受舆论的声讨了吗。”

    皮埃尔言辞道,在外交辞令上,他可比奥哈默这个嫩雏强了百倍。

    一众公使显得非常尴尬,只有rì本公使小野冷哼一声。

    “可是一盒简单的药品,就卖一千美元,这是抢劫,抢劫。”

    本来赵泽勇还无所谓,这些人来求自己降低药价而已,可是rì本人的气焰让他很不满意。

    “简单的药,请问你们rì本能造吗?既然是简单的药,那么我想rì本人不会需要的吧,我是不是该考虑切断药品输入rì本的渠道呢?”

    赵泽勇冷笑道,的威胁,现在rì本的疫也很严重,并且rì本人把病毒带到了台湾,听说仅仅台湾就已经死了上万人了。

    果然,小野的脸sè顿时变了,但是却忍住了没敢发作,现在是他们来求人。

    几个大国的公使同时出动,前往一个私人家中拜会,目的说出来很见不得人,那就是希望赵泽勇降低阿比朵儿的价格,美国人认为按照青霉素那种价格就很合理,一盒一百鹰洋。法国人这次大方了,表示要是一百鹰洋,他们愿意用黄金支付。英国人表示希望紧急支援给他们一批,伦敦又一波疫袭来,恐慌下的公民都开始冲击zhèng fǔ了。德国人实在是什么都拿不出手了,来是希望用其他东西换取,他们希望采取易货贸易,或者劳务输出。德国的技术工人可以很霸道的,尤其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他们打听到,赵泽勇想修铁路,也想来拿下这个单子。

    小野则还肩负了另一个任务,要求药厂释放关押的几名rì本公民。这几名rì本公民为什么会被药厂关押呢,原因很猥琐,他们试图窃取兴华制药公司的机密,通过sè保安,几个rì本人进入了厂区参观。结果呢是被眼毒的看门老人盯住了,喊来了护厂队,通通抓了起来。这事rì本人理亏,所以小野还没怎么蛮横,不过他倒是不觉得丢人,现在全世界谁不想弄到阿比朵儿的配方呢,而且青霉素也十分的重要。

    这就是事的经过。

    几个公使口气虽然是请求,但是暗含着威的架势,用大义来压,甚至弄到了北洋zhèng fǔ的公函,北洋zhèng fǔ竟然要求赵泽勇体谅西方友邦人士的困难,酌予以帮助。我擦擦,你丫是谁的zhèng fǔ啊,你是联合国吗,关心的到西方人那么远吗。

    提起这个赵泽勇就一肚子气,反倒是对这几个洋人不那么生气,自己是狠了点,这些药的利润是过高了,西方人对自己有怨言自己接受,就想中国人还对罗氏公司有怨言呢,治疗**的药物卖的那么高,真是jiān商。

    现在轮到赵泽勇当jiān商了,他倒是觉得这感觉不错,别人只是嘴上嚷嚷,自己可是得到的实惠,拿到手的是响当当的真金白银。

    倒是皮埃尔和奥哈默表现的十分气愤,打着mín zhǔ的大义,指责各个国家zhèng fǔ在压迫个人权利,是十足的dú cái行为。当然这两人绝对没有这么高的觉悟,就算有,那也未必会用到一个中国人上。

    除非这个中国人能给他们带来无限量的财富,这时候的赵泽勇说不好听点,对奥哈默和皮埃尔来说,可是比他们干爹还要亲的人呢,怎么能不维护。

    唐继尧的特使看到的就是这种况,跟看门人一打听,原来老外来是求他们老爷办事的,这样的况惊道了特使,连老外公使都要来求赵泽勇办事,这丫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啊,咱惹的起码。万一要是把事办砸了,唐继尧是能扛过去,自己能不能扛过去呢。甚至第一个拿自己开刀的恐怕就是唐继尧了。

    于是干脆直接打道回府,向唐继尧如实反映况。

重要声明:小说《南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