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江山老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义平 书名:太玄天眼
    他们住的地方位于青云阁对面山峰的山脚下,前面有一条小溪。走过木板桥,映入眼前的是一座古朴的木屋,后面的一半部分镶嵌在岩石之中。上书“三道居”三个大字,与青云阁不同,青云阁给人的感觉是jīng致、典雅、秀气。而眼前的三道居则透露着一种厚重感和无奈感,对,就是无奈。很奇怪的感觉。门的左右是一副对联,上联是:金刀有意渡万千生灵脱苦海。下联为:弱水无留往来过客弄江山。骆平不解,杀了万千生灵的叫有意,而救过无数不相识的人却叫无,这是什么道理啊。

    “爷爷,我回来了。”江当当到了门口大声喊道,今天,他有点兴奋。

    “知道了,怎么还有客人来呢。都进了吧。”显然,他已经知道了骆平的到来。

    进入屋内,骆平看到的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满脸的皱纹透露着慈祥。他宠溺地摸了摸江当当的脑袋问道:“不是出去玩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还带个朋友回来。”说着他转过头对骆平笑了笑:“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

    “您好,当当爷爷,我叫骆平。”没等骆平说完,江当当抢过话来:“爷爷,这是我抓到的小偷,他在我们的青玄果园里偷果子。”接着,江当当眉飞sè舞地把早前的一幕说给了江山老祖听,当然,重点还是在那吧骆平打飞的一拳上。

    “呵呵呵···”江山老祖听完后忍不住笑了,“你就是骆平啊,我听你师父提起过你,当当这丫头不知轻重的,你别怪她。”

    “啊?!爷爷,你们认识啊?我怎么没听说过?”这回轮到江当当惊讶了。“这么说你真不是小偷”后半句明显是对骆平说的。“我早就说过。你不信。”骆平抱怨了一句。

    “嗯,来,不要拘谨,先坐。”江山老祖引两人坐下后解释给江当当听“他师父就是你薛云阿姨和鸾儿阿姨。刚到漓茫山两个多月吧。你自然没见过了。听说是个天赋异禀的孩子,雷属xìng,还是个灵师。前途不可限量啊。”

    骆平听了有些不好意思,江当当却不服了,小声嘀咕着:“还不是打不过我。”不过一想到他是薛云的徒弟,就马上又释怀了。因为这么多年来江当当在漓茫山就从来没有过朋友。这次来了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以后就算有个伴了,也不会那么无聊。而且这个伴还打不过自己。江当当暗暗决定,以后要好好稳固自己“漓茫山大师姐”的地位。虽然她的实际年龄还比骆平要小几个月。

    “来骆平,我这里有一瓶沉阳水,对你现在有点帮助,你拿着。算是今天当当打了一顿的赔礼吧。”说着,江山老祖拿出了一个小巧的玉瓶。

    “不用,没事的当当爷爷。我又没受伤。再说今天也只是个误会。”骆平摇摇头推脱道,虽然不知道沉阳水有什么作用,但从小他的养父老骆就告诉他不能随便拿人东西。这么多年来,这个观念也就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中了。

    “呵呵,小家伙不要不好意思。就算你不要,你师父这两天也会来向我要的。你拿着省的她们跑一趟。”江山老祖笑着说。“就是,你拿着吧,这个我也吃过,很好吃的。”江当当显然对骆平也是有歉意的,毕竟揍了人家一顿。不过她自己对这沉阳水也没用什么感念。这种天材地宝在她眼中,就只有好吃与不好吃两种分别。

    “这样吧,你现在就服下,我给你护法。等你吸收了再回去吧。”说着,江山老祖手指一弹,那玉瓶就到了骆平手上。江当当帮他把盖子打开了。骆平犹豫了一下,闻到了瓶子里飘出的淡淡的香味,想想既然是师父的朋友给的,就不客气了。于是便一口喝了下去。只觉得一股暖流顺着喉咙流到了胃里。还有点甜甜的。

    “双腿盘坐,体放松。按照你平时的修炼,运转你体内的玄气。”耳边传来江山老祖的声音。骆平照做,慢慢的他感到全。好像全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剧烈运动。腹中的液体正在被自己的分体缓缓吸收。虽然空气中的玄气并没有进入他体内,可是体内的玄气却在疯狂的增长。八层,九层,转眼,骆平的的修为就到了感灵十层。与此同时,他的体表面慢慢的渗透出来一层黑sè的污渍,发着淡淡的腥臭味。原来,这沉阳水乃是江山老祖取用四十九中名贵药物的汁液,并吸取太阳jīng华,用特殊方法炼制而成,这是江山老祖的独门灵药,极为珍贵。它的功效主要是洗筋易髓,去除体杂质,改善分体条件。最好实在感灵起服用。为以后的修炼打基础。而修为地提高则是因为那些灵药的汁液忠蕴含的能量并未被完全炼化。当人体吸收沉阳水的时候,那些能量也就随之被吸收。顺带着,修为也就提高了。

