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被抓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义平 书名:太玄天眼
    这rì,骆平奉命去后山摘青玄果,只见这六十多颗青玄果树整齐地成五行排列。苍劲的老树估计最少也得上百年了,根部木结交错,枝干虬曲苍劲,缠满了岁月的皱纹。如果光光看这树枝,像是将要枯死的模样。可是在这枯死的树枝上,却有着一片片入翡翠雕琢的嫩叶,浓绿如云。叶子下面挂着一颗颗婴儿拳头大小的果实,呈青绿sè。果实上面还有隐隐的雾气围绕,一片淡雅的果香味弥漫在整个果园里,骆平贪婪的深吸一口气。顿时感到神清气爽。回想第一次看到这片果园时,自己惊得合不拢嘴。第一次吃到青玄果时,那果子里所蕴含的能量一下将自己一天的疲劳都化尽了。其实骆平不知道的是,青玄果虽然可口,能补充玄气消除疲劳,但在墨迦大陆的诸多玄果中,也不过是普通货sè,普通玄者可能还拿来当宝,一般的强者可基本就是拿来当零食的。当然,像骆平这种连普通玄者都还算不上的乡下娃娃,吃惊也是正常的。

    吃惊归吃惊,该摘的还是得摘,该吃的还是得吃。骆平在果园里爬上爬下好不乐乎。这时,突然有个声音响起,差点没把骆平吓得掉下来。“别动,你是谁,干嘛来偷我们家果子?知道这什么地方吗?找打吗?”骆平顺子声音看去,原来是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她着亮黄sè劲装,一张稚气的小脸,肌肤胜雪,细眉如画,齿若编贝,婀娜小蛮,双目如星。绝对地人见人。一时看得骆平有些发愣。

    “看什么看,本姑娘问你话呢,干嘛偷我们家果子?”那小女孩见骆平没应她,有点不高兴,慢慢走来过来,边走边说“闲着没事出来溜溜,还能抓个小偷,好玩的。嗯哼!那个小偷,你现在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下来吧。”

    骆平急忙解释道:“我不是小偷,是我师父让我来偷...额~不对,是来摘青玄果的。”

    “你师父?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居然教徒弟偷东西,祸害啊!”

    一听她说自己师父坏话,顿时急了:“不许你说我师父,我不是小偷,我师父也不是。我师父说这是我们自己的果园。我看你才是小偷。”

    “放P,你狗咬狗。”说完这句话小女孩想想好像哪不太对又说:“不对,不是狗咬狗,是贼喊捉贼。漓茫山上所有青玄果都是我我爷爷江山老祖的。江山老祖听过没。”

    骆平摇摇头说:“没听过,就算你不是小偷,我也不是,你走开吧,我还要摘果子呢。”

    “你还敢摘?当我不存在啊。看我不打你个拧麻花稀巴烂。抓回去给我爷爷。”说着就要动手。

    “你别过来啊,我很厉害的,打伤你就不好了,再说我不喜欢打女人”经过了这两个月,骆平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空前的信心,至少在同龄人中认为是很厉害的了,实在是平时没机会展示而已。要不是眼前的是个女孩子,说不定早拿他练手了。

    听到骆平的话,那小女孩一脸黑线。也不说话,上来就动手,只见他单手握拳,朝骆平打来。“这么快。”骆平惊讶地想,来不及反应,运转玄力伸手去接。拳掌相接的一瞬间,那小女孩的拳头上一道金光流过,骆平就感到一股坚硬锋利的力道绵绵不断的传到自己掌心。下一刻骆平飞出五米开外,整只左臂已经完全失去了感觉,抬都抬不起来。脑袋也摔得七晕八素的。“哼!就这点能耐还说自己很厉害,还不打女人。现在服了没?”骆平直接懵了,心想“这个女孩子哪冒出来的,这么厉害,要知道自己也已经不是两个月前的自己了,如今自己的力量可比很多成年人都大。师父还说我属xìng很牛X的。师父啊,救命啊!”不过当下也明白眼前的小女孩是个比自己还厉害很多的角sè,也无话可说。

