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今天开始做大名!

    前章说道.司空羽回到现实世界和怀表也就是安.做了一些没羞没臊脸红心跳啪啪啪的事后.跟怀表说了让他把这个世界的时间暂停.一开始答应过夜凌的.安同意了.并问了司空羽还打不打算穿越世界?司空羽的能力消失了不代表安的能力消失了啊.

    司空羽摇了摇头.轻轻的吻了下安的脸庞.“不了..在这个世界陪你就好了.嗯.对了怀表分点能力给我.有点不好的感觉.总感觉夜凌那小子不简单啊..世界也许会因他改变吧”

    安笑着点了点头.给司空羽吃下了一粒药丸.司空羽就觉得自己的实力瞬间恢复.还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啊..

    至于夜凌.现在他正处于rì本战国时代.

    夜凌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榻榻米上.自己对面跪坐着一男一女.女的是一头将近拖地的黑sè马尾穿一白sè战袍.男的则是一头黑sè的短发一很普通的古代便服.两人都是低着头.导致夜凌看不清她们的容貌

    夜凌第一感觉就是女的样子好熟.男的没怎么见过.二是自己现在是什么世界?夜凌刚想完司空羽那卧槽的声音就出现在夜凌的脑里.

    “嗯..现在在战国渣斯世界..你嘛...嗯.如果按照战国里.你是占据着两个很主要地方的大名.猜吧.哦!对了.脑中对话就成了...”

    夜凌看着始终都没有抬起头来的两人.毕竟自己是大名.她们两个是家臣之类的吧.可是现在不是想着些的时候把!夜凌表面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内心却咆哮着“喂!你怎么和我jīng神通话的啊!!”

    “不要在意~有你的jīng神坐标跟可以跟你jīng神通话了.”

    夜凌听到司空羽的回答沉默了一会.估计现在司空羽现在很高兴把.毕竟吓到了自己.毕竟晚上和他聊天的那会.知道了他是多么卧槽的一个人.只不过那个叫做安的男孩子死掉才变得如一开始那么成熟稳重的“...好吧.战国渣斯这种割草无双的世界.占据着两个很重要的地方的大名?..请先说下时间段.到后面龙马她们也是两个地方啊!”..

    “嗯..刚开始.还有战国渣斯可不是割草无双啊!什么魔人啊.妖怪啊.魔法全有可是一个比较高等的位面啊!”

    夜凌听到司空羽的话.回忆着战国渣斯的剧.一开始的话.那么只有天志.上杉.武田.独眼和足利...两个很重要的位置

    夜凌想到这里脱口而出.“天志吗??”

    “错错错..不是天志啊!虽然天志可以引发百姓的动乱.可是那些只是民兵.伤害低防御低就是人多没什么强的”

    “独眼?”

    “虽然说独眼是管理妖怪的吧.但是妖怪再怎么多也不可能直接统一战国JAPAN那是不可能的.魔法什么的不是吃素的啊!”

    夜凌听见司空羽否决了独眼.毫不思索的就说道“那肯定是上杉或者武田!”

    “...对不起你是足利..你扇飞了足利超神..就是那个鳗鱼....还有你是异国人”司空羽的话.打破了夜凌的幻想.

    “whatthe**!!!这不科学!不成有镜子吗?尼玛我不要变成鳗鱼啊!”夜凌顿时在心里咆哮着.司空羽听到夜凌的咆哮.终于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夜凌可不管那么多.现在终于他知道自己前的那个女的是谁了..山本五十六.自己前世超的游戏角sè.和谦信并排第一都不为过!她的游戏结局很温馨.给渣斯生下了一个孩子起名为山本乱义.并让山本乱义去帮渣斯攻打查比埃尔的魔人军.

    男的.肯定不是一休那货.一休那货是秃子.还有一休头上青筋暴起啊!这个少年一头浓郁的黑发!一看就不是!绝对不是!

    “放心吧~放心吧.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你前面那个男孩就是山本五十六死去的那个弟弟.只不过你不是原作那个审美观有点问题的鳗鱼啊.所以现在的你可是一个照顾百姓.为百姓着想.很有民望的大名啊.那些大家族也很支持你.你也很照顾山本五十六的弟弟导致你和山本五十六走的很近哦~你懂得.家臣以上恋人未满的说!”

    “诶诶!...真的吗?”

    “没骗你哦~我很好奇你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愿不要让我失望啊.悲剧什么的一定要阻止啊!因为这都是我们的梦不是吗?”

    “放心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HAPPYEND啊!”夜凌说完后露出了一个很阳光的微笑.司空羽听到夜凌的话也露出了微笑.

    对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HAPPY

    END.这点是不可能改变的啊..我的HAPPYEND..也已经达到了啊.司空羽想玩后摸了摸在自己怀中睡着的安的头.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夜凌啊.就让我看看你能到达什么高度吧!!.

    夜凌看着两人依旧没有抬起的头抱怨道“真是的五十六.政信你们两个人抬起头吧.私人场合不用那么拘谨的.明明都那么熟了~”明明是刚刚来到这里..可是感觉一切都那么好自然.感觉就跟真的在这里生活过17年一样啊...

    “看吧姐姐.凌哥哥不会在意那么多的~”男孩听见夜凌的话抬起了头.

    “不成!家臣就是家臣这点不能逾越!”山本五十六也抬起了头.坚定的说道.

    “可是凌哥哥说了不用拘谨的!这是主公的命令啊!难道姐姐要违抗吗?”

    “政信!凌的确是太溺你了.”

    “如果说是溺?那姐姐呢?经常和凌哥哥的时候一起逛街.一起吃东西.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这个算什么呢?”夜凌看着正在逗嘴的两人.突然发现自己一时插不上话了....五十六啊!你刚才明明说了不能逾越!为什么现在却说凌!还有!政信啊!你怎么知道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啊!这句话明明是紫薇的一句话啊!政信啊~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PS:现在一离开电脑各种头晕恶心.想吐..不成了要休息了...;

重要声明:小说《创建水晶宫后的柴刀效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