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李昭的阴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敢动上帝 书名:谁是豪杰
    李昭坐在一张椅子上。对面的父亲慈祥地打量着他。

    好一会儿,李凡生才道:“昭儿大了,越来越像你母亲了。”随即,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说道:“昭儿来找为父,可是有事?”

    李昭点头道:“孩儿听到一些不利于孩儿的传言,估计是有人要对我们李家下手了。”

    李凡生的脸yīn沉了下来:“可是说你天命所归的谣言?”

    李昭一愣,“父亲知道?”

    李凡生点了点头,恨恨的道:“我比你早知道好几rì,而且我已经查明,此事是严家所为。不过我们李家和严家没有什么矛盾,乃是公冶忠授意严家做下此事,然后想利用圣上扳倒我们,毕竟为父这个国公太碍他的事了。”

    “公冶忠么。。。。”李昭用手指轻轻地敲击了一会桌子,然后道:“父亲,如今圣上宠幸公冶聪,连带着对公冶忠也是信任有加。他背后站着陛下,怎么斗都是我们吃亏。我觉得我们李家应该退出dì dū了。”

    李凡生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屋里走动了几步,道:“从先帝晚年,朝纲开始败坏之时,我就在预留退路。但是昭儿,你要明白,为父是一直作京官的,比不得那些雄霸一州的士族。所以我也只能秘密地在我们李家的族地里进行。先祖李先当年率领大雍军队,大破矮人,并其族。受封于青,灵,咸三州交界处的将军城。我挑选李家旁支和家奴子弟教授兵法武技。现在共得家将二人,子弟兵两千。这是我李家唯一的退路。”

    然后捏了捏拳头,像似作了什么决定。接着走到书架跟前拿出一个盒子,交给了李昭。

    李昭起接过,打开盒子。里面是两块令牌,一块黑sè的,上面是夜莺的图案。一块金sè的,上面是一条腾龙。

    李凡生道:“这两块令牌一块是调动夜莺的,一块是调动我们家族私军的,你都拥有顶级权限。夜莺是个我们李家经营了过百年的报组织,非比寻常。可以说,你拥有了夜莺,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在今天清楚的知道,昨天发生在万里以外的事。这些力量都交给你,你尽快去将军城。”

    李昭动容了,好一个“夜莺”!忽然李昭想到,公冶忠会这么容易任他离去吗?

    李昭思索了一会,眼里jīng光闪烁,道:“父亲,公冶忠的这个毒计最致命的破绽就是我一旦逃出了dì dū他们就没有办法了。公冶忠既然选择让严家来执行这一计划,那么有几个可能,要么严家散播谣言的能力强得令人发指。要么就是严家有手段防止我逃脱。很显然,前一种可能根本就是个笑话,那么严家凭什么拦住我?羽林军是管城防的。如果严家有本事控制羽林军,那么,这就是公冶忠选择严家的必然原因。可问题是,羽林军跟他们公冶氏彼此看不顺眼。他们如果能把羽林军拉过去,那还不是想抓谁就抓谁?所以,只剩一种可能。严家在我们这里安插了内jiān。我不逃那就只能等着被诬陷。如果要逃,那么我前脚出门,严家后脚就能收到消息。”

    李凡生老怀大慰,开心的笑道:“我儿果真不凡,却能想的如此透彻。至于内jiān么。。。”李凡生嘴角一勾,道:“让夜莺去做吧,会干得很漂亮的。”

    李昭道:“父亲,孩儿就这么走了很不甘心。我们反算计严家一次如何?”

    李凡生笑道:“我就知道,你从小到大都是个不肯吃亏的人。来,说说你的办法。我巴不得看到严家马上倒霉。”

    李昭坏笑着和父亲商量了好些时候,才从书房里出来。

    夜晚的dì dū,已经不像大雍初年那样灯火辉煌,喧嚣鼎沸。到处黑漆漆的,偶尔几盏孤零零的油灯照shè出的光芒像鬼火在飘。伴随几声犬吠,一副末世景象。

    李昭的马车来到一座华丽的府邸前,这座府邸中,却和外边的气氛很不同。府中不时有粗犷男人的喊声,弯刀击打桌子的声音,大妈的笑声,敲锣的声音。大气的正门上悬挂着“敕造铁府”的字样。这场景李昭尽管早已习以为常,还是觉得好笑,这蛮子的好永远是那么独特。

    李昭也不等人通报,带着亲卫直直地走进了铁府,自然也不会有人阻拦于他。

    到了大厅中,一群大妈正在表演歌舞,歌舞表现的是沁州雪山上的女神思凡下界的故事。至于为什么要大妈们来跳,按铁伦的说法是,小女孩那些软绵绵早就看腻了,一点意思都没有。李昭进来时,铁伦正津津有味地抡着他的弯刀打拍子。

    见到李昭进来,铁伦立刻起。“哇哈哈,李大少来了。敢你也开始对我的大妈歌舞来兴趣了?来来来,一起观赏,不收你钱的哟。”

    李昭苦笑一声道:“铁大少,你的口味太重了。我还适应不了,对我来说软绵绵就已经行了,大妈们别把腰给闪了。”

    “哈哈,你们都先去吧,明天加紧排练个新的,女神都演了好几天了。”

    “是!”

