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剑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义平 书名:太玄天眼
    两人总体也没什么大碍,只是有点脱力。休息了一会儿,看看时间还早。由于江当当忍受不了尸体上的臭味,便决定继续深入。因为到目前

    为止,还没有任何的收获,除了那颗玄丹。但是他们是来找铸剑材料的,这个对不上号。

    初战告捷,两个小家伙信心大增,高高兴兴地继续上路了,一路上津津有味地聊着刚才的战斗。江当当挥舞着手中那把“破剑”,叫嚣着待

    会儿进去把整个漓茫山的凶兽都教训一遍。骆平还很兴奋,不过他刚才旁观了整个战斗,现在正在思索着那些细节:刚才那一剑如果不是横劈,

    而是上撩会不会效果好点?虎斑猫扑过来的时候如果不跟它硬拼,先退一步等它扑空再进,不就能趁它后力未继的时候抓住空门吗。他将这些

    想法分享给江当当听。两人激烈地讨论着。这场战斗获得的战斗经验,就在两人的争吵声中,被慢慢地提炼、吸收。

    “骆平,我饿了。现在都下午了,我们午饭还没吃呢。”一个时辰后,在一个小湖泊的边上,江当当向骆平叫苦。

    “哦,我也有点饿了,要不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找点吃的。”骆平犹豫了一下说道。湖边地势平坦,都是些矮草,没有什么遮挡物。想

    来也不会有什么厉害的玄兽躲在里面。就算遇到危险也来得及反应。骆平也就放心地在这里休息了。“我就在这边上找,看看有没有山鸡兔子之

    类的。抓点来烤烤,你别乱走,在这等我。”

    一听到吃的,江当当满眼放光,小脑袋点的跟啄木鸟似的。“嗯,知道了,你快去吧,多弄点,我好饿好饿的。”骆平环顾四周,朝着左边

    的灌木丛去了,从以前打猎的经验来看,这个地方距湖泊不远,有水有草,应该会有不少野兽的。而且灌木丛低矮,也藏不了什么大型动物,比

    较安全。其实,若是烤的话,刚才的那只虎斑猫可能更加合适。可惜走得太远了,回去的话不方便,也不安全。骆平想想就算了。

    看着骆平出去“觅食”了,江当当一个人觉得无聊,便坐在湖边玩水。太阳光从西边照在湖面上,反shè出金灿灿的一片。就犹如一颗碧绿的

    翡翠上镀了一层金箔。煞是好看。江当当的小脚在浸在水中踢来踢去,她感到一阵清凉从双脚上传来,那是浓郁的水玄气。贪玩的她,也将自

    的水玄气轰入水中。随着她地介入,打破了原本的平静,水面上翻起了一股股的一人高的波浪,向远处传去。“哗啦啦啦”一阵响。江当当觉得

    好玩,她突发奇想,整个人趴在湖边,把双手伸进水中,朝湖底打出一记飞瀑连珠。一波一波的玄气冲击着湖底,尘封多年的泥土被掀开涌起,

    弄得原本清澈的湖水一阵浑浊。

    渐渐地,悬浮的泥土慢慢沉淀,水质稍微清了点。这时,一道蓝sè的光影被江当当发现。她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只看出大概有巴掌长,颜sè

    很漂亮。江当当睁大了双眼,可是因为有风,湖面始终微波粼粼。怎么也看不清。好奇心驱使着她毫不犹豫跳入水中,丝毫没有去想过下面会不

    会有什么危险。

    她慢慢地往下潜去,湖边的水不深,很快江当当就看到了这件蓝sè的物品。这是一把剑的剑柄,剑不知去哪了,纤细的剑柄比她小巧的手

    掌略长。与寻常剑柄不同的是,它的剑锷很小,不仔细看根本就是没有。剑柄通体幽兰,上面有一道道金sè的纹路,盘成玄奥的纹理,jīng美绝伦

    。这把剑柄不知道埋在这湖底多久了,因为岁月没有在上面留下丝毫的印记,依旧铮亮如新。江当当越看越喜欢,伸手把它抓在了手中。入手感

    觉是冰凉的,那是一种似金非金、似木非木、似玉非玉的质感。无法言表。

    江当当的心里已经笑开了花,一张小脸因为在水中而鼓着一口气,但依旧能从她眯起的双眼中看出她心中的喜悦。这时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

