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地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敢动上帝 书名:谁是豪杰
    这是第二rì,李昭的书房中一片宁静。李昭正靠在椅子里,拿着一本《大雍山水录》津津有味地读着。小侍女思颖在一旁坐着,双手支着下巴,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着盹。

    李昭不经意的瞟到思颖又在打瞌睡,忽然嘴角挂起一抹坏笑,把书往桌子上狠狠地一摔。“砰”的一声炸响。思颖一惊,立刻站了起来。左右打量了一番,发现李昭正笑嘻嘻的看着她,不由嗔道:“少爷,你又吓我!”李昭哈哈大笑起来,道:“我让你出去做自己的事,你说你要陪着我。那好吧,我叫你也看书,你又在打瞌睡。”

    思颖道:“那些书都好枯燥,我怎么看得进嘛?不如少爷给我讲讲吧。”

    李昭笑道:“行啊,你想听我讲什么?”

    思颖皱着眉想了半天,突然看到桌上的《大雍山水录》,不眼睛一亮,道:“就讲这个!”

    李昭道:“真的?不怕闷?”

    思颖道:“不怕,不怕,就讲这个。”

    李昭道:“那行,就给你这小妮子补一下常识。”

    思颖赶忙点头。

    李昭道:“这么说吧,整个大雍呢,像一个上下倒置的鸭梨。是我们已知的所有陆地,所以我们也称之为天下。自始皇帝一统天下后,便把大雍分成了十一个州。这便是东四州,西四州和南三州。”

    思颖道:“那这些州都是怎么划分的呢?”

    李昭道:“大部分是因为地形,比如大雍第一大江——美人江,便把大雍一切两半。美人江以南便是南三州了。”

    思颖道:“那就先讲这南三州。”

    李昭点了点头,道:“南三州是并排放置的,由东向西,乃是凉州,和州,海州。凉州也称东凉,因为他包括以前的凉州和原兽人领地——无尽大山。大雍征服了兽人后,兽人大多从深山中走了出来。因为原来山里的生活太过贫困,因此兽人刚出来时只要你给他们一口饭吃,他们就什么都做。可几百年下来,脏活累活都是兽人在干,打仗死人都是兽人的事。而东凉的士族们却风花雪月,醉生梦死。如此一来,兽人怎能不拼死反抗?所以大雍有好几代皇dì dū对兽人进行了血腥的屠杀。可这种反叛,始终不能绝。”

    思颖迷惑道:“为什么呢?只要改善他们的生活就好了呀。”

    李昭叹道:“这便是知易行难。你道上位者们不知道这个道理吗?可东凉的士族早就习惯了靠压榨兽人的血汗积累财富。你想改善兽人的待遇,便要和所有的东凉士族做对,即便是帝王也不会为了兽人把整个东凉的士族杀光吧?”

    思颖点了点头。

    李昭道:“和州你应该听过很多了,那是姚新家族掌控的地盘,我就不说了。接着便是海州,海州和东凉有些类似,它是包括了原海州和矮人领地——怒岛。这怒岛是个孤悬海外的大岛,有原海州四分之三的大小。隔着一条海峡与陆地隔海相望。因为我们李家的先祖李先曾于龙涧洲大破矮人,所以这个海峡现在叫做龙涧海峡。”

    思颖道:“我们这里属于东四州,少爷快讲讲东四州。”

    李昭诧异的看了思颖一眼,没想到这丫头还真能对地理感兴趣。于是多打起了一分jīng神,道:“东四州像个压扁了的菱形,乃是东边的灵州,南边的咸州,西边的离州,以及北边的青州。自古以降,东四州都是整个天下工农业最发达,也是人口最密集的区域。历朝历代在此地建国者无一不是强盛一时的大国。再加上共江横穿离,青,咸三州,使水上运输颇为便捷,让原本富庶的地方更见富庶。矮人被先祖征服以后,灵州jīng灵见天下已经归一,知道大势已去,干脆举族投降。这jīng灵王是有大魄力的人,在今后七十年中,发动了jīng灵数十万,开凿运河,把共江连入灵州,直通至海。”

    “啊。”思颖道:“开凿穿越一个州的运河,那得花费多少时间啊。”

    李昭道:“不错,虽然费时费力,但是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从此jīng灵的各种货物就可以通过共江源源不断的进入咸州了。咸州乃是大雍龙兴之地,也是我们现在dì dū所在。如果说东四州乃天下之最,那么咸州则是东四州之最。咸州每年收入的钱粮乃是青州的三倍,离州的四倍,以及灵州的十倍。因此千多年来,有着得咸州者得天下之说。”

