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初战玄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义平 书名:太玄天眼
    自从和江当当认识之后,两人就终rì形影不离,腻在一起。或许是因为年纪相仿,周围也没有其他孩子,方圆百里只此一家。但是看在别人眼里就不一样了,骆平的两位师父和江山老祖天天在两个小家伙面前打趣道:多般配之类的。商量着给他俩定了得了。搞得骆平每次都是面红耳赤的。倒是江当当大大咧咧的,丝毫不放在心上。实在不爽了,就拿骆平出气。理由是:如果不是骆平,哪那么多事。无奈骆平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只好咽下这口气了。

    这天,两人一起去漓茫山山脉的深处。原因是江当当不喜欢他爷爷给她的那把剑,虽说那是一把地级玄宝。但是她觉得那把剑太大,太笨重,也太难看,不适合她用。她想要自己打造一把剑。江当当是金属xìng玄者,只要玄气能够外放就有制器的能力。制器一般还需要火属xìng玄者辅助,不过没有的话拿其他鼎炉也行。此时距江当当突破武玄境又过去了几个月时间,她要去找点炼剑的材料,这些材料漓茫山深处都有。江山老祖了解这片山脉,这里的凶兽一般都在三阶以内,四阶五阶很罕见,更别说六级灵兽了。毕竟也是个偏远的小地方。再说他也给了江当当一些防的玄宝,遇到危险也能求救,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就让他去了。

    觉得自己简直天下无敌的江当当在前面开路,而“小跟班”自然是走在后面的。从高处俯视,漓茫山山脉就像一条蜿蜒的蜈蚣,很长,只是腹部有些偏大,两侧延伸出很多短短的“蜈蚣腿”。两个人现在就处于其中一条腿上,正小心翼翼的沿着外围前行。清晨的森林里,空气清新湿润。草丛里不时有动物冒出,不过都不是凶兽,只是先普通野兽。逛了一个时辰多,一只凶兽也没碰到,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材料,江当当显然有些不耐烦了。找准方向直接往森林深快速处走。大约走了十几分钟,眼前出现一棵参天大树,骆平二人也合抱不过来,树冠像一把长枪,直冲云霄。只是这枪头却已经折了。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貌似就是这个道理吧。

    江当当走到树下招呼骆平也过来坐一会儿,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行动。骆平刚准备坐下,突然识海中传来一阵悸动,他感到一股凶厉之气从头顶上方传来,明显是对着他们两人的。连忙对江当当说:“小心。”话音刚落,一道利爪对着江当当的脑门拍来。江当当本能地提剑格挡,只觉得剑传来一股巨力,震得她往后退了十来步才稳住,同时也与之拉开了距离。这是他们才看清袭击者的面目。

    这是一只三阶金属xìng凶兽:虎斑猫。说它是猫,其实它的体型跟老虎更为接近,长两米左右,高一米不到,比老虎略矮,黄sè的体上有一条条黑痕。只是因为它的叫声与猫一样,都是“喵喵”的,因此才有虎斑猫的名字。虎斑猫比同阶的虎类凶兽更为难缠,它不仅拥有虎类凶兽的力量,同时也拥有毛类凶兽的灵活的速度,且非常狡猾谨慎,它一般栖息在大树上以做掩护。喜欢从高处偷袭猎物。

    一般来说,同阶的凶兽都要比同阶的玄者要强,何况这只三阶凶兽中的佼佼者。虽然两人都曾经与凶兽战斗过,不过那些都是在长辈在监督下的训练。挑的都是先皮糙厚的,没什么杀伤力的。打得过就自己打,打不过就大人打。而眼前的就不同了,打得过就活,打不过就死,逃也逃不过。不过虽说刚才的偷袭吓了两人一条,由于骆平是灵师,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江当当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所以倒也没有害怕。反而激起了好胜之心。

    虎斑猫观察了一圈眼前的两个人类之后,觉得有点看不透骆平,倒是江当当因为刚才拼过一记还有点把握。便率先对江当当冲了过去。江当当也不惧怕,脚下踏出秋水无痕步,不退反进,一人一兽相距三部的时候,江当当突然顿住,往左跨出一步,避开了虎斑猫的双爪,提剑对它脆弱的腰部舞出一记飞瀑连珠。第一剑击中了虎斑猫的腰部,伴随着一声凄厉的猫叫,虎斑猫的腰部出现了一道半尺长的血痕。不过它的应对很快。灵活的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过来,利爪挥舞,一道道凌厉的金属xìng玄气划出,冲击着江当当的剑气。“嘭、嘭、嘭”几声,剑气被冲散。江当当看了一眼手中的jīng铁长剑,竟被打出了好几个崩口。来不及惊讶,虎斑猫又高高跃起对她扑来。江当当体向前倒去,脸对着地面,以近乎平贴的姿势转向上方的的虎斑猫划出一剑,虎斑猫的两只前爪也同时向下拍来。江当当一蹬双脚体朝虎斑猫反方向滑去,躲过一击,只是手臂上被虎斑猫的玄气边芒触及,破了点皮。而刚才她所在的地面上,留下了几道半尺深的爪印。吓得江当当冒出一冷汗。不过还好没受什么重伤,倒是虎斑猫的腹部又添了一道伤口,引得又一声惨叫。