    她后的景象。那是几十条各种水生的凶兽,大多是一二阶的,被刚才这里的动静吸引过来。突然其中一条二阶的鬼面鱼率先向眼前的人类发起

    了进攻。水流引动,江当当也察觉到了。不等转,左手向后甩去,一招劈风手斩在了鬼面鱼的头上。鬼面鱼受创后退,不过它这一击却像个导

    火索,引起了其他凶兽的群起攻之。虽说都是些弱小的凶兽,但架不过数量多啊。何况这里还是它们的主场。还好江当当也是水属xìng的,不会受

    的水底的压制。若是其他属xìng的武玄境玄者在这里,估计连逃跑的机会都不会有。蚁多咬死象啊。当然,如今的江当当看到这么多的玄兽,也只

    有逃命的份。她将玄气从脚底喷出,借力反弹,快速地往湖岸冲去。只是她后的水生玄兽虽说修为弱小,但速度似乎更快。江当当一个起

    经到了湖面,离岸边也只有十多步远了。可是玄兽的攻击也已经到了,或是撞,或是咬。痛的江当当一阵尖叫。她不时的对着后发起攻击,虽

    说能击退或击毙几个,但缠上来的是更多的玄兽。

    就在江当当急的都快哭出来的时候,她握着剑柄的手本能地朝玄兽密集的地方挥去。奇迹发生了,剑柄上突然出现一道两尺长的红芒,就像

    是剑柄上突然长出了剑一般。红芒随着手臂地挥动,斩出一片扇形。下一刻,红芒消失,刚才被触及的水域中的二三十只玄兽全部断成两截,

    鲜血才开始蔓延。这一剑,竟干掉了一小半的玄兽,也露出一个空挡。江当当感觉压力顿轻。来不及想刚才是怎么回事,急忙往岸边游去。游到

    一半的路,又被包围了。

    于此同时,骆平也回来了。远远的他就听到了江当当的尖叫声。赶忙扔下手中的山兔,跑了过去。刚好看到了之前的一幕,但他也没多想,

    就窜进水中。骆平还不会玄技。只能对着那些玄兽抡拳头一只一只打。雷属xìng在水中有些克制那些玄兽。被他打过的玄兽都冒着泡浮出了水面。

    不过它们会快就又会醒来,这对战况的帮助并不是很大。

    江当当急了,哭着说:“骆平,怎么办啊,我们不会死在这里吧。我还有很多好吃的没吃过呢。”此时的她心已经全乱了,连个玄技也施展

    不出来,不过吃还是不会忘的。

    “你刚才的那种红光怎么不用了?那个用两次,估计就能把它们全打死了。”骆平问道,骆平并未慌乱。况很危机,但他却越是冷静地再

    想办法。

    “我试过了,用不出来。”

    骆平也感到无计可施,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对你,爷爷不是给我们不少玄宝吗?快用啊。”出来之前,江山老祖给他们一些触发式的玄

    宝,只要注入玄气就能引发。因为江当当已经是武玄境了,能输出玄气,便放在了她上。

    “哦,对哦。”听了骆平的提醒,江当当掏出一个莲花状的金属玄宝。这是一件玄级上品的一次xìng消耗玄宝,名叫流光铤。注入玄气后能往

    一个特定的放向发出一百六十片花瓣,每片都异常锋利,足以洞穿三阶玄兽的**。

    “等一下。”就在江当当刚准备用的时候,骆平喊道“我数三声,我们一起下潜,要快。然后你对着上方引发。”江当当不解,但也没多想

    ,照着骆平说的做。那些玄兽发现者两个人类突然往深处沉去。楞了一下,也对着他们一拥而上,追了过去。毕竟越是深水对它们越是有利,在

    上面也怕他们跑了呢。由于两人是先下去的,而那些玄兽则由刚才的两个包围圈,在追击的过程中混成了密集的一团,在他们的头顶上。“就是

    现在,快。”江当当听后毫不犹豫的引发了手中的流光铤。“噗、噗、噗.....”流光铤发出的花瓣笼罩了上方的兽群。每只玄兽都中了不止一片

    攻击。瞬间,近乎死绝。侥幸活着的三两只,也已经是伤痕累累。

    危机解除,两人终于安全地上了岸。看着水面上漂浮的几只玄兽尸体,江当当恶狠狠地说:“哼!还想吃掉我,这回看谁吃谁。”下一刻,两个人坐在火堆旁,上面烤着刚才打死的几只玄兽,他们只捞了浮在水面上的几只较近的。至于沉下去的和比较远的,他们实在是不敢再下水了。哪怕当中可能会有玄丹出现。

    在火上的烤发出“嗞嗞”的响声,格外人。累了一天的两个小家伙馋得口水直流。由于调料水面的,都在水中浸湿了。自然少了不少味道,但是原汁原味的烤,含着玄兽特有的香味,倒也别有一番滋味。当然这与经历了两场大战后空空的肚子也有关。

    吃饱饭后,两人终于有时间好好地研究起了这吧剑柄......

重要声明:小说《太玄天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