    而那小女孩心里则恰恰相反:“哇哈!原来我这么厉害,看这小子也是个玄者,还不是一拳就被本姑娘放到,把他抓回去给爷爷看看,炫耀一把。嗯!再告诉薛云阿姨和鸾儿阿姨,也让他们来看我抓小偷”。想到这,小女孩满意的的点点头,笑着对骆平说道:“那你起来吧,跟我到我爷爷那去,你是不是小偷,就清楚了。”骆平心想反正自己不是小偷,去就去,去还自己个清白,省的被冤枉。实在不行,他相信师父们坑定会来救自己的。再说眼下也打不过她,不然就是自己带着她回青云阁了。无奈之下便只好同意了。

    于是呼,骆平就被那小女孩给押解回去了,一路上两毛头孩一前一后,一个昂首阔步,小嘴朝天。一个垂头丧气,灰头土脸。完全一副打了胜仗压俘虏凯旋的景象。

    这“俘虏”对刚才交手的过程还是很疑惑,问道:“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啊,你也是玄者吗?怎么力量这么大?”

    小女孩听到骆平这样问心里那个得意啊,小嘴一噘:“哼,本姑娘可是入玄境十层大圆满的高手,马上就要突破到武玄境了。就刚才,我可只用了六成功力啊。要不然还不打死你。”她没有说谎,刚才确实没用全力,不过那是他的右拳被雷玄力侵入,也是整个发麻,直到现在才恢复点。不过那时候他很兴奋,也就没注意到这点。

    骆平听说她已经快武玄境了,吃惊地想“那不是比村长还厉害吗?怪不得打不过她。不过他是怎么练的啊,小小年纪的”。其实骆平的修炼速度也已经快了的。只是起步相对晚而已。眼前的小女孩,可是从娘胎里出来就开始打基础的。当然不能比较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女孩此时心大好,也不想叫他小偷了。“你修炼的是什么玄气啊怎么麻麻的?”

    “我叫骆平,我修炼的是雷属xìng玄气,现在才感玄七层。你呢?”说到自己的修为骆平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人家强太多了。

    “雷呀,很罕见的。”听到是雷属xìng,女孩有点惊讶,不过她马上就自豪地说:“我叫江当当,我是金、水双属xìng的。”

    双属xìng,骆平薛鸾儿跟他说过,两种属xìng出现在一个人上是比变异属xìng更加罕见,双属xìng可不是简单的1+1这么简单,双属xìng玄者的玄力总量是普通同级玄者的两倍,再加上两种属xìng间的配合。双属xìng玄者比起普通玄者要强大的太多。不过双属xìng想要提升修为需要的玄气也是普通玄者的两倍。而江当当小小年纪,竟然到了入玄十层,哪怕是家境再好,她自的天赋也觉得是妖孽级的。

    想到自己每天这么刻苦还是比不上人家的一根毛,骆平问道:“当当,你是这么修炼的啊,不是说双属xìng玄者修炼很慢的吗?你教教我好吧。”小孩子之间总是很容易熟的。“这不算什么啦,我从小就开始修炼,这么多年下来,当然,主要还是我天赋好啦。这还是我爷爷压制我的修为不让我突破,说是要打好基础呢。”江当当“谦虚地说”。听了她的话,骆平真有种人比人气死人的感觉。“不过你要是真想学,就拜我为师吧,本姑娘今天心好,就勉强收了你了。”

    “还是算了吧。我有师父了。”虽然江当当厉害,不过比起自己两位师父,骆平知道,她还差远了去了。再说骆平对自己师父还是很尊敬的。这不关乎实力如何。

    “就你那个教你偷东西的师父啊,还是算了吧。别被人教坏了”

    “我不是小偷,我师父也不是,不许你乱说。”骆平明显生气了。

    “好吧好吧,你不是,前面那个就是我家了,你和我爷爷说去吧。”

    边走边聊,不知道不觉地两人很快就快到了江当当和她爷爷的地方。这里其实离青云阁还很近,就是青云阁对嘛那座山峰的山脚下。以骆平的脚力,也就半个时辰的路。只是骆平平时都不到这边来而已,以往他最多就到后山的果园去。才没发现这里也有个府邸。

重要声明:小说《太玄天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