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十面埋伏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敢动上帝 书名:谁是豪杰
    一天的行进后,李昭下令扎下大营。尽管只有五千人,不过不管是灶台还是帐篷,一切配置还是按照三万人来的。李昭和上官博二人巡营完毕,进入了李昭的大帐。

    上官博笑道:“主公,他们几个都出去厮杀了,就我二人在此处虚张声势,浑不自在啊。”

    李昭也笑道:“但教我们有一人不在大营中,丁文成一行人怎敢放心赶路?那群小子们也是憋得狠了,就让他们立点功劳吧。”

    上官博点头道:“此战过后,灵州便大局已定。主公接下来打算如何?”

    李昭思索了一下道:“咸州那边的况并不明朗,现在说接下来的举措过于遥远,其实你是想问我打算怎么对付牧光吧?”

    上官博微微一笑,道:“丁心树既去,主公如果在牧彩纨毫无防备时突然拿下她,那么牧光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整个灵州便只有一个声音了。”

    李昭深深的看了上官博一眼道:“上官兄,其实我理解你的顾虑。但是我要对你说,我永远不会猜忌你,因为我真的很了解你。当年在我逃亡的路上咱们相逢,然后我请你出山相助。那时我就知道你出山只是想在这乱世中留下上官博的足迹,当你觉得这足迹已经足够,你就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对吗?”

    上官博看了李昭很久,心结也为之一开,笑道:“李兄,多谢了!”

    李昭亦是笑着点了点头。

    丁文成一行人正在披星戴月的赶路,他们只有在另一条路上赶超到李昭前面,才能真正的放下心来。这时一个斥候来报:“启禀将军,李昭大军并无异状。在下亲眼所见,李昭和上官博均在大军之中。”

    丁达笑道:“将军是过于小心了,我们没走同一条路,遇到陷阱的可能就少很多了。”

    丁文成莞尔道:“小心无大过嘛,如果我们再中一次埋伏,可就全完了。”接着对后面大喊道:“加快速度!今晚我们就要进入紫萼郡的地界!”

    待丁文成大军赶到一处两边皆是密林的地方时,丁文成忽然心里觉得很不对劲。心道:“如若李昭在此处埋伏下军队,我们可就危险了。”正待提醒其他人注意时,便听得密林中一声响箭的尖啸,接着几千支箭如同疾风骤雨一般朝丁文成军席卷了过来。丁文成军毫无防备,很多人被羽箭命中,乱成一团。

    丁文成大吼:“保持队形,敌人并不多,不要乱!”

    正待大军要重整队伍时,从两头密林中突然撞出两路大军。一面大旗上绣着“赫连”,一面绣着“班”。两路大军在两个猛将的先士卒下,一头扎进了丁文成的队伍。把丁文成的大军砍成了三截,这下队形就完全保持不住了。兵士们有的在原地拿起刀剑抵挡,有的慌忙开始逃窜,乱成了一锅粥。

    冲出密林的全部是人类军队。这下两边绞在了一起,丁文成大军的弱点就完全暴露了出来。很多时候一个人类士兵的xìng命要换三,四个jīng灵士兵。再加上突然遇袭的慌乱,丁文成大军更是不堪。

    赫连超杀入敌阵之中,遇到了在收拾乱军的丁世。赫连超大吼:“丁世小儿,上次上官博没有一把火烧死你,这回看你还有命在不?”

    丁世此时最痛恨的便是别人揭他这个疮疤,被上官博一把火烧的全军覆没之事,被他引为一生最大的污点。当下丁世火冒三丈,什么也顾不得了,挥舞着战刀便冲向了赫连超。

    丁文成见丁世冲向赫连超,心下大急。现在全军危殆,哪里是斗将的时候,当下急切地大吼:“丁世!我命令你回来!”

    丁世尽管听到了丁文成的大叫,却充耳不闻。不是丁世不明白现在的处境,实在是赫连超这下揭伤疤直接戳到了丁世心底的最痛处。

    赫连超见丁世冲来,心下大喜。只见他拿着长枪也不前刺,抡圆了枪杆,卯足了力气,狠狠地向下砸去。丁世听到尖啸的破风声就知道赫连超一枪向头上砸来,连忙用腰刀封堵。这两件兵器一接触,丁世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在赫连超的一砸之下,丁世的腰刀即刻弯成了月牙儿。这还不算完,赫连超的长枪上,力量并没有因为这一挡减弱分毫,紧接着就砸在丁世口的护心镜上。丁世只觉得喉头一甜,被这一枪扫飞了起来。枪头紧跟着砸在了丁世战马的头部,可怜的战马被这一下砸得脑浆迸裂。

    赫连超好不容易激得丁世冲出来和他单挑,如何会放过如此良机。狠狠地一夹马腹,坐下战马被这一下巨力夹得吃痛不已。长嘶一声,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在丁世还没落地时就赶上了他,赫连超这才一枪飞快的刺出。丁世眼里只能看见一个白点越来越近,他自己却在飞行当中,做不出任何抵抗的动作。但听“噗”的一声,丁世的心脏,连同后的大树俱被这一枪捅穿,那大树自洞穿处裂出一个一尺长的口子。

    丁文成见丁世仅仅抵挡了一招,便被赫连超挂在了树上,心下大为惊恐。当即大叫道:“撤退!”

