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只是很普通的日常而已..

    PS:跟家长说了.让老朽发点东西..家长表示同意了...所以说这是今天的.啦啦啦~存稿快没了.....中途伊卡洛斯也加入进来.就这样几人聊着闹着就到了晚上.夜凌看天sè太晚就让她们留下来陪自己一起睡觉了.一般在同龄男女还是刚求完婚并且答应的同龄男女.到晚上就会出现什么你侬我侬和谐有的事.什么要进去了.好紧.好痛.顶到最深处了.一库.(哗--)到里面吧.流出来了..咳咳..我们所讲的完全不是你所想的那个故事.虽然几个人在一起睡觉.但是绝对没有做这些让人羡慕嫉妒恨的事.更何况是伊卡洛斯还在其中.因为先不说如果自己和五十六她们H.伊卡洛斯会不会加入.主要是夜凌根本就没有想到要H.夜凌想的是都订婚了.一起睡觉也没什么吧.切记几人没有在一张上睡觉...但是某些人不这么想啊.比如政信.

    毕竟自己姐姐和夜凌两相悦.今夜同房一起睡.不瞎想才怪啊!也的确政信会这么想.明明之前一直不同房现在却同房一次.还是和五个女的.难免不让人想成什么大被同眠之类的.反正总而言之就是.政信认为自己终于可以翻把歌唱.而高兴的一宿没睡觉.至于为什么这么想.政信认为自己要当舅舅了.终于有可以欺负的人了.自己要把在姐夫上受的苦.原封不动的还给姐夫和自己姐姐的孩子上..

    可是你认为夜凌有了孩子会不好好看着让你欺负吗?如果让夜凌知道现在政信的心思.他一定会摇头叹气的说一句话.图样图森破..

    ---------------一夜过去了-----------------

    夜凌刚打算从上起来.却发现自己上压了什么东西.轻轻掀开被子.发现夜心穿着睡衣如同一只小猫一般蜷成一团躺在自己的上.不时用她那小脑袋蹭蹭夜凌的..

    呀哈里...夜凌戳了戳夜心的脸蛋.早就猜到你晚上会在我睡着的时候偷偷钻进来了啊.

    又看了看自己旁边的几张.每个人都睡的很香.嘛..让她们再睡会吧.自己先去整理点东西

    想完后夜凌熟练的把夜心放到上.熟练的给她盖上被子.不由得感叹道之前在照顾夜泠的时候都练出来了啊...

    夜凌穿好衣服.静悄悄的走到门口.慢慢的打开门.然后迅速的关上门..

    刚才自己开门的时候貌似看见了一个跟鬼一样的人站在自己屋门口啊...一定是自己打开方式不对!再来一次...

    这次夜凌没有像刚才一般慢慢的打开门.而是直接推开门.然后就听“梆”的一声..门开的太快.正好撞上那个人..

    看着在过道里捂着头滚里滚去.不停哀嚎着好疼的人.夜凌认出了他是政信.

    话说政信这么早来干什么啊..黑眼圈那么重.脸那么消瘦.Y干嘛去了啊.一开始还以为撞鬼了啊.

    “不是..政信你干什么啊!怎么成这样了啊.晚上干什么去了?还有大早上趴我们屋门.干嘛啊?不知道你这样很吓人啊.人吓人吓死人的啊!一开始还以为撞鬼了呢”...话说夜凌你是魔王啊!你莫非要成为史上第一个被吓死的魔王?

    “哦嘿嘿..姐夫不用在意我.您是不是很累啊..来我帮你锤锤肩膀.”看着政信这副无事献殷的样子.夜凌伸出手挡住政信.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啊!政信今天怎么了?会给我捶肩膀?

    “先说怎么了?!”本来认为政信看到自己的动作会停下来却没想到政信还是颠的跑到自己边.轻轻的锤着自己的肩膀.还真别说舒服..“姐夫大人.我是不是该当舅舅了啊?”

    “嗯?当舅舅?”夜凌听到政信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您看.我姐姐和您两相悦.而您昨天把我姐姐留在自己屋里.讲到这里您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政信一脸笑的看着夜凌.手里还是不停的给夜凌锤着肩膀.不时瞟一眼屋里.看完后笑的更加的..

    那路惑多.认为我和五十六她们H了呢.诶呀呀呀~政信什么时候这么邪恶了呢?而且感觉他还有另有目的呢~

    夜凌用手肘拱了拱政信“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求你姐夫?不会告诉你姐的”说完还露出了一副我懂得的表.

    “没什么了~只是当舅舅很高兴而已了”政信挠了挠脸.干笑几声.如果告诉你.我估计现在就死了吧

    “真的?”夜凌鄙夷的看着政信.内心暗笑不已.上钩了呢~答案马上就要出来了呢~

    “真的!”

    “不用掩饰了.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不就是让我帮你撮合你和雪姬吗!放心了~会帮的”

    “才不是!就是如果当舅舅的话..我就可以有欺负的人了.还有撮合我和雪姬这种事说的那么白干什么啊!会害羞了”

    夜凌听着政信不经意说出的实话.一件一件的往外掏武器.“原来是这样啊.打算欺负我的儿子啊..打算报复我的儿子啊.对不起啊!政信一直没有好好照顾你而让你变成现在这个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的恶人.真的很对不起啊!我决定了!要把你变回原来那个善良chūn节的政信.所以说害羞什么的不要在意了.现在以自己还能活下来吗!”

    “诶!?”显然政信还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反应过来不要紧了~临死前能醒悟就行了.夜凌提着红毛吃货的长枪一步一步走向了政信.

    “打..打咩”“不要跑了~雪姬我会替你照顾的!安心的去吧~shè杀他!冈格尼尔!”“啊!!!”

    .....AMEN.....

    夜凌抹掉溅在自己脸上的血..神清气爽啊..

    “唔?夜.伊卡洛斯早上好~刚才怎么了?忍忍..”铃女穿着她那短和服从卧室出来.揉揉自己的眼睛看着浑浴血的夜凌和他旁的那个安静的站着的粉发天使.打了个哈欠说道.伊卡洛斯在夜凌虐政信的时候就出来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说话.导致夜凌虐政信虐的太深入没有注意到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创建水晶宫后的柴刀效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