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跑路回津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郑沐阳 书名:虎啸全球
    “赖老板今天可是喝了不少了,怎么还要接着喝?”走到赖小虎边,蔡进强说道。

    抬起头,赖小虎正好双眼注视蔡进强的双眼,从对方的双眼里,赖小虎看出来了焦躁以及耐xìng用尽,同时里面还包含着一丝的冷光,显然蔡进强已经忍不住想要动手了。

    赖小虎什么话都没有说,仅仅是笑着看了看蔡进强,紧接着便再次拿出了一瓶酒,给自己和蔡进强各自倒满,他知道蔡进强不会再喝了,同时他自己也不想再喝了,不过他需要迫蔡进强先动手。

    看到赖小虎的动作,顿时蔡进强眼中寒光大胜,忍住怒意蔡进强松了松领带,这是一个信号,一个酒吧里在就埋伏好的人等待已久的信号。

    赖小虎不知道这个,不过也所谓了,反正他有足够的实力以不变应万变,就看蔡进强怎么出招了。

    果然,在发出信号之后,顿时之前赖小虎注意过的一直在酒吧里面喝酒跳舞的几个年轻人齐齐的站了起来,然后几人不约而同的往赖小虎这里走来。酒吧里的灯管伴随着几人的脚步越来越暗,等到几人走到赖小虎边的时候已经仅仅能够让大家看到人的模糊轮廓。

    这招致的在酒吧里面消费的其他顾客的不满,顿时大肆谩骂的声音就想了起来,不过还好在二楼上迅速出现一人吵着下面大声喊道,“都吵什么吵?不想死的都给老子闭嘴。”

    赖小虎注意到走过来的是四个人,昏暗的灯光下很难距离较远的人很难看清楚这里发生的具体事,四人年轻人外加上蔡进强,五个人已经将赖小虎围在了中间。

    随着对方距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赖小虎的心就绷得越紧。他知道可能接下来的某一秒钟就是分出胜负的时候了,不过他对于自己有着足够的信心。

    蔡进强缓缓伸出左手端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酒杯,然后示意赖小虎也举起来要和赖小虎喝酒,赖小虎面表的照做了。

    “乒”酒杯相碰的声音,赖小虎和蔡进强都笑了,两人端着酒杯慢慢的往嘴边送去,不过两人都不会喝下去这杯酒的。

    就在距离各自嘴边还有一寸远的时候,蔡进强和赖小虎全都动了起来,只见蔡进强突然将酒杯往地上一摔,然后脸sè大变的喊道。“动手。”

    不过当蔡进强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晚了,一秒钟,或许就连一秒钟都没有,几个手下刚刚听到蔡进强的话,便全都迅速的抽出了腰间的手枪。然后以最的速度分别放在了赖小虎的头顶四圈。

    看到赖小虎已经被自己四个手下分别拿枪指着了,蔡进强应该高兴的。可是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啊。该也拿出自己腰间的枪指着赖小虎的他此时已经不算有丝毫的动作。

    因为就在赖小虎被自己的四个手下指着的同时,他自己的嘴巴里同样塞着一把枪,赫然是一把沙漠之鹰。

    坐在座椅上,赖小虎抬起头仰望蔡进强,脸上重出现了笑容,丝毫没有担心自己此时的境地。这把沙漠之鹰是刚才蔡进强拿出口号的时候赖小虎塞进蔡进强的嘴巴里面的。他的动作很,从蔡进强来不及闭上嘴巴便已经被塞进来的一把枪便看以表明。

    酒吧里灯光很昏暗,再加上赖小虎附近的人都早已经被蔡进强有意识的请走了,所以在几人的旁边完全是空地。而其他地方的顾客在灯光不断调暗之后也感觉出来了一丝的不正常了,大部分的人都慢慢的走了,留下了的要么是已经醉酒了的,要么就是那些年轻气盛自认为不怕死的人。

    “呜呜……”蔡进强双眼迸shè出畏惧的目光,嘴巴想要说话,可是被塞进去了一把枪的他除了发出呜呜的声音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所谓,对于赖小虎来说蔡进强不说也好,因为此时站在自己两边以及背后的蔡进强那四个手下已经全都面面相觑了,他们距离的近,当然看得清楚蔡进强的嘴巴里面被塞进去了一把枪了。

