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英雄救......

    “不幸啊”

    上条挠着刺猬头走出医院,虽然贝尔蒂的毒素并不猛烈但却是异常的难缠,经过几轮清除毒素以及留院观察待到上条出院的此刻,时间已然是第二天的晚上

    “凶真,回去了”

    连继续抱怨的心都没有,上条招呼了一旁的神奇宝贝后走向了金黄市灯火通明的夜晚m

    “哈”跟上

    今晚的金黄市似乎异常的闹,不过想想也是,毕竟是学院联盟第一批来自关东成都各地的参赛队伍到来的子,作为学院联盟的第一声前奏,于于理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天——作为当事人的上条不得不呆在医院里的这一天

    微微侧耳便能听到各处传来的关于学院联盟队伍的讨论声,想来近几个星期金黄市的人们都不会缺少谈资了

    听着几个陌生人绘声绘色临其境般的描述着各地的队伍,哪怕是知道这信息的含金量实在高不到哪去,但也足以让上条心有戚戚

    “不幸啊”

    最终还是没忍住的上条再次冒出了一句,然后下意识的加快了回家的脚步,如同逃跑一般的远离着人群的所在

    不知不觉或是有意为之,当上条回过神来已经脱离人群走在了最为偏僻的一条回家的路上

    仿佛脱离人群的同时也脱离了遗憾与烦恼的苦闷心,沿着无人清净的大道,上条与凶真慢悠悠的向着郊外走去

    “嘿嘿嘿,小姑娘,嗝~,不要,不要害怕嘛”不算大的声音在静悄悄的街道反而更加明显

    好吧,我们的上条先生似乎没办法这么慢悠悠下去了

    这种静谧街道旁的小巷到底是因为人烟稀少而容易作案还是因为这样静悄悄的环境容易让人发现响动而不适合作案——根本没有想这些的上条直接循着那个满溢着酒气的怪大叔的声音跑向了小巷

    借着一旁招牌的微弱亮光,上条大致能看见前方的

    “只,嗝~,只是稍微玩一下,而已”远远看到一个不算高大的近了一个高挑纤细女人的

    “”女人的影只是倒退一步便撞上了小巷的墙壁

    况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危急,上条也就没采取什么激烈手段,只是与凶真一同轻轻且快速的接近着

    如果能和平解决的话无论对那个醉鬼大叔还是那个女人都是最好的结果——上条是这么想的

    但是

    也不知那女人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原先只是一点点近的醉汉突然喘着粗气扑向了那个女人!

    糟!

    此时上条也顾不得许多,直直冲上

    “啊啊啊啊”

    杀猪一般的叫喊声用这样粗俗的形容自然不会是那个女人发出的声音

    】!

    突遇神展开的上条此刻却也没有时间迟疑或是减速

    因为

    “啪!”的一声脆响,醉汉被狠狠的击到一旁,甚至连先前的惨叫都被这个打击掐断

    木刀?!

    接着微弱的灯光,以上条的距离终于也看到了女人手里的凶器

    然后,上条看见,双手持刀的女人看着满地打滚的醉汉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木刀

    “凶真!”

    全力下劈!

    !!

    转瞬之间,凶真已然来到了那个女人的背后

    啪!

    但是,女人原本的下劈兀的变为右单手的后拉,手中的木刀恰好架住了凶真的骨刃

    无论是下劈前的姿势对凶真攻击的应变还是架住凶真攻击的力量(凶真有留手)都足以显示出这个女人手中的木刀并不是装饰或者花架子

    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被醉汉到小巷里啊

    ——其实连这样在心里大喊的时间都没有,上条不得不以更快的速度冲向现场

    因为

    锵!锵!锵!锵!锵!锵!锵!锵!

    不知何时出现的螳螂已经与凶真狠狠的战在了一起

    而之前的女人更是提着木刀不依不饶的向满口鲜血不停下跪求饶的醉汉然后,眼神烈(?)的再次高举起手中的木刀

    “住手!”上条喊道

    稍一迟疑——仅仅是对还有人打扰的迟疑,接着依旧是全力的下劈!

    啪!

    与先前如出一辙的脆响,下劈对方木刀狠狠斩在了上条的防御姿态的双臂上

    痛!剧痛!

    现在的上条只能在自己的双臂上感受到剧痛,其他,别说是控制小臂活得甚至连双手的知觉都要丧失了!

    “快,走!”忍着剧痛的上条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是对那个已经酒醒的男人——因为上条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的力度可是真的想要把他杀死啊

    “啊啊啊啊啊啊”发着意味不明的喊声,那个男人几乎是四脚着地的爬出了小巷

    那么,接下来

    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高挑女人,上条感觉到自己的背后已经完全被冷汗浸透了

    等等,这个女人上穿的是水手服

    上条急忙下蹲!

    咚!

    木刀穿过上条原本头部的位置狠狠的刺进了上条背后的墙体中

    嚓!

    木刀下划!

    啪!

    哪怕上条尽力躲避,右肩整个好像被卸下来的疼痛却真实的表现出他被击中的事实

    木刀再次出现在半跪在地上的上条的头顶下劈!

    大概是发现的及时,这次上条躲过了这记下劈

    咚!

    当上条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被踹飞开来,腹间的剧痛无比真实的表现了高跟鞋的杀伤力

    “咳!”稍稍咳出一点铁锈味的液体,不管怎么说,至少上条拉开了自己与那个女人的距离

    锵!锵!锵!锵!锵!锵!锵!锵!呜~~

    耳边传来凶真与那只螳螂激突的金铁交击声

    不对!似乎还有什么别的声音是警笛!

    没办法了,再拖下去麻烦可就真的大了学院联盟即将开幕,作为选手的却要进一趟警局——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啊

    “凶真,速战速决!那招也”

    “像这样!”木刀横斩而来

    上条急急滚到一边

    “就是这样!”

    下劈!动作极大的高跳而起的下劈!

    啪!

    落空,木刀与趴在地上的上条距离不足厘米

    “果然,很开心!”

    斜斜上挑,上条翻滚着撞到墙边

    “真是快乐?”女人妖娆的笑颜突然僵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人会突然卡赚但上条也清楚着大概是唯一的机会了

    腿部猛然蹬,擒抱——虽然因为双臂问题看着更像人*炮弹!

    虽然因为伤势而直不起腰,但总算是抱住了那个女人的腰腹虽然已然没有体力做出下一步动作,但是,这里可是小巷

    咚!

    被上条带倒的女人正要反击,却先一步因为头部撞到墙体而昏了过去

    咚

    两人同时摔在地上

    “好闷”大概是脸部位置问题,还没休息多久的上条不得不用疼痛的双臂支起自己的子让脸部脱离两团柔软“凶真,怎么样了?”

    回过神来,远处的交击声也消失了

    “哈!”满伤痕的凶真拖着同样满伤痕的螳螂来到上条面前

    “还是没办法控制吗?”问道,然后上条在女人的腰间摸索着,消找到螳螂的神奇宝贝球

    “哈”点头

    …------------懒人分割线--------------

    达~列~大~

    咳咳,看文神奇宝贝动画的话应该明白这个梗吧?

    新人物呀~

    虽然写得不甚明了,但应该也能猜猜看吧

    话说,学院联盟这么多人,这人物卡还是等到剧再写吧

    以上

    qq群:230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神奇宝贝之灾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