    待众人退去,铁伦收起嬉笑,拉着李昭坐下。说道:“李少,你大晚上的上我这来,可是有大事发生?”

    李昭点了点头,道:“也不是太大的事,公冶忠要找我麻烦,我明天要出城。”

    “去哪?”

    “将军城!”

    “哎。”铁伦叹了一口气,道:“今天听了老师一番话,我就知道你我兄弟三人分别在即。我只当是我和姚新家族的人一来,我们俩就得把你一个人留在dì dū,却不想你是三人中最先走的一个。”

    李昭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我兄弟待在dì dū就是笼中之鸟。对于想置我们于死地的人,我们犹如案板上的鱼,他想怎么宰就怎么宰。”

    铁伦咬牙切齿地道:“公冶忠是活腻了,我们兄弟他也敢惹。他算什么东西,等我rì后大军在手,定把这厮凌迟碎剐!”

    李昭故作苦恼道:“你就好了,沁州苍狼铁骑我是知道的。他rì,你如有这支军队在手,还不是为所yù为,这dì dū的几万羽林军算什么?我可必须到族地种田,从头开始啊。”

    铁伦呵呵一笑道:“李少勿要妄自菲薄,同窗多年,我还不了解你吗?他公冶忠只要把你放出了dì dū,管叫他后悔今世做人。”

    李昭也是一笑:“怕只怕轮不到我来收拾他呀,这dì dū可是香饽饽,得咸州者得天下。惦记着这dì dū的人可是多了去了,等我来找公冶忠麻烦时,估计他哥俩坟头都要长草了。”

    铁伦点点头,道:“李少的来意我明白了,出城的事包在我上,你就放心吧。”

    李昭点点头:“姚新那边就只好拜托你帮我告辞了,我们兄弟以后有缘再聚!”

    铁伦道:“行,你的事要紧,我这就安排人手。”

    唐辉微醺地从酒肆里走出来,扔给老板一锭碎银子,摆摆手,示意不用找了。顶着冬夜的风,微微摇晃着往回走。

    他手里还拎着个酒壶,时不时的抿上一口,心里苦闷万分。他被安插到李家当内jiān已经过去六年了,这六年来通过他对李凡生和李昭的了解,这对父子他只有用令人胆寒四个字来形容。李凡生也就不提了,国公爷,那确实是厉害。可那李昭呢?唐辉刚来时李昭才十一岁呀,可招惹他的人没一个能善终的。

    自己一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根本不敢主动跟主家联系,生怕一点小纰漏就要了自己的命。这根本不是人过的rì子呀。还有,自己的表面份还是李家的谋士,得随时想出有利于李家的计谋,绞尽脑汁地为李家谋福祉。他很多时候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边的人。

    带着抑郁的心,唐辉回到了住处。

    刚推开门,唐辉觉得脖子一凉,一把剑架在了自己的颈部。

    唐辉战战兢兢地转过,一个黑衣人从门后转出来,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唐辉不认识这人。看这打扮,一黑衣,典型的刺客啊。可唐辉可不信这是个职业的刺客,不然这一剑早就刺下来了。

    黑衣人淡淡的道:“唐先生,不好意思,你暴露了。”

    唐辉可不会去死鸭子嘴硬,大吼冤枉。那完全是多余。剑都架在脖子上了,还能怎么办?

    唐辉现在关心的是,自己怎么暴露的?还有,黑衣人没有直接杀他,只是把剑架着在脖子上,看来李家是要自己办事了。

    唐辉道:“阁下要杀我的话,已经杀了。阁下要我做什么,说出来就是,我一定照办。”

    黑衣人惊奇地看了唐辉一眼,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配合。他之前为唐辉准备的很多的酷刑,看来一样也用不上了,这叫黑衣人觉得,这次的事办的很没有成就感。

    “呵呵,唐先生果然不愧为智者,很明白自己的处境呀。”

    唐辉点点头,道:“我能问一下我是怎么暴露的吗?”

    黑衣人笑道:“不急,你先写两封信,我再告诉你。第一封是告诉严家,李家虽然识破了他们的诡计,李昭却为人心高气傲,不肯离去。李家准备联络各个大员,武装各府的下人,干掉公冶兄弟以靖天下。这封信rì期是今晚。”

    唐辉再次点点头表示明白。

    黑衣人又道:“第二封你要写给公冶忠,说你准备向他效忠,以谋求荣华富贵。作为晋之资,你告诉他一个重要报。那就是:严家不是真心的帮他办事,他们会故意放走李昭。武装下人,图谋做掉他的计划,严家也有份参与。这封信的rì期是后天。至于怎么让公冶忠深信不疑,就看你的措辞了。”

    “嘶。。。。。。”好一个一箭双雕的毒计。

重要声明:小说《谁是豪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