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月亮

    “哦咧啊!!”

    时间回到奈亚子的骑士踢贯穿了整个“城堡”的时候。

    “哦!我的城堡。”一西瓜锤扫开近的番外个体,我们的“女王”——nora看着崩塌的桌子们心痛的叫道。

    “丘!!!”这只面相凶恶的雷丘可不会顾忌敌人的想法。

    轰!!

    但这强烈的雷电却是被战槌龙用卷起的众多易拉罐所接下。

    不过

    哗啦~~

    这爆开的饮料却是部分方向的散了开来。

    “啧”一方通行砸了砸嘴。“你这家伙除了让我难堪就没别的事了吗?”

    虽然在矢量作的能力下完全没有被无数的饮料浇灌到,但他背后原本是毫发无损的最后之作在这种况下却是等等还要带这样状态的两人回去吗?忍不住的脑补只是让一方通行一阵牙疼。

    “哦~那家主大人又有什么成果呢?”就算是在满污渍的况下,番外个体恶行恶相的表还是直击了少年的内心。

    “”与他交手的是名为ren的少年,除了第一次在对方完全不知一方通行的能力的状况下吃了一次大亏后,这名少年与他的艾路雷朵就只是进行扰而已。虽然明白他是完全将希望寄托在女伴的上,但能力偏向防御的一方通行这时对这样灵巧的对手还没什么好办法。

    而另一边

    “nora。”感受着浑甜腻的液体ren无奈的叫着女伴的名字。

    “有什么问题吗?”完全看不出之前的心痛,nora天真的歪了歪满是果汁的脖子,顺便了一下嘴唇。“hey!ren,这样饮料混合起来味道还不错,不信你试试。”送上嘴唇

    “停停停”ren一副“受不了你”的表推开naro满是汁水的脸。

    “有需要帮忙的吗?”

    正在这时,原先被奈亚子一记骑士踢踹开的pyrrha带着劈斩司令来到两人中间。

    “当然!”nora

    “jaune呢?”这是ren

    pyrrha耸肩。

    “好吧。”ren了然。

    “又多了一个吗?”就打断别人对话这点上,一方通行还是有boss潜质的。“正好,省得麻烦。”

    脚尖轻点,一方通行已经从几人头顶“跳”到了几人的背面。

    诡异的,一方通行与果然翁进两“人”就给人一种被包围了的感觉。

    -------------分割线-------------

    “froslass!(雪女鬼)”

    此时的战况却是红蓝对阵红白黑的阵容,而ruby的暗号也已然传到

    只是瞬间,ruby、火焰鸡、black,玛狃拉各自散开并急速朝着红蓝的阵营冲击过来。

    “又是老一?”杏子挑了挑眉头。

    “当然不可能啦。”沙耶加前进一步,纯白的披风遮蔽了了两人与神奇宝贝们。

    呲!呲!呲!呲!呲!呲!呲!

    这时,随着首席天鹅的舞动,被卷起之半空的无数易拉罐被斩成两段,眼看一阵果汁的暴雨也要来临了!

    趁着果汁还未落下,ruby与black悍然发动了猛攻这样自然是不可能的。

    首先发动攻击的却是手持刺鱼的weiss,极静的优雅化作了最为凌厉的穿刺,竟是在果汁落下之前就超过同伴与神奇宝贝命中了纯白披风的中心。

    “这里啊~”杏子毫不在意的暴露着自己两人的位置。

    红蓝两人竟然已经骑着烈焰马处在“豪雨”之下,只是“之下”,以玛力露丽的想要抵挡这样无害的果汁自然是

    “?”

    终究是杏子先发现了不对

    “沙耶加,后面交给你了!”转动着手中新得的长面包,杏子险险一连接下三击快攻。

    “怎么回事?”仅仅是用大葱接下black甩来的香肠长鞭,沙耶加便发现了不对。

    “冰系的减速以及幽灵系的隐蔽攻击啊,真不愧是froslass(雪女鬼)。”骑在烈焰马上的杏子在被减速的况下要兼顾三面也是吃力。

    “!”这时沙耶加才注意到,在地面不明显的雕文作用下,所有落地的果汁都在瞬间化作冰冷的气体缠绕上了中央的自己两人,寒气减速之余这些有色的气体也遮蔽的两人的视线。

    “不过呀”杏子递给沙耶加一个眼神。

    咔!咔!咔!咔!咔!咔!

