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5.D&S.天使与狗

    “……………………”

    虽然上条先生也知道刚才那种(情qíng)况下会过来的不太可能是普通人,但是这里是西点店,是西点店没错吧?!为什么来的人全都是穿着和服的人?平常在金黄市这样的科技都市会有那么多穿传统和服的人么?还是今天是什么奇怪的和服(日rì)???而且之前的伊澄就算了,你这个漫天飘羽毛和背后一对巨大白色羽翼的状态怎么说也只可能是西方那边的天使、鸟人什么的东西吧?!为什么你这样的设定会穿和服啊喂!形象完全不搭好不好!

    当然,虽然内心疯狂吐槽着,上条表现出来的还是: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吗?”上条脸上带着尴尬的笑意问道面前金色长发(身shēn)着白色和服的气质稳重的少女。壹看书  ·

    “你能看见我?”

    “啪!!”

    上条一巴掌盖在自己脸上。

    上条先生现在不干还来得及吗?

    “啊啊啊,对,上条先生可以看见,所以能不能稍微现个(身shēn),别让上条先生在其他人眼里变成个可悲的妄想症少年?”上条哭丧着脸自暴自弃着。

    “抱歉,因为力量太强的关系,一般人是没办法看见我的,这点是(性xìng)质上的差异。”少女颇为郑重的说着。

    “好的,上条先生明白了。”上条做出投降的姿势:“那么这位客人需要点什么呢?”

    “那我要这个和这个,谢谢。”少女随意指了指手边最近的餐点和饮品。“我叫伽艾露,如果可以的话,等等能聊一下吗?关于…”

    少女伽艾露闭起眼睛随手取下空中一枚飘散的羽毛,轻轻的一松手,羽毛自然的朝着上条的右手指尖飞去。

    biu~

    很干脆利落的消除掉了,以及在此感受到了联系又瞬间切断的感觉。

    “没问题。”上条无奈的点了点头。

    “谢谢。”说完,伽艾露走出门,自然的坐在了门外另一个空置的桌子旁的椅子上。

    然后,上条才转向满眼奇怪的看着自己一直“自言自语”的瞳。

    “瞳,麻烦帮上条先生准备下……”

    “…是。”虽然很莫名其妙,但是瞳还是第一时间答应了下来。

    ------------------分割线-------------------

    “梭鲁!”

    和耿鬼切磋完回来的凶真,一临近店铺便发现仿若太阳般耀眼的伽艾露。

    “nya~”

    但在下一刻,伊莎软绵绵的声音传来。

    “…”凶真默认的点了点头,便仿佛没看见伽艾露一般的几下跃上房顶休憩着。

    而与之相对

    “神奇宝贝吗…真是奇怪的世界。”伽艾露稍微眯了眯天蓝色的眼睛。然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从和服的绑带后拿出了两个缩小的纯白半球却镶着金色接口的神奇宝贝球。“虽然没什么必要,但是这个世界能用的就只有这个吧。?  一看书??  ·记得用法是…”

    自言自语着,伽艾露把手中的白色神奇宝贝球放大,却没有放出里面生物的意思,只是自顾自的把玩着。

    “不对,刚才那个男生……的右手,居然会直接排斥我的存在。没想到这次的修行居然会遇到知音的(情qíng)况,如果直接被碰到恐怕会从根本上减少这个世界的滞留世界吧。”伽艾露回忆着之前突然相连又被切断的感觉:“消去天使之力…降格之后消除么…”

    不停的思索着,作为完美主义者的伽艾露无法无视这样计划外的变数。

    “汪!”

