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解决?

    “忍者?!”

    y被上条单独拉到一边的神裂

    “嗯,那个人带着的护额上有一个类似于蜗牛的小小螺旋标志,我之前几名忍者那里看过”上条比划着“记得名字是鸣什么佐什么的,哦,对了!拉达的【替】是一个叫宇智波鼬的人给的,他也有那种护额,神裂你知道吗?那个人好像很强的样子”

    “宇智波鼬吗?那看来是木叶没错了”

    “怎么样?神裂他们会不会也是朝着茵蒂克丝来的?”

    “嗯我想不会,木叶本就是关东的忍者集团,如果是专门为了茵蒂克丝完全可以直接以压倒优势进攻而不是派实力不强的单人来侦查”神裂分析道“至于木叶的介入,我想也只是普通的接了侦查的任务而已,比起魔法师侦查方式这样恐怕是专门为了避开我这个魔法侧的人吧”

    “这样啊~~诶,不对,这样不也代表我们的行动全都暴露了吗?”

    “恐怕是”看来神裂对于忍者的隐蔽也不是很在行的样子

    ——回想结束

    总之,到最后也只是得出了尽量不远离茵蒂克丝这种守株待兔的消极方式而已

    顺便,神裂找了个借口,出去调查是否还有其他势力介入去了

    “嘛~,算了”上条挠了挠头,现在的感受也不过是把本来就不明确的假想敌变得更加模糊不清罢了

    “不过这样一直被监视下去也不是办法艾但神裂又只对魔法侧的事比较熟悉啊~~要是祈在就好了,像旅行的时候只要用精神力感知一下诶?精神力,精神力,精神力”重复念叨着最后的一个词,上条的视线慢慢地转向了自家的某个客房

    所以

    “也就是说,想让我当那个修女的壁咯”娜姿冷冷地看着面前做请求状的上条,嗯,如果没有一旁拙劣的耿鬼效果会好上很多

    “那个,其实也不算吧,只是帮忙提醒一下,娜姿你应该也不想这样一直被监视什么的吧,不过是顺便”

    “可以哦”

    “是,是吗?”上条倒是没想到娜姿会如此爽快“那可真是太谢谢了”

    “不过”

    “嗯?”

    “有个条件”

    “请,请讲”上条只觉得自己是被毒蛇盯上的青蛙

    “把你的右手,给我”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把你的右手砍下来给我当然,做得到的话,不光是提醒这种程度,直接保护那修女也没关系”

    “”“”

    “啊~啊~~,果然不行吗?”上条轻描淡写的转过去,走向门外

    “就这样放弃了?”

    “不”上条背对着娜姿站在门口“保护茵蒂克丝这件事上条先生会自己去做”

    “就凭你和那个大的女人?”

    “嗯”

    “如果我告诉你,你们连附近还在监视着这里的五人都没发现,你还敢这么说吗?”

    “什么?!”上条瞬间握紧了门把手

    “放心,我说了他们只是监视而已不过这样就惊慌失措,你还想继续这样说大话吗?”

    “的确,上条先生对现在的况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是,如果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能到达不用牺牲的happy_end的话,又能有什么借口去全心全意的守护想要守护的东西而且,如果每次都要这样的话,上条先生的手可是真的不够用啊”

    “守护?修女?还是我‘可’的学妹——食蜂祈?或者说是那个精神明显不正常的粉头发女人?”

    “可能”心虚的上条下意识的撇了撇周围“都是吧”

    “人渣”

    “的确”挠头“嘛,就到这儿吧,还是谢谢你听我把话说完”

    语毕,上条轻轻走出客房,然后慢慢的把门关上

    “那个,娜姿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想要我的右手吗?”上条的声音从门的最后一丝缝隙中传来“或者说,有能用得着我的地方吗?”

    “想做交易吗?”娜姿的声音依旧冷冷的没有什么起伏

    “不不不,只是好奇而已”

    咔哒

    说完最后一句,上条这次真正把门关了起来

    “凶真,拉达,我们在附近稍微逛逛吧五个人呐”上条招呼着等在门外的两只神奇宝贝

    “哈”“喀”

    应声站起

    夺!

    就在上条走出房门的瞬间,一根银光闪闪的汤勺猛地插进了一旁的门柱,银勺上面还绑有一张折好的便签

    “这是”上条满头冷汗的看着这几乎擦到自己耳朵的金属

    哗啦~

    绑在银勺的便签打开浮在空中

    “条件:无论时间地点为我办一件事,同意的话就拿走‘命运的弯折汤匙’,它会指引你敌人的方向”

    “这是”上条习惯的挠着头,然后朝房子里大喊到“谢谢啦!不过事先说好,上条先生可不会什么事都做的!”

    没反应,似乎对方完全不的上条只把这个当做空头支票

    然后,上条小心翼翼的用左手拔下了银匙放在衬衫口的口袋里

    “那么,第一个是在那边!凶真,拉达,走吧!”

    …------------分割线-------------

    “好的,最后一个了”看着消失与线前的影,上条慢慢的舒了口气

    并不是上条完成了一对五还完全击退敌人的伟业,不过是对方五人各自试了几次,等发现无法躲开“上条的感应”后便各自离去了而已

    而对方的行动慕也恰好证实了神裂的猜测——这些忍者的确只是来侦查的

    但是,这样就真的结束了吗?

    上条无不担忧的想着,听神裂所说,这世界上远远不止超能力者魔法师忍者这几种的非常人的组织,其中绝大部分都联盟的压制下没落或者隐于黑暗,但各种奇诡的力量也不是自己能想象的与防备的,尤其是与现在和平年代格格不入的忍者这样的职业

    “啊啊啊啊啊~”上条狠狠挠着刺猬头,这样一直想着超扯的事实非上条所长

    算了,不想了!

    上条有些自暴自弃的想到,才放松不久的思绪瞬间乱成一团

    茵蒂克丝的事,qb的事,还有学院联盟的一大堆事

    这时

    “全员集合”老远的,上条就能听到吹寄那元气满满的喊声

    “吹寄回来了?凶真,拉达,走吧!”

    比起无数绞成一团的事件,上条本能的选择迎向了面前就能明确看到的当下

    …------------懒人分割线--------------

    论外:qq群:230【背负灾厄者的后援团】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神奇宝贝之灾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