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运河大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敢动上帝 书名:谁是豪杰
    丁心树现在手里捧着个木盒子,头上青筋直冒,脖子胀得好似快要爆开一样,全都在颤抖着。突然仰天大呼:“牧光!我要你死!”随即把手中的木盒砸的粉碎,露出一条粉红sè的内裤。刚才手下已经来报告过了,牧光杀了自己的人,抢走了自己最心的小妾,这还不算完,现在还送这种东西来羞辱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

    丁心树呼呼的喘着粗气,如同野兽一般,对外边大吼道:“来人!叫所有人前来议事!”

    大不功夫,丁心树的树屋中便陆陆续续的来了好些人。丁心树道:“招大家前来,只议一件事。我要和牧光全面开战。我要彻底灭了他!成为jīng灵王”说这话时,丁心树的双眼冷得如寒霜一般。

    jīng灵使花炎泽道:“首领不用如此着急,如果我们不战,jīng灵王必是首领的囊中之物;相反如果我们和牧光开战,徒增变数而已。”

    大将丁文成道:“笑话,不打!不打难道jīng灵王会从天上掉下来不成?”

    花炎泽道:“首领,请听我言。如今十二个小势力里面已经有八个归附了我们。这样一来,灵州五郡,我们独得紫萼,剑兰,山茶三郡。而牧光仅有四个小势力归附,仅占得玫瑰,金葵二郡。孰强孰弱一望便知。”

    丁成文道:“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的实力完全强于牧光。我们有大军六万,牧光仅得三万人。以二打一,还不手到擒来?”

    花炎泽哼道:“如果打仗只是打人数,那还打个什么劲?开战之前,彼此把自己的人数报一下,弱者直接投降算了。”

    “你。。。。。。”丁文成被噎得不轻。

    丁心树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花炎泽道:“如果牧光那边的四个小势力是不能争取的,那么打了也就打了。但是那些小势力又不是铁杆死忠,或者说这十二个小势力都不会绝对的忠心。他们只会依附强者,利用强者。那么谁都知道,我们比牧光强。那些小势力早晚全部倒向我们。待那时,首领要收拾牧光还不是易如反掌?”

    丁文成道:“照你这么说,牧光是死路一条。为何这么久以来和我们相安无事。反正照你所说,不打他就死定了。为何他不打上一打?”

    丁心树大吼道:“够了!”

    众人见丁心树发怒,没人再敢说话。

    丁心树道:“我叫你们来不是要听你们争吵的,我是要你们来说如何打牧光!此贼如此辱我,不杀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恨!”

    下面的人都被这话说的摸不着头脑,不知牧光如何辱了首领。但是首领显然怒急攻心,这次出兵是一定的了。

    丁文成道:“首领,现在我六万大军有三万人在运河边与牧彩纨对峙。那么想必牧光的老巢玫瑰郡必然空虚,末将愿请兵两万去攻击玫瑰郡!首领再下令和牧彩纨对峙的叶明将军抢渡运河,攻击牧彩纨!如此双管齐下,牧光收尾不得相顾。必被我们所擒!”

    丁心树吼道:“准了,而且我命令你冲进玫瑰郡后,可以没有军纪,明白吗?”

    “是!”丁文成也是心里一寒,没有军纪的后果就是抢劫,屠城啊。

    牧彩纨这时紧皱着黛眉,抿着红唇。用手指敲打着额头,她就不明白了。丁心树这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反应如此激烈,看这架势是要不死不休,全面开战了。

    牧彩纨的近卫队长牧烟儿道:“小姐,你也别再为这事发愁了。反正首领不是说了吗?要我们全力挡住叶明就是。”

    牧彩纨道:“这是父亲在宽我的心啊,我们这边的兵力太少了。除去我带领的两万人,我两郡就只剩一万战士了。这一万人还得分散驻扎在两个郡的各个部落中,如何抵挡得了丁文成啊。”

    牧烟儿劝道:“小姐,先顾好眼前才是正经啊。”

    牧彩纨道:“是啊,烟儿。吩咐下去埋锅造饭,然后在这里虚扎营帐。你带领五百人守在这里,作出我还在这的假相。如果我和叶明开战,你就快跑吧!”

    牧烟儿吃了一惊,“小姐,你要去哪?”

    牧彩纨恨恨道:“自然是去给叶明准备一份大礼!”

    第二rì,叶明带领三万战士来到运河之畔,对左右道:“浮桥还有多久能搭建完毕?”

    一个小将道:“估计下午就行了,毕竟一次要搭建上百座浮桥,再快也快不到哪去啊?”

    叶明点了点头,道:“牧彩纨那边有何动静?”