    所以这才让他们为难,让他们面面相觑,来蔡进强给他们下的命令就是控制住赖小虎之后迅速把赖小虎绑起来带走,可是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几人倒是掌握着赖小虎的xìng命呢,不过好像蔡进强的xìng命也在赖小虎的掌握之中啊。

    为小弟,怎么能够不考虑一下自己老大的安危呢?所以几人现在是放了赖小虎也不是,因为这可能就让赖小虎给跑了啊,不放不是,总不能够不管不顾老大的安危吧。

    “我赖小虎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不过有一我赖小虎敢说,那就是我从来不会主动的去招惹别人,”

    这话是赖小虎对蔡进强说的,“在你今天拔出枪之前,我可以把你蔡进强当做兄弟,哪怕是和我交往的心思并不单纯,不过那并不重要,只要你做事对得起我赖小虎就可以了。”

    “但是当你动手了之后,你蔡进强就是我赖小虎的敌人,对于敌人我从来不会心软。”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赖小虎已经愤怒的站了起来,喷火的双眼瞪得蔡进强不由自主的往后面退缩了一下。

    “呜呜呜呜……”蔡进强嘴里不停的说这话,可是发出来的却都是呜呜的声音,知道蔡进强是有话要说,所以赖小虎慢慢的拿出了放在蔡进强嘴里的枪,然后枪口对准了蔡进强的心口。或许蔡进强可以让手下杀死赖小虎,但是同样的蔡进强自己今天也死定了。

    “呼,”等赖小虎把枪从自己嘴巴里拿出来的时候,蔡进强先是急急的呼了一口气,然后站口便问道,“你怎么会有枪?”

    是的,这就是蔡进强今天问的第一句话,赖小虎怎么会有枪呢?而且不但有。还是正宗的沙漠之鹰啊,这枪蔡进强虽然没有,但是他也认识。

    这正是蔡进强心里疑虑的地方,来他今天安排的好好的,请来赖小虎,然后把赖小虎灌醉,这样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赖小虎给绑了。甚至就连汪卫送过来的五把枪,蔡进强都没打算要直接使用,拿出来主要就是预防万一而已。

    可是谁知道从一开始自己的计划就十分的不顺畅,赖小虎太能喝了。从进来开始到现在,赖小虎一个人已经喝下去了十几瓶白酒了,而且中间喝的还非常的猛,要是普通人,估计早就喝死在这里了。

    可是赖小虎呢?愣是看起来一事都没有。不但喝了这么多的酒,就连自己派来的给赖小虎灌酒的人也全都被赖小虎给弄下去了。

    灌酒不行。那蔡进强就只能够用备用手段了。就是他作为预防万一的手段,直接下手,强行把赖小虎给绑了。

    赖小虎的手是很好,这一蔡进强不否认,但是他还是加相信手枪,这年月你手好的人都生错年代了。你好是放在古代运气好了封侯拜相不在话下,可是在二十一世纪,你就是手再好照样也是一颗子的事,在蔡进强手里。这个时候赖小虎应该是轻而易举的被拿下的。

    不过刚才出意外了,现在有出意外了,蔡进强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赖小虎不但手了得,而且竟然还带着枪的。

    这个太令蔡进强意外了,平rì里赖小虎给蔡进强的印象就是一个手了得的正经商人,而且经过调查,蔡进强也认为赖小虎既然以前是一个品学兼优的人,那想必现在也不会差了。说道明白应该就是一个老实人的。

    现在看来蔡进强是想错了,赖小虎早就不是上辈子那个赖小虎了,重来一世,有了傲然的资了,那赖小虎如何还会被社会给磨平了棱角了。

    同时让蔡进强震惊的不单单是赖小虎竟然有枪,还有赖小虎刚才出枪时候的动作,很,但是蔡进强还是看得清楚了,因为他里的很近。

    不过他却没有看清楚赖小虎是从哪里拿出的枪,赖小虎来的时候他观察过赖小虎,上不像是有可以藏枪的地方啊。而且也没有藏枪的痕迹。所以这样赖小虎突然就拿出了枪然后止住了自己,蔡进强刚才一直处于震惊当中。