    数根大葱被沙耶加钉在了烈焰马的周围,虽然只有一次但至少这次红蓝的两人与神奇宝贝得到了啊课的安逸。

    再来便是反攻!

    “她们有红黑白三色的雪女鬼,这边也是有红蓝的烈咬陆鲨啊!”说着以为的意味不明的话,杏子眼神一扫记下了长葱弯折的方向。“玛力露丽,停下!”

    断喝之下,维持的直接在重力的作用下砸向了烈焰马与红蓝的两人。

    虽然只是站在原地,但烈焰吗发动的的确是!

    呲————

    剧烈的水火冲突下,爆发的巨量水蒸气完全遮蔽了大片的空间。

    ——“沙隐”的扰乱之后便是超音速神奇宝贝的绝杀!

    “嘶————”

    咚!!咚!!

    “最后了!”

    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ruby这才发现烈焰马只是的杏子已经追上了自己,而高举的长面包也如骑士枪一般斜插而下!

    “啊哦~”整个人都不好了的ruby最后也不忘发出些调皮的声音。

    不过真的是最后了吗?

    挥空。

    长面包上并没有命中的触感。

    目光所及,ruby却是如同钻头一般直直穿越着“城堡的废墟”,瞬间之下竟是连中的烈焰马都只能望其项背。

    但是

    “没那么容易!!”

    如同标枪一般,如同炮弹一般,被杏子全力投出的长面包直直的朝着红色的钻头追了上去!

    “啧。”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次的杏子才想到的“烈咬陆鲨”计划的确是败在了最后一步。

    !!

    两根大葱猛然在杏子面前交叉着一个上挑!

    啪!!

    原本要正面中杏子的长面包被沙耶加挑开,但奇怪的却是那长面包无论是力量或是速度都与现在之前才投出的那个一般无二。

    “啧接下来是你们吗?”

    -------------幕间-----------

    “看来我们聚集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事。”nora恍然大悟。

    “”疲于用手中大葱进行格挡的ren却是没了回应女伴的气力。

    “不过对方的到底是什么奇怪的能力?”纵着原力的pyrrha现在也是全力加固着防御。

    “哈?这样就没办法了?”维持着定向的矢量,一方通行一副欠扁的轻蔑。“那可真是让人失望。”

    再次将果然翁反回来的巨量液体饮料反回去,完完全全的将中央的三人与神奇宝贝困在了液体的茧里,并慢慢的加重着力道。

    “这种无聊的东西就到此结束吧。”

    时间不长,一方通行这么宣言着。

    嗖——

    !!

    红色的钻头破开了液体的循环

    “”正打算有所动作

    咚!!

    虽然的确是将命中后脑的长面包反了回去,但一方通行此刻被长面包偷袭的烦躁感却是怎么也散不开。

    转

    “啧接下来是你们吗?”这样烦人的发展

    一方通行看向了骑着烈焰马冲来的杏子与沙耶加。

    --------------懒人的分割线--------------

    现在懒人咱的况比想象中的好了些许~

    月亮(themoon,xviii)

    ——不安(对应星象:双鱼座)

    牌面解读:

    这是张代表迷惑和不安的牌。在月光下龙虾从水中爬出,向月亮女神走去,它要选择远方的两座高塔中正确的一座,因为那座高塔是觐见月亮女神唯一途径。岸上的狼和猎狗因为同样被月亮女神吸引着,暂时没有发觉近在咫尺的龙虾。狗代表着小龙虾对旧世界的依赖,而狼代表着小龙虾的恐惧。

    月亮是与精神世界的桥梁,月赢月亏象征着转变,当满月出现时,人们知道它马上就要亏损了,心中的不安油然而生。月亮越大就意味着离变小越近,在幸福时担心不幸的到来,使人们有不能有任何的懈怠感。

    月亮也是女感的象征,在事业上则指具有艺术或创造的事业,它也暗示着欺骗。解这张牌的关键,就在于“迷惑”。

    qq群:174527230

    ;

重要声明:小说《神奇宝贝之灾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