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衷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敢动上帝 书名:谁是豪杰
    李昭见卓啸呆愣在那,呵呵一笑,道:“卓将军上船来说话。”然后对着牧彩纨道:“你也上来吧,别站在那里了。”

    牧彩纨现在心中极为忐忑,开始大话已经放出去的。现在可好,全军覆没不说,还被人生擒了。想到之前和李昭的赌约,好像自己说过,自己要是输了,李昭想怎样便怎样。自己还拿军旗来保证,哎,想到此处,牧彩纨不心里后悔不已。

    卓啸待后的士兵推了他一把,这才回过神来,李昭此时已经进入舱里去了。卓啸上到大船之上,走到了船舱之外,那里的士兵对卓啸作了个“请”的手势。卓啸点了点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步入了船舱。

    此时李昭在上首坐着,一副很开心的样子。牧彩纨坐在他旁边,低着头,如同霜打过的茄子一般。卓啸朝着李昭躬拱手,正待说话。李昭挥挥手打断了他,伸手道:“卓将军无需如此多礼,请坐!”

    卓啸点点头,在李昭下首坐好。

    李昭微笑道:“卓将军,不知你的水战本事出自何处?”

    卓啸恭声道:“不敢有瞒侯爷,末将原是北州人,家族世代以经商为业。北州到东四州的道路被绝望山川所阻,但北州到灵州的海路却是不远。家族经常要出海在北州和灵州之间贸易,可是现下天下不太平,水路上盗贼极多。末将家族的商船经常要和水贼开战,久而久之,末将也有了些心得。后来北州仲家打压我等商人,很多商家因此破产。我因而辗转从北州来到了咸州。”

    李昭点点头道:“一直让将军作个士卒却是埋没了人才。将军现在是水军大都督了,可是我们一缺战船,二缺熟练水手,不知将军对未来有何想法?”

    卓啸道:“末将斗胆揣测,侯爷急于组建水军,可是因为朝廷和青州即将开战之故?”

    牧彩纨惊讶地看了卓啸一眼,李昭则是欣赏的点点头。

    卓啸不好意思的一笑道:“末将家族世代经商,所以对于货物流通方面比较敏感。”然后顿了顿,说道:“不知侯爷能给我多少船只?”

    李昭皱眉道:“便只得楼船两艘,小舸勉强够这五千人水军用的。”

    卓啸沉思了一会,道:“侯爷,如果我们自己来大肆制造战舰,太过费时费力。不若以战养战,我们可以把舰队开到灵、北二州的交界之处,抢劫那里的水匪。侯爷和牧家已结为唇齿,自然迟早要对丁心树用兵,我们再抢夺丁心树与北州仲家的过往船只。如此下来,几月之后,我们的船队便可大变模样,熟练水手也就练出来了。待侯爷打下剑兰、山茶二郡时,我水军还可以作为一支奇兵,从后方对丁心树的紫萼郡一剑封喉!”

    李昭缓缓摇了摇头道:“你的想法没有问题,我很赞同。不过对丁心树的征伐不必水军参与。水军练成后的主要任务乃是保护我灵州在美人江一线的商船,这是根本。到时候光美人江边的水匪都够得你剿的了,以战养战则可继续进行下去。”

    “是!”

    李昭又道:“我接下来的几天要到其他场地观战,这水上的对抗赛便交给你了。你要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给自己挑个副手,待对抗赛和全军大比完成后,我准你优先挑选士卒,水军必须尽快成军!”

    “遵命!”

    待卓啸退出大船后,李昭笑望着无jīng打采的牧彩纨。说道:“牧将军。。。。。”

    牧彩纨浑一颤,接着担忧的看着李昭。

    李昭被她这副样子逗得大笑起来。

    牧彩纨咬牙道:“李侯爷可是昨天看到了这卓啸的表现,故意挖个坑来让我来跳?”

    李昭笑着道:“也不尽然,昨天卓啸的表现是很不错,确实令我满意。但血腥达西莱斯也不是吃素的,我能确定,没有卓啸的话,的确如你所说,你会一路赢下去。我今天故意让你和卓啸打一场,是想看看他遇到了强劲的对手,是否还一如既往的那样令我满意。而最后他能用奇计击败你,我也就毫不犹豫的封他为水军都督。”

    牧彩纨闭上眼睛道:“无论如何,愿赌服输。你有何要求,说出来吧!”现在的牧彩纨一副闭目等死的样子,好像很快李昭的屠刀就会落下一般。

    李昭并没说话,只是领着牧彩纨来到了船头。这时大船正停泊在江心,滚滚共江向远方流去,两岸层峦叠嶂,恰似一幅水墨画般引人沉醉。

    李昭道:“看到如此美景,牧将军会想到什么?”

