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暴君的角斗剧场

    嗯?

    歌声,突然停了。

    不止是之前的歌声,连伴奏也在“噹!!!”的巨响后就听不见了

    再加上依旧不见尽头的甬道

    ——是梦吗?还是幻觉?

    觉算是上条也忍不住自我怀疑着。

    但是,作为怀疑的应对,上条小姐却是更加加快了脚步。

    奈叶和lily那边,绝对有什么事发生!

    如此确信着。

    。。。。。。。。。

    而黄金剧场之内。

    哗————哗————哗————!!

    早已无法清楚实际内容的声浪依旧肆虐着,而原因自然只能是场中战局不断升华着的两人。

    锵!!

    火焰状的原初之火被正正劈下的calibu狠狠砸开!

    长剑交错,距离之下尼禄自然也只能随着原初之火退开不,只是退了半步!如舞蹈般旋转着的尼禄反倒是强行将原初之火而爆发的力量直直拖拽着火焰状的长剑削向了lily的脑袋。

    lily脚步一错,后撤!

    仿佛只是因为尼禄之前的半步才得以闪开着记挥击,无视几乎就是在喉咙前划过的剑风,llily原本劈下的剑刃如同追着原初之火的尾巴一般由新生的空隙直接挑向了动作不可能立刻停止甚至反转的尼禄。

    然而,尼禄也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反倒是更加的加快了旋转的速度!

    锵!!

    反手所持的原初之火千钧一发之际在尼禄的背面截住了尼禄差点便会被拦腰斩断的剑刃!而左手则是狠狠的直接砸向了llily的面庞!

    不躲,沉腰,双手力量爆发!

    虽然之前被挡住,但尼禄毕竟是单手还是反手到背后的姿势截住的calibu,再强的爆发力也不可能继续抵挡lily接下来的全力!

    下一刻

    尼禄毫无疑问的被掀飞开去,而lily的脸颊也没逃过拳击得到了一定的擦伤。

    lily双手持剑立于前,尼禄落下单脚触地

    咚!!!

    巨响间,红色的影子直接冲向了lily!

    虽然突然,但已然转回守势的lily需要的只是顺着红影的轨迹顺势劈下。

    噗嗤。

    清晰的剑刃入血的声音——哪怕是英灵servant,这点上却是与常人一般无二。

    鲜血四溢,但lily的不好的预感却是随着calibu长传来的力量陡然升起

    calibu的剑刃穿透了尼禄的右手手心,但那满是鲜血的右手却在死死的用骨骼和血锁住了伤害这自己的凶器。入目所示,眼帘中只剩下了略带疯狂笑意的尼禄的脸,以及直直向着自己面部刺来的原初之火的剑尖。

    “唉——”

    一愣神后,叹着气,仿佛不,根本没有下一步动作的lily,因为愣神而无法躲避的lily放弃一般的看着利刃接近着自己的面庞,然后,平静地看着那火焰的剑尖停滞了下来

    没错,停了下来。

    尼禄自然不会有“点到为止”的想法,这点哪怕archer在一旁观战也一样。

    然而,当时她还是停下了最后一击。

    噗嗤。

    lily抽回了calibu。

    "嘎啊————"发着野兽般的压抑嘶吼,捂着脑袋的尼禄双眼发红的看着lily,勉力的用原初之火撑着体。“那个是什么东西”喘着粗气,吃力的问着。

    “calibu。”lily举着长剑。“在被某个家伙用固化成现在这个样子之前,它也不是什么容易招惹的东西。而披着‘王选之剑’的外壳下,其实隐藏的是颇为邪恶的力量。”

    lily面无表的解释着,对眼前的展开有非常明显的失望绪泛起。

    “呵”咬着牙,尼禄晃悠悠的艰难站起。“那还真是异常方便的东西啊”

    却是在感叹着。

    “而且还有一件很麻烦的事等等别输了啊,你这个讨厌的家伙。”

    ?

    lily奇怪的看着尼禄。

    而下一瞬

    “”“““吼——!吼——!吼——!吼——!”””””

    原先剧场中嘈杂不堪的观众们此刻却同时带着愤怒的绪怒吼着一样的音节,肆意丢弃着混乱的杂物,然后,再整齐划一的随着怒吼

    伸出手,四指紧握,拇指向下。

    “”“““吼——!吼——!吼——!吼——!”””””拇指向下!向下!向下!向下!

    这个是

    lily皱起眉头,这样的姿势可是对角斗士的死刑宣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尼禄大声的惨叫着,双手更是重重的将自己脑袋砸得咚咚直响——已然是自残的等级。

    “你们这些家伙”双眼通红的尼禄仿佛连说话都十分困难。“给朕,给朕闭嘴啊啊啊啊!!!”

    噹!!!!

    黄金钟的巨大轰鸣再次遮蔽了一切声响。

    “”lily冷静的看着对手的变化。

    短剑姿态的原初之火,浑的礼装只剩下血红的短背心与短裤——此刻的尼禄已然从暴君沦落到了纯粹的角斗士与

    “原来是这样吗berserker!”再次举剑的lily眼中只剩下了再次扑来的红影,皱起了眉头。

    此刻,所有的观众噤若寒蝉,只余下恢弘的钟声与berserker那包含痛苦的嘶吼。

    “可怜的家伙。”

    。。。。。。。。。

    这个是

    仿佛划破黑夜的黎明不,眼前黄金的剧场明显要刺眼得多。

    无论如何,上条小姐也不会想到那漆黑的甬道之后会是这样的景,而且似乎有奇异的力量将着耀眼甚至刺眼的光芒拘在这附近一般,明明一直是直道,但上条小姐的感受却是“睡梦中突然被强光照醒”的难受感觉。

    “到底”伸出右手,上条渐渐的接近着眼前紧缩着的黄金大门。

    “上条,等等!”

    但是,即将碰到的时候,手腕却被后原本灰白化状态的桐人拉住。

    “小心点,这里还是我来吧。”

    小心的将上条小姐的位置向后拉了拉,桐人与之前的上条一样右手伸向了面前的黄金大门。

    !

    没有想象中的阻力,反倒是右手如穿透水波般透了进去。

    果然么,固有结界

    微微皱着眉头,虽然只是圣杯赋予的知识,但也足够桐人做出判断。而且

    稍稍用力,手却没有办法抽出来,反倒是松懈的时候能很轻松的再次向着内部深入了些许。

    “看来是只许进不许出的设定呢。”苦笑着,桐人看向上条。“看来只能进去了,不过毕竟里面的况不清楚,上条你能在外面稍微的等我10分钟吗?”

    虽然是在询问,但桐人话音一落人便整个都钻进了大门里面。

    “欸?等”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用这10分钟呢"此时的桐人自然也无法听见上条的声音了。

    而耳边传来钟声与野兽般的嘶吼,沉着激烈的兵器交击之声简直无比的违和。

    “还是说”目光一转,桐人看向剧场中的两个异类——大眼的魔术师与橙发的青年。

    而后目光稍稍停顿,跳到了更加后面的archer——奈叶的上。

    ------------懒人的分割线--------------

    说起来,因为是早早准备好的,所以黄金剧场开幕的咏唱词没用上真是可惜啊~

    那么

    “目睹余之才!耳闻万雷的喝彩!心怀掌权者的荣耀!如花般怒放!开幕吧!招的黄金剧场!!(我が才を见よ!万雷の喝彩を闻け!インペリウムの誉れを此処に!咲き夸る华の如く!开け!黄金の剧场よ!!)”

    qq群:174527230

    ;

重要声明:小说《神奇宝贝之灾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