    “这个是我自己的私人,好像蔡老大还管不着吧?”看着蔡进强,赖小虎略带轻蔑的说道。

    “你说得对,我是管不着。”赖小虎轻蔑的语气不得不让蔡进强回归现实,现在关键的不是去想那些不关紧要的事,还是想想怎么摆脱目前的困境再说吧。

    赖小虎是如自己所愿的被自己的手下给制住了,可是现在自己也被赖小虎给制住了。可以想象如果自己命令手下有什么动作的话,赖小虎肯定也会跟进的。

    放,还是不放。这是一个问题。目前来看不放肯定是不行的,因为蔡进强可不想死啊。

    但是放了的话,汪卫那里自己就没法交代啊,万一汪卫要是恼怒了自己,估计自己还是得跑路了,还有就算自己放了赖小虎,那今天自己已经惹怒了赖小虎,那么今后就连赖小虎自己说不定也不会放过自己的。想想赖小虎的恐怖手,现在再给赖小虎配上这样火爆的兵器,那自己可真是逃都没处逃啊。

    “怎么?蔡老大不会是打算慷慨就义了吧?”看到蔡进强举棋不定的样子,赖小虎轻松的问道,和蔡进强一比,赖小虎就像是边有数jǐng察为他保驾护航一样,丝毫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我放了你,那你会放了我吗?”犹豫了半天,蔡进强还是觉得有了现在才有未来,要是现在自己便被赖小虎给害死了,那还不如先把赖小虎给放了呢,至于未来汪卫会不会恼怒自己还有赖小虎会不会报复自己,那到时候再说也不迟。

    “你说呢?”赖小虎的表让蔡进强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安全了,可是刚刚刚蔡进强心里轻松了不到一秒钟,赖小虎便接着说道,“那肯定是不会了。”

    “你?”蔡进强顿时面sèyīn沉,“你不要忘了你现在也在我的手上呢。”

    蔡进强心里愤怒,同时也加剧了自己的担心。难道自己今天也死在这里了吗?不过不到最后一刻蔡进强也是不会放弃的,现在只能够拿赖小虎的xìng命来要挟赖小虎了,希望赖小虎不是那种亡命之徒才好啊。

    而蔡进强说完,边上的四个手下迅速向前靠拢一步,把赖小虎的紧了,同时几人也立马换上了高度戒备的神sè,现在看来今天是不能够善了了。

    “那又怎么样?大不了一命换一命啊,”赖小虎的话让蔡进强听着心惊跳,他就怕赖小虎这样,遇见赖小虎这样自己不怕死。想死的,他只能够心里叫自己倒霉了。

    “再说,”赖小虎接着说道,“你既然做得出这样的事,那想必你投靠的那个人在京城里很有势力了。你投靠他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要借助人家的力量壮大自己,让自己过的加滋润吗?”

    “你说。我现在就一枪蹦了你。你心里后悔吗?”

    “后悔。”蔡进强老老实实的说道,他确实是后悔啊,特别是要是赖小虎今天真的发疯的把自己给交代到这里了,那他可真的重生投胎了都要后悔一辈子啊。

    关键的是,他不想死。

    “那你想怎么样?”蔡进强只能够再次这样发问道。现在看来主动权已经被赖小虎给掌握了,自己今天到底能不能够走出这里。估计还得看赖小虎的心了,想到这里,蔡进强恨不得重重的给自己几个耳刮子,你说这件事自己干嘛要参与?要是从头到尾都不参与的话。自己现在不还是小生活过的有滋有味的。

    “不想怎么样?我只想告诉你,”说罢,赖小虎眼光扫过边蔡进强的四个手下,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即便是你的人已经拿枪指着我了,仍旧休想伤害我分毫。”

    “。”闻言,蔡进强大骇,不过还是慢了,就在刚才赖小虎说完之后,便已经迅速的动了起来。

    之间他先是迅速的一个弯腰,直接让四把指着自己的枪指向了空中,然后在四人反应过来之前,赖小虎已经往后面退了两步。

    等他再次站起来的时候,四人拿着枪的手已经在赖小虎的控制之中了。

    赖小虎一只胳膊夹着两个人拿着枪的手,然后不但右手中的枪继续指向着蔡进强的心口,就连蔡进强的四个手下手中的枪也同样指向着蔡进强。

    这下子被五把枪同时指着,蔡进强已经心惊胆战了,要是发生一擦枪走火的,弄不好自己今天就得被打成马蜂窝了。

    蔡进强不敢动,不过他的四个手下却不甘心就此被赖小虎给束缚住,所以在反应过来之前四人全都用力的挣扎了起来,不过既然已经被赖小虎给束缚住了,想要挣脱赖小虎的怀抱那显然是不太现实的。现在赖小虎的力量足以一把捏碎几人的头骨。

