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狈的下场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噩梦惊魂 书名:深海异类
    “唰”的一声,章鱼那巨大有力的触角一下子把闪舟卷了个正着,紧接着一个旋,闪舟被带着旋转了半圈,就在章鱼想要松开触角把这发出了数道光束令自己疼痛难忍的家伙扔向远处的时候,巧巧嘴皮一咬,按下了cāo控台上的一个按钮,霎时,一道强烈的电流传遍了闪舟的全,更是沿着触角传向了章鱼每一个部位。

    狂野的章鱼之感浑一麻,瞬间已是没有了力气,卷着闪舟的触角无力的垂下,随着飘的海水来回摆动,仿佛秋天里风中的枯藤;巨大的躯慢慢的向着海底沉去,只有那一双透着绿光的眼睛还在瞅着闪舟。

    它不明白这小巧的东西到底施用了什么手段,竟然使得自己瞬间就失去了反抗能力。

    它背上的鲁宗标同时也感到了强烈的震麻,作为比章鱼高等了许多的人类,他自然马上明白遭到了电机,手中的魔力棍一摆,已把传来的电流吸收殆尽,看到章鱼已经没有了可用价值,松开了手,向上猛地一窜,便想逃走,但并没有忘记魔力棍向着闪舟击出了一道白光。

    可是,他的速度又怎能快过闪电一般的闪舟呢?他发出的激光束又怎么可能和闪舟的智能攻击和防卫系统相提并论呢?

    闪舟一个侧,避开了激光束,接着轻微的一加速,已到了鲁宗标的侧。巧巧正待发出强电流,把他击晕,却被秦波一把按住了手,“我要亲自把他捉住!”话刚说完,人已经滑出了闪舟的舱门。

    “小心!”巧巧一声充满关切的惊呼,但没有随同秦波出了闪舟,只是坐在舟里,一旦秦波有什么不测,便随时准备给鲁宗标致命的一击。

    因为她明白秦波的心思:一定要亲手捉住这个犯下不可饶恕罪行的陆地同类,让他受到应有的审判和处罚;不能的话,最少也要亲手除去他。

    早就散失了斗志的鲁宗标一见闪舟鬼魅般的就出现在自己侧,更是魂飞魄散,暗道:完了,想不到竟然葬在这深深的大海之中!

    正自叹息,却见秦波一人竟然手无寸铁的出现在面前,满脸怒容的看着自己,顿时仿佛看到救命的稻草,魔力棍一扬,便想先把秦波控制在手,也好有一个交换的筹码。

    他却没有想到如今的秦波已不再是昔rì那个被他敲诈、绑架勒索时无还手之力的文弱书生了。

    “慢着!”秦波一声沉喝,“你还想做无谓的反抗吗?”同时一抹超能戒指,一股红光正正的和魔力棍发出的白sè激光碰了个正着,“呯”的发出了一团巨大的火花。

    鲁宗标一愣,“小子,每次都算你命大,今天就是死,我也要带着你一起!”还想扬起魔力棍,却见秦波的手已经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想到方才秦波也是这样的发出了一道红sè光束,便垂下了魔力棍。

    “小秦啊,看在我们曾经一起共事的份上,而且我们都是陆地上的人类,你就放过我吧!过去的那些事可都是龙野迫着我们做的呀!我保证,只要你放了我,我再也不敢做坏事了!”鲁宗标看着一旁的闪舟,知道反抗已是徒劳,便想以哀求的方式,看能否躲过这一劫。说着,双腿竟然跪了下去,只是没有实物支撑,象只垂死的蛤蟆一般悬浮在秦波的前。

    早就看穿鲁宗标一切yīn暗面的秦波怎会为他的可怜样感染,愤怒的说道:“放了你?H市海湾里喂了鲨鱼的那些无辜生命会同意吗?别墅里那些被活活淹死的会同意吗?你们丧心病狂传播‘WN6艾拉斯博克病毒’,给H市造成了那么大的危害,H市全市民众会同意吗?大海中漂浮的一具具尸体又会同意吗?你就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不能取得人们的饶恕!”

    秦波一番义正严词的话说得鲁宗标哑口无言,知道今天是在劫难逃,暗暗打定了主意,口中却仍不住的哀求道:“放了我!求你放过我这一回,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秦波鄙夷的看着眼前跪着的人,厉声道:“龙野呢,他在什么地方?怎么没有和你们一起来?”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说他会来接应我们的,可是这个该死的魔鬼,不知道带着‘哥哈啦’干什么去了!”鲁宗标一听龙野的名字,气呼呼的说道,还在厌恨龙野为何没有来接应他们。

    “‘哥哈啦’?什么‘哥哈啦’?”秦波不明就里,问道。

    “那时龙野驯养了杀上百年的一条巨大章鱼……”鲁宗标还想往下说,却突然改了口,“怎么样,小秦啊,你就放过我这一回吧!”他竟然幻想着以龙野的况来换取自己充满血腥的生命。

    秦波严厉的道“放了你当然可以,不过我要把你送回到陆地上,送到H市,让人们给你最公正的裁决!”

    看着秦波坚定的表和不容置疑的口气,鲁宗标彻底的绝望了:要是把他送回H市,正如秦波所说,他死千万次也不会取得人们的原谅,还是死路一条。

    既是这样,还不如现在一搏呢!念头刚闪,双脚一直,子一歪,魔力棍便已向秦波击出了一道强光。

    “死不悔改!罪不可赦!去死吧!”秦波大喝一声,语气无比的烦恼。他虽然听到‘哥哈啦’时有些惊讶,却并没有放松对眼前这个狡诈无比的昔rì上司、同类的监视,一见鲁宗标形微动,早就形一横,手指一扬,一道强烈的红光已经抢先洞穿了鲁宗标的头颅。

    看着白光堪堪从秦波边擦过,鲁宗标只觉头脑一阵虚幻,仿佛脑袋空空如也,睁着那双对海底财宝无尽叹羡的眼睛,慢慢的垂下了脑袋。

    “死得这么容易,倒是便宜了你!”秦波绞下鲁宗标手里的魔力棍,探查了一下鲁宗标气息,已是死绝了过去。

    叹了口气道,“你一生贪婪财富,最终还是财富害了你,你造孽太多、罪逆深重!也许,这大海就是你最好的归宿,免得你肮脏的灵魂玷污了陆地。去吧,继续寻找你的财宝去吧!”说完,用力一推那已经僵硬的尸体,转回到闪舟上。

    巧巧没有多言,拉着秦波的手,启动了闪舟,回到了方才交战的地方,却见雄鹰和铁鸥正站在一具同样僵硬的尸体旁,说着什么;周围布满了鲨鱼和章鱼的死尸,很多的海底人正在忙着什么,想是布置损伤了的防护网。

    简要的互相交换了况,雄鹰和铁鸥同样没有龙野的消息。

    这没有下落的龙野更是令所有的人深感不安!

    雄鹰沉吟着问秦波道:“你说龙野养了一条上百年的章鱼‘哥哈啦’?”

    “是的,我想鲁宗标说这话的时候没有撒谎,一处也没有龙野的影踪,他一定还有别的动作啊!”

    “没错!而且是更大的yīn谋!”巧巧补充到,“龙野苦心培养的鲨鱼和章鱼,连同他最得力、为数不多的助手全军覆没,他都没有现,就是他有更大行动的最好说明!”

    “那是什么呢?总不至于他敢深入到边境里边去吧?”铁鸥疑惑极了。

    “那倒是不一定敢!”雄鹰肯定的答道。

    那么龙野做什么去了呢?他当真有着更大的yīn谋和行动吗?是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深海异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