    俗话说兵败如山倒,便是形容此时的丁文成大军的。遇到埋伏如果主将沉着抵挡的话,不见得马上就会输掉这场战争。但是中伏后撤退的话,那就不是撤退,而是溃退了。丁文成军的兵士们恨不得多长上两只脚,争先恐后地开始抢夺生路。腾龙军便在后面步步紧,疯狂绞杀。不求全歼对手,只求给敌人造成最多的损失。最后丁文成带人冲出了伏击圈时,他的两万大军,也就剩一万多一点了。赫连超和班诚冠也不死追,只是不紧不慢地跟着丁文成后面。

    溃逃持续了两个时辰后,眼看天就要亮了,丁文成大军终于甩掉了赫连超和班诚冠,来到了一座石山附近。丁文成嘶哑地喊道:“下马休息!半个时辰后再赶路。”

    经过将近一夜的厮杀和逃窜,兵士们也是累得不行了。很多人从马上下来,倒在地上就不想动了。丁达挪到近前递给丁文成一个水囊,凄楚道:“没想到赫连超如此神勇!丁世也是走背字,哎。”

    却紧接着听见一声嚣张的大吼:“你们背字还没走完呢!”

    接着又是一声响箭,一面“阚”,一面“李”,两面旗帜从石山的背后撞了出来。

    丁文成惊到:“是阚文和李奇!”然后对兵士吼道:“快上马!再不走来不及了!”

    这时候能爬起来上马的估计也就只有一半的人,阚文和李奇带领着大军对丁文成军展开了又一轮的绞杀。这次丁文成军就没有上次那么好运了,他们一路溃逃到现在。十成战斗力已经去了七成,在这两路以逸待劳的腾龙军的再次伏击下,很快就彻底崩溃了。

    这次很多丁文成的兵士也不想着逃跑了,左右是躺在地上的,干脆顺势跪了起来,扔掉武器乞降了。这次的伏击只持续了两刻,丁文成军除了被杀死的,竟有五千人左右作了俘虏。阚文和李奇二人忙着收降俘虏时,赫连超和班诚冠也赶了上来。

    赫连超哈哈大笑道:“你们收获很大嘛,俘虏了几千号人。我和老班可是一个俘虏都没抓到啊。”

    李奇撇撇嘴道:“比不得你赫连大爷啊,直接一枪把丁世挂在了树上。我估摸着这次就你抓的鱼最大。”

    班诚冠问道:“丁文成逃走了多少人?”

    阚文嘿嘿一笑,道:“只逃走两百人不到”接着不屑地看了李奇一眼,道:“我说李奇兄啊,你的预言什么时候准过?你说是丁世一个人大,还是丁文成加上丁达两个人大?别人柳维还在前边等着呢,你说谁抓的鱼最厉害?”

    李奇一拍脑袋,道:“我怎么把这茬忘了,我们把俘虏绑着马上快赶过去。要不大鱼全被柳维给摸了。”

    对于李奇这个损主意,也没人反对。反正空的马这么多,绑了也就绑了。于是乎四人的军队合在了一处,赶着五千带着俘虏的战马,向丁文成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一众俘虏被绑在马上,被颠得那是七荤八素的,白眼狂翻,却不敢喊出声来。生怕引起了边腾龙军的不满,就换来要命的一刀。

    却说此时天已大亮,丁文成二人领着可怜的一百多人来到了一条小河边。纷纷下马,去河中取水解渴。便在这喝水的过程中,在水中倒影里看见,他们后影影绰绰站满了人。丁文成捧着水战战兢兢的转过来,由于双手发抖,清水便从手指缝中全部洒尽。

    柳维端坐在马上,五千兵士把丁文成等人团团围住。柳维似笑非笑的看着丁文成道:“丁兄,我真要感谢你啊。我柳维第一回单独带兵,就让我捞到如此两条大鱼,实在是太给兄弟我面子了。”

    丁文成先是惊恐,后是万念俱灰,也不再言语,拔出佩剑便往脖子里抹去。柳维的兵士想要阻拦已然不及,却听一声尖啸,丁文成的右手霎时被一根利箭洞穿。柳维翻了翻白眼道:“还是被这四个人赶上来了。”

    没错,腾龙军里能shè出如此惊艳一箭的人,除了班诚冠,还能有何人?

重要声明:小说《谁是豪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