    挣扎了几下之后,四人终于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赖小虎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两,四人挣扎了一番,不但没能够从赖小虎怀里摆脱出去,反而被赖小虎收缩的力气给夹得生疼,丝丝的寒气从几人心底里发出。

    就在赖小虎以为四人要任命的时候却突然看到最左边的一个人竟然已经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间了,显然这个人是在拿兵器,虽然不太可能是一把枪,但是最起码一把刀是不成问题的。

    “你真以为我不敢开枪啊?”看到那人的动作,赖小虎大怒,迅速转向左,然后右手上来指着蔡进强的枪口已经转向了那个人。

    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赖小虎就已经扣动了扳机,“噗”不是“砰”的一声,因为今天赖小虎的枪上带了消音器了。

    不过不管声音如何,沙漠之鹰还是沙漠之鹰,它的威力是不会因为声音的改变而改变的,在扣动了扳机的同时,子迅速shè出,在对方手还没有拿出来的时候,子便已经从对方的左肩膀上穿透了出去。

    子最后落到了哪里赖小虎不会去管,不过那个被shè中的人确实突然惨叫一声,然后伸向腰间的手也掉了下来,同时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已经掉在了地上。

    那人嘴里惨叫,汗珠迅速布满全。疼痛你的他想要用右手去捂住流血的肩膀,可是他的右手却被赖小虎给固定住了。

    而在这一声枪响的同时,不单单是那人吃痛的惨叫,有其余四个人心里的大骇,这里面就包括蔡进强。

    之前虽然被赖小虎指着,但是最起码蔡进强心里还是有一底气的,他不相信赖小虎真的敢开枪,如果自己真的把赖小虎到了绝境上那就不说了,但是就像现在这里,他真的不相信赖小虎有胆量开枪。

    这是一个胆量的问题。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成为天生的战士的,也不是每一个人拿着枪就敢开枪的。

    可是现在蔡进强知道自己想错了,赖小虎这哪是不敢开枪啊,这开起枪来简直就是形式果断,说开枪就开枪。这下子蔡进强心里的一侥幸全部消失了。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还是再次让蔡进强对赖小虎有了的认识。在他的眼里赖小虎就简直不是一个人。

    只见赖小虎第一枪打出去之后,冷眼看了看那个惨叫的人。不过赖小虎却并没有就此放过他。反而是迅速再次两枪打出,分别打在了那人的双膝之上。

    沙漠之鹰的威力有多大,这两枪下去,虽然死不了,但是估计这个人这一辈子就完蛋了。

    两声枪响,包括蔡进强在内的其余四人再次心惊胆战了起来。同时心里的所有不该有的心思也全都抛出了脑海了。

    而那个被打中则在两声惨叫之后迅速双膝跪地,如果不是赖小虎还架着他的右手,估计他早就趴在地上了。

    既然这个人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赖小虎也没有在制住他的必要了。迅速松开双手,直接把四个人全都放开了。

    赖小虎一都不担心其余三个人会跳起来对自己不利,因为在那个被自己打中的人倒下去之后,赖小虎仍旧没有放过他。

    “我最讨厌不老实的人。”说罢,再次一枪打中了他刚才还完好损的右臂。

    四枪,一个活生生的人便被赖小虎给废去了四肢,而整个过程之中赖小虎做的行云流水的,没有意思的拖沓,是没有意思的皱眉,如果这样还不足以威慑其他人的话,那赖小虎不介意再给其他人一个教训。

    赖小虎重坐下,而除了那个四肢被废趴在地上陷入了昏迷的人之外,蔡进强几人全都老老实实的主动的站在了赖小虎的前面。

    蔡进强的另外三个手下手里还拿着手枪,可是此时三人谁也没有胆量举起枪照着赖小虎,而赖小虎呢?把那把沙漠之鹰往桌子上一摔,然后伸出左右,三个人看到之后全都老老实实的把手枪给放到赖小虎的手里了。