    没等缓一口气,双方又厮杀在了一起。只是战法变得更加谨慎保守,都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对方。虎斑猫体灵魂,力量强大。江当当金属xìng主防,水属xìng主攻,法飘忽,不可琢磨。虽说打的激烈,但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是这一人一兽激战着,无暇顾及周围,因此,没人发现刚才站在一边的骆平不知道到哪去了。原来,骆平知道这虎斑猫实力强大,自己又不会什么武学,冲上去也帮不了什么忙,还不如躲起来等待机会。这种时候不能鲁莽,只能智取。他从巨树的另一侧爬上了树杈,躲在枝叶繁茂的地方。观察着下面的战斗。

    只见江当当一剑接下虎斑猫的一抓,借力旋转体,又是一剑劈向其头部,却被它躲开。由于她战斗经验不足,没有留力。一剑劈空,体就失去了平衡,差点摔倒,整个体的侧后面完全暴露给了虎斑猫。虎斑猫抓住机会,四肢下沉,双眼放光。准备蓄力,一击撕裂对方。这时,早已等待多时的骆平双手十指交叉握拳,将全的玄气全部集中压缩的了一起,奋力跳下。虎斑猫视乎感觉到了危机,但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也太迅速,没有给它反应的时间。伴随着一声低沉的闷雷巨响,骆平用尽所有力气,一拳砸在虎斑猫的后颈部。暴烈的雷属xìng夹杂着jīng神震涌进虎斑猫的大脑中。虎斑猫瞬间七窍流血,张大着嘴,却叫不出声来。江当当抓住这个机会,体还没站稳,长剑掷出,准确地插入那张嘴里。长剑穿透虎斑猫的头颅,从它后脑穿出。差点就刺到正在背上的骆平。

    虎斑猫庞大的躯不甘地倒下,血留了一地。骆平两人也无力地坐在了地上,大口地喘息。经过刚才一番大战,无论体力,玄气,jīng神都消耗巨大。骆平虽然只出手一次,却也感到一阵乏力。本来一个双属xìng的武玄境玄者对付这么一个三阶凶兽,应该不会那么吃力,再说还有个骆平辅助。但是江当当进去武玄境的时间太短了,修为也才达到二层。各种武玄运用得也不太熟练,特别是那两个地级的,因为品阶太高,难度太大,而金属xìng的劈风手更是没怎么练。最重要的还是战斗经验的不足,这也是江山老祖同意并旁敲侧击地提醒她出来的原因。因为他深知想要在这片天地下生存,想要攀登玄道巅峰,一个“杀”字是必需要经历的。强者之路,是由无数鲜血染红,无数的尸骨铺就的。如果永远将他们带在边,护在麾下。那他们一的天赋就算是烂在地里了。

    “吓死我了。”骆平心有余悸地说。

    “是啊,太危险了。这只凶兽真狠啊,差点挂在这里。”江当当也拍着口,气喘吁吁地说。

    “我说的是你最后哪一剑,差点把我也干掉了,剑尖都已经指到我的喉咙了。差点没被凶兽吃了到被你斩了。你比那只母老虎还狠啊。”骆平坐了起来,背对着江当当。丝毫没有发现江当当正抽搐着嘴角,一脸的黑线。就连他那灵敏的jīng神力,也没能感应到背后的滔天杀气。“我去你个母老虎。”伴随着一只秀脚踹出。骆平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曲线,以一个标准的狗吃屎啃在了虎斑猫破开的肚子上。

    “咦?!这是什么?”江当当指着骆平面前说道。骆平也好奇的看去,只见虎斑猫的肚子里有一颗发着荧光的东西。骆平拔出插在虎斑猫口中的长剑,吧那颗东西掏了出来,研究了一下,是一颗球型,表面不规则的晶体。突然他兴奋的说:“我知道了,这是玄丹,我从书上看到过。三阶以上凶兽就会有一定几率产出了。看样子是我们运气好。”

    听他这么一说江当当也好奇的过来看了看。但是玄丹上面都是凶兽的血渍,她不敢抓,便嫌弃地跟骆平说:“你敢抓吗?要不你先收着。我们拿去洗洗。”骆平点点头,收起了玄丹。躲开眼前的尸体,走到大树的另一侧,坐在那里休整,处理一下伤口。

重要声明:小说《太玄天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