    小将道:“没有任何动静,如平常一般。估计是仗着营盘坚实,等着我们去强攻吧。”

    叶明哼道:“女人便是女人,也跑出来学人当将军,真是个笑话。”

    下午时分,浮桥搭建完毕。叶明下令全军渡河。三万大军,分成一百个队伍,源源不断地踏上浮桥。整个大军散成了一片。

    便在此时,一声炮响。叶明只见后杀出了无数的大军,密密麻麻,望不见尽头。一面绣着自然女神达西莱斯的旗帜迎风飞舞,旗下牧彩纨骑着一只独角兽,一马当先,向叶明杀来。jīng灵都是天生的弓箭手,在跑动或者坐骑之上放箭,对他们毫无影响。还离着老远就开始无地shè杀叶明的大军。

    箭矢如同下雨一般倾泻而来,根根闪着寒光的箭头干脆的钉入叶明军士兵的体里,血雾弥漫。叶明大军不论是在岸上的,还是在浮桥上的,纷纷中箭。不少人明白穿过浮桥,到河对岸去便可以逃生。纷纷向浮桥上挤,可浮桥宽度有限,如此一挤,便有大部分坠落运河。

    叶明心胆俱寒,作为将军,他当然明白半渡而击是河边交战的死。可在他的印象里,半渡而击地方都是在对面啊,牧彩纨居然是从他背后杀出。如此出人意料,再加上自己轻敌,才把自己的三万大军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牧彩纨的大军呈扇形向前不断推进,叶明大军就像在这扇形下被不断压缩。叶明知道,如果这个扇形完全合拢,他的人怕是要全军覆没。当下不能再等,叶明高叫道:“弟兄们,不想死的跟在我后,咱们打开一个缺口,冲出去!”

    现在牧彩纨的军队已经冲到了跟前。两军已成互相交接绞杀之势。哪里是说分开就能分开的?叶明军为了自保也只好亮出兵刃和牧彩纨的大军进行搏。叶明的吼声虽大,别说很多地方听不见,就算听见了,也没法跟去,毕竟对面有人在拿刀砍自己呀。短兵相接处,肢体飞溅,血腥异常。

    叶明只是集结起来七千人左右,认准一个牧彩纨大军稍稍薄弱的地方地方冲突而去,两军都是杀红了眼。一边为了活命不得不死命冲锋。一边希望尽可能多的杀死对方的有生力量,拉小两个势力之间的差距。牧彩纨见自己的人死伤数字渐渐增多,不皱眉,这可不是她想要的,她需要的一场完胜。于是下令道:“放开一条口子,放他们出去。”

    大军依令放开一条口子,叶明的七千人终于出了重围。牧彩纨大叫道:“投降者不杀!”

    于是牧彩纨大军一边挥刀一边大叫“投降者不杀!”

    叶明的士兵见主将都抛弃他们跑掉了,很多人干脆扔掉了武器,跪在地上。有人跪下了,连锁反应之下,更多的人放弃了抵抗。不跪的迎来的就是无的剿杀。

    牧彩纨留下三分之一的人马收降俘虏,带着一万多人,向叶明的队伍追去。

    叶明在前面狼狈逃窜时,回头一望,见牧彩纨再次率领大军追杀而来,亡魂皆冒。加快速度,拼命地逃窜。后面的大军不断的追赶,渐渐地把叶明的军队赶入了一处洼地。叶明见此地形,哪还不知道里面会有埋伏,但是现在停不下来啊。停下来就要命啊!

    于是壮起胆子一路冲去,就在叶明的军队过去一小半时,洼地的高处再次站起无数的jīng灵。羽箭飞shè而下,逃窜部队的中间部分尽皆中箭,扑倒在地。坐骑中箭,一时没死透的四处蹦跳,到处冲撞。这样就给后面的人造成了阻碍,就这么一耽误。后面的部队便被牧彩纨追上,又是一阵屠杀。

    再次收降了部分人马,牧彩纨穷追不舍。就这样,牧彩纨一路追亡逐北,杀进山茶郡两百里才停止了追击。此战牧彩纨杀敌九千余人,俘虏一万余人。让牧光,丁心树两个枭雄的实力首次被拉到了同一个水平线上。因为战况太过激烈,牧彩纨又是先士卒冲在前面,她的战旗染满了鲜血。牧彩纨觉得现在这个旗帜更适合自己的军队,自此血腥达西莱斯便成为了牧彩纨大军的象征。

    接下来牧彩纨可不敢耽搁片刻,丁心树还有两万大军杀入了玫瑰郡腹地,一路屠城而过。牧彩纨至少要保证那支军队退回山茶郡才行。

    于是只让军队休整了半rì,留下部分战斗力弱者押解着俘虏缓缓而行。

    自己带着jīng锐追星逐月般向玫瑰郡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谁是豪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