    然后眼光瞅了瞅地上掉着的那把枪,中间那人朝赖小虎讪笑了两下,然后迅速扭弯腰把那把枪也给拿了起来,再然后交给了赖小虎。

    最后,赖小虎看向了蔡进强,在赖小虎带着寒气的笑容注视之下,蔡进强还是没能够顶住,自己老老实实的把腰间的手枪给拿出来交给了赖小虎。

    这下子,赖小虎手里便有了六把枪了,一把是自己的,而另外五把则是刚刚收上来的。

    这里发生的事早就已经被其他地方的人给察觉到了,所以在赖小虎坐下之后,酒吧里顿时灯光大亮,整个酒吧全都被照的清清楚楚。

    这里是蔡进强的一个聚居地,除了分散在外的手下之外,这里面聚集着蔡进强不下三十个手下。

    所以在灯光亮了之后,蔡进强的其余手下们见到老老实实的站在赖小虎面前像个犯了错误的学生样子的老大,都是感到一阵的莫名其妙,今天老大是出了什么邪乎了?

    可是当看到躺在地上已经染红了地板的那个人之后,顿时众人不是大骇,难道这个人已经被打死了吗?

    酒吧里面声音大作,那些以为自己胆大留下来的人此时再也不再这里充大爷了,一个一个像是难民一样往外面冲去。而蔡进强的那些手下则全都齐齐的抄下家伙想着赖小虎这里围了上来。

    可是人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因为蔡进强已经在这些人冲上来之前发话了,“全都给老子站住,往后面退,不许上来。”

    说这话的时候。蔡进强的声音都是带着颤音的,他害怕啊,害怕自己这些手下要是惹怒的赖小虎,到时候赖小虎要是在自己上发泄起来那可就郁闷死了啊。

    自己老大的声音这些小弟们当然听到清清楚楚了,现在看到赖小虎手边摆着的六把枪,不但蔡进强害怕,就是这些小弟们也害怕啊。

    他们别看人多,但是也都是拿着棍棒的,顶多也就是拿上几把刀而已,可是和赖小虎一比。没人嫌弃自己命长啊。

    眼光扫过那个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的人,赖小虎朝蔡进强的那些手下们说道,“还不去找个人给他看看去,别让人家死了。”

    当然,赖小虎也没有忘记jǐng告一番。“记住了别报jǐng,要不然我是不会把你们怎么样。但是你们的老大。那我可就管不住了。”

    “都别报jǐng。”蔡进强重复了一遍赖小虎的话,然后又奈的低下了头。

    等那人被带走了之后,赖小虎眼光扫过酒吧的屋顶,还好没有监控,要不然万一自己走后被人摆一道那就倒霉了。

    刚才开枪的时候倒是舒畅,可是要是到时候jǐng察找上门了。那也有自己受的了。赖小虎还没有想过和国家对抗呢。

    “对了,你们这里没有监控吧?”赖小虎不放心,又朝蔡进强问了问。

    蔡进强很想说没有,不过这个时候他是真的没有一欺骗赖小虎的胆量啊。“有,有两个。”

    随后,蔡进强指了指监控的位置,赖小虎一看,好家伙,这两个监控隐藏的可真够深的啊,怪不得连自己都没看到。

    接下来不用赖小虎吩咐,蔡进强自己就已经吩咐手下去把监控的东西给弄了过来,然后当着赖小虎的面,这些东西全被砸了砸,最后就连那两个监控器都没有幸免,也被弄碎了。

    搞定了所有事之后,赖小虎终于可以安安生生的办自己的正事了,来来之前赖小虎是想着从蔡进强这里打听黑狗的事的,不过现在也不晚,只不过是和自己一开始预想的景不太一样而已。