    牧彩纨不屑道:“你无非要说,江山如画,方今乱世正是英雄豪杰用武之时。揽此大好河山入我怀,方不负好男儿之一生。可对?”

    李昭摇头道:“对也不对。”顿了顿,李昭道:“你我都是出自豪门,那么先天都得背负一大堆的责任。就如你牧将军,你要保证你的势力不被吞并,你的子民不被屠戮。最好能更进一步,让你的父亲占有整个灵州,成为jīng灵的共主。于是你以女子之,百死沙场,打出了这血腥达西莱斯的称号。”

    李昭顿了顿,然后道:“而我呢?我出生在李家,自小上环绕着大雍神将遗留的光环,加上个生而能言的奇迹。自小便是家族的期望所在。让我本想作个纨绔子弟,每天喝喝酒,调戏调戏侍女,这么简单的生活都过不了。后来被公冶家施计谋害,不得不逃出dì dū。回到将军城,加入这抢夺地盘的行列。如此看来,你我本便是一般的处境,一般的无奈。”

    牧彩纨道哼道:“这便是你为自己找的借口?”

    李昭摇头道:“这并非借口,以现在的势我占有绝对优势,我并不需要向你解释什么。”

    牧彩纨道:“那你说此番话的用意何在?”

    李昭道:“用意便是让你好受点,在今后的征战中真正的尽心罢了。你来到我这里后,我并没有刻意防备你什么,你这些天和这些士卒们一起训练,你应该也切感受到这些士兵并非是被野心家利用的可怜虫,他们只是一帮被各种暴政的无法安立命的人,便如那卓啸一般。”

    牧彩纨道讽刺道:“于是你便要带领着这些被的走投无路的人,去创建一个天下大同的世界?”

    李昭正sè道:“说实话,那九五之尊的位子我想过。而现在这天下,凡是手头上有点实力的人都会去想上一想。不过这并不是重点,你要知道,所谓皇帝乃是天下最劳累的人,除非他像我们当今这位圣上一样。而当你坐上那个位子以后,你就被永远关在一个叫天下的笼子里。那时候看似你拥有了一切,其实真正属于你的却很少很少。”

    牧彩纨道:“我开始有点相信你不是在找借口了,那你这样打生打死为了什么?”

    李昭道:“开始是为了生存!我不逃出dì dū,我的家族会有危险。我不挑起灵州的内战,不抢夺你的金葵郡我的兵就养不下去。如此一来,当谭超领着大军杀来时,上官博再是智计百出,他可能抵挡?而只要走上这条争霸之路,所有的人和事都会推动着你不断前行。不是继续胜利,就是从此败亡。但是你们jīng灵不同,你们崇尚自然,好和平,好所有美丽的事物,你们从不会加入争霸天下的行列,最多就是争夺下jīng灵王的位子。我可以这么和你说,我们没有根本上的冲突。”

    牧彩纨想了想后,说道:“你的意思是,如果你以后的地盘足够大了。把灵州还给我们也不无可能?”

    李昭道:“还是没法还的,不过当我的实力足够时,把灵州交给jīng灵王管理也是可以的。”

    牧彩纨点点头道:“希望你记住今天你说的话。”忽然她想起了什么,说道:“说了这么半天,你的要求呢?”

    李昭笑道:“要求已经提过了,便是叫你在今后的征战中真正的尽心。”

    牧彩纨道:“只是如此?”

    李昭哈哈一笑,道:“如此还不够吗?不然我再多加几条?让你给我当三天侍女如何?”

    牧彩纨连忙道:“你已经提过要求了,不能再加了。”这时牧彩纨心里尽管不是完全相信李昭所言,不过这并不妨碍她憧憬一下能帮父亲拿回灵州的这件事,但是她却不知道商品经济的威力。李昭在灵州的新法令已经完全铺开,到时整个灵州会因为经济关系而形成一种自我运转的模式。谁来管理也不能逆流而动,到时候整个灵州的经济都捏在李昭手里,让牧光来管理又如何?

    接下来的rì子,李昭便领着牧彩纨在各个场地上观看不同队伍之间的对抗。不过并未出现能和上官博,牧彩纨这些人抗衡的将领。这也是李昭意料中的事,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能在水军方面发现一个卓啸,其实李昭已经是心满意足。值得一提的是,阚文也主动要求参加了此次对抗,可丢人的是,他被好几个将领比了下去。阚文只好痛定思痛,等着全军大比的时候靠武力来找回失去的颜面。

    便在李昭这边闹闹的选将时,dì dū出动了七万大军,由公冶庆,洪空岚,苗且率领,浩浩地杀奔青州而去。一场被全天下瞩目的大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重要声明:小说《谁是豪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