    当骆平兴奋的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江当当捏着鼻子,一副嫌弃的表。这时候骆平也感到那不太对劲,低头一看,“哇”的一声。赶紧跑出屋去,跳到了溪里。一顿清洗上岸之后,不由得感到一的舒爽,活动了一下体,骨骼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体内的玄气比之前差不多增长了一倍。这时候的骆平甚至有信心挑战一下江当当,当然,有的也只是信心,实力嘛,还是差的远了。不过同时小溪中,在他洗过的那个位置里,飘出来几条小鱼。竟是给活活的熏死了。搞得骆平一阵尴尬。趁边上没人发现,对着几条鱼说声读不起,就马上跑回了屋内。

    “谢谢您,当当爷爷。这个药水真是神奇啊。”骆平由衷的感谢道。虽然他并不清楚沉阳水的价值,但是它刚才带给自的变化,骆平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那当然,我爷爷可是最厉害的炼药师。”江当当满是自豪地说。当然她说得也没错。可是江山老祖却笑着摇了摇头。捏了一下江当当的小脸。看到这满含亲的一幕,令骆平心生羡慕。不由地愣了愣。

    “你怎么了骆平?”江当当问他。“没事,我只是想起我的以前了。”接着骆平跟他们说了自己的过去,以及老骆的离去和大林村被屠的事。听得江当当一阵怜悯和气愤。她当然知道玄魔域,他告诉骆平:几年前他的爷爷江山老祖就曾经和玄魔域的一位玄尊交过手,那时候江山老祖是玄尊9层的水属xìng强者,在东洲也是赫赫有名的强者和炼药师。而对方是一位玄尊7层的毒属xìng玄兽,本体为一条三眼魔蛇。是玄魔域在东洲魔域的一位长老。虽然最后江山老祖击杀了对方,但自也中了对方本命之毒。后来只好躲在漓茫山解毒,要不是其擅长炼药解毒,估计早就死了。如今虽保住一条命,修为却也跌到了玄者八层。生命力流失,机体衰老。永远也不能再进一步了。

    江山老祖叹了一口气说:“孩子,不要伤心了,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和当当一样叫我一声爷爷吧。玄魔域是全大陆玄者的敌人。等你以后有实力了。就可以去给你父亲和村里人报仇。”

    “嗯,爷爷,谢谢你。”骆平对这个慈祥的老人充满了好感,从他上骆平感受到了与薛云他们不一样的感觉。那是曾经老骆给他的那种感觉。

    “呵呵,乖孩子。那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吧。我跟你师父说一声。免得他们担心。”江山老祖听到骆平叫他爷爷,笑了笑说道。

    “好,爷爷,那我做饭给你们吃吧。我做的饭很好吃的,在青云阁,我两位师父都很喜欢我做的饭呢。”骆平年纪虽小,不过因为从小的生活经历,他早早地便学会了做饭。而且在这方面,也确实有很好的天赋。

    “呦。这样啊,那好,我今天也闲一闲。吃现成的。”于是。江当当便带着骆平去了厨房。骆平看了看现有的材料。麻利的把各种食材清洗、分类、切好,没半个时辰。一桌香气扑鼻的饭菜就完成了。骆平做了4菜一汤。分别是茶叶爆虾(我的拿手菜),跳水牛,清炒山菇,碳烤河鳗,和杂鱼羹。其中最人的是那道茶叶爆虾。选用溪里的小虾,从背部切开,去除虾肠,放在茶叶水中浸泡十分钟。同时泡过水的茶叶入油锅炸,入油就走,一共三次,此时茶叶失去水分但茶香仍在。在将浸泡过的虾也捞出油渣,油炸至金黄sè捞出。与炸好的茶叶一起翻炒,只需加一点盐和酒炒匀就可。

    看着眼前人的菜肴。一老一少两个吃货完全忘了刚才喷涌的感,没等骆平坐下,趴上就吃。那吃相,活像两个半年没吃过东西的难民。看得骆平想到:怎么跟二师父一个样啊。如果此时薛鸾儿也在的话,那就是三个难民了。

    当桌上的饭菜被扫个jīng光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打了个饱嗝。江当当说:“骆平,以后我就跟你混了。每天吃爷爷煮的毒药一样的东西,吃得我嘴巴都麻了。”“臭丫头,怎么说你爷爷的。哪有这么难吃”“可不是嘛,你每次自己都不吃的,说什么自己修为高不用吃饭,今天怎么就吃了呀。”江山老祖无言以对,只好跟骆平说:“骆平啊,以后经常到这来玩啊。”

    骆平点点头道:“嗯,会的。那现在我就先回去了,下午还要修炼呢。”“我送你回去吧,等吃完晚饭再回来好了。”一听到晚饭,江山老祖也说:“唔,我想起来了,我刚好找你师傅有点事,一起去吧。”于是江山老祖便在江当当鄙夷的目光中带着两个小鬼往青云阁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太玄天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