    但是这样加有效不是吗?赖小虎心里想到。

    “说吧,你是不是知道那个黑狗的事?”赖小虎问道。

    “是,是知道。”蔡进强没敢隐瞒,紧接着就把所有有关黑狗的事都给说了一遍。

    蔡进强说的很详细,也让赖小虎对黑狗这个人的为人以及一些事迹有了了解,这还真是一个狗仗人势的奴才。

    到了最后,赖小虎也是这样评价道。

    当人,言语之中蔡进强说的黑狗竟然要打自己边女人的主意,也是让赖小虎心里愤怒不已,来没想把对方怎么样的,不过现在在心里赖小虎却已经给黑狗划伤了必死的符号了。

    当人,最让赖小虎感兴趣的还是汪卫以及共荣会的事,因为刚才介绍黑狗的时候蔡进强多次提到过汪卫以及共荣会,想必这个就是黑狗嚣张的资了。

    “汪卫是汪家的老二,不过汪家家住和老大死了之后,汪卫当了汪家的家,而且他还以汪家家住的份继承了他父亲的共荣会会长。”

    “共荣会?这是个什么玩意?”赖小虎直接问道。

    “这不是什么玩意,这是一个黑帮。不过他们是整个京城最大的黑帮,而且他们已经雄踞京城四十多年了。”

    蔡进强的话吓了赖小虎一跳,而蔡进强对于共荣会介绍的越详细,赖小虎就越是听的心惊,太出乎意料了,共荣会的势力太大了,而且让赖小虎想不明白的是,在京城之地这么大的势力怎么会存在了这么多年?

    垄断了整个京城的地下,就连以前胡海坤巅峰时期在津城也没有做到这一步,胡海坤虽然是老大,手下的帮派也是整个津城最大的,但是在胡海坤的下面,同样还有其他大小的帮派存在着。

    可是在蔡进强的描述之中,虽然京城除了共荣会之外还有其他的帮派势力,但是这些帮派势力当中最大的一批也就是像蔡进强这样的。手下有百十来号人,再多了就没有了,而那些小的帮派,人数则是少的可怜。

    关键的是,就连最大的像蔡进强这样的帮派,对于共荣会也是言听计从,一旦共荣会有什么事吩咐下来,这些人必定当成圣旨一样去办。

    总而言之,像蔡进强这样的人,甚至就连他们的生死都被共荣会的人给掌握了。

    所以说。赖小虎很语,没想到给自己当对手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偌大的势力。虽然黑狗这个人自实力不咋地,但是就像蔡进强说的那样,黑狗和汪卫是发小,两人一块长大。同时也是汪卫最最信任的人。

    可以想象,自己动了黑狗。汪卫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而汪卫如果插手了,那就代表着整个共荣会也就插手了。

    到时候赖小虎需要对付的就不是黑狗了,而是他背后的共荣会,这么大的一个势力,赖小虎真是有心惊。

    不过即便如此,赖小虎也不打算放过黑狗。不单单是因为当初在长城上发生的事,还是因为这个黑狗竟然对自己边的人动了心思。

    这在赖小虎看来是绝对不可忍受的,龙有逆鳞,犯之必死。即便是黑狗的背后可能站着数条龙。但是赖小虎还是要去闯一闯。

    害怕,退缩,这两个词早就已经从赖小虎的字典里面被跑出出去了,哪怕前方是龙潭虎,他也要踩他个天翻地覆。

    不过赖小虎也不会盲干,因为现在突然得知对方的势力之后,赖小虎有没有头绪,自己第一步该从哪里下手呢?

    不过在动手之前,还是先把自己边的几个人给带到安全地方再说吧。

    从蔡进强那里打听清楚了之后,赖小虎便离开了蔡进强的酒吧,从始至终,赖小虎都没有把蔡进强怎么样。

    而等到赖小虎走了之后,蔡进强顿时仿若虚脱了一样,趴在刚才赖小虎做过的座椅上,缓了一会,蔡进强站起来坐下,然后眼光从众多手下上扫过,“这件事谁都不要说出去,否则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是,”众多小弟齐齐答道。

    让众人下去,蔡进强确实立马没了方才的威风,整个人浮现了恐惧的表,站起来在原地转了十几圈之后,蔡进强终于下定决心,然后立马叫来几个心腹,上了二楼。

    而那边的赖小虎离开蔡进强那里之后则直接去了宋雅乔她们住着的酒店,同时临走之前蔡进强的那五把手枪也便宜了赖小虎。

    这个时候宋雅乔她们刚刚从外面购物回来,正要睡觉呢,看到赖小虎进来,众人一阵惊奇,“怎么?没事了?”高茜第一个问道。

    她们住在酒店就是因为赖小虎说店里晚上不安全,所以才被赖小虎带到这里住的,同时照看店面的事则就交给了赖小虎了。不过现在既然赖小虎也回酒店了,那可能就是之前的担忧已经解决了,众人心里想到。