    “嗯?”突然的声音让伽艾露下意识的转过头去。

    一只白狗,甚至连神奇宝贝都不是的,一只再普通不过的野狗。

    而同时

    “叮铃~”一声,上条端着盘子带着餐点走了过来。

    “呵,算你运气好。”伽艾露轻笑着对白狗招了招手

    而白狗也非常自然的小步跑了过来。

    “?”虽然奇怪,但是上条先生还是先将餐点摆在了伽艾露的面前。“您点的餐点,请慢用。”

    “谢谢,请坐。”伽艾露右手一比(身shēn)边的座位。

    “嗯。”上条颇为无奈

    而在上条坐下的时间,伽艾露轻轻拿着金属叉子将面前的蛋糕按精确的13分开,隔到一边,再伸手小心的一点点的喂给脚边的白狗。

    “…”至少能证明她是好人吧。上条看在眼里心中想着。

    “抱歉,久等了。”大概喂了13的一半,伽艾露这才转过(身shēn)面对上条。

    “不,毕竟你是客人。”

    “那就言归正传,可以的话,能让我感受下你的右手的力量吗?”伽艾露灼灼的看着上条。

    “这个……还是不要吧……”上条有不详的预感。

    “很可惜,我没带钱。”伽艾露微笑着说道:“作为补偿,可以为你解决些关于阁下右手的烦恼。”

    “这算是强买强卖么。”上条满脸黑线。

    “并不是,如果让我用洗盘子之类的打工的方式还钱也是可以的。”伽艾露这样说道。

    “…”上条上下打量着伽艾露(身shēn)上考究精致的和服:“还是算了。”

    认命般伸出右手,至少上条先生不认为自己的右手有直接的危险(性xìng)。

    biu

    等到反应过来,上条就发现自己的右手手心被伽艾露细嫩的指尖牢牢的掐着,不断有着消除感觉的同时联系(性xìng)又不住的增强着甚至让上条有种只要他原因就能感应到伽艾露心(情qíng)的感觉。

    半晌,松手。

    “嗯,并不是什么破坏(性xìng)的东西。”伽艾露看着自己的右手说道。

    而上条也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仿佛发生了什么变化。

    “这个是…”上条指了指自己发光然后慢慢收敛下光芒的右手。

    “并没有接触深层次的东西,只是在表象上做了一个交换。”伽艾露看着自己暗淡着回复光芒的右手说道:“按照你能理解的意思,就是24小时内你右手的最基本能力表现被平分了。而等今天适应后,你的右手今后也不会再无意中排斥我的存在,包括无意间散落的羽毛。”

    “平分,右手,最基本的能力表现……”上条先生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正思索着

    一边的伽艾露似乎完成了一件大事般,继续轻松的喂起了还在一旁的白狗。

    咔呲!

    “…”伽艾露一愣。

    却是不知道为什么,白狗的尖牙莫名断裂深深的扎进了伽艾露的手指。

    “等,这怎么可能…”惊讶于普通生物能突破自己的天使之力,伽艾露慌忙间想要站起。

    咔嚓!

    咚!!!

    伽艾露座下的椅子突然断了一个脚,连带着站起动作一半的伽艾露直接直愣愣的脑袋磕在了地面上。

    晕过去了。

    “…”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qíng)让上条猝不及防,但反应过来的时候上条也明白过来了。

    “最基本的能力表现么…连幻想杀手都不算,右手最明显的改变不就是变得不幸么。”挠了挠刺猬头,上条将围着伽艾露乱窜的白狗轻轻赶到一边,这才将伽艾露给扶起,坐到另一个椅子上。

    “嗷~呜~~呜~~呜~~~”刺啦~刺啦~刺啦~

    上条奇怪的看向发出奇怪所以的白狗发现它正在撕扯什么纸质的东西。

    嗯?这个是…存折?

    “伽艾露小姐,你可能真的连饭钱都没了。”捡起一块纸片的上条满脸黑线,虽然写的是莫名其妙的天界银行什么的,但上条先生并不认为伽艾露这样一板一眼的人会带假货,而且上面的文字印章纸面精致的纹理水印就算是被撕扯得七零八落也无法掩盖其中的精良制作。

    当然,现在是肯定没用了。

    “唔……这是…怎么回事?”捂着生疼的额头,伽艾露转醒过来,以天使的恢复能力……

    “嗷!”白狗兴奋地向伽艾露扑了过去

    “?”伽艾露只是隐约看到个狗头

    噗通!