    思颖道:“铁伦家在沁州,那沁州便是西四州之一啰。”

    李昭点头道:“大雍最西方便是沁州,这里相信你也听蛮子说过不少了。沁州往东则是崖州和北州,此二州一南一北,乃是草原文化和农耕文化的交汇处。因此兼有两族特sè,风气开化。再往东便是大雍最小的一个州——并州。由于北州东来的道路被绝望山川所阻,因而并州就成为了东西连通的唯一道路。前朝为了防止草原人入侵,便在并州修建了天下第一雄关——夕阳关。多少年来,不知道多少两族大好男儿埋骨夕阳关之下。好在始皇帝统一天下后强迫所有的民族易雍姓、穿雍服、说雍语、用大雍的生活习惯。到了现在,已经没有草原人了。jīng灵甚至把自己当成雍人一般,没任何区别。”

    思颖道:“哼哼,难怪少爷总叫铁伦蛮子了,原来这家伙是被同化之后的草原人呀。”

    李昭嘴角一弯,很肯定的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蛮子的由来便是如此。好了,天下十一州都讲完了。我自己去外边走走,你不必跟来”说着迈步向书房外走去。

    书房外的园子里。雪已经停了,青石板的道路已经被清扫过一遍,没有一点积雪。其他地方却是一片银装素裹。院里有亭,亭内小侍女琰舒正靠着石桌坐着。座下是织金的软垫,桌上有着小炉子,炉上烧着水。边上还有茶具。琰舒正看着炉火,愣愣出神。

    李昭走过来时,不停住了脚步。“好一幅雪景美人图!”李昭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站着,并不想打破这安静的环境。良久,琰舒发现,似乎院子里多了一个人。抬头一望,却是李昭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笑望着她。琰舒“啊”的一声叫了出了,连忙起,手忙脚乱地福了一福。然后嗔道:“公子你出来了,怎么也不出声?”

    李昭呵呵一笑,走进亭子里,顺势坐在了刚才琰舒的位子上。然后猛地一拉,把琰舒拉到腿上坐着,也不答话,问道:“刚才在想什么呢?那么出神。”琰舒道:“还不是在想着公子么?你看,我还等着你来喝茶呢。”随即指了指桌上的茶具。李昭笑着点点头,道:“好,快泡来我试试。”于是琰舒熟练地泡起茶来,一边问道:“公子看书乏了吗?”

    李昭点点头。琰舒把茶盏递给李昭,道:“来,试过我泡的茶,即使再乏也会马上好起来的。”李昭笑着道:“真是个乖巧的小侍女,我记得半月前你刚来我这里时可不是这样的。”琰舒道:“我刚来时也不知道公子是这样的。”李昭戏谑道:“哦?是怎样的?”琰舒咬了咬红唇,道:“是这样的荒yín,我们姐妹四人都被你祸害了一个遍。”李昭哈哈大笑。琰舒锤了李昭一下,嗔道:“我让你笑!”

    李昭笑声止歇后,问道:“那么,你开始以为我是圣人啰?”琰舒道:“我能怎么以为?不过没见到公子时,听过一些公子的传言,所以有一个大概的印象。”

    李昭被这话勾起了兴趣,问道:“什么传言,你说来我听听。”

    琰舒想了想说:“外边传言,公子出生就能说话,是天神转世。三岁能文,四岁能武。人道dì dū三杰,姚新天降文曲,铁伦天降神武,而李昭则是。。。。”

    李昭问道:“我是什么?”

    琰舒低声道:“李昭是天命所归。”

    李昭眼睛一眯,这是有人要对李家发难啊。还是置之死地而后快的那种。

    自己生而能言,三岁能文,四岁能武倒是事实,谁叫自己穿越了呢?不过拿这种事来大做文章,那就别有用心了。

    “这个传言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流传的广吗?”小侍女见李昭的脸sè凝重下来,有些害怕。李昭见吓到了她,莞尔一笑,道:“别怕,我没有生气。”

    琰舒这才怯怯的道:“我是听严家的侍女在跟别人这么说。”

    李昭点点头,和颜悦sè的对小侍女道:“琰舒,你先去找思颖她们。我去父亲那里一趟,回来要吃你们做的菜。”

    琰舒点了点头,忐忑的从李昭怀里站起来,向内院而去。李昭则快步走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谁是豪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