    “好了,都不要多问了,赶紧收拾东西,咱们连夜离开这里。”赖小虎不得不带着宋雅乔她们暂时xìng的撤离,如果是他自己,随便找个地方一钻,结对没人找得到,但是有了宋雅乔她们六个女的,那赖小虎一个人再厉害也不行。

    而且今天自己已经和蔡进强闹翻了,赖小虎不相信汪卫那里得不到消息,到时候一旦让他行动起来,不说赖小虎自己,他就担心汪卫这个人对宋雅乔她们下手,在蔡进强的描述里,对汪卫的评价可不怎么好,这也是一个不按规矩出牌的主。

    赖小虎的话让众人心里一惊,而看到赖小虎急切的表,大家再清楚不过了,看来事远远比想象的要糟糕了。

    “小虎,倒地怎么回事?”这个时候轮到宋雅乔发话了。虽然之前几天里她一直对赖小虎不怎么搭理,但是真的看到赖小虎现在焦急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这一次对方来头有大,”说吧赖小虎就把共荣会的事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总而言之让几人知道事的紧迫xìng就可以了。

    还别说,赖小虎一说完,顿时六女收拾东西的速度加了不少,而宋雅乔是在一边不停的催着。

    众人收拾完的时候刚好是九五十左右,急匆匆的在酒店里退了房,然后赖小虎叫来车连夜从京城返回了津城。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赖小虎没有惊动张颖他们,而是找了个酒店吧宋雅乔一行人安置了下来。在京城赖小虎不放心,但是在这里,赖小虎却是一都不担心。汪卫的势力再打,你手也伸不到这里来。

    不过赖小虎也没有闲着,而是在半夜的时候便通知了胡海坤以及高鸿,同时三人在胡海坤那里碰了面。

    “你怎么来了?”已经半夜了,不过胡菲菲却并没有睡觉,赖小虎去的时候她还正在下面看电视呢,赖小虎估计胡菲菲现在已经养成了熬夜的习惯了。

    “找你父亲有事,”赖小虎面带微笑,然后又开口说道,“早睡吧,要不然对体不好。”

    “要你管。”眼睛死死的瞪了赖小虎一眼,不过胡菲菲说完还是老实的关了电视,然后穿着睡衣上了楼。

    “小虎,来了啊。”胡菲菲上去之后,胡海坤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赖小虎,赶忙招待赖小虎坐下。

    胡海坤想必是已经睡下了,不过既然赖小虎来了,那也只能够再起来了,谁让赖小虎面子大呢。而且胡海坤和赖小虎两人也是多天没见了,坐在一起便叙起了旧,不过没过半个小时,高鸿也来了。

    看到人到齐了,赖小虎便直接把自己遇到的麻烦说了下,其实就是把自己和黑狗、汪卫以及共荣会的事给说了一遍。

    赖小虎之所以找上两人,主要还是因为两人是和汪卫一样xìng质的人,而且虽然两人都没有做到像汪卫那里垄断了京城,但是最起码两人的力量加起来也不会比那个汪卫差了。

    自己和黑狗的事,赖小虎还是得听一下两人的意见,而且弄不好他还得靠两人手上的势力呢。

    “汪卫?共荣会?”听了赖小虎的话,高鸿皱了一下眉头,“你知道我刚刚坐上老大没多久,对京城的事还不是太熟悉,这个人我听说过,但是不怎么熟悉。”

    说完,高鸿和赖小虎都把目光看向了胡海坤。

    看到两人的眼光,胡海坤很是一番自得,看看你们虽然都是后起之秀,但是这些地方还是比不上我这个老一辈啊。

    “汪卫?汪家的一个毛头小子,这个人不是什么好鸟,听说他父亲和他哥哥都是他害死的。”

    胡海坤的话让两人再次皱了眉头,没想到汪卫竟然连这种事都做的出来。

    “不过共荣会,那可是老对手了。”胡海坤接着说道。未完待续。。)

    多小说最章节请:57小说或直接访问57

重要声明:小说《虎啸全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