    咚!!

    倒下的伽艾露,后脑勺再次撞击在地面上,晕了过去再次,短时间内。

    “……”一半么,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上条先生能在这种不幸中活到现在真的是太“幸运”了!

    感慨着的上条眼睁睁的看着伽艾露精致的面庞被这只白色野狗给((舔tiǎn)tiǎn)得满脸都是之前吃的餐点的渣滓。

    “额……”回过神来,上条赶紧赶走了白狗,将伽艾露再次扶了起来。

    不过现在…要怎么办呢?

    上条满脸黑线的看着似乎黏上伽艾露的白狗。

    可不敢再将伽艾露放到椅子什么的上面。

    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有了西斜的趋势。

    “店长,上条先生早退一小时行不行?”上条大声问道。

    “嗯~”莲的头都没抬。

    “谢谢啦。”上条然后招呼一边看了半天“灵异独角戏”瞳:“瞳,今天就先走吧。”

    “……嗯。”瞳愣愣的应着。

    “啧,还是看不见么。”上条头疼得只想挠墙:“总之,瞳你别伤到那只狗,也别让那只狗靠近上条先生。”也不知道这位少女醒来后会这么对待这只黏上她的狗。

    “凶真、伊莎,走了。”

    最后招呼着,第一天的打工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分割线---------------------

    “………………”

    地点是郊外上条的是上条的(床chuáng)上。

    人物是,满脸狗口水气味,正在努力接受现实的伽艾露。

    “总、总之……”在上条面前,鸭子坐在上条(床chuáng)上的伽艾露强自镇定的说着安慰自己的话:“事、事已至此,再纠结于过去也毫无意义可言。如果这是……的考验,我只能欣然接受,这也是修行的一环……”

    这样碎碎念着,却被

    门外“嗷!”的一声给打断了。

    一抖。

    在门外吱嘎吱嘎的挠木头声中,伽艾露面色发青的看着上条。

    “它一直粘过来所以……”

    “没、没关系的……”用抖动的双腿爬下(床chuáng),伽艾露一步步的走向紧闭的房门,脚步却愈发的坚定起来。

    “我不会就这样被打败的,而且它也是我救赎的对象,无论如何我…我都……”

    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上条第一眼见到伽艾露的稳重样子。

    吱嘎~

    开门。

    见到伽艾露的白狗开心的再次扑了过来,而伽艾露也微笑着双手抱向……

    白狗脚下一滑。

    咔嚓

    “额……”上条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满脸黑线了。

    “……”伽艾露一脸冷漠的看着完全嵌入自己右手臂的一副狗牙,与呆萌看着自己的狗眼。

    伽艾露的左手极稳的将白狗从自己的右手上提起,放到门外,把门关上。

    “那个……”上条小心翼翼的对沉默的伽艾露问道:“你…你没事…”

    “呜……”

    “呜?”

    “呜哇啊啊啊啊啊!!!我不干啦!!”伽艾露猛的跪坐在地上哭号起来。“我不要待在人间了!我要回家!明明是修行为什么我要遇到这种事(情qíng)?呜呜呜呜呜…狗什么的太可怕了,为什么会有那么邪恶的生物…恶魔啊!这种东西比恶魔可怕太多了呜呜…”

    而当伽艾露苦累了,就已经是很晚的事(情qíng)了。

    --------------------懒人的分割线----------------------

    没错,咱选择泽城太太伽艾露出自《珈百璃的堕落》最后一集,珈百璃的姐姐

    放心啦,最近没后宫的意思才怪

    咳咳,至少这个暂时?不会。

    大概。

    总之,给上条(身shēn)边放正常的女生…不存在的。

    qq群:174527230背负灾厄者的后援团

重要声明:小说《